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私心,害得文家全家七十八口无辜枉死,忠良之臣最后却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叛徒奸臣的骂名遗臭万年。这样,对文家,公平么?

    不知为什么,在那一瞬,宁洛歌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和自己说,文家必须要翻案。令忠臣蒙昧,可耻kě è 。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如何?”宁洛歌躺在床上,对着赫连子谦问道。

    “你决定了?”赫连子谦见她的神态,明白了她的意图。

    宁洛歌抬头,晶亮晶亮的眸子zhù shì 着赫连子谦,“决定了。文家应该得到平反。刘凌也应该为他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他杀了那些无辜的人,我永远忘不了柱子和他那两个孩子的眼神,无助,哀戚,凄惶。若是我们不为文家平凡,我们和刘凌有什么区别?!”

    宁洛歌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这么说,你有处理的bàn fǎ 了?”赫连子谦问道。

    谁知宁洛歌眨了眨眼睛,吐出两个字,“没有。”

    赫连子谦:“……”

    “我慢慢想嘛,总之你答应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你要全力配合我,不准阻挠我,不准从中使绊子,不准像追查月蓉一事,对我有所隐瞒,如何?”

    宁洛歌一连使用三个“不准”,语气一声比一声凌厉,这让赫连子谦突然有一种很特别的感受,温馨而又;。

    最后,赫连子谦还是点了点头,“成交。”

    宁洛歌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这么听话,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奖励?”赫连子谦忽然放下书,翻身覆在宁洛歌身上。

    宁洛歌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床帐滑落,床内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和呻吟,好像是这世上一支极美的曲子,让闻者感动而害羞。

    次日上朝,太子在朝堂上提及文家谋反案,还未等多发一言,便被皇上呵斥住,勒令其今后不准再提。

    至于刘凌,乃是文家逆子,理应处斩。对于刘凌,众人也都不比再求情了。

    赫连子煜在朝堂上碰了一鼻子灰,心中烦躁地很,出了宫门口,却正巧碰到宁洛歌一身紫袍,束手而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久未见宁洛歌,听说她之前在爆炸中受伤,当时还有些担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好些。

    这么想着,赫连子煜便走了上去,腿脚甚至是有点不停使唤。

    “公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赫连子煜笑吟吟地走过来对于赫连子煜的那个笑容,宁洛歌是再熟悉不过的,虚伪,假仁假义,笑里藏刀,都包含在他的笑容里,偏偏不识相地还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

    “托殿下洪福,火药虽然威力凶猛,但宁某还没被炸死。只是少了几两肉而已。”宁洛歌冷笑了一声,缄口不言。好像和赫连子煜多说一句话都会让自己少活好几年似的。

    “本宫府里有些金创药,过会本宫派人给公子送过去。”赫连子煜微微一笑。

    “不必麻烦太子了,该有的谦王府都有的。”

    “公子你身体…….”赫连子煜还要再说什么,忽然被宁洛歌dǎ duàn 。

    只见宁洛歌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看他时候所没有的灿笑,“完事儿了么?”

    忽略掉一旁赫连子煜黑的像炭一样的脸色,宁洛歌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

    赫连子谦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你何时来的?”

    “我刚到。在街上溜达溜达,正巧算算时间你该下朝了,我就来这儿等你了。可以走了么?”宁洛歌没有和赫连子谦biǎo xiàn 地太过亲昵,文武百官都下朝来,见到宁洛歌纷纷打招呼,宁洛歌也都礼貌地一一回过去。

    赫连子煜早就随着出来的官员们一同走了,只是走之前,他最后深深地看了宁洛歌一眼,那一眼里,闪过杀意。

    宁洛歌佯装不见,和赫连子谦一路走着便有说有笑地huí qù 了。

    “怎么,今日特意来等我下朝,究竟有什么事?我们家洛儿向来无事不起早,今儿说你是心血来潮,你说我会信么?”赫连子谦看起来心情不错,他揶揄着宁洛歌。

    宁洛歌翻了个白眼,偏偏又没什么可反驳的,因为他还真猜对了。

    “西街巷爆炸,死伤了那么多的人,我想要亲眼去看看。”宁洛歌叹了口气。

    赫连子煜也真是够狠,三千人就这么因为他陪葬了。三千个家庭,就因为他的私欲没了。

    “这件事情父皇也大怒。只是父皇现在不肯相信我或者老三任何一个人,私炮坊爆炸,从表面看,只是yì ;。但若是深究,便会发现这件事与我或者老三是有紧密guān xì 的。若说主使是我,那么便是因为戴宗是真的参与其中,而我只是为了毁灭证据。若是主使是老三,那便可以说是老三想要斩草除根,不过……”赫连子谦话锋一转。

    宁洛歌明白他要说的话,接着道,“不过私炮坊爆炸一事皇上更倾向于是你做的是么?毕竟皇上更愿意相信戴宗是被冤枉的,如此说来,私炮坊就该是赫连子煜建造的,那么他自己又怎么会忍心亲自把自己多年的苦心毁于一旦呢。所以这件事情,在皇上看来,是你所为。”

    再者,赫连子谦的为人,皇上也是了解的。能把事情做绝,做狠。是赫连子谦的风格。

    但这一次,皇上是真的猜错了……这件事情与赫连子谦,没有半点guān xì 。

    宁洛歌微微叹了口气,“这么争斗下去,有意思么?不论是你或是赫连子煜,谁当上皇帝,受苦的都是bǎi xìng ,你看这私炮坊一事,帝都发生大爆炸,这是多狠的心才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

    想到无辜枉死的bǎi xìng ,宁洛歌心中jiù shì 满满地kuì jiù ,若非她自以为是,怕露出马脚,这些人是不用死的。

    她大可以将他们安全转移,就算是打草惊蛇又如何?堂堂凤凰公子,bǎi xìng 的凤凰公子,若是连bǎi xìng 都救护不了,又有什么资格得到众人尊敬爱戴呢?

    “子谦,我,对不起这些bǎi xìng 。”看着早已经成一片废墟的西街巷。宁洛歌几度哽咽。

    “不怪你。”赫连子谦轻声地道,“父皇已经派了人救助,而且咱们长生馆的人这几日也都在西街巷这边无偿治病。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若没有你,戴宗回不来。”

    宁洛歌没有说话,终究,是过不去啊。

    活生生的三千人的性命,说没就没了。或许他们只是在做着香甜的梦,或许他们忙碌了一天,刚刚躺上床和老伴聊聊知心话,或许他们马上就要成亲生子,或许……

    不能再想了!宁洛歌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

    她怕,她会疯。

    站在原地,猛地闭上了眼睛,她缓缓地蹲下身子,抱着头,脑子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呼喊在,在嘶叫……

    她抓住头的手,不住地揪紧头发,青筋暴起,苍白瘦弱。肩膀不断地颤抖,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zhè gè 时候的宁洛歌,需要清净。赫连子谦什么也没说,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她的身旁,陪着她,守着她,护着她。

    半晌,宁洛歌缓缓地起身,眼眶微红,却已经huī fù 正常,一双眼眸比刚才更加清冷,她轻轻开口,清冷的声音带着微微地颤音,她道,“走吧。”

    二人相携着离开了,一路无言。

    刘凌快要处斩了,这几日宁洛歌一直派人盯着东宫的动静。包括监牢里的刘凌,哪怕有一举一动宁洛歌都要人一一汇报。

    然而,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仿佛不会有事情发生一般。

    太子照常作息,刘凌淡定静养,如此一看,好像最为着急的倒是宁洛歌。

    “公子,可有收获?”这一日,姜华被苏瑾派来送吃的,见到宁洛歌,和她聊了起来。

    “收获jiù shì 没有收获。”宁洛歌正好这几天来月事,心情不大好,语气也冲。

    姜华碰了个软钉子,悻悻地不再开口。

    倒是宁洛歌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说,曦月可是还在皇宫里面住着呢,司徒墨然也还没走呢,前阵子我还听说云国在边境集结大军。这些,你都是怎么想的?好歹你也是当今皇帝的小皇叔,好歹你也是云国人。好歹曦月也是冲着你的。不是你到底怎么想的?”

    姜华觉得今天苏瑾派他来绝对是个错误,看见如此咄咄逼人异常凌厉而且霸气外露的宁洛歌,姜华直冒冷汗。

    而且,偏偏问的问题又如此的犀利。

    “我……我没想怎么样。”

    “……噗……”宁洛歌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这什么回答?感叹了一声,木头jiù shì 木头。不禁也头痛起来。

    “今日在查文家谋反案,便把你的事儿给忽略了。眼看着冬天就到了,回头你让苏瑾去问问,曦月到底是怎么dǎ suàn 的。还有你的身份,若是让西凉的人知道了,那你估计也就活到头了。”宁洛歌提醒他。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让有心人知道姜华的真正身份,恐怕姜华性命不保。

    “我会去处理这件事的。”姜华心里也知道宁洛歌说得都是对的。

    但这件事情究竟要如何处理,却又是颇为棘手的。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