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子谦道,“你又是想闹什么?云国公主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上个打发地不容易,zhè gè 比那个还烫手。”

    曦月,虽然和银川年纪相差不大,却是银川的姑姑,而当今皇上,是她的哥哥。

    当今云国皇帝是先皇所有子嗣中的老大,而曦月是最小的孩子,先皇死的时候,曦月才两个月大。

    皇上哼哼,“那又怎么样?她跑到这儿来,这么大点个孩子,我能不管么?我是那没心没肺的白眼狼么?你以为我是你么?!”

    “……”赫连子谦真是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啊。

    冷着脸,不再说话,抬腿就走。

    身后传来某老头的奸笑,“你去哪儿啊?你的房间在那头吧?你去的方向是那丫头房间的方向吧?”

    赫连子谦轻轻侧头,只露出一个侧脸,只一句话,绝杀。

    他说,“还想抱孙子不?”

    皇上:“……”算你狠!

    下午的出诊也十分顺利,不过赫连子谦护着宁洛歌,宁洛歌只被准许看了五个病人,剩下的病人,他都一力承包了。

    虽然他霸道点,独裁点,不过宁洛歌不得不承认,这厮的做事效率实在是高。

    短短一下午,就又诊断了四十个人。

    隐隐有驾轻就熟之势。而皇上大人,睡了午觉起来生龙活虎,非得要帮忙干活。

    宁洛歌拗不过他,最后只能给他找了个差事:陪聊。

    把皇上安置在一旁和那些病人唠嗑,宁洛歌给皇上带了个面纱,以防有病情传染,谁知道倔老头却嫌那玩意麻烦,死活也不戴。

    没bàn fǎ 宁洛歌只能让常香熏着艾草,让kōng qì 流通开,以免尊贵的皇帝陛下在他们这儿呆一下午就生了病中了署。

    如今天气炎热,真的是必须要好好预防。

    皇上挺满意zhè gè 差事,可以听听bǎi xìng 说话,bǎi xìng 和官员不同,bǎi xìng 有什么就说什么,皇帝坐在他们一群人之中,和大家一起聊收成,聊税收,聊政策,偶尔说两个带色的xiào huà ,引得众人hā hā大笑,使得众人原本对老头的戒备隔阂都消失了。

    偶尔听到那一帮人的笑声,赫连子谦会从百忙之中抬起头看看那边,看见老头少见的大笑,脸上也隐隐的有笑意。

    其实宁洛歌很不理解他这种感情,明明心中记挂着皇上,却非得biǎo xiàn 得毫不在意,关心也都是默默的。

    最后宁洛歌只得出一个结论,赫连子谦是个闷骚的男人。

    而再看向谈笑风生的皇上,宁洛歌脑海里只浮现出一句话:绝壁是遗传!(皇上,赫连子谦:“……”)就当一切都那么顺利和乐的时候,忽然一队官兵走了向着zhè gè 方向走了过来。

    “这是新开的?”领头的侍卫斜着眼睛看了看匾额,问身后的下属。

    “是,今儿新开的。”下属点头哈腰地回到。

    “嗯?那我怎么不知道?!”头领冷哼了一声,不满地问道,“他们没有来报备?”

    “没有。”

    “走,咱们去看看。”领头的一挥手,一队人马就向着长生馆的方向走过来。

    正巧皇上正在询问治安,看见众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生疑窦,紧接着便看见一队官兵走了过来。

    “谁是管事的?!出来出来!”一官兵呼喝。

    “我是,何事?”皇上正好坐在外面,瞧见一队人来者不善,微眯了眯眼睛,站起来说道。

    宁洛歌和赫连子谦等人也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宁洛歌本想说话,却被赫连子谦拉住了。

    “何事?你们不觉得你们忘记了一件事么?”领头的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们开医馆做生意,钱是正当来源,做的也是正当买卖,还请这位官爷示下,我们忘了什么!”皇上冷哼一声,面色不善,语气不善。

    “交钱了么?”领头的冷硬地道。

    “交什么钱?”

    “你们能够在这条闹市大街上平安开门做生意,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治安管理地好么?要不是我们兢兢业业,早晚巡逻,你们能够这么安稳地赚钱么?怎么,赚了钱不分给我们点,有zhè gè 道理么?所以,你说交什么钱!?!自然是保你平安的必要费用。”领头的一瞪眼,牛一样大的眼珠子就好像要瞪出来。

    “xiào huà !什么叫做保平安的费用?!你给我们保平安是理所应当的,朝廷每月给你们俸禄不是白养着你们的,你们的用处jiù shì 维护治安!从来没听说过官兵维护治安问bǎi xìng 要钱的,今天真是给我长见识了!”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

    一旁显然是有吃过亏的,见皇上人挺好,就忍不住提醒他,“老哥,你就被和他们叫板了,他们是官,咱们是民,官字两个口,咱们争不过人家的。你还是tòng kuài 地把钱交了吧,不然这些官兵一会就得把你们给全部下大牢了。”

    “不可能!天子脚下,岂容你们这般放肆!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别说你们来我不交,jiù shì 天王老子来,我也不交。”皇上本就性格倔强,如今更是异常地坚决。

    “王法?我们家少爷jiù shì 王法。”领头的听了冷笑了一声,嚣张地道。

    “一派胡言!你,让王进来见我!”皇上大修一会,进了屋子里。

    王进是京兆尹的名字。

    “放肆!竟然敢直呼我们大人名讳,来人啊,把他们都抓起来,这些人辱骂朝廷命官,而且阻碍官差办公,依法收押!”领头的见这老头口气这么硬,也不fèi huà ,lì kè 让人动手。

    瞧他熟练的指挥,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慎行和断玉此时都站了出来,断玉拔剑冷哼,“我看你们谁敢!”

    剑未出鞘,只是“唰唰”的声音叠成了片,众人之间眼前漫天银光雪舞,刺得人眼睁不开,待再看清楚状况的时候,一队官兵已经哼哼呀呀地躺在地上,滚来滚去。

    “滚huí qù 告诉你们大人,长生馆不是你们碰得起的,再来一次,杀。”宁洛歌缓缓地走出来,对着领头的人缓缓开口,声线平稳。

    然而浑身散发出的森冷气息让周围人不寒而栗。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领头的显然也被气得不轻,他一边向后退,一边指点着宁洛歌,夹着尾巴跑了。

    官兵们跑了,宁洛歌也进屋去了,下午的病人已经看完了,剩下的已经安排在明天了。

    皇上被气得进了内院,宁洛歌安排好外面的事情,留下姜华苏瑾慎行断玉照看,和曦月一起去了内院。

    老远就听见皇上在咆哮,咆哮了一通,然后赫连子谦不知道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什么,皇上的声音就消失了。

    宁洛歌赶到的时候皇上正在生闷气,而赫连子谦则恍若无事地喝茶,看见宁洛歌进来,向着她招了招手。

    宁洛歌瞪了他一眼,没过去,相反朝着皇上的方向走了过去,缓声说道,“皇上应该庆幸今天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否则恐怕要一直被蒙在鼓里。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正好皇上可以处治他们,让bǎi xìng 以后少受罪。”

    皇上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偏过了头。

    “长生馆欢迎皇上以后有时间经常过来,如果没时间又想过来的话,就把事情推给子谦他们,让他们替皇上分忧,皇上出来散心。洛歌可以陪玩。”宁洛歌笑着哄老小孩。

    “哼,说的好听,有些人巴不得天天都不用办公,就把我一个老头子孤零零地留在深宫里,他倒是逍遥快活了。”说着幽幽地看了赫连子谦一眼,后者权当没看见。

    宁洛歌嘿嘿干笑,“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子谦这么孝顺,一定会帮皇上的。是不是啊,赫连子谦!”最后四个字,是宁洛歌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生怕他不配合,宁洛歌和他挤咕眼睛。

    半晌,赫连子谦幽幽地道。

    “看吧看吧,皇上,子谦答应了。”

    “哼!”显然皇上也看见了宁洛歌的小动作,冷哼了一声,起身走了。

    宁洛歌一路狗腿地跟着,一直到送出了门。都看不见人影了还摆手呢。曦月公主自然是跟着皇上huí qù 的,只是宁洛歌在转身的时候有意地看了一眼姜华的表情,而他正在发呆。

    晚上,宁洛歌是被赫连子谦背huí qù 的,本是要坐轿子,宁洛歌却突发奇想,想让赫连子谦背着,赫连子谦脸黑得和块炭似的,然而看着宁洛歌可怜巴巴的mó yàng ,幽幽地叹了口气,就蹲了下来,让宁洛歌趴到他背上。

    路上,夕阳西斜,男子抱着女子,步伐稳健地踩在青石板上,轻车熟路地在没有人烟的小路上钻来钻去。

    宁洛歌一直翘着嘴角,趴在他身上,闻着属于他的wèi dào ,即使是一路无言,这一幕也足够她珍藏一生。

    “沉么?”宁洛歌附在赫连子谦耳边,温柔地问,声音中有一丝慵懒。

    “你都快只剩下骨头了,你说呢?”若不是现在把她背在身上,赫连子谦都怀疑自己背上的是不是一个人,怎么这么瘦呢?

    也怪宁洛歌,该有肉的地方总是有肉,这让赫连子谦虽然知道宁洛歌瘦,却不知道她瘦成了这样。

    于是赫连子谦暗自想,回家一定要给她好好补补,一定要多给做些好吃的。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