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逸园出来,走到御花园,想起刚才曦月说的话,宁洛歌脸色有些严峻,然而在想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忽然噗嗤笑了。

    zhè gè 曦月啊,也真是个妙人呢。想到她最后的命运,宁洛歌却默然,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会早亡呢?而偏偏李安茹那样的贱人,却命长得很呢。

    “公子,皇上请您过去。”忽然,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小安子拦在了宁洛歌的前面,浮尘点了点御花园的凉亭,看见咱们皇上大人背脊挺直,坐在那儿看向别处,四顾张望jiù shì 不看自己。

    “嗯,烦请公公带路。”宁洛歌嘴角带着一抹笑,看了眼天空,今天天很蓝嘛。

    走在石子铺成的小路上,看着荷花池里一朵朵盛开的荷花,宁洛歌忽然明白了以往从来不愿意把时间花在花花草草上的皇上怎么忽然有兴致来御花园散步了。

    “皇上,公子来了。”

    “嗯,你下去吧,走远点,朕有事要和无双单独谈。”皇上脸色肃穆威严,与平日里偶尔抽疯的形象完全不同。

    宁洛歌想,若非她和子谦是莲妃最爱的孩子们,皇上可能也不会对他们和颜悦色的。毕竟上一世宁洛歌从未看见过这样的皇上。

    待小安子走后,宁洛歌恭敬地给皇上鞠躬,却仍旧并为下跪。

    “你怎么来这儿了?子谦今儿好像也请了假吧?他在医馆里看病,你却在这儿赏花?”老头子一开口就带了火药味。

    宁洛歌听出了他没说出口的意见,“他抛下老子请假去给你照看医馆,现在忙得团团转,你却在这儿悠闲自得,你是想要闹哪样?!”

    但是,宁洛歌岂是善茬?她当啷就扔出一句,“草民闲来无事,随便逛逛。”

    皇上:“……”这磕真是没法唠了。

    “朕看你是从清逸园那边走过来的?”皇上又问了一句,还没等宁洛歌回答,就先说,“她的事情你不要管,你现在jiù shì 好好地在府上……”

    “在府上干什么?”宁洛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看见皇上最后那一抹诡异地笑。

    皇上当然不会说是“在府上好好地给朕造孙子”。

    所以只是含糊地道,“照顾子谦呗!还能有什么!”

    “哦,皇上,关于曦月公主的事情,我……”

    “你不要管,他们家的事儿乱着呢,我昨天不过是那么一说。”

    “……”说好的君无戏言呢?

    “退下吧,朕还想要再在这儿坐一会。”皇上看着满池的荷花,眼神有些沧桑。

    “无双告退。”点了点头,虽然赫连子谦不想承认,但谁都不能否认,莲妃和皇上的感情,是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懂得。他们有一个只属于她们两个人自己的世界,那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够涉足改变的。

    只是宁洛歌没有dǎ suàn 听皇上的,曦月的事情,她不得不管。

    因为……

    宁洛歌叹了口气,希望一切乌云都可以过去,所有人可以迎来真正的晴朗日光。

    三日免费看诊一晃而过,这三天里最gāo xìng地当属帝都bǎi xìng ,因为长生馆的两位大夫艺术超群,妙手回春,王麻子家的婆娘这么多年的咳症愣是给治好了,还有李二狗的腿痛,只不过短短三天,就有了明显的改善。

    乐得李二狗跪在长生馆门口不停地磕头。一时间,长生馆名动帝都,几乎是所有的京城人都知道有这么个医术卓绝的长生馆,只是规矩也多。

    每天只诊治十个人,诊费随心情收。要提前预约等等。

    而三天免费看诊里,最辛苦地当属以赫连子谦为首的这几个帮工,平日里大家处理公事操持家务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只是让他们干体力活,就都不行了。

    几个男人还好,但是几个姑娘,常香苏瑾,就连断玉都累的每天回府就早早地睡觉。

    义诊jié shù 之后,晚上,赫连子谦在书房处理公务,宁洛歌在一旁捣乱,时不时地和他说句话,但jiù shì 宁洛歌这么不安分,赫连子谦却丝毫没有要撵她走的意思,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夫君,这几天你辛苦了啊。”宁洛歌开始拍马屁,要知道第三天义诊的时候,赫连子谦也只是让宁洛歌诊治了十个病人。

    “嗯。”

    “你累么?让妾身给夫君捏捏肩膀?”

    “嗯。”

    “舒服不?”

    “嗯。”

    “夫君啊,你说说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呗?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宁洛歌又开始无聊了。

    “我喜欢上你纯属是我善良,至于什么时候,不记得了。”赫连子谦停顿了下手下的批阅,说完之后jì xù 批改。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呀呀呀呀,你不会是从咱们第一次jiàn miàn 就喜欢上我了吧?”宁洛歌又犯病了。

    “说起来,那根本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批完了最后一份,赫连子谦把宁洛歌拉倒怀里坐好,忽然说道。

    “哈?不是第一次?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宁洛歌睁大了眼睛,zhè gè 事情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在老三生日的时候,那天我就跟在父皇身边,不过那天我是侍卫的打扮。”赫连子谦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宁洛歌,他只是觉得好奇,对于她的眼神,还有气质,即使她刻意收敛,那双犀利的眸子仍旧闪烁着对赫连子煜滔滔的恨意。

    那是一种即使大卸八块也不解恨的仇恨,能够这样的恨一个人,足够证明她是个意志坚决的人,对于这样的人,赫连子谦总是会略略欣赏一些。

    “那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我都不知道。”宁洛歌耷拉着眼皮,显然很不开心,他都不告诉她,呜呜呜~但是,宁洛歌忽然想到那日司徒墨然来的那一天,那片花海有迷幻的作用,当时只有皇上身边那个侍卫眼神是清明的,也是他唤醒的皇上。

    记忆越来越清晰,李安茹献出自己的玉佩的那日,皇上不是最先给赫连子煜看,而是给身边的侍卫看,莫不是……

    她猛地抬起头,眼睛重新闪闪发光,“你说那个时候你跟在皇上身边?他知道是你,对么?”

    赫连子谦宠溺地刮了下宁洛歌的鼻头,“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被你猜中了。”

    宁洛歌有些羞赧地笑,“可是为什么皇上不让母妃知道他找到你了?而且,他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有些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在去年之前,并没有生活在帝都。但我知道皇上以及各方势力一直都在找我。去年,因为我有意回到朝廷,回到母妃身边,所以我让父皇找到了我。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父皇哭了。”赫连子谦的深思有些飘远,回忆看似模糊,认真地回忆起来,却清晰地仿佛是昨天。

    “父皇知道我回来了,却没有lì kè 公开我的身份,他只是让我跟在他身边做个侍卫。至于原因,我猜第一是想要锻炼我,第二是想要考验我。第三,”赫连子谦顿了顿,不自然地干咳了两声,“应该是想保护我。”

    宁洛歌重重的点头,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的身份被公开之后皇上都不吃惊,那么顺利地你就成了谦王,原来是因为皇上早就认回了你。”

    赫连子谦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意识到某人已经生气了。

    “这么多事你都瞒着我啊,赫连子谦,你真是可以啊。”宁洛歌冷哼了一声,从赫连子谦身上站起来。

    赫连子谦:“……”他这是自己挖坑埋自己么?

    “你今晚就在客房睡吧,我累了,huí qù 休息了。”说完宁洛歌扭头就走了。

    只剩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赫连子谦。

    当晚,宁洛歌当然没舍得把赫连子谦关在门外,这几天最辛苦地jiù shì 他了,所以宁洛歌从书房走了之后就去了厨房给他做吃的,至于什么生气只是叫做小情趣的东西在作怪。

    第四日,宁洛歌去长生馆看诊,赫连子谦则又开始忙碌朝廷的事物。

    姜华等人则是一有时间就往长生馆跑。

    现在长生馆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大家的第二个家。因为苏瑾和断玉是一直在照看着长生管的,所以大家jiàn miàn 的机会就更加频繁了。

    有时候看见其乐融融的一群人,宁洛歌心中就觉得无比温暖,因为这些人都是她的亲人。

    这天,宁洛歌派出去云国打探消息的探子回来了,而姜华正好在长生馆里帮苏瑾的忙,因为姜华医术尚可,宁洛歌让姜华帮她坐诊,自己就出去了。

    两个人约见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酒馆,来人是赫连子谦介绍给自己的人,可靠安全。

    “事情办完了?”宁洛歌易了容,看向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桌上已经坐了一个女子。

    “嗯,奴家为公子查清楚了。”女子呆了面纱,但露在外面的盈盈秋水一样的眼眸动人妩媚。让宁洛歌zhè gè 女子都忍不住感叹这真是个妙人。

    而zhè gè 人的身份姓名,更是上宁洛歌忍不住赞叹。赫连子谦还真是瞒了她不少事情。

    zhè gè 女人,名字叫做……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