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璃和宁洛歌的guān xì 宁洛歌不知道要怎么说。亦师亦兄,亦敌亦友,若说guān xì 铁的时候,几乎是形影不离,但若说guān xì 僵的时候,却是两人即使处在同一地界互相都会不看对方不爽。

    靠着冰冷的墙壁,宁洛歌微微仰头,后脑贴在阴湿的墙壁上,心底顿时生出一种荒凉感心中忽然涌上来的迷茫,让她微微地合上了眼。

    还记得有一次他俩偷偷跑出去下山玩耍,惹了街上的混混,他们的武功本是不弱的,这些人根本不足为惧。可是因为他们的打斗又引来了了碰巧正在附近的一个武功极好的恶人,宁洛歌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黑风煞。

    还记得当时黑风煞用了六分内力打向宁洛歌的天灵盖的瞬间,花无璃拼着武功全废的风险硬生生地替宁洛歌挨了那一掌,重伤昏迷,卧床半年。养了两年才huī fù 了七成功力。这件事情,深深地触动了宁洛歌。

    那两年,花无璃躺在床上多久,宁洛歌就照顾他多久,除了练功习武,宁洛歌都在旁边尽心尽力,因为宁洛歌精心的看护,花无璃最后痊愈之后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连师父都惊讶,赞叹都是宁洛歌的功劳。

    然而,那两年的时间也让宁洛歌和花无璃的功力拉开了差距。

    也正是在之后的一次比试中,宁洛歌打败了花无璃,成为了凤凰门这一代最厉害的弟子,也因此接受了师傅的任务。

    如今的花无璃武功已经非宁洛歌可比,宁洛歌粗粗算过,即使是武功鼎盛时候的她,也打不过如今的花无璃,是以背地里花无璃到底用了多少的功夫去练功,宁洛歌不用想也知道,他定然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至于当年救她那一命,宁洛歌到现在仍然对花无璃充满了感激,这也是为什么花无璃所说的话她会认真地听取的原因之一。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花无璃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师兄了,他变得更加地捉摸不透,宁洛歌觉得她已经越来越看不清花无璃了。

    似乎突然有一种幽深的悲伤涌上心头,那种心都空了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

    其实不论外人眼里,宁洛歌是多么冷血无情,但是当年那些单纯快乐的童年生活,永远都是她心底最深处最美好的回忆。

    一直以来,宁洛歌把这份记忆保存在一个隐秘的角落,zhè gè 角落是所有肮脏污垢都进不到的,也是宁洛歌心底最纯净的地方,直到现在。

    不论将来的宁洛歌变成了什么样,她都希望,这份记忆,永远那么纯粹干净。没有利益,没有仇恨,没有欲望,有的只是单纯的感情,是付出了真心的无价宝。

    而且,当花无璃替宁洛歌挡了那致命的一掌的时候,就注定了宁洛歌今生都不可能对花无璃下得了狠手。一个男子,尤其是在凤凰门那样的地方,失去武功就算是个废人了。

    何况花无璃那么一个桀骜不驯英俊潇洒的男子,自尊心更是比常人要重。而花无璃当时却义无反顾地冲上去了,这无法不让宁洛歌动容。

    所以今日,即使宁洛歌知道,这件事情和花无璃有莫大的guān xì ,她也不能够做什么,她…认了。

    她欠他的,得还。

    宁洛歌静静地倚着墙壁,一动不动,她的身体很疲惫,nǎo dài 却异常的清醒,她只好,就那么闭着眼,想象着某个男人那张英俊无双的脸孔……

    而同一时间,谦王府的偏院里,凌楚儿也因为白日的事情辗转无眠,躺在床上来回地翻滚。

    “哐当!”yī zhèn 强劲的风吹开了窗,吓得凌楚儿激灵一下坐了起来。她瞪大了双眼看着那扇窗,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的那截断木,嘴唇微微颤抖。

    那扇窗,原本是被木栓给闩上了的。

    竟然被yī zhèn 风给撅……断了!

    又是yī zhèn 劲风吹来,窗幔纷纷散落,遮住了凌楚儿的视线,忽然头顶覆盖了一层阴影,眨眼之间,眼前已经站了一个人。

    看着来人,凌楚儿惊讶地张大了嘴,忍不住伸出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嘴,生怕自己一个jī dòng 说出话来。

    因为,zhè gè 人,实在是太漂亮了!

    标准的瓜子脸,高挺小巧的琼鼻,红似樱桃的小口,一身高贵的紫色薄纱裙,外披一件纯白毛坎,高贵大方,额间一枚朱砂点缀在饱满精致的额上,优雅脱俗的气质油然而生!

    “你,你是谁?”凌楚儿双手紧紧地攥着锦被,向后挪了几下,直到后背抵住了床榻,她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女子一身轻盈的紫纱罗裙,负手而立站在房间里,身姿绰约。

    “我是罗伊,知道你想要做谦王妃,所以特地来bāng zhù 你。”

    凌楚儿警惕地看着zhè gè 美人,放在被子下的手悄悄地挪到枕头下,那里有一把防身的匕首。

    “你喜欢赫连子谦,而赫连子谦却喜欢宁洛歌,如今宁洛歌身陷牢狱,若是皇上大怒,她即可便会被处斩,此时正是你的好机会,不是么?”罗伊不急不缓地替她分析现在的形势,口中不经意吐出的话却全都是最机密的事情。

    凌楚儿的眼神晃了晃,“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那好,我们说些你能听得懂的。赫连子谦让你在郊外静养,你却自作主张去了惠阳,后来更是瞒着所有人与水星云接触,你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你以为,那什么劳什子的替赫连子谦去打探敌情这种理由真的可信么?你以为,谁都不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是水星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么?你以为,谁都不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想要报复水家么?”

    女子毫不迟疑地吐出每一个字,每说一句,便引来凌楚儿的一声惊呼,到了最后,凌楚儿已经面如死灰,身子却不断地在颤抖。

    “你究竟是谁?这些事,这些事连谦哥哥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凌楚儿此时的眼神已经闪现了杀意,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还是被罗伊捕捉到。

    “因为我可以帮你。相信我,你不是我的对手,即使你现在把你手中的匕首刺向我,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劝你,不要白费功夫。毕竟我是来帮你的,不是么?”罗伊眉眼温柔,声音如和煦春风,浅浅的,淡淡地。

    乍一听会觉得十分的贴心,但细听,却会发现其中的lěng mò 疏离。

    “好,你说,要如何帮我?”凌楚儿深吸了一口气,她低头看着被子缎面上绣着的一簇簇梨花,咽了咽口水,说道。

    “在我说出帮你的方法之前,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你说。”凌楚儿大大的杏眼中射出些微的光芒,紧张又雀跃。

    罗伊看着如此表情的凌楚儿,心中微微不屑,她后退了一步,冷声问道。“你真的爱赫连子谦?”

    “爱!”凌楚儿迫切地回答。

    “有多爱呢?”罗伊浅浅一笑,很耐心地问。

    “虽然谦哥哥一直不愿意我嫁给他,但我爱他,很爱很爱,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我怎么会不爱他!”

    “你愿意为他去死么?”罗伊仍旧笑着,只是问的问题越来越犀利。

    “愿意!”凌楚儿毫不迟疑,眼中的真诚让人动容。

    “那好。”话音一落,罗伊变戏法似得掏出一颗猩红色的药丸,微小的药丸在她莹白的掌心里微微晃动,给人极突出的视觉感受。

    “把它给赫连子谦吃下去,从此之后,赫连子谦jiù shì 你的了。”罗伊往前走了几步,把药丸送到了凌楚儿的眼前。

    “这是什么药?”凌楚儿迟疑地问。

    “这是忘情丹,给赫连子谦吃下去,他就会忘记宁洛歌。而喜欢上在他醒过来之后第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那宁洛歌……”

    “你以为,宁洛歌还能活下去么?就算赫连子谦想要她活下去,那么别的人呢?”罗伊仍旧是微微地笑着,她背对着月光,那笑容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的诡异。

    “我怎么相信你呢?”凌楚儿看着自己掌心小小的药丸,眼神闪烁。她不能相信zhè gè 凭空冒出来的人,万一这人是想要杀死赫连子谦,那她岂不是成了罪人。

    “hē hē ,你不需要相信我。赫连子谦如今的武功和体质百毒不侵,任何毒药都伤不了他。况且他的医术绝顶,你若是掺了毒药给他,你以为他不会发现么?你真是太小看赫连子谦了啊。”

    “宁洛歌真的会死么?”凌楚儿忽然问。

    “自然。”罗伊点了点头,语气笃定。

    “你一定要让她死。”凌楚儿忽然咬牙切齿地道。

    罗伊微微一怔,很快huī fù 常态,尽管听了这么恶毒的言语,她仍旧温柔地点了点头。

    “那我之后怎么找你呢?”凌楚儿huī fù 了常态,仍旧是可怜兮兮地看着罗伊。

    “你且放心,我还会再来的……”话落,像来时一样匆匆,罗伊转眼间便飞出窗外,不见了踪影……

    罗伊离开了,只剩下凌楚儿呆坐在床上,看那一枚猩红色的药丸,在月光下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