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晚饭还有半个时辰,常香已经在赫连子谦的书房外焦急地站了一个时辰,慎行他们已经去了四个时辰了,还从来没有一次比这次时间更久。

    莫非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

    恰在这时,慎行和断玉等人飞快地走进了内院。

    “怎么样?有消息么?”常香话落,书房的门已经被从里面打开。

    赫连子谦虽然没说话,但眼神却是一直落在慎行身上,等着他汇报。

    而慎行很少见到地竟然露出了笑容,他神色奕奕,眼睛更是齐亮,他沉稳地跪在地上,“属下等不负众望,找到公子了。”

    “在哪儿?”赫连子谦的眼中也是满满的欣喜,他竟然没等慎行说完便抢着问道。

    “我们都被太子骗了,我们在第十五处并没有找到公子,于是断玉便tí yì 把前头十四处再找一遍,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没想到竟然真的看到了公子给留下的痕迹。而我们查到第七处,发现第七处的守卫极其森严,竟然是前面那些的三倍不止。而且,我们看到了太子。”

    慎行想起太子当时的表情,进去的时候有些雀跃,出来的时候却杀气腾腾,能让太子殿下有这般转变,慎行自问除了他们家的奇葩公子,别人做不到。毕竟他曾经亲眼见过宁洛歌揶揄赫连子煜。

    “主人,我们现在去救人么?”兰芷拿不准主意,小心问道。

    “走吧。”赫连子谦看了眼已经黑了的天色,心里本来知道此时就冒然前去胜算极低,但他,不想等了。

    赫连子谦把慎行等人都叫进书房,仔细吩咐过之后,又想到了什么,他转回书案下笔极快地写了封信。随即吩咐常香把信送到赫连子逸府上。

    一切都安排妥当,他立即前往赫连子煜的那处住宅。

    看着远处的天,他心里默默地念,洛洛,一定要等我。

    赫连子煜是在刚刚回到太子府的时候被属下通知的,监视谦王府的暗卫说赫连子谦已经带人赶往别院了。

    于是赫连子煜又马不停蹄地从太子府赶回别院。当他到的时候,赫连子谦也刚刚到达别院。

    赫连子煜是从后门进去的。

    当宁洛歌正在脱衣服的时候,房门突然被“砰”地踹开,饶是心理素质极佳的宁洛歌也被吓了一跳。

    眼看着赫连子煜又折返回来,而且是这般匆匆忙忙,宁洛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类似的情形在之前已经发生过十四回了,虽然开始那几回她都昏迷着,但后面她可是都清楚地知道。

    只是,看赫连子煜额头有薄汗浸出,宁洛歌知道这次赫连子谦距离她是最近的。

    他可能就距离她一墙之隔。有了zhè gè 认知,宁洛歌拿着衣服的手都在轻微颤抖。

    顾不得裸露在kōng qì 中的香肩,她眉头紧皱,面色严峻地拿着外衣,nǎo dài 迅速地想着怎么才能让赫连子谦知道自己在这里。

    “你怎么又回来了?”宁洛歌明知故问。

    “不要明知故问。”赫连子煜不理会她,而是立即手脚利落地在一旁给她收拾行李,她的行李他已经打包了十四回,驾轻就熟,甚至比宁洛歌本人还要更加利落。

    忽然,一双修长滑嫩的白皙手臂环住了他的腰。

    赫连子煜身形一震,动作停滞了一瞬间,便jì xù 手下打包,不理会那双缠上来的双手。

    宁洛歌环着赫连子煜的手臂渐渐收紧,一只手臂缓缓下滑,另一只则向上慢慢摸索。

    当她成功地听到赫连子煜明显粗重了的喘息声时,她笑了。

    赫连子煜的双手已经有点不听使唤,理智告诉他这是zhè gè 女人的拖延政策,她只是想要给赫连子谦争取时间,而心底最深处的悸动却在告诉他,他是多么想要眼前zhè gè 女人。

    想要征服她,想要毁灭她。一想到这两点,他就兴奋地两眼发光。

    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你不是一直就想要我么?”宁洛歌gù yì 轻轻踮起脚,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连说话的尾音都懒散地上扬,极尽魅惑,“难道那些日子我看到的情愫都是假的么?”

    见他不回答,她也不急,灵活的手指解开了赫连子煜的衣襟扣,伸了进去。摸到了赫连子煜的皮肤,虽然宁洛歌心里觉得极其恶心,但却仍旧在他的敏感点一抓。

    顿时,赫连子煜的身子便是一颤。

    宁洛歌则恶劣地一笑。

    当前院的喊杀声传进了赫连子煜的耳朵里时,原本有些意乱情迷的赫连子煜精神一震,他转过身想要打晕宁洛歌,然而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

    只见宁洛歌未着寸缕,身材凹凸有致,因为体弱她的腰甚至不堪一握,但该丰满的地方却又是极美,而她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妩媚的笑,看着他的眼神极其勾人。

    这一刻的宁洛歌,是赫连子煜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他的眼神直了。

    jiù shì 他晃神的这一瞬间,宁洛歌则快速地把中衣穿上,几乎是在同时,外面传来了慎行的声音,“主人,太子在这里。”

    那一瞬间,赫连子煜已经快速地huī fù 了常态,只是下身那处凸出来的小帐篷却让宁洛歌看了个清楚。

    她露出了一个shèng lì 的笑,转而高喊出声,“我在这里!”

    说罢赫连子煜已经点了她的穴道,把她钳制在了手中。

    那一刻,宁洛歌手脚一软,天知道她刚才是下了多大的勇气,好在,她做到了。

    她心里默默地念,剩下的就看你了,子谦。

    赫连子煜知道已经来不及离开,虽然气恼却并不后悔,能看到那么美的身体,他觉得很值得。

    当赫连子煜挟持着宁洛歌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赫连子谦的眼中闪烁着极其复杂的光芒。

    看到宁洛歌也在无声地望着他,好像在说她很好的时候,他把视线冷冷地转向赫连子煜。

    “太子这是何意?洛洛是本王的准王妃,父皇亲自下旨赐的婚,名正言顺。如今却被太子掳到了这里,太子殿下是不是应该给朕一个解释?”赫连子谦冷冷地zhù shì 着赫连子煜,眼神硬如铁石。

    “二哥这话说笑了,二哥的准王妃?谁?她么?她可是我从星云山庄救回来的小丫头,不是什么王妃,二哥恐怕是看错了吧。”赫连子煜轻轻一笑,很无辜地看着赫连子谦。

    然而赫连子谦没有那个耐心像平时一样和赫连子煜周旋,他俊脸微沉,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他吐字极其简单,“把她给我。”

    “二哥带着这么多人闯入本宫的别院,本jiù shì 触犯了律法。如今又如此强硬地向本宫要人,可当本宫zhè gè 太子是好欺负的?”赫连子煜冷冷一哼,显然也不zhǔn bèi 就此放手。

    “不放?好,你可能不知道,父皇见过洛洛女装的mó yàng ,今日就算你说她不是,带到父皇面前她是不是宁洛歌,一看便知。而且,三弟当着太子时间也不长,若是被父皇得知,太子殿下竟然抢了本王的王妃,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对了,差点忘记说,本王在来的时候已经告知了父皇洛儿失踪,现在父皇应该马上就到。”

    赫连子谦幽幽地说,只是当眼神落到宁洛歌身上的时候莫名的一紧。

    “太子和女人,选一个。若是父皇来了,你若再定夺,就晚了。”赫连子谦束手而立,看上去一派镇定,却不知早已经心急如焚。

    “呵,若是父皇来了,看见二哥的王妃在本宫的怀里,那王妃的名誉恐怕也就毁了。到时候千夫所指,二哥就真想看到这一幕么?”赫连子煜犀利地指出赫连子谦想要掩盖地弱势。

    不错,这jiù shì 为什么赫连子谦不能直接带着皇上来找人的原因。

    谦王妃和太子秘密在一起半个月,zhè gè 消息若是传出去,他不在意,可她会在意。因为她是个女子。女子的名节大过天。

    “那我们就赌一赌。”赫连子谦笑了,笑得很邪魅,笑得胜券在握。

    太子的位子和眼前的女人,只能选一个。

    赫连子煜看了眼怀里意识已经不清醒的女人,心里一疼。她还是太瘦了。

    他这样抱着都好像感觉不到她的重量。

    脑海里闪过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相处的画面,虽然她大多处时候都对自己冷嘲热讽,可这却让他的存在感很真实。那一刻,他觉得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只不过是个平凡人家的孩子,一个女子的丈夫,仅此而已。

    可jiù shì 这样短暂的幸福,上天也要夺走。

    为什么?就因为他不够强大。

    赫连子煜抱着宁洛歌的手臂紧紧地收紧,似乎要把宁洛歌嵌进身体里。zhè gè 举动看得一旁的赫连子谦轻轻皱眉。

    忽的,赫连子煜松手了,他笑得很诡异,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宁洛歌,趴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随后宁洛歌竟然悠悠转醒,极其缓慢地回了他一句。

    饶是赫连子谦听力极佳,也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

    只是见到宁洛歌说完这句话面色一沉。

    当赫连子煜再次抬头,手臂轻轻一松,宁洛歌便跌跌撞撞地向着他走过来。

    赫连子谦几乎是瞬间便移动到了宁洛歌身边,他神鬼莫测的轻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但他根本不在乎暴露了实力,此时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宁洛歌。

    当宁洛歌终于踏踏实实地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zhè gè 从不信神鬼不信命运的人竟然想要感谢老天爷,感谢老天爷让他的洛洛回到他的身边。

    至于宁洛歌,当她闻到熟悉的wèi dào ,回到熟悉的怀抱时,本jiù shì 强撑着的精神一下子就散了,她只觉得晕头转向,眼前更是天旋地转,她只是仰头看着赫连子谦傻笑了两下,然后就毫无知觉了。

    这次不是她晕了,而是赫连子谦点了她的睡穴。

    因为赫连子谦听到了yī zhèn líng luàn 的jiǎo bù 声。

    果然,是皇帝到了。

    “人找到了?”皇上一身便服,面色极其难看。

    赫连子谦打横抱着宁洛歌,和赫连子煜站在一旁毫不做声。

    “找到了,还要谢谢三弟,幸亏三弟帮忙,洛洛和儿子赌气,所以跑了出来,没想到竟然被不知情的人贩子打晕送进了三弟的别院。好在找到了。”赫连子谦面无异色地满口胡言……

    直接忽略了皇上眼中的狐疑。

    “这是弟弟分内的事情,二哥太客气了。”赫连子煜虚伪地假笑,但让旁人看起来却是无比地真诚。

    zhè gè 场面倒是真正地兄友弟恭,只是……

    “找到就好。朕回了,等洛丫头醒了,朕再见她。”说完一挥袖,皇上竟然又风尘仆仆地走了。

    来得快走得也快,而整个过程却又十分地诡异。

    然而两位当事人都淡淡地微笑着。其余人谁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