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

    戴宗和七皇子知道了昨天谦王府发生的事情,心里放心不下,今天特意拍了卓钰来看看情况。

    卓钰一到就被告知赫连子谦去了凌楚儿那里。

    抬头看到赫连子谦脸上淡漠的神色,凭着卓钰对他的了解,他bsp;bsp;事情恐怕不顺利。

    “二哥,凌楚儿怎么说?”卓钰看着走进来的赫连子谦,迫切地问道。

    “要我娶她。”赫连子谦冷肃地坐在主位上,显然心情不大好,他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心中却还是压不住的烦闷。

    “娶她?可要是娶了她,宁洛歌怎么办?”卓钰皱了皱眉,其实他心里倒是不排斥zhè gè 条件,只不过,依着他二哥那个性格和对宁洛歌的在乎劲儿,他觉得凌楚儿要是能做成这事儿肯定比登天还难。

    “怎么可能娶她?”赫连子谦冷哼了一声,眼中的狂狷暴露了他的心思,以往深沉绅士的他这次真的是生气了。

    “可是……”卓钰顿了顿,想要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以为她是谁?这辈子,除了洛洛,我不会再娶任何人。”赫连子谦薄唇轻启,语气中竟然有浓浓的不屑,这与平日里深沉稳重的他截然不同。

    卓钰心里暗叫糟糕,看来二哥是真的生气了。

    “可莲妃的信还在她的手里,二哥是不要了么?”卓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急地问道。

    宁洛歌刚走到书房门口想要敲门,便听到卓钰的问话,其实这句话也正是她想要知道的,于是刚刚举起的手僵在了半空,屏息听着屋内赫连子谦的回答。

    似乎是沉吟了一下,赫连子谦才开口,声音比刚才要最严肃地多,“母妃的东西必须要拿回来,她用性命守护的,即使是要用我的性命来换,也义不容辞。”

    宁洛歌举起的手没有敲在门框上,她默默地收了回来,神色有些落寞,转身离开。下面的话她没必要听下去了。最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

    屋内的赫连子谦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的,但他以为是兰芷没有收敛气息,加上他听到声音的时候宁洛歌已经走下了台阶,是以他并没有在意,而是jì xù 道,“但是,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lì yòng这一点来伤害洛洛的。”

    “可这种事情你控制不了的啊,二哥,若是必要时候,你非得在莲妃娘娘和宁洛歌之间二选一,你选谁?”卓钰问了个极其尖锐的问题。

    而zhè gè 问题,即使是赫连子谦本人听到,也有片刻的失神。

    卓钰离开了,问了zhè gè 问题之后就离开了。他本来jiù shì 来看看谦王府有没有事情,在得知一切安好之后,自然就离开了。

    只是却留下赫连子谦一个人在书房里沉思,神色模糊,不辨悲喜。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第三日一早,在宁洛歌还没来得及进宫的时候,琴酒来了。

    “你来做什么?”看着常香后面跟着的琴酒,宁洛歌显然没想到刚才常香说有人找她的那个人jiù shì 琴酒。

    “尊主请姑娘叙旧。”琴酒神色淡淡,恭敬中又透着疏离。

    宁洛歌对她zhè gè 态度早就已经习惯了,要知道凤凰门中的弟子,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倒不是他们有多高傲,而是他们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

    就好像宁洛歌,在很多年之前,她也是这样单纯直接且狂妄的,只是岁月仍旧是一把利剑,磨平了她的棱角。

    “去回你们主子,我要去皇宫,没时间见他。”宁洛歌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似乎说起去皇宫这件事,她就觉得心中有些闷闷的。

    “尊主说,您若是不去,回头别哭。”琴酒正正经经地传达大师兄不怎么正经的话。

    宁洛歌微不可查地皱眉,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去还是不去呢?去的话,皇上那边怎么回复?不去万一真后悔怎么办?大师兄可是不怎么开玩笑的人啊。

    思虑片刻,宁洛歌站了起来,对着琴酒勾了勾手指头,“走吧。”

    这次宁洛歌去的时候断玉是跟在了身边的,慎行挨了那么多板子,如今是有心无力,宁洛歌这几日每天都去看他,瞧着伤势是越来越好了,但距离康复却还是有些遥远。

    所以这几日断玉一直都代替慎行保护着她。

    到了山庄,水榭亭台,楼台假山,重影叠嶂,倒是不俗的精致。那日宁洛歌被提溜回来,没来得及细看,如今一琢磨,更是在其中发现了几处极其隐蔽的机关。

    她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些个机关威力如何。像大师兄那样做机关永远是用来捉弄人的人来说,恐怕这些机关都是极其难缠但不会伤人性命的。

    宁洛歌曾经嘲讽过他,心思比女人还软。只是大师兄却只是笑笑,说自己乐意。

    山庄风景如画,但却是半个人影也瞧不见。

    宁洛歌和断玉走在后面,琴酒则从刚才进了山庄说了句尊主在无花亭等姑娘便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宁洛歌只是按着那日的记忆在走,她心里也不知道无花亭在哪儿,偏偏问琴酒琴酒非得说她知道。

    于是宁洛歌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想着他们在凤凰山是怎么玩的,如今便只能依着那时的玩法走。

    约莫走了一柱香的时间,宁洛歌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无花亭”。

    而大师兄则正悠闲地靠在椅子上下棋。他一手执黑,一手执白,下得出神。

    待宁洛歌走近,他轻柔地声音飘过来,“果然成了废物,你竟然慢了一倍。”

    断玉听到眉毛倏地立起,身上的杀气顿时shì fàng 出来。

    然而大师兄只是悠悠地瞥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断玉,你去那边等我。”宁洛歌抬了抬下巴,指着他们来时的入口。

    只是断玉却看着宁洛歌的眼睛面上满是忧虑。

    宁洛歌心里一暖,面上淡淡地笑着ān wèi 她,“不妨事。这是我大师兄。”

    听到zhè gè 介绍的断玉明显是没fǎn yīng 过来,她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大约是明白“大师兄”是个什么意思,神情lì kè 变得十分的诡异,但眼中却再也不见敌意,恭敬了不少。

    断玉自然是退下了,宁洛歌也因大师兄的话生气,自顾自地坐在了大师兄的对面。

    “花无璃,你有事么?你没事的话小的就告退了。因为小的还有事。”宁洛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这盘烂棋,也亏他下的津津有味的。

    花无璃,是大师兄的名字。宁洛歌只有心情不好和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才会这么叫他。

    “忙着去回复老皇帝你要不要离开他儿子?想好了么?离开还是不离开?”花无璃头也没抬,语气中透着漫不经心。

    没有诧异于花无璃的消息灵通,反正他整天和个半仙似的,宁洛歌早就已经习惯了。她站起身,视线看着前方,似乎是在看着什么,但若是细看却会发现她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院子里本该枯萎凋零的树木此时正郁郁葱葱地盛放着,散发出极好闻的青草香,宁洛歌深吸了一口气,梦呓一般地道,“离开么?离开他,我又是谁呢?”

    “你jiù shì 你,而已。”扔下了手里的几颗棋子,花无璃望着宁洛歌的背影,语有深意。

    “人生如梦幻泡影。我就这么几年可活了,为什么我要离开他?生的人还活不好,如何去在乎已经死去的人?还是你以为我宁洛歌是个菩萨,每天都要割掉自己的肉,去喂饥饿的狼?这种蠢事,我只会对一个人做,那个人jiù shì ,赫连子谦。”

    “啪!啪!啪!”零碎的击掌声在空旷的亭子里响起,还带着浅浅得回音。

    “瞧我,怎么给忘了,我的小师妹,明明jiù shì 一只狼啊,我却以为她是一只羊。真是难得,如今的宁洛歌还能说出这番话,我以为,你已经被那位谦王爷驯服了呢。”花无璃hē hē 地笑起来,细声细气的声音让宁洛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若没有其他事,我走了。”宁洛歌抬腿便向着亭子外面走去。

    “去吧,只是找你叙叙旧。”花无璃回答地很tòng kuài ,连一丝地挽留都没有。这样的反常倒是让宁洛歌站住了。

    “到底有什么事?”宁洛歌嘴角紧绷,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

    “其实事情也简单,原本想着你要是dǎ suàn 离开,我还可以救你一命,让你多活上个十年八载。可你说不离开,那就没事了。”花无璃一脸无所谓地样子,似乎刚说的这件事是多么不值得一提。

    “嗯,不必了。”然而宁洛歌却是面色一沉,她略一沉吟,淡淡地说完,离开了。

    而身后的花无璃则看着她的背影良久,眼神复杂难辨。

    尤其是当她看向园子里的一株杏树的时候,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喜欢,他向来lěng mò 的眼神里也闪过一丝柔情。

    她望着杏花,他却望着她。这是应了那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桥下的人却在看你。

    只是这一切,宁洛歌不知道。花无璃想,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