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今儿连某请公子潇洒一把?

    那一刻,刘凌觉得宁洛歌前所未有的高大,她的身后似乎是闪烁着万丈的金光,让人不敢直视。而那眼神,那语调,刘凌一辈子也忘不了。

    而在今后的几十年里,刘凌始终记着这句话,他也一直都知道,连公子那样的人,都不敢轻贱每一条生命,他,有什么资格呢?

    “刘凌知错了。”说罢,刘凌跪在了地上,他是心甘情愿地认错了。

    他懂了,伯仁因他而死,而且都是无辜的妇孺,他设计杀害了这些人。他该死!

    “错了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为了你所犯的错事,就罚你一辈子为bǎi xìng 操劳,最后为bǎi xìng 而死吧。”宁洛歌淡淡地道。

    话落,刘凌双眼闪烁着泪花,他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声音也重重地落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刘凌谨听公子教诲。”

    “嗯,下去吧。去看看星慧,快生了,你要多陪着她。”宁洛歌欣慰地点了点头。

    常香领着刘凌走了,随后走了回来,不解地问宁洛歌,“公子,你为什么这么信任他?你就不怕他是只白眼狼,回头要咱们一口?”

    宁洛歌却是笑了笑,“他不会的。就算是他想,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从慎行把星慧救出来那一刻,就不可能了。即使他是清白的,你以为他再回到赫连子煜身边,依着赫连子煜多疑的性格,他会相信刘凌是清白的么?”

    常香恍然大悟,对于宁洛歌能想得这么透表示由衷地敬佩。

    只是宁洛歌话锋一转,“刚刚我问他,为什么不救星慧,他却转移了话题,说他中了毒。”

    “嗯?他竟然会这样?”

    “这其中定然有些别的猫腻,我猜极有可能是星慧和水星云之间有什么瓜葛,他不想说。只是这男子确实比姜华更适合当官,凭着他的城府,做个当朝宰相也未尝不可啊。”宁洛歌自顾自地叹息。

    “为什么啊?”常香好奇地喳喳眼睛,姜华?人不错啊,起码比刘凌要好相处啊。刘凌给人感觉想一匹狼一样危险。

    宁洛歌也是闲着,极有耐心地给常香解释道,“姜华确实是个人才,他爱惜bǎi xìng ,刚正不阿,并不阿谀奉承,但同样,他也曲意逢迎。而他在计谋上又确实出众。尤其是行军布阵,极其有大将之风。所以磊落如姜华,其实他更适合做个将军。”

    常香给宁洛歌添热茶,一边问,“那刘凌呢?”

    “刘凌从小长在人多眼杂的青楼,生活在最底层,他最清楚民生疾苦,也最知道bǎi xìng 想要什么。最重要的是,他够卑鄙。为官者,人不可卑鄙,但心不能清高,这是最要不得的。官场黑暗,心太清高了,便不能游刃有余。不肯卑躬屈膝,不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终归会有很多事情都达不到。而刘凌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可以为了想要的,想要保护的,可以豁出一切。”

    宁洛歌满意地笑了笑,对于赫连子谦手下有这样一员大将非常的满意,“但是他却又是个忠诚的人。忠心护主,如果选定了,便不会变了。之前之所以没有对赫连子煜死心塌地,是因为他还在挑选。如今,我推了他一把。”

    “公子好像很开心?”常香见她一直笑。

    “你不知道,刘凌简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我以前虽然有zhè gè 想法,却觉得机会渺茫。把他拉入麾下,实在是明智之举。卓钰那帮人,到底是出身太好,尽管足智多谋,但身上始终带着高高在上的wèi dào 。简单说,他们不亲民。不亲民,怎么能让民亲他们?而刘凌则不同。刘凌就生在民间,他世俗,但是他有人情味。这样的人,才能够当得起一国的顶梁柱。”宁洛歌淡淡地道。

    只是宁洛歌没想到今日她一番和丫鬟的笑语,却在多年以后一语成谶,一一成了现实。

    下午,姜华拜见了宁洛歌之后就去和刘凌沟通了。

    宁洛歌则开始收拾明天的行礼。

    明天想必会有不少人去。钦差去开仓房梁,赐赈灾银,肚子里没东西,也得装作撑得慌啊。

    她dǎ suàn 带着常香慎行,断玉则留在长生馆打理医馆的生意。

    不得不说,断玉确实有做生意的天赋,最近长生馆已经开始盈利了。这让宁洛歌不得不kǎo lǜ 要不要再开几家分馆。

    晚上,宁洛歌把苏瑾叫过来知会她在她不在家的这些天帮忙照看着王府。要说苏瑾绝对有当女主人的架势和能力。宁洛歌看着雷厉风行的姜华,觉得他真是太有福气了,能得到苏瑾青睐。

    赫连子谦奉命去江南赈灾了,走的时候百官相送,那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出去打仗。

    全程赫连子谦都骑着英俊地黑马面无表情地向城外走去,遇到bǎi xìng 围观,他也大大方方地让人看。

    于是这一路,宁洛歌的耳边都是bǎi xìng 此起彼伏地议论声,什么“王爷真是俊啊,像个神仙”,什么“谁家的女子能嫁给王爷那真是祖上积德了”,什么“听说王爷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只是和无双公子走得近,他是不是短袖”。

    最后听得宁洛歌耳朵都要长茧子了,她微微一笑。

    把手伸到马车外面去了。

    顿时,眼尖的人看到了那双正要撩起帘子的玉手,那是一双女子的手,白嫩修长,没带任何的首饰,却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双女子的手。

    于是,再也没人说王爷是断袖了。

    然而彼时正被万众瞩目各种yy的王爷大人其实正坐在马上想,“比起穿着黑衣,他更愿意穿着红袍被人围观。”

    大部队走的很慢,若是到江南的话,多说一月,少说半个月。宁洛歌早就做好了慢慢磨的zhǔn bèi ,她连给刘凌配药的器皿都带来了。

    然而刚出了城,便听到了赫连子谦淡淡地声音,“洛洛,出来。”

    于是,自此,宁洛歌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因为……

    七天七夜之后……

    宁洛歌看着城门口的那两个大字:洛城,眉毛和嘴角忍不住地抽搐。

    “累么?”赫连子谦问。

    宁洛歌点点头。能不累么?

    从刚出了城门之后就上了马,她换了男装,两个人几乎日行千里地赶路,饿了就吃包袱里的饼,渴了就吃果子。

    困了还好些,她还能靠在赫连子谦的怀里睡,而赫连子谦却是已经七天七夜没睡觉了。

    就为了能够在钦差队伍来这之前提前赶到。

    而马更是类似了十多匹,但奈何赫连子谦早有zhǔn bèi ,每到一处驿站,他们就会换一次马,补一次粮食,休整休整。然后jì xù 出发,不耽搁任何时间。

    这一切,早在出发前一天,就被赫连子谦给zhǔn bèi 好了。

    宁洛歌知道之后又不得不默默佩服他的城府。

    只是……

    “你不是最怜香惜玉么?这么痛苦的路,为什么要我陪你走?”宁洛歌翻了个白眼,十分不满意。早知道这么苦,她就不来了。害的她现在腰酸腿痛的。

    “共患难。一个人走,路上怪孤单的。”赫连子谦淡淡地说。

    “……”

    晚上,自然又是早就安排好的住宿。宁洛歌这些天也是累惨了,洗了个澡,就和赫连子谦纷纷滚上床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宁洛歌本来想起来,却被赫连子谦给又摁下去了,听见他在耳边声音沙哑地说,“不着急,晚上再起。”

    说完便又搂着宁洛歌睡过去了。反正宁洛歌也是累的,俩人就一直睡到肚子咕噜噜地叫才起来。

    洗漱之后,兰芷拿了两套新的男装进来,还有两张人皮面具。

    宁洛歌挑了挑眉,似乎是知道了赫连子谦的用意。

    晚饭特别丰盛,宁洛歌和赫连子谦都吃了不少,随后宁洛歌满意地拍拍肚子,赫连子谦在一旁笑盈盈地来上一句,“夫人,吃的撑不?走,咱么出去溜溜食。”

    宁洛歌笑嘻嘻地侧过头,露出一排小白牙,“好嘞。”

    一个时辰之后……

    看着“落花楼”三个烫金大字的时候,宁洛歌的嘴角抽了抽。

    “大哥,您绝对是gù yì 的啊。”宁洛歌忍不住说。

    “嗯,是gù yì 的。怎么样?宁公子赏不赏脸?人都说饱暖思淫欲,今儿连某请公子潇洒一把?”赫连子谦忽然笑得很痞,尤其是戴上了新的人皮面具。

    宁洛歌看着总觉得他贱贱的。但这样的赫连子谦,又是从未见过的,不是么?

    宁某人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那行吧,宁某勉强给你小子个面子,走吧。”最后两个字她拖着长长的音,怎么听怎么嘚瑟。

    赫连子谦轻笑出声,特意做了个“请”的姿势,“宁公子请!”

    “承让承让!”宁洛歌颇为轻浮地握着扇柄拱了拱手,率先走了进去。

    一进去,宁洛歌便开始尽显大爷范儿,什么最漂亮的姑娘,最香醇的美酒,最好听的歌舞统统都得给夜拿上来。

    一晚上,洛城来了两个极其有钱的主儿zhè gè 消息几乎人尽皆知。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