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宁洛歌晕过去的时候,她不知道,就在前面的院子,赫连子谦正带着大批的人马与赫连子煜对峙。

    赫连子谦仍旧是白日的长工那一身灰布衣裳,身后则跟着原本已经失踪的慎行,以及一批手持利剑的黑衣人。

    赫连子煜一身白衣,加上容貌俊美,倒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他的身边则跟着水莹露,和最近赫连子煜新提拔上来的将军蒙石。至于水星云则是刚才说要回书房拿点东西。

    “本宫正在想要如何找到二哥,没想到竟然踏破铁鞋无觅处。二哥这一身……”赫连子煜话说一半,最后的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笑意,他还记得刚才送茶那个小厮穿的jiù shì 这么一身。

    “本王不过兴起,想要体验生活,倒是太子深夜出现在星云山庄,真是我让本王大吃一惊。”赫连子谦束手而立,高大挺拔的身姿健硕修长,尤其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跟让人不敢直视。

    “看来二哥还不知道吧?二哥带人血洗普陀寺一事父皇已经知道了,父皇听了这件事之后大发雷霆,所以派本宫前来调查事情的原委,并且,把嫌犯捉拿归案,带回京城。没想到二哥这么体恤xiōng dì ,省了本宫的事儿,那正好。”

    赫连子煜笑得像只狐狸,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更是时时透着精光。

    赫连子谦听罢不动声色,这件事情他刚才听慎言大致地提过,无非jiù shì 赫连子煜倒打一耙,明明是他的人做的,他却因为赫连子谦没有人证物证,而栽赃嫁祸。

    只是……

    赫连子谦嘴角也微微翘起,他觉得他zhè gè 弟弟会不会太小看他了?

    “哦?是么?那正好,本王也是为了普陀寺一案,本王和太子的观点不同,本王亲眼所见此事与星云山庄的三公子有关,所以,本王要把他带走!”

    “那可由不得你!来人,皇上有旨,活捉谦王。捉到人的本宫重赏!”赫连子煜高声呐喊,尤其是最后一句说完,其身后的侍卫便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直直地冲向赫连子谦那面。

    赫连子谦也丝毫不惧,他用了浅浅内力,让他的声音更加低沉响亮,他薄唇微动,“拦我者,死!”

    说罢赫连子煜已经持剑向他冲过来,因为赫连子煜知道武功不及他,而他也不会拿性命逞能,是以同时攻击赫连子谦的还有其他四名暗卫高手,于是包括赫连子煜在内的五人呈围攻之势把赫连子谦包围住,两方打得不可开交。

    眼看着双方人马旗鼓相当,而这又是水星云的地盘,这么打下去最后必定是赫连子谦输。

    于是,当赫连子谦一挥袖挡开了赫连子谦致命的一剑时,他向着身后的慎行大喝一声,“动手。”

    慎言也正在和四个侍卫缠斗,但他轻功卓绝,若是不想再战,轻松便可转攻为守,听到赫连子谦的吩咐,他一个利落地旋转,便向一只苍鹰一般一飞冲天,不见了踪影。

    赫连子煜则暗叫不好,不能让慎言跑了,他指着慎言离开的方向向身旁的暗卫道,“快追!”

    只是赫连子谦并不给他下命令的机会,一个“追”字将出口未出口的时候,赫连子谦极为凌厉的一拳便挥了过来。

    赫连子煜不得不重新全身心地投入战斗。

    不出一会,山庄后院便出现了火光,紧接着便是自山庄后院传来的呼喊声,“着火啦,着火啦……”

    “大家快点救火!”星云山庄的大管家李星海见状lì kè 想要带人前去救火,要知道星云山庄上百年的基业,坚决不能被这一把火毁于一旦,若是任火就这样蔓延下去,那明早恐怕就剩下一捧灰了。

    是以李星海顾不得再和赫连子谦的人打下去,他现在一心只想退下去救火,是以手下就下了杀招,招招攻击对手的罩门。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gù yì 的,赫连子谦的人jiù shì 不让他走,不论他怎么攻击,对方都可以躲开,且对方绝佳的轻功把他给结结实实地缠得没bàn fǎ 跑。

    李星海的脑门上已经急出了汗,现在三公子下落不明,而整个山庄的兵力都全都集中在和赫连子谦对峙上,若是再没人脱身去组织救火,就什么都没了。

    他越想越急,不由得狠狠地瞪了赫连子谦这位始作俑者一眼,不得不承认,他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

    然就在这时,赫连子谦还要不咸不淡地抽身向李星海喊上一句,“李总管,若是现在再不去救火,就什么都没了。”

    说完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转过头又专心对战去了。

    李星海思绪繁乱,招式也越发地líng luàn ,是以一时之间被钻了空子,被对方狠狠地打了一掌,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他还要再战,却听对手道,“我家主人已经说了,李管家可以去救火。李管家尽管带人前去,我和xiōng dì 们都不会阻拦。”

    说罢便真的站在了原地,不出招了。

    李星海看看赫连子煜,又看看赫连子谦,此时他心中甚是纠结,若是就此lí qù ,赫连子煜一定会对星云山庄有意见,那将来他们山庄也不好立足了。可若是不lí qù ,眼见着火光越来越盛,后院的房子已经烧掉了一大片,若是任火势蔓延,前院以及整座山庄就都毁了。

    最后,李星海一咬牙,选择了山庄,他想若是山庄都没了,还要太子的庇佑做什么。是以,他冲着山庄的侍卫一挥手,“走,你们跟我去救火,你们留下保护殿下。”说罢他带着一半的侍卫快步跑走。没理会将军蒙石的呼喊。

    赫连子谦像是早就料到了zhè gè 场景,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刚才和李星海对战的人,只见那人微微点头,便向着仅剩不多的太子那一帮人攻击而来。

    原本还是平局的战况转眼即变,赫连子谦明显已经有了胜出的趋势,他大喝一声,“活捉太子。”人便带头向着赫连子煜飞扑过去。

    而其余人则向着太子身边的侍卫跑去。

    太子的人则同样大喊,“保护太子殿下!”且退且阻挡着众人凌厉的围攻。

    赫连子煜见状知道自己这一方输了,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跑!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zhè gè 时候的赫连子煜,根本不会顾及什么颜面太子身份,在他看来能够保命就足够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其余都不重要。

    他狠狠地看了眼赫连子谦,转身便要运足轻功跑走。

    可要说赫连子谦这帮人,不但武功厉害,轻功更是一等一的好,几乎个个都是些顶级高手。

    其中一个眼尖一下子追上了赫连子煜,劈头jiù shì 一刀看在他的背上,然而没有他预想的坠落,此时的赫连子煜硬生生地又忍着剧痛提起内力拔高了两米,一下子拉开了他和刚才那人的距离。

    只是一个闪身的功夫,他便飞进了后院。

    彼时水星云刚刚把昏死过去的宁洛歌拖进书房,便见赫连子谦浑身是血的跑了进来。

    赫连子谦见到宁洛歌那一刻,原本颓败的眼神瞬间大亮,他扶着书案极其快速地向水星云吩咐道,“快带着她,从秘道走。”

    水星云略有迟疑,他刚才也隐约看见了火光。

    “没命就什么都没有。”赫连子煜忍着痛抱起了宁洛歌,走进暗道,在他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提醒道。

    水星与一咬牙,在最后一秒闪身跟着赫连子煜进了密道。

    赫连子谦到的时候早已经人去楼空,他看着满地的血迹,便知道他们定然是从密道逃走了。

    本来要追上去,然而原本在王爷府的慎行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是赫连子谦面前,他单腿下跪,脸色焦急,连眼神都不如平时镇定,他快速地说道,“主人,公子失踪了。”

    赫连子谦倏地面容紧绷,眉头皱起,“什么叫做失踪了?不是让你去外院西厢的倒数第二间去找她?我给她下的是十二个时辰的药,她不可能自己走出来。”

    “可公子确实不在那里。而且……而且根据秋心所说,公子是去王管家处找您了。”

    顿时赫连子谦便没有心情再去追踪赫连子煜,只是派了几名头脑身手都不错的暗卫去追踪,而自己则是要亲自去找宁洛歌。

    只是,还未等他出去,便听到一声柔柔的声音从床底下传来,“谦哥哥,是你么?”

    凌楚儿哭的梨花带雨,小脸吓得煞白,她小心翼翼地从床底下钻出来,在看见赫连子谦的那一刻飞扑上去,不顾慎行在场,一把抱住了他。

    “谦哥哥,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凌楚儿哭得不停地抽泣,说话都断断续续地。

    “楚儿?你怎么在这儿?”赫连子谦看见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凌楚儿,眼底划过一抹yí huò ,他把她从身上拽下来,看着她问道。

    “楚儿,楚儿本想来偷证据的,没想到水星云却也正好回来,所以就躲在了床底下,楚儿好害怕啊。”说罢便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而言语之中却丝毫没有提宁洛歌的事情。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