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儿,让慎行先把你送huí qù ,洛洛不见了,我得去找她。”赫连子谦有些烦躁地推开凌楚儿,他现在满心都是宁洛歌,她失踪了,她会在哪?她的武功那么弱,若是碰到了赫连子煜那伙人怎么办?她若是被人欺负怎么办?

    这些问题不断地出现在赫连子谦的脑海里。这让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赫连子谦慌了,他很害怕,害怕被他猜对了,若是洛洛被人抓去,或者,被伤到,她的身子,怎么经得起。

    赫连子谦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捏住,让他有一瞬间的窒息。

    匆匆吩咐了慎行把凌楚儿带走,他便下令开始寻找宁洛歌,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旧无果。

    追踪赫连子煜的暗卫也已经回来,因为赫连子煜太狡猾,所以他们虽然看到了他,却没有能把他活捉回来。

    而且,暗卫们还带回来一个让赫连子谦最不想听到的消息:赫连子煜还带着一个昏迷的丫鬟。

    不消说,那个丫鬟一定是宁洛歌扮成的。

    此时的星云山庄已经几乎化为灰烬,赫连子谦用的油,他特意在里面添加了一种香料,这种香料遇到水,只会让油燃烧地更旺。

    所以当山庄里的人越是不断地往火里倒水企图扑灭大火的时候,这些火就燃烧得更旺,李星海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是以他此时怒气冲冲地向赫连子谦扑过来,那扭曲愤怒的神色,似乎是想要杀了赫连子谦。

    然而本就因为宁洛歌失踪而心情焦躁的赫连子谦见到李星海,心情更加不耐烦,他冷冷地说,“打一顿,留活口,带huí qù 。”

    说完便去亲自追踪赫连子煜的线索了。

    星云山庄被毁,其余人也在善后之后大批离开,远处,凌楚儿望着百年山庄就在这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忍不住悠悠地叹息,说实话,她的心里,有不舍。

    那边慎行面有不耐,见她停下便转身叫她,“凌姑娘,请快些赶路。”

    凌楚儿转身看到慎行,脑海里想到了半死不活的宁洛歌,顿时心情大好,她柔柔一笑,和善地对慎行道,“这就来。”

    半个月一晃而过。

    但在赫连子谦看来,却是度日如年。

    他已经半个月没见过宁洛歌了,自从那晚得知赫连子煜把宁洛歌挟持走之后,他便一直在寻找宁洛歌,可赫连子煜像个泥鳅一样,几次三番都被他逃脱了。

    而他也在寻找的时候看到了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宁洛歌。想起七日之前在东宫看到的宁洛歌,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他却知道,她又瘦了。

    可如今,赫连子煜有意把宁洛歌给藏起来,而藏匿的地点赫连子谦却到现在还追查不到,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心焦。

    第十五个地点,就在刚刚,慎行兰芷断玉已经亲自去探查赫连子煜的第十五处住宅,都说狡兔三窟,若没有这件事赫连子谦还不知道,赫连子煜竟然有几十处的可藏人的住宅。

    每一处,都是绝佳的地方。

    赫连子谦在书房写书法一边等消息,可半个时辰过去了,他笔下竟然只写了半个字,是歌的左半边,右半边却迟迟不下笔。

    毛笔尖滴下的墨已经把纸晕脏,这张纸练废了。可他却浑然不觉。

    正在这时,敲门声想起,赫连子谦不动声色地下笔,第一笔就落在那晕染的一点墨上,薄唇轻启,声音仍旧低沉严肃,“进来。”

    常香端着茶点小心翼翼地低头走进来,最近半个月,因为王爷的心情奇差,王府的气压就极低。所有人都生怕不小心惹怒了王爷,会像之前的慎言和兰芷一样,挨一百大板。

    却说着一百大板,慎言之所以挨板子,是因为在第二次寻找宁洛歌的时候,他眼看着就能够把宁洛歌给救下,却因为顾及赫连子谦的安危而动作迟了片刻,于是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若说慎言这板子该挨,那兰芷的板子就挨得有些莫名其妙了,凌楚儿因为在山庄冒死偷到了极其重要的证据,所以被赫连子谦暂时安排在王府以便保护她安全,那日凌楚儿说没衣服穿了,兰芷一时之间大晚上的没bàn fǎ 弄,就从宁洛歌那儿借了一件,没想到凌楚儿穿着去见赫连子谦了,顿时就被赫连子谦罚了一百大板。

    后来因众人一起求情,凌楚儿差点为此自尽,赫连子谦答应先罚五十大板,剩下的五十等宁洛歌回来再发落。

    所以jīng guò 这两件事,所有人都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事,那jiù shì 在王爷心里,宁洛歌的性命比他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第二件事,那jiù shì 任何人的性命,都不如宁洛歌的性命重要。

    是以即使是近身伺候的,最近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不小心捅了马蜂窝。

    “王爷,茶点来了。”常香自从在宁洛歌身边伺候之后,便不再叫赫连子谦“主人”,而是叫“王爷”,这一点,赫连子谦也默许。

    瞥了眼托盘上的点心,杏仁酥,红豆糕等,都是宁洛歌爱吃的,他点了点头,“放那儿吧,洛洛回来肯定嚷着吃。”

    那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宠溺让常香一下子酸了鼻子,这半个月,赫连子谦已经瘦了一大圈,人看着都沧桑了很多。

    其实慎行苏瑾断玉又何尝不是呢,转身出去,把门合上,常香长长地叹了口气,唉,我的公子啊,你到底在哪儿呢?

    话说被常香念叨着的公子此时正翘着二郎腿躺在软榻上吃葡萄,自从七日之前她被赫连子煜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今天被赫连子煜搬到这,明天被他拎到那,一开始宁洛歌还在想该怎么给赫连子谦报信儿,后来见赫连子煜领着她搬家的速度越来越频繁,她就知道赫连子谦肯定是快找到自己了。

    既然这样,她不如好好养身体,不然等她被赫连子谦救出去,让赫连子谦看到自己没了人形,恐怕又免不了挨训。

    “姑娘,该喝药了。”这几日一直伺候她的丫鬟妙儿走进来,柔柔地提醒。

    宁洛歌抬了抬眼皮,看了眼这位长得颇为水灵的丫头,懒懒地“嗯”了一声。

    被妙儿小心地扶着坐起来,一口气把苦的让人想哭的药囫囵咽下,lì kè 拿了几块蜜饯塞进嘴里。

    “行了,你先下去吧。”宁洛歌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表情不耐烦。

    然而妙儿并不生气,因为她亲眼见到上一个丫头因为对宁洛歌biǎo xiàn 出了一点点地不屑而被赫连子煜暗地里拉出去杀了的事实,所以她知道,zhè gè 女子对殿下很重要,她必须要好好地伺候着。

    “请问姑娘,míng rì 的药还是要这样煎吗?”妙儿收拾好了托盘耐心地问。

    “再加一支人参。”宁洛歌散漫地道。

    “是,奴婢知道了。”随后妙儿退下了。

    宁洛歌因为之前命悬一线,所以醒过来之后被赫连子煜当菩萨一样供着,基本是宁洛歌要吃什么就给什么,索性宁洛歌就趁着这机会,把大补的好东西都给开了一遍。

    也因此,她虽然才醒了一个星期,身子却已经是大好了。

    而这一切,宁洛歌虽然不知道赫连子煜怀的什么心思,但想必不会是什么让人喜欢的心思。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没有敲门就进来,用脚趾头想宁洛歌也知道是谁来了。

    “歌儿,身子今天可是好点了?”赫连子煜脸上带着bsp;làn 的微笑,一双凤眼千般迷人万般勾人,若非前世宁洛歌已经对他烦到了极点,这一世,她也不会抵抗能力如此之强。

    “……”宁洛歌不说话。

    “有什么想吃的么?我让厨房给你去做。”赫连子煜这几天私下见她,都是用的“我”。

    “你看我像猪么?还是你这是在以猪的思维kǎo lǜ 我?”宁洛歌看见他就笑不出来,丫的把他给弄到这儿来,不知道赫连子谦得急成什么样。

    最重要的是,这次她肯定会挨骂!!!

    “hē hē ,歌儿你瘦成这样,也想做猪么?你现在还不够资格当猪啊。”赫连子煜原本因为朝廷的事还有些烦躁的心在此刻奇迹般地平静下来了,他把它归功于眼前的女子。

    “人毒,连嘴也这么毒。”宁洛歌砸吧砸吧嘴,冷不丁地说道。

    赫连子煜但笑不语。

    似乎是想起什么,他从怀里拿出一个极其精美的银盒,献宝似的捧到宁洛歌的眼前,眼含笑意,“打开看看?”

    宁洛歌随意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叫做“你很无聊”。随即偏过头jì xù 看书。

    赫连子煜也不恼,他打开盒子,一支晶莹剔透的碧玉簪赫然出现在宁洛歌眼前,“这是父皇今儿赏析的,听说是前朝孝成皇后生前最爱的簪子。无价之宝。我当时就想,你若是戴上,一定好看。”

    说着便拿了下来要给宁洛歌戴上,却被宁洛歌轻轻一闪,躲过了。

    赫连子煜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宠溺,“歌儿,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为你做到。”

    谁知宁洛歌竟然嗤笑了一声,她看了一眼赫连子煜,语气不屑,略带嘲讽,“我只想要赫连子谦,你能做到么?”

    下一秒,原本脸带笑意的赫连子煜脸色倏地冷了下来,眼中是掩饰不住的阴郁戾气,连语气都是浓浓的警告,“歌儿,不要惹我生气。”

    “不是刚还说什么都可以么?我还就告诉你,你问我一万遍我也是zhè gè dá àn ,我想回家,我想要赫连子谦。”

    “谦”字的音节还没发完,宁洛歌就感觉到呼吸一窒,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动作极快地扼住了她的脖颈,让她瞬间便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她觉得呼吸越来越稀薄,所以她只能快速地大口的呼吸,却发现掐在她脖颈的那只手正在缓慢地收缩,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就在宁洛歌眼前已经出现一片片黑影的时候,耳边响起赫连子煜浓浓的警告,“不要再提他,我不会让你huí qù 。这辈子,你也别想。”

    话落,宁洛歌只感觉到kōng qì 大量地进入肺腑,与此同时,“咣啷”一声极大地摔门声响起,赫连子煜走了。桌子上还摆着那只据说价值连城的簪子。

    那一瞬间,一向坚强的宁洛歌眼眶中竟然溢满了泪水,她想念赫连子谦,没有一刻比此时更为想念。

    想念他的气息,想念他的wèi dào ,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声音,他的吻,他的抚摸,他的一切一切。

    赫连子谦,你可知道,我很想念你?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