宁洛歌和赫连子谦走过来的时候,老远就听见苏瑾娇俏的声音和姜华沉稳的拦架声。

    “你算哪根葱?不知道现在是大夫休息时间么?”苏瑾生气的质问。

    “快让你们管事的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话的也是个女子,娇蛮不输苏瑾。

    “不客气?有本事你不客气一个给我看看啊,我倒要看看你敢怎么不客气!”

    “泼妇!懒得和你费口舌!”

    ……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动手了,宁洛歌连忙走了出来,“两位都稍安勿躁,这位姑娘,在下jiù shì 长生馆主事的。不知姑娘有何贵干?”

    “fèi huà !来你这医馆,不治病难道是来买胭脂么?我倒是想买,你们有的卖么?!”姑娘一翻眼皮,语气不善。

    宁洛歌:“……”吃火药了吧!

    “快给我看病,现在马上!”姑娘叉着腰,另外一只手使劲儿地拍着手边的药柜,拍的药柜上还未抓好的药渣砰砰直跳。

    宁洛歌眼角抽了抽,姑娘,你患的失心疯吧?

    “姑娘,抱歉,现在是休息时间,我们大夫也是人,也要吃饭休息,若是不能保证一个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那怎么给病人们诊病呢?顾念您说是吧?姑娘要是想要诊病的话,下午来,在下看姑娘应当没什么急病,等到下午应该还是能等的。在下让手下给姑娘发个号码,姑娘就按着zhè gè 号码的顺序来,如何?”

    宁洛歌摇摇作揖,一番话心平气和,丝毫不骄横。

    “不行!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竟然敢让我等?!”女子横眉竖目,一点也不善良。

    宁洛歌十分平静,恭敬地问,“那请问小姐您是……”

    “哼!告诉你吧,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谦王准王妃宁洛歌是也!”

    所有人:“……”

    这女子看到众人的fǎn yīng ,以为他们是害怕了,于是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地道,“怎么样,怕了吧?怕了的话就少fèi huà ,赶紧给我诊断。否则我让我们家王爷把你们长生馆铲平了!你们应当知道吧,我们王爷是现在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你们要是得罪了他,那后果可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你们可是给我想好了。嗯,怎么样啊?”

    女子恩威并施,一番话井井有条,倒是不像是个混吃混喝的小混混。

    一直在一旁bsp;mò 的赫连子谦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抹了然,随即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女子,问道,“你们家王爷这么厉害,那你为什么来这儿看病呢?据我所知,你们家王爷可是大国手的水准啊。普天之下,除了凤凰公子宁无双之外,没有人能够超过他的水平。”

    一旁的宁洛歌用眼角余光看了眼正在默默给自己拍马屁的人,jì xù 听他胡诌。

    “你为什么不找他看病呢?”赫连子谦幽幽地推出最后一句,优雅地坐下,给宁洛歌和他各自倒了一杯清茶,端起自己那杯优雅地轻吹,喝下。

    “据说凤凰公子也住在谦王府呢,若是姑娘怕打扰王爷,找公子也可以啊。我听说那位凤凰公子人很好啊。他肯定会愿意帮你的。”宁洛歌弯了弯嘴角,也接着说道。

    原本气势嚣张的女子张了张嘴,忽然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才说道,“我jiù shì 不想找他们两个看病,不行么?我愿意来这儿看病,行不行?!!你们不是免费看诊么?到底看不看?告诉你们啊,你们要是看不了我可就对你们不客气了!”女子原本气势弱了下去,但说到最后自己绕回来了,又抻着脖子嚷嚷。

    宁洛歌毫不夸张地说,她已经看见了那个女子的喉咙。

    “呦呵,那您今儿个恐怕看不成病了。”宁洛歌吹了个口哨,冲着赫连子谦笑了笑,也坐下喝茶,话却是对着那女子说的。

    “为什么?”

    宁洛歌耸肩,刚才吵架没有超过人家的苏瑾在一旁抱着手臂冷哼了一声,幽幽地说道,“因为这两位jiù shì 谦王和无双公子。是你自己说的,不想找他们两个人看病。”

    女子:“……”

    气氛一时之间尴尬到了极点,女子忽然就红了脸,站在原地踌躇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赫连子谦启唇,淡淡地道,“出来吧。”

    忽然,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从门外传来,“hā hāhā hā,真是为难曦月了啊。”

    一个中年男子一身宝蓝色华服,发束玉冠,虽然年过不惑,却气势卓然,一身蓝袍更是让他穿出了龙虎之势。

    赫连子谦和宁洛歌看见来人,一瞬间,额后挂满黑线。

    而姜华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磕头,“微臣给皇上请安!”

    苏瑾也看见了皇上,从起先的满脸震惊到之后和姜华一起行礼,而其余人则在姜华之后扑簌簌地跪了一地。

    而赫连子谦和宁洛歌则眼神奇怪地看着皇上,好像看着一个失心疯患者。

    “hā hā哈,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嘛。知道洛歌的医馆今天开张,我这不是特意来看看么!众位都起来吧,朕今天是微服出巡,和大家一样,大家无须多礼。”

    于是一大帮人又呼啦啦地站起来。从始至终,赫连子谦和宁洛歌都斜着眼看着皇上。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的?”众人都起来了,皇上好奇地凑过来,看着赫连子谦问道。

    “呼吸。”赫连子谦似乎连多和他说句话都嫌智商被拉低似的,惜字如金。

    “那你呢?你知道么?”赫连子谦扭头看向宁洛歌,急于证明自己的智商。

    “我……呃……我不知道。”宁洛歌吭哧半天,心说为了配合未来公公,陪他玩就陪他玩吧,智商低点总比将来进门了他给我小鞋穿强啊。

    一旁的赫连子谦显然不满,撇了撇嘴,侧身在宁洛歌耳边轻声耳语,“小骗子!他jiù shì 被你们惯的。”

    皇上自动忽略赫连子谦,拉过从刚才他进来之后就乖巧地站在他身边再未发一言的曦月公主说道。

    “hā hā,曦月你厉害啊,把无双公子都骗进去了,今天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那朕就答应你的请求了。”

    被称作“曦月”的女子自然是刚才的“宁洛歌”,此时她脸色红得像个柿子,她先谢恩之后,站了出来,向着苏瑾和宁洛歌分别鞠了一躬,随后十分抱歉地说道,“曦月在这儿给各位道歉了,刚才是曦月无理取闹,若非皇……黄老爷说让我假扮成宁洛歌来这儿找茬,曦月也不敢进来,曦月也并不知道二位jiù shì 王爷和公子,多有得罪之处,曦月在这儿给众位赔罪了。”

    宁洛歌摆了摆手,看曦月的言行举止俨然是大家风范,心中欣赏,所以只是笑了笑连说“无妨”,但见曦月没有释怀,宁洛歌才小心翼翼地把曦月拉到一旁,轻声说,“曦月,不用kuì jiù ,其实刚才我就知道皇上在了。你不比放在心上。”

    曦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惊讶地捂着唇,“你怎么知道的?”

    “这世上敢拿谦王和宁无双开玩笑的,普天之下也没有谁,除了外面那位。子谦他也是知道的,我们只是配合下皇上,你不必在意。”

    “哦,这样啊。”曦月点了点头,眼底浮现了崇拜,“你们好厉害啊。”

    “你才厉害!刚才演的真是逼真!”宁洛歌笑了笑,想起刚才她那个状态,低低地笑出声。

    “嘿嘿……”曦月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一旁的皇上看两个人嘀嘀咕咕半天,用脚趾头猜都知道在说自己的坏话,顿时就发飙了,“你们两个在那儿说什么呢!快过来过来,我还没吃饭呢,处理完了公事就过来了,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皇上后面一句话完全是瞅着赫连子谦说的。

    赫连子谦把nǎo dài 别开,不看他。倒是宁洛歌,连忙招呼着,命令慎行再去弄几个菜回来。

    皇上吃饭,一般人在那儿站着,他吃了几筷子,就不满意了,“都站着干什么!坐下啊,吃饭,今天就当是一顿家宴,大家该怎么吃还怎么吃。”

    “……”那可能么?

    “快点坐下,朕命令你们,坐下吃饭!”

    赫连子谦因为刚才就吃完了,所以坐在后院的大厅里喝茶,而其他人都还没吃完,看宁洛歌坐下,就都紧接着坐下吃饭了。

    只是没人说话了。

    宁洛歌没话找话,“黄老爷,您还没给介绍下曦月的身份呢。”

    “她是云国的丫头,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说是找姐姐。”

    “哗啦!”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木头,你怎么了?”苏瑾吃惊地看着失态的姜华,小声问。

    “臣也吃完了,皇上您慢慢吃。”姜华把筷子捡起来,恭敬的撤离了座位,也跑去大厅去坐着,只是走之前,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曦月。

    苏瑾只当他是皇上在这儿过于拘束,见他没事也没在意,只是宁洛歌却看着姜华的背影眼神闪过一抹深思。

    一顿饭在宁洛歌gù yì 地活络气氛中,吃得还算其乐融融,吃完饭,皇上首先表明他下午没事,就在医馆了。而其余人则该干嘛干嘛,宁洛歌有午睡的习惯,吃了饭就得去小憩一会。

    是以在大厅里坐了一会,分配好房间,大家就去休息了。

    而皇上的一双眼睛盯着赫连子谦,在众人都分配好房间的时候只有赫连子谦没说话,而宁洛歌动身去睡觉的时候,他也坐在那儿没动弹。

    等人都走光了,他才缓缓地看了眼皇上,缓缓启唇。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