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果然聪慧无双,不愧是二哥的红颜知己。”卓钰重重地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宁洛歌说得真的是二哥的风范,以他对二哥的了解,二哥十有八九会是这样做。

    然而,宁洛歌却没接话,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声音飘渺,“我凭的,不是什么聪慧无双,不过是他对我的那颗赤诚之心罢了。”

    蓦地,宁洛歌便想起了赫连子谦,忽然发现他在自己的心底占据了那么那么重的wèi zhì ,竟让他无时无刻都在想他。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的如画眉目,都刻在了她的脑海里,都烙在了她的心尖上……

    静默片刻,宁洛歌轻声道,“慎行,去把断玉兰芷都叫来。另外,姜华也叫来。”

    没人看到慎行的踪影,只是片刻之后,断玉和兰芷都一脸戒备地来了。

    “你也来,一会我有事吩咐你去做。”宁洛歌又对着kōng qì 说了一句。

    随后,一向隐藏在暗处的慎行走了出来。而宁洛歌则坐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姜华的到来。

    看了眼站在眼前的众人,宁洛歌轻声道,“赫连子煜想要毁掉子谦的左膀右臂,显然是做足了zhǔn bèi 。都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这里正好有些东西,可以让咱们太子殿下也忙上一忙。”

    说完,她看了眼姜华,“刘凌和文家的事情,我jiāo dài 给你的,都查清楚了么?”

    姜华微微颔首,“幸不辱命。”

    宁洛歌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太子要戴宗的命,那我们若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的左膀右臂也吃些苦头,怎么对得起他的一番苦心呢?”

    宁洛歌嘴角凝起一抹诡异的笑,她淡淡地道,“一会,你就和七皇子一同进宫,你们两个人如今都是站在明处的人,赫连子煜知道你们是子谦的人,你们也不必再避讳。把你收集的那些个东西都写成奏折,记得要lì kè 交上去。而且,要大张旗鼓的交上去!”

    “大张旗鼓?”姜华细细地体会这四个字。还有些不明白。

    “你要让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最好比戴宗这件事情的影响还要大。这样,皇帝才不能悄没声地把这件事情压下。至于罪名,你就看着办吧。”宁洛歌不耐地道。

    姜华还在pǐn wèi 如何才算是大张旗鼓,宁洛歌见他纠结,干咳了两声道,“办公也怪累的,去看看瑾儿也好。”

    瞬间,姜华的眼睛一亮,的确!散播谣言,长生馆绝对是个好地方!

    这厢姜华退下,那厢宁洛歌看着始终在一旁不发一言的卓钰道,“有一样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lì kè 去办。私炮坊的出现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但却直到现在才被发现,保不住这jiù shì 赫连子煜gù yì 让我们发现的,让久瑶帮你易容,你和兰芷去查查,私炮房到底是怎么回事。记住,要明查!”

    宁洛歌特意重重地强调了最后两个字。

    卓钰点了点头,明白宁洛歌的意思,他向宁洛歌拱了拱手道,“一定让所有人都知道,卓某人在查私炮坊。”

    “嗯。”宁洛歌满意地点点头,眼中闪过赞赏的意味。

    兰芷和卓钰也离开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林久瑶和沈韵诗一干人等。

    “我们做什么?”林久瑶刚被宁洛歌训完,此时看着宁洛歌说话的气焰都弱了很多。

    宁洛歌本不欲让她们做什么,毕竟是女子,又不会武功,若是有个危险,那便是宁洛歌自己也不能饶过自己。

    谁知,沈韵诗却道,“我们也告辞了,太子妃前几日便请我去赏花,今日天气不错,去看看也好。”

    自顾自地说完,沈韵诗便领着不情不愿的林久瑶走了。林久瑶本意是想要和卓钰他们似的,被宁洛歌派出去办些有风险的事情,奈何现在却要去赏花!

    赏的哪门子花啊!这档口,谁有心思赏花?!!翻着白眼,林久瑶被沈韵诗带走了。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慎行和断玉。二人对视一眼,纷纷跪下,“请公子吩咐。”

    宁洛歌满意地点点头,道,“我确实有事情吩咐你们。有卓钰明察在前,我希望你们去暗访。慎行那里掌握着一些蛛丝马迹,就由慎行你亲自去追查,你和断玉的轻功是最好的,切莫让人发现你们的踪迹。”

    “属下遵命!”二人异口同声地道。

    “注意安全!”宁洛歌拍了拍慎行和断玉的肩膀,真挚地道。

    随着他二人也出去,一时间只有常香还在殿外守着,宁洛歌把常香叫进来,常香拍拍手,悻悻地道,“都走了?咱俩干什么?”

    半晌,从宁洛歌处飘出一句,“后方补给。”

    于是这期间宁洛歌一直在王府坐镇,不得不说,这几人都是极其yōu xiù 的,在百忙之中,不忘记把最新的消息给宁洛歌传回来。

    而宁洛歌也通过这一次,认识到了赫连子谦的信息网有多么的庞大。

    最先回来的,是卓钰,桌椅易容之后,和兰芷去特意调查了私炮坊,私炮坊自然已经被查封,但卓钰硬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给说开了。

    为此,还打了两个侍卫。

    宁洛歌对此表示十分满意,而查探回来的结果,却并不乐观。私炮坊早已经只是一具空壳,在这之前,赫连子煜就把其中最重要的东西给拿走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但这些东西里又恰恰能够让戴宗活不成的证据。

    有戴宗和私炮坊坊主的书信来往,还有一系列李仲和私炮坊签订的协议,摆在面前的,用四个字便可以概括:铁证如山。

    戴宗若是想要脱罪,可谓比登天还难。

    第二个回来的是姜华,他回来的时候,正是刘凌被大理寺带走问话的时候,而带走他的,正是赫连子逸。

    姜华左思右想,只有让赫连子逸主审这件事情,严重性才能和戴宗案相提并论。是以,今天下午,坊间突然流传前几日的醉仙楼一案与很久之前的一起凶案密切相关,由于之前那起凶案的负责人是赫连子逸,是以此次无论如何,赫连子逸也不可能视若无睹。

    这两帮人都回来了,就连沈韵诗和林久瑶都已经回来,然而慎行和断玉却毫无音讯。

    更深露重,距离皇上给的期限只剩下最后八个时辰。

    烛火荧荧,偶尔有风吹过,打得火焰líng luàn ,待一切平静下来,火焰又huī fù 了原样。

    宁洛歌望着那团烛火,眼神却又似乎没有在看烛火。她的眼神有些飘渺。

    “他们两人不会出事了吧?”受不了屋子里静到让人压抑的气氛,林久瑶首先站起来担忧地问道。

    听到这话,宁洛歌眉心却微蹙,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公子,慎行他们回来了。”忽然,常香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令宁洛歌的精神为之一振。

    大伙齐齐地向门口望去,只见慎行和断玉二人急匆匆地走进来。

    慎行和断玉给众人问安,随即便向宁洛歌禀告道,“属下查过私炮坊,私炮坊是前太子在世的时候便开始建造的,后前太子倒台,如今的太子接管过来,到如今已有七载。”

    宁洛歌点点头,这些钢材卓钰也说过了。

    断玉jì xù 说道,“私炮坊里的火药兵器已经全数被转移,属下和慎行根据蛛丝马迹寻找,终于在刚刚找到了那些被转移的火药去向,他们就在西街巷尾的一户普通屋子里。”

    断玉的话让宁洛歌脑海里闪过一些什么东西,抓不住,却觉得熟悉。

    “所谓大隐隐于市,三哥确实睿智。”七皇子忍不住赞赏。七皇妃已经被七皇子先秘密送回府中了,一切都等此事jié shù 后再做定夺。

    “事不宜迟,那我们走吧。”林久瑶眼中有燃烧的火焰,整个人好像都充满了动力。

    “姑娘,你说这会不会有诈?”卓钰有些犹豫,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可我们没时间了。”七皇子道出了现状。

    “去看看吧,若是见事情不妙,我们lì kè 回来。”宁洛歌开口决断。转头,她看向慎行,“慎行,你lì kè 再去一趟,以你最快的速度,想bàn fǎ 潜入进去,尽量把火药和兵器多带出些给我。若事有蹊跷,以烟花为号。”

    “是。”慎行颔首离开。

    随机宁洛歌等人也dǎ suàn 前往西街,只是宁洛歌始终觉得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忘记了,这让她心中隐隐的不安。

    令沈韵诗和兰芷在王府里坐镇,接收暗卫的消息,林久瑶、七皇子、卓钰,以及宁洛歌断玉,前往西街。

    “这太子也真是大手笔,敢拿私炮坊作为代价来把戴宗拖下水。要说这可是一步险棋啊,若是稍有不慎,便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众人走在街上,卓钰思索着说道。

    宁洛歌摇摇头,“不,你错了,以赫连子煜的为人,他是绝对做没把握的事情的。他一定早就毁掉了所有的证据。”

    “姑娘好像对太子很熟悉?”卓钰诧异地看着宁洛歌,若说宁洛歌了解赫连子谦那属于正常,二人同床共枕,朝夕相对,又是相爱相知。可她这么了解赫连子煜,就有些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