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月蓉当真是令人惊艳。她身着一身血红色的红裙,鲜艳而热烈,奔放而决绝。而裙上纹着的暗金色的曼珠莎华,更是把这种生机与绝望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曼珠莎华,又名,彼岸花。

    她生长在在通往冥界的路边,它有着妖艳的面庞。它通体的猩红,让人体内的鲜血止不住沸腾,有一种想狂奔而出的冲动。

    它是诡异的,在无边的黑暗中,形成一片血的海洋,却并不因没有阳光而略显黯然.它是骄傲的,在每一个孤魂jīng guò 它时,它都会扬起娇艳的花瓣,努力伸展着,汲取“他们”身上仅剩的阳气,作为自己的养料。

    它,会绽放在你的血液里。

    这是宁洛歌很欣赏的一种花。

    月蓉默不作声地走到台中央,神色淡淡,对于在场大多数人的赞美都恍若未闻,她抬起头,目光看向二楼。视线在空中和宁洛歌的相撞,那略微带着嘲讽和挑衅的目光,让宁洛歌心头巨震。

    她没有忘记,那日在那个不起眼的小酒馆里,月蓉对她说的话。

    “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和你说过么?”

    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第一个女人……

    宁洛歌以为自己不在意,但这句话却像是一道好了的疤,不疼,却让你无法忽略。

    不远处,月蓉莺啼般的空灵声音轻轻响起,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奴家给各位公子行礼了。今日有幸宣布公子榜的结果,承蒙公子们赏脸,大驾光临醉仙楼,月蓉现在这儿感谢各位公子了。”

    月蓉仪态大方,礼数周全,语气谦卑中带着一丝傲气,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风韵。而她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更是让她在这红尘俗世中的醉仙楼脱颖而出,一举成为头牌,这么多年经久不衰。

    虽说这中间少不了有心人从中周旋,却也不能否认,月蓉自身确实有zhè gè 实力。

    月蓉一番话说完,自然引得台下的爱慕人纷纷附和,而她也只是浅浅地向着这些人行了礼,随后便jì xù 说道,“随后宣布的公子榜,虽然是jīng guò 了几十个姐妹辛苦之后的结果,却也免不了可能会有失偏颇,还请届时未入榜的公子们不要太过介怀。”

    “你就宣布吧,再磨叽爷我就快睡着了!”忽地台下有人不耐烦地叫嚣,紧随其后的,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跟着起哄。

    很快,场上的气氛就热了起来,月蓉倒也不慌乱,从袖中拿出一只木筒,纤细修长的白皙手指灵活地打开木筒,从中抽出一张纸笺。

    缓缓展开纸卷,月蓉的表情变得严肃,场下的人眼睛跟随着她的动作忘记了说话。

    一时之间,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宁洛歌只听月蓉的声音轻轻响起,“第十位云苍公子是南燕梅石公子……第九位云苍公子是云国……第七位是西凉卓钰公子……”

    宁洛歌本来也没把这公子榜当真,然而在听到第七位是卓钰的时候,心里倒是着实诧异了一把。

    卓钰一向低调,因为他的刻意隐藏,他的才华和见识除了赫连子谦这帮人,没人知道。加上他官职不高,卓钰在朝廷中一向不甚起眼。在朝廷之外更是没有任何建树。

    然而,这公子榜上竟然有他的名字,且高居第六位,这让宁洛歌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份榜单了。

    月蓉还在jì xù ,而场中的气氛却随着前三甲的名字即将被揭晓而越发的热烈。

    就连月蓉姑娘本人都被场上气氛所感染,脸颊上有两朵红霞。

    “云苍公子榜排名第三位的公子是,云国二王爷,司徒公子。”

    “第二位公子,是……”月蓉说到这里,gù yì 顿了顿,眼睛未抬,视线划过宁洛歌,随后说道,“这第二位公子,是卫国,莫邪公子!”

    没有预想的掌声,在场众人甚至没有谁知道这卫国的莫邪公子究竟是何方高人。一时间,全场哗然。

    然而宁洛歌的眼神却是越来越犀利,若非她有前世的记忆,她恐怕也会和这帮人一样,当做醉仙楼是在胡说八道。

    毕竟卫国莫邪,一向低调到了极点。但他的惊世才华,却是连宁洛歌这般狂妄的人都不得不感慨,他实在是个强大的敌人。

    话落,月蓉不管台下众人的唏嘘,jì xù 说道,“云苍公子榜,榜首是……西凉谦王爷,赫连公子。”

    宁洛歌对赫连子谦是公子榜的榜首zhè gè 结果,没有丝毫的吃惊。只是对于这第二名,她不得不说,这公子榜也不是全都是水分的。

    由于忙着感慨,一时之间她倒是没注意到榜单上没有自己zhè gè 问题。

    倒是司徒墨然唏嘘,“这醉仙楼主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知道你是女子,瞧瞧这公子榜,压根就没你什么事儿啊。”

    宁洛歌眼神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见台下月蓉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台上,竟然径直向着赫连子谦所在的房间走去,宁洛歌便一分钟也不想再在这待下去。

    利落地起身,打开窗子,一跃而出,至于身后的司徒墨然,宁洛歌在临走的时候甩下一句话,“别跟着我。”相信他是个识趣的人。

    连日来和赫连子谦无所谓的置气,让宁洛歌此时的心情跌入了谷底。

    她走在大街上,强迫自己不去想此时的赫连子谦是不是温香软玉在怀,而此事的背后又是不是又别的深意。她只是大脑一片空白地走在街上。

    她特意挑了一条人烟稀少的路,忽然,一辆马车由远而近疾驰而来,马蹄子踏在路上,极其快速地走过。就在宁洛歌zhǔn bèi 侧身给马车让路的时候,马车却停在了距离宁洛歌的不远处。

    马车停稳,训练有素的车夫恭敬地掀帘,随后车夫搀扶着一位穿戴朴素却件件价值不菲的老妇人小心翼翼地下了马车。

    老太太手持着龙头拐杖,正要上台阶,忽然,一直跪在街角的小乞丐可怜地跑了上来。

    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脏兮兮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老妇人,无声地祈求。

    老太太虽已年老但仍能看出年轻时候是个美人,此刻满头白发的老人慈眉善目,让人看见就觉得很舒服,不像有的老人一看jiù shì 刁钻难伺候的主儿。

    “小姑娘,你是饿了么?”家里还有什么人吗?”老太太的声音也很慈祥。

    小乞丐点了点头,眼中蓄满了泪水。

    “那你等等,我差人给你拿点吃的。”老太太和蔼地问。

    “谢谢,谢谢。”小姑娘目露欣喜,感激涕零。

    而不远处地宁洛歌看着正要进屋的老太太,什么东西在脑海里逐渐清晰,宁洛歌轻喝,“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小乞丐的动作也是极快,须臾之间,手中已经赫然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我要杀了你,替我父亲报仇!”小姑娘奋力扑上来。

    幸亏宁洛歌fǎn yīng 快,抓住了小乞丐,只是小乞丐尽管被宁洛歌抓住,仍旧踢蹬着,眼神愤恨地看着老太太。

    老妇人的护卫已经一拥而上把小姑娘抓住。

    “这位公子好身手啊,多谢公子的jiù mìng 之恩,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可就真要一命呜呼了。”老太太脸上没有半分该有的惊吓,反而欣慰地看着宁洛歌,眼中,是真正的欣赏与感激。

    “举手之劳罢了。”宁洛歌声音平淡,但不那么lěng mò 疏淡。

    老妇人和宁洛歌寒暄了几句,邀请宁洛歌进去,宁洛歌看了眼尚未有牌匾的宅院,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

    jīng guò 刚才那一场有惊无险的刺杀,宁洛歌忽然觉得异常疲惫,告别了老妇人,宁洛歌便径直回了谦王府。

    府里一派寂静,宁洛歌径直走回房间,这阵子赫连子谦都住在书房,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宁洛歌只觉得心情更加的压抑。

    进屋,刚刚关上门,忽然宁洛歌感觉到自己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住,yī zhèn 似松似竹的香气让她安静下来。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说,今晚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了?”

    宁洛歌奋力地想要挣脱赫连子谦,然而他没有让宁洛歌退出他的怀抱,只是把她翻了个身,紧紧地揽进了怀里。

    “……”

    宁洛歌皱眉,被男人抱在怀里,温温暖暖,他的臂膀还是这般坚实,他的胸膛还是这样温暖,这种让她迷恋的感觉,很不好。

    “那小子是不是带你去醉仙楼了?”赫连子谦抬起头,仍旧是冷着张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

    “想知道什么你问我就好,我都告诉你。”赫连子谦道。

    “我和王爷有那么熟么?而且我宁洛歌再说一遍,本姑娘不是非你不可!还请王爷高抬贵手!若是有闲情逸致,不妨去找那些愿意伺候王爷您的。”宁洛歌冷硬的口气仍旧在宣告着她的不满,但奈何蚍蜉撼大树,没有用处。

    “还在怪我那日的事情?嗯?”赫连子谦突然说道。

    宁洛歌并不言语,挣脱不开,便一口咬住了赫连子谦的肩膀,见到隐隐的血渍,宁洛歌也未松口。

    然而赫连子谦只是轻轻地闷哼了一声,完全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