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管家站在院子台阶上里,颐指气使地看着台阶下新来的这一批长工丫鬟,他双手叉腰,扯着嗓子吼道,“我告诉你们,进了水家,你们就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谁要是有什么别的心思,别怪我大刑伺候。”

    “是。”下人们声音不算太整齐地答应。

    “告诉你们,你们能进水家,是你们三生修来的福分,干活的时候都给我麻利着点。回头谁干得好,谁就有机会去内院服侍。机会均等,你们都机灵着点。”

    “谢王管家提点。”院子里的一众下人齐齐应道。间或夹杂着两声不和谐的男声女声,也没太有人注意到。

    “行了,今天会有掌事的姑姑教导你们该做什么。你们给我记好了,内院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进去的,所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要妄想进去。若是被我发现,别怪我下狠手。”

    见一众下人的头埋得更低了,王管家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便吩咐旁边的中年妇女几句,哼哼了两声离开了。

    王管家前脚走了,后脚院子里的人便都长出了一口气,大家纷纷抬起头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地说悄悄话。

    只见最后一排的一个丫鬟微微侧头看向身旁的长工,下巴绷得紧紧地,颇有几分要把嘴给都绷起来的趋势。

    “你说这人怎么看着这么欠揍呢?”她怒瞪了王管家lí qù 的方向一眼,声音极地地道。

    “狗仗人势。”长工冷冷地吐出四个字,即使只是个长工,他的身上也自有一种常人所没有的气势。那是只有内心真正自信强大的人才拥有的淡然从容。

    不错,这两人便是本应观赏桂花潇洒游玩的宁洛歌和赫连子谦。

    这事儿还要从昨天水星云带人血洗普陀寺说起。当时赫连子谦的人还未赶到,水星云的人便全都围了上来,偏偏他们还说是在清剿蟊贼。

    说什么宁洛歌和赫连子谦血洗普陀寺,毁尸灭迹,一边说着一边就向着赫连子谦砍了过去。赫连子谦倒是不惧这几人,但却眼见着这帮人颠倒黑白,偏偏这时水星云也带人赶到,赫连子谦和宁洛歌两人双拳难敌四手。

    是以……

    他们跑了。

    用赫连子谦的话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水星云绝对想不到他们会躲在星云山庄。而此次也正好借机查查这星云山庄到底有什么猫腻。

    宁洛歌心说可能挺好玩的,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好了,都去干活了。每个人该做什么我都说过了,都记清楚了吧?”刚才那位中年女人朗声问道。

    “记清楚了。”

    “那就去吧。”中年妇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nǎo dài ,又朝着人群大吼,“无双,你过来下。”

    宁洛歌称自己叫连无双,赫连子谦则是叫连谦,他们两个对外则称是兄妹。

    宁洛歌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连忙也扯着嗓子应了一声,随后看了赫连子谦一眼,就急忙忙地向着妇人跑去。

    “姑姑,有什么事?”宁洛歌利落地跑过去,清脆地问道。从昨天来到山庄,宁洛歌就对这位安姑姑很有好感。不像宫里的那些老嬷嬷尖刻歹毒,她为人很和善,却绝不软弱。

    “去做个绿豆酥。今儿上午你做得不错,小姐尝了觉得不错,今后这做绿豆酥的活儿就交给你了。”安姑姑笑吟吟地看着宁洛歌,她很喜欢宁洛歌zhè gè 利落灵透的小姑娘,“一会你做好了直接送过去吧,王管家要问起来,你就说我让你去的。”

    宁洛歌知道这是安姑姑想要提携自己,心里感激,她点了点头,“一定完成任务。”

    随后,宁洛歌便去厨房做绿豆酥了,做出来之后,还特意找到正在砍柴的赫连子谦,偷偷塞了几块热乎的让他尝鲜。

    端着绿豆酥进了内院,jīng guò 王管家的房间,宁洛歌没想到会碰到住同屋的秋心正巧从王管家的屋子里衣衫不整地跑出来,脸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她向外院跑,宁洛歌正好进去,两人碰了个照面,秋心看见她跑得更快,连招呼都没有打。

    宁洛歌也不是那爱八卦的人,太多的肮脏事前世的她都清清楚楚,所以这点家宅里的猫腻儿,在她看来稀松平常。本着与我没多大guān xì 的原则,宁洛歌没放在心上,便一路打听着小姐的房间就进去了。

    刚走到门口,还未等开口禀报,眼看着一只花瓶照着宁洛歌的脑门就砸了过来。

    宁洛歌瞪大了眼睛,轻轻偏头躲过。

    “啪”地一声,花瓶在地上碎成了片。

    “滚!够给我滚出去!”随着花瓶的破碎声响起,屋子里传来了水家小姐的高声尖叫。

    下一秒一群丫鬟呼啦啦地从屋子里被赶了出来,作鸟兽散。

    宁洛歌站在原地端着绿豆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之间倒是踌躇了。

    正巧这时,屋里的小姐声音传来,“来人!”

    宁洛歌一咬牙,端着绿豆酥进去了。

    “你是谁?”

    宁洛歌听这声音倒是有些耳熟,抬头才发现,这人竟然是那天gù yì 往赫连子谦身上撞的花痴女人。宁洛歌心里感叹世界真是小,但嘴上却不打怵地说,“回禀小姐,奴婢是新来的,奉安姑姑的命,来给小姐送绿豆酥。”

    水莹露面色不善地瞥了眼宁洛歌,语气凉凉的,“上午的绿豆酥jiù shì 你做的?”

    “是。”宁洛歌好脾气地回答。

    “那好,看你做的不错,再给本小姐做一百盘。”水莹露一边吃着绿豆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

    “……”宁洛歌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没听见么?让你现在就去做一百盘绿豆酥,没做完不准吃饭不准休息!”水莹露明显找茬。

    宁洛歌微微皱眉,忍着耐性道,“小姐,一百盘绿豆酥,吃得过来么?”

    就算是全府上下一起吃,也用不了一百盘啊。

    “放肆!本小姐让你做你就去做!”

    宁洛歌一咬牙,她忍了,“是,奴婢现在huí qù 做。”

    回到了厨房,宁洛歌和安姑姑说了这事儿,安姑姑ān wèi 了宁洛歌几句,便吩咐众人把厨房让给宁洛歌,让她去做。本来安姑姑想给宁洛歌打打下手,没想到水莹露竟然特意派人来嘱咐众人不许帮衬,否则就直接打死。

    于是,没人敢帮宁洛歌,只留下宁洛歌一个人在厨房里做绿豆酥。

    安姑姑在一旁看得有些kuì jiù ,毕竟是她让宁洛歌去送的,本来是好意,想让宁洛歌早些进内院伺候,没想到倒是帮了倒忙。

    “无双啊,你这是怎么惹着小姐了?”安姑姑忍不住偷偷地问。

    宁洛歌摇了摇头,又用脸把掉下来的袖子往上蹭了蹭,jì xù 双手握着一根粗棍子和面。

    “也是,小姐本来jiù shì 个跋扈的性格,往常谁要是赶到她生气的时候伺候她,都免不了被骂被罚的。你也是苦命了。”

    安姑姑ān wèi 了一会就走了,只剩下宁洛歌自己在做。一百份绿豆酥,倒是不难做,但很麻烦,光面粉宁洛歌就用了两大袋子,于是原本和面拌料等无比简单地工作就变得很麻烦。

    尤其是和面。面粉太多了两只手根本就顾不过来,但是用少量的话,那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全部和完。

    夜深人静,厨房里只剩下了宁洛歌一个人,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看着满屋子的面粉和铺天盖地的绿豆。

    “被罚了?”悠悠的男声稳稳地传进来,让宁洛歌心里安定了不少。

    她顺着声音转过头,果然是赫连子谦向她走了过来,赫连子谦一身灰色粗布衣裳,却掩饰不了他身上的优雅高贵的气质,幸亏宁洛歌和安姑姑说他们家是家道中落,要不然就赫连子谦这相貌这气场,说他是个长工真的是没人信。

    赫连子谦把她抱紧怀里,闻到熟悉的wèi dào ,宁洛歌委委屈屈地瘪瘪嘴,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抱着宁洛歌,赫连子谦轻声问,“不愿意做就不做了,明天我的人应当就到了。”

    宁洛歌摇了摇头,语气坚定,“不行,要做。我们此次来的目的之一不jiù shì 要找星云山庄和赫连子煜勾结的证据么,不能就这么走了。”

    “那你要做一夜糕点?”赫连子谦挑挑眉。

    “嗯,你陪我做。”宁洛歌从他怀里钻出来,望着他,渐渐地有了笑容。

    赫连子谦;地叹了口气,似乎是看她终于gāo xìng了,不得不点点头,“好,我陪你做。需要我做什么?”

    说做就做,赫连子谦把两支袖子整个撸上去,露出白皙却精壮结实的手臂。

    “嗯,和面。我煮豆子。”宁洛歌驾轻就熟地吩咐。

    赫连子谦点点头,二人分工hé zuò 。

    于是,接连四个时辰,宁洛歌和赫连子谦都在忙碌着,她把拌料都zhǔn bèi 好,他就把所有的面都发好,她煮东西,他就生火。

    两个人配合得无比默契,偶尔,二人对视一眼,看到的都是满满的深情。

    深夜的水家厨房里,宁洛歌和赫连子谦连夜做着一百份绿豆酥。默契非凡,温馨十足。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厨房里忙碌的宁洛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她对着朝阳伸了个懒腰道,“终于做完了!”

    “嗯。”赫连子谦洗过手,把衣袖一点点地放下来,动作认真仔细。

    “好了,终于可以睡觉了,当个丫鬟可真不容易啊。”这么说着,宁洛歌又好像想起什么,问一旁正在收拾厨房烂摊子的赫连子谦,“水家什么时候还有大小姐啊?不是就三个儿子么?”

    “水家确实是有个女儿,只是这女子刚出生便被送到了寺庙里,这些年来水家一直对外说只有三个儿子,所以,没人知道这女儿的存在。”赫连子谦一边擦灶台,一边jì xù ,“只不过,她是个冒牌的。”

    “嗯?冒牌的?!”宁洛歌回忆前世,本来就没听说过水家有女儿,没想到又听到这么惊天的秘密,只是这么大的秘闻,前世的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呢?

    “水星云找来糊弄水家人的,真的水家女儿,失踪了。”赫连子谦说得颇为悠闲,最重要的是,眼角还带着浅浅得笑,好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那种笑。

    “她是在你手上么?”宁洛歌狐疑地看着赫连子谦的笑,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和赫连子谦有guān xì 。

    因为她发现,很多和赫连子谦有guān xì 的事情,上一世都没有出现过。而这些事情,也都是她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先去睡觉,哪天你有精神了我再告诉你。”赫连子谦揉揉她有些苍白的小脸,看着她充斥着红血丝的大眼睛,有些心疼。

    宁洛歌乖乖地点头,huí qù 睡觉了。赫连子谦则是把善后工作都做完才离开的厨房。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