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赶到皇宫的时候,皇上还未下朝。

    恰好今日有上好的毛尖龙井,于是宁洛歌便静下心来,坐在一旁安静地沏茶,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瓷茶杯。

    皇上一进门便看见宁洛歌悠悠闲闲地沏茶,那手艺看上去还挺正宗。

    一时之间到忘了她来的目的,他冷哼了一声,“你倒是守时!”

    “皇上召见,草民怎敢晚来。”

    “这茶还好喝么?朕还没来得及喝上一杯呢,就被你给抢先了。”皇上瞥了眼宁洛歌手里的茶水,冷哼了一声。意味明显。

    宁洛歌一眼便看出来皇上是什么意思了,想着自己一会还得气他,索性现在顺着点吧,于是极其懂事儿地给他倒了一杯茶,恭敬地递上去。

    “朕可不是想喝你沏的茶,朕只是渴了。”说完特意咕咚咕咚便牛饮尽了,喝完了吧嗒吧嗒嘴,嘀咕了一声,“味儿还不错。”

    宁洛歌听见了嘴角微微翘起,却在抬起头的时候又收huí qù 了。

    皇上见她mó yàng 也收敛了神色,正色道,“三日之期已到,你可想明白了?”

    宁洛歌略微点了下头。

    “那你说说吧。怎么想的啊?”皇上说完,神色忽然变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有些白。

    宁洛歌担忧地看着他,见他还等着自己回话,估计是自己多心了,于是就张嘴,“回皇上,草民……”

    “噗!”话未说完,对面坐着的皇上直直地喷出一口鲜血,嘴唇紫青,脸色却白得像鬼。

    “宁…宁洛歌!你竟然敢弑君!!来…来人啊!”话说到后面,皇上的气息已经明显不稳了,他伏在案上,大口地喘息。

    宁洛歌想要上前替他针织,却被他冷冷呵斥,“你别过来!”

    “我……”宁洛歌也发现自己是百口莫辩,皇上喝了自己的一杯茶,便口吐鲜血,看这症状,应当是中毒了,可她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也正是在宁洛歌迟疑地当口,伺候皇上的公公小跑了进来,脸色吓得铁青。

    “快宣太医!”皇上吃力地说出这句话,又吐了一口鲜血,便晕死了过去……

    不到一个时辰,皇上中毒的消息便传遍了朝野,刚刚下朝的太子和谦王又匆匆地返了回来。赫连子谦在看到了跪在寝殿门口的宁洛歌时,神色微微一窒,便又若无其事地过去了。

    一句话都没说。

    倒是太子,还跑到这来慰问宁洛歌,甚至想让宁洛歌起身休息一会。

    却被宁洛歌冷冷地挡了huí qù ,“皇上命草民在这跪着,太子还是离我远点好,不然被当成同党那就不好了。”

    话说完,便看见赫连子煜的脸色变得铁青,她也懒得理会,兀自低头看着地面出神。

    她想了半天,都没想清楚,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短短一个时辰,她就变成了毒害皇帝的嫌疑犯,随时面临着掉nǎo dài 的危险。

    更加不明白,为什么太医会在她给皇上的那杯茶里发现毒药。

    碧落黄泉,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难解的毒之一。没想到,竟然在此时被发现了。

    而更加说不明白的是,这毒药,宁洛歌确实有。

    其实不但宁洛歌有,所有凤凰门的门人都是有的。

    只不过,在场的就她一个不是么?宁洛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半晌,屋里传来赫连子谦的声音,“父皇中的毒并非无解,若是寻找到相应的药引,解药并不难。”

    “王爷,那这药引…”太医声音幽幽一叹,龙舌这一味药引,据说五十年才开一次花,价值连城,十分罕见啊。

    “本王定当会竭尽全力寻找。”

    “本宫也会帮父皇寻找的。”赫连子煜也从里间走出来,接茬说道。

    “那下官就先去煎药了。皇上的毒现在暂时还可以被克制住,但若是时间久了,恐怕就积重难返了。”太医啰嗦了几句,远远地绕过跪在殿前中央的宁洛歌,离开了。

    而赫连子谦和赫连子煜的眼神则都落在了不远处正低头思考的宁洛歌身上。

    恰在这时,皇上身边的顺公公走了过来,他给二人行礼,道,“皇上醒了,请二位殿下进去。”

    二人点点头,便转身走了。

    半个时辰之后,当两个人再出来的时候,看着宁洛歌的眼神明显带着忧虑。

    顺公公十分有眼力见,他看了眼两位殿下,又看了眼外面跪着的人,自作主张地走了出去,在宁洛歌身边停下,躬身,语气恭敬地说,“宁公子?”

    “嗯?”宁洛歌被他叫回了思绪,有些迷茫地仰头看他。

    “皇上刚才下令了,让太子殿下主审此案。您要被先关进天牢。”

    “太子负责此案?”宁洛歌重复道。

    “是的。”顺公公点点头。

    “哦,好。”宁洛歌拧着眉头应道。余光则看见赫连子谦和赫连子煜都向着她走了过来。

    看见赫连子谦的那一刻,宁洛歌心里有些委屈,但鉴于还有别人在场,她不好发作,只能别过视线。

    “我相信你。”先开口地倒是赫连子煜,他飞快地说完,在对上宁洛歌看过来的视线时温和地一笑,倒很是真诚。

    宁洛歌面无表情地开口,“那就劳烦殿下费心了。”

    说罢就没了下音儿。赫连子煜见她不搭理自己了,神色有些尴尬,见赫连子谦盯着她她却不看他,心中感觉也怪怪的。

    只是随后,赫连子谦的举动便让他瞪大了眼睛。

    “你……你这是做什么?”眼看着赫连子谦掀袍屈膝,干脆地跪了下来,他便十分地惊讶。

    宁洛歌也是一惊,看见跪在自己身旁的赫连子谦,她扯了扯他的袖子,神色焦急,“喂!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父皇让你在这跪着,我便陪你在这跪着,此事不归我负责,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一番实实在在的话说完,赫连子谦便不再多言。只是安安静静地跪着,却让宁洛歌红了眼眶。

    她知道,他是相信她的,他用行动告诉她,他相信她。

    有了他的相信,宁洛歌竟然笑了,笑容在阳光下异常璀璨,闪得一旁的赫连子煜睁不开眼,更是让他在今后的岁月里久久都不能够忘记。

    赫连子谦一直陪着宁洛歌从晌午跪到了晚上,从白天跪到了黑夜,直到皇上再次醒过来,他们两个人才被命令站起来。

    只是赫连子谦是被遣送回了谦王府,而宁洛歌则是去了天牢里。

    后半夜,她清醒地坐在天牢里思考今天白天像是做梦一样的事情,脑海里闪过的却是赫连子谦那坚定的眉眼,那不添加任何华丽辞藻的朴实言语,她的心,暖融融的。

    那一刻,她更加觉得,不离开他,是对的。

    她说过,陪他看云卷云舒,陪他赏春花秋月,陪他到死……

    忽然,幽静的牢房里传来极其微弱的一丝声音,“啪嗒。”

    宁洛歌忽然神色变得极其凛冽,浑身的杀意也丝毫不掩饰,她换换地站了起来,看着空旷的牢门,却坚定而缓慢地开口,“果然是你。”

    “嗯,说我。”暗影中忽然闪出一个人来,来人一身红衣,轻缓地向前走了几步,站住。

    明晃晃的月光照亮了他一半的面容,另一半却仍旧隐在暗影里。

    半明半暗的男人,眉眼绝美阴柔,比女人还要妩媚。

    没错,来人正是花无璃。

    “你这次来的目的,是刺杀皇帝吧?”宁洛歌束手而立,丝毫没有惊讶。若说白天她还觉得莫名其妙,如今却是已经想明白了。

    “顺便陷害我?你看,你成功了。成功地lì yòng我的手下了毒,而且没人知道是你,就算是我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是你。”宁洛歌不需要花无璃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出心中的bsp;bsp;。

    “你接近我,今日更是特意问我有没有想清楚,你是想要我离开是么?否则,以你的能力,大可不必把我牵扯进来。”宁洛歌叙述着事实。

    “hē hē ,你还真是高估我了。我不过是想要帮你一把。刺杀皇帝?这么大的帽子可别乱扣啊。”花无璃忽然鬼鬼地笑了,guān xì 被他撇的一干二净,好像他真的无辜似的。

    “既然与你无关,你来做什么?”宁洛歌也不恼,慢慢地拆穿他的谎言,“我可能没有猜对你来这里的原因,但是这毒,我思来想去只能是你下的。今日你院子里开了杏花,而你用的下棋的棋盘又是檀木。我靠近了这两样东西,身上手上沾着qì wèi ,而我又亲手泡了茶,所以茶有毒。但因为我本就百毒不侵,我没有大碍。可同样和我一起饮茶的皇上却中了毒。”

    宁洛歌说出自己的bsp;bsp;。

    “有道理。还有么?”花无璃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后问道。

    “你借我的手,无非是要断我的后路,让我不得不离开。不论想或者不想。只是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你这么做,原因是什么。”

    “原因么?你就当我,是起了玩心吧。”花无璃看着铁栏外的月光,神色有些迷离,“你就当我,是见不得人幸福吧。行了,你在这里面呆几天吧,过几日,我会救你出去的。”

    说罢,花无璃便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