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被训了一句,撇了撇嘴,却一点也不害怕,“你背我一辈子好不好,一直到你背不动我的那天。”

    “羞不羞?哪有求着人家背你的。”说是这么说,赫连子谦的嘴角却是挂着一抹笑容。

    “切,那你愿不愿意么?不愿意我就下来。”宁洛歌作势就要下来。

    却被赫连子谦轻叱,“趴好!”

    lì kè ,宁洛歌就不动了,乖巧地出奇。

    赫连子谦正纳闷呢,听见宁洛歌闷闷的声音,好像是哭了,“我们就一直这样,好不好?”

    “做不到的是小狗。”赫连子谦幽幽地说。

    “嗯,好。”宁洛歌侧过脸,躺在赫连子谦的肩膀上,随着赫连子谦走路的步伐,一起一落,宁洛歌竟然睡着了……

    晚上,吃过饭,由于大家都操劳了一天,早早地就都上床休息了,赫连子谦楼着宁洛歌,随意地聊着天。

    忽然想起了什么,宁洛歌摇了摇赫连子谦的衣襟,示意他认真听,“皇上是真的老了,还记得刚见到他的时候,英姿勃发,爽朗霸气,这才一年时间,我今天看见,他的头发,好多都白了。”

    “嗯。”赫连子谦漫不经心地应和着。

    “母妃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挺大的。我有感觉,几乎是一夜之间,他就老了。而且最近身体也一直不大好,我听他今天咳嗽过几声,你听到没?”

    “寻常的风寒,已经好了。”

    “不行,那些太医我信不过,明天你再去给看看,你要是不去,我就亲自进宫去给他诊治。反正某人说了,我的医术在他之上。”想起白天他说的话,她忍不住揶揄他。

    “……”

    “好了,睡觉吧。”宁洛歌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钻进了被窝。

    然而下一秒,就被人提溜了出来,“喂!我要睡觉!”宁洛歌惊呼。

    熄灯睡觉,赫连子谦安分地让宁洛歌皱眉。

    然而第二天早上,赫连子谦趴在她的耳际,轻声道,“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说什么了,还记得么?”

    “……”都是幻觉。

    “乖,老头子想要早点抱孙子。”

    “……”

    ……

    于是上午,宁洛歌不出意料地起不来了。

    本来昨天就累着了,今天一大早又被他折腾,她要是起得来才奇怪呢。

    常香被留下来陪她,而长生馆那边,今天赫连子谦派了兰芷去帮忙,断玉被分配给宁洛歌之后,赫连子谦就把一直在山上处理总舵事物的兰芷给叫下了山。

    一直赖床到日晒三竿,直到赫连子谦回来吃饭,宁洛歌才抖了抖小屁股,起床了。

    饭中,听到赫连子谦提及姜华今天状态似乎不大好,回想起昨日姜华的异常,宁洛歌心中隐隐不安。

    中午小憩过后,宁洛歌独自一人进了宫。

    曦月公主被皇上安置在清逸园,zhè gè 园子jiù shì 用来安置外来的公主或者命妇郡主之类的,前世jiù shì zhè gè 作用,是以宁洛歌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清逸园。

    宁洛歌进去的时候,曦月正在书案上写写画画,看到宁洛歌来了,先是吃惊,随后便神态平和,袅袅娜娜地走出来,按道理西凉这位公主的分位要比赫连子谦还要高一级,然而此时她见到宁洛歌,却恭敬地行了一礼。谦卑有礼。

    “公主客气了,洛歌今日闲来无事,知道你初来宫里,怕你无聊,所以来陪你呆会。公主不会嫌洛歌不请自来吧?”宁洛歌遥遥回礼,笑hē hē 地问。

    “洛妹妹真是说笑了,凤凰公子是旁人请都请不来的,今日特意来看望曦月,曦月gāo xìng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曦月一身鹅黄色纱裙,发髻简洁大方,气质温婉娴静,不知是不是身份的yuán gù ,宁洛歌感觉她比同龄女子更多了一份沉稳。

    其实与昨日刁蛮跋扈的形象不同,真正的她是个十足十的大家闺秀。

    “妹妹坐吧,想要喝点什么茶?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只是爱喝茶。所以随时出行都会备一些。”

    “随意就好,我对茶倒是没什么偏好。”宁洛歌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倒是自来熟得很。

    “那就大红袍吧,虽然wèi dào 霸道点,但有其浓厚的美。喝一杯大红袍,就好像是在pǐn wèi 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爱恨情仇,恩怨是非,轻轻一口茶,之后,如过眼云烟。”曦月声音轻灵,娓娓诉说的时候动作娴熟地给宁洛歌沏茶,一系列繁复的动作之后,茶香四溢。

    宁洛歌小心地举起杯,轻轻地品尝了一口,眼中有惊艳之色闪过,她赞许地点点头,无声地竖起大拇指。

    “公主好手艺!”

    “妹妹叫我曦月就好。你我年纪相仿,若是四下无人的时候,咱们以姐妹想相城吧。”

    曦月见状粲然一笑,容颜如花,茶香人更美。

    “昨儿皇上说公主千里迢迢从云国来是来找姐姐的,洛歌在这西凉虽然没有什么才华,但论起找人还是可以的。所以不知公主可愿意和洛歌详细地说说你姐姐的情况,这样洛歌也帮公主殿下找一找。”宁洛歌终于说起了正题。

    “曦月正愁怎么才能找到家姐呢,若是凤凰公子肯帮忙,那曦月便铭感五内了。”曦月从座位上站起来,先行了一礼,随后坐下才jì xù 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母妃是父皇最钟爱的妃子,父皇在薨逝的时候,母妃发现她已经怀有身孕,为了能让我们顺利诞生,母妃凭着父皇临终前的承诺,如愿地去了感业寺出家为尼。

    “而我也因此能够平安地活下来,然而短短三个月之后,母妃发现自己的肚子出奇地大,比别的有五个月身孕的孕妇肚子还大,她bsp;bsp;自己是怀了双胞胎。”似乎是在缅怀过去的那段岁月,曦月停顿了一下。

    jì xù 道,“感业寺终归不安全,所以母妃在肚子特别明显之后就偷偷地离开了感业寺,去了一户之前已经说好的人家,母妃对那家人有恩,所以他们收留了母妃,让母妃在后来能够顺利生下我和姐姐。”

    “我们平安诞生,我比姐姐晚一点点,所以是妹妹。而生产之后的母妃因为生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大好,因为那家人会点医术,母妃就在那儿领着我们两个孩子平安地度过了四年。直到……”

    曦月的眼中隐隐地有泪光闪烁,却咬着牙让自己不至于哭出声音,无声地哽咽,控制住了情绪,曦月才又开口,“直到母妃离开感业寺去生产的事情被人揭发,为了不连累那家人,母妃不得不站出来,姐姐当是身体较弱,母妃做了最坏的dǎ suàn ,保全一个孩子。而领着另一个孩子回宫。

    “我是父皇的孩子,是名正言顺的公主。后来,或许是父皇在天保佑,迎接我们的不是刀剑,而是鲜花,我和母妃回了宫,母妃被封为太妃,而我被封为曦月公主。一直到去年。”

    “去年?”宁洛歌眉毛微蹙,呢喃重复道。

    “没错,去年,母妃生病了,那一次生的那场大病让她以为自己不久于人世了,所以她告诉了我当年的事情,她说我还有个姐姐。可是我去找了之后,空空如也,周围的邻居说他们一家子都来西凉帝都了。我和母妃都好失望,尤其是母妃。今年,母妃身体每况愈下,我不想让母妃抱憾终身,所以偷着跑到西凉来找姐姐。”

    “公主是偷跑出来的?”宁洛歌再次打量曦月,她这样的性格怎么看也不想是会离经叛道地离家出走的人。

    “公子放心,我已经给皇兄书信一封,言明我是想来提前看看夫君,所以偷着来的,让他不必担忧。”说到这曦月的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宁洛歌点了点头,上一世的曦月公主jiù shì 嫁给了赫连子煜,只是zhè gè 公主深居简出,后来早亡,宁洛歌对她一点了解都没有,只知道她是个意义上的好人。

    “嗯,公主说的我大致心里有数了。斗胆问一句,大概是去年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有那家医馆叫什么,公主可还记得?”

    曦月立即回忆,凭着记忆磕磕巴巴地说,“应该是……去年秋天的事情,至于那家医馆的名字,同什么堂的。实在是抱歉,真的记不清了。”

    而一直专注地盯着曦月的宁洛歌在听到最后的一句话时,忽然笑了,笑得有些莫名其妙,有些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wèi dào 。

    “好,等我消息。三天之后,我给你回复。”宁洛歌点了点头,起身便要lí qù 。

    “等等。”曦月叫住了宁洛歌,“凤凰公子这么帮曦月,曦月无以为报,今日在此承诺,之后若是公子有需要bāng zhù 的地方,我云国曦月公主一定竭尽全力,毫无保留。另外,曦月很喜欢洛歌妹妹,也送妹妹一个礼物吧。妹妹附耳过来。”

    曦月笑得神秘,大大的杏眼中带着一丝俏皮,转瞬即逝。

    宁洛歌挑了挑眉,有些想听听看她要和自己说什么,于是走了过去。

    曦月悄悄地道,“曦月此生不……”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