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是被yī zhèn 嘈杂声吵醒的,缓缓地睁开眼,看到粗壮的铁栏杆,她才恍惚极其自己是在天牢里。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但却是宁洛歌第一次感受如此深切,冰凉彻骨的kōng qì ,吸进肺里好像是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割破她的肺,让她呼吸中都带着血腥的wèi dào 。

    “宁无双接旨!”来的人竟然是卓钰。看到他手中握着的圣旨,宁洛歌心里已经有数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宁洛歌站在原地,微微躬身,并未下跪,而且即使是阶下囚,她的脊背也挺得非常得直。

    “行了,走个形式罢了。圣旨你拿去看吧,皇上自从昨晚之后一直昏迷,现在是太子监国,圣旨也是他下的。说是在皇上苏醒之前先关着你。王爷已经去给皇上找解药了。”卓钰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色,神色略显憔悴,显然也是一夜没睡了。

    听到卓钰的话宁洛歌心里“咯噔”一下,“解药?据我所知,皇上所中的毒碧落黄泉的解药中有一味龙舌,你的意思是说子谦去找这位药了么?”

    卓钰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顿时,宁洛歌脸色大变,“你们怎么能让他去!龙舌结果五十年一次,如今下落不明,大千世界,云苍这么多国家,谁会知道龙舌在哪儿?”

    “听说龙舌自从二十年前便在云国消失了,王爷怀疑龙舌可能被云国皇室的人收藏了起来,所以派人去查探了,今早传回来的消息,龙舌确实是在云国皇室之中。”卓钰面容沉静地陈述事实。

    “子谦想要怎么做?”宁洛歌心里有隐隐的不安,她侧头望着卓钰问道。

    “王爷已经去查云国皇室的丑闻,不日便会有消息。只是在找到龙舌之前,就要委屈公子在这监牢里再呆yī zhèn 子了。”卓钰欠了欠身,神色淡淡。

    看着卓钰礼貌但却略显疏离的态度,宁洛歌知道这件事情是她牵连赫连子谦了。他本无辜,可如今却要为她奔波继而寻找解药。

    卓钰是在怪她,拖累了赫连子谦。

    只是,宁洛歌面色无恙,好像根本看不出来似得,点点头便向他道别了。

    卓钰走出了牢门,却忽然站住了jiǎo bù ,他站定不动却转过头看向宁洛歌的背影,“我本来没什么资格置喙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以前也觉得你们两个人应当是hé shì 的。只是如今,你觉得,hé shì 么?”

    说完,卓钰扭头便离开了。

    直到卓钰走远,宁洛歌的jiǎo bù 都未挪动过一分一毫。只是背影越发地挺直。

    谦王府,书房。

    这两日的谦王府寂静得好像没人居住似的,走进内院这种荒凉的感受则更为shēn kè 。

    然而若是有人走进赫连子谦的书房,便会被屋中的一大群人惊讶得合不上嘴。

    卓钰刚从牢房回来,把宁洛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禀报之后,屋子里就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爷,水星云还在逃,现在他恐怕是个危险分子。”刘凌看着bsp;mò 的众人,心里悠悠地叹口气,率先说道。

    刘凌最近一直在宁府陪着快生产的星慧,然而听说宁洛歌锒铛入狱的消息,众人皆惊,是以刘凌和姜华赶紧赶了过来。

    星慧本来也想过来,但她大着肚子实在是不方便,而苏瑾则被赫连子谦亲自吩咐要好好地帮宁洛歌照看长生馆,是以今日只有刘凌和姜华来了。

    “确实,星云山庄虽然被一把火烧了,但水星云却不知去向,斩草不除根,只怕春风吹又生。”七皇子近日来也在dān xīn zhè gè 事情,今天刘凌提起来,正中下怀。

    “水星云的事情就交给老七去办,刘凌协助,务必斩草除根。”赫连子谦声音有些喑哑地道,他一夜没睡,昨天和今天又连续处理不少事情,此时脸色发白,声音比平时更加地低沉。

    “是!”七皇子和刘凌共同应下差事,退到了一边。

    恰在这时,兰芷推门而出。

    在看到兰芷的时候,赫连子谦的神色明显一振。

    “主子,龙舌确实是在云国皇室,属下查到了些关于云国皇室的秘辛。”说完便双手奉上消息,一旁的姜华在听到兰芷的话时,神色一窒。

    而且,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有意,兰芷在递交信息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瞟了他一眼。

    赫连子谦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笺,眉目犀利,他沉吟片刻,淡淡开口,“太子监国,卓钰你和戴宗要仔细看着点。现在当务之急,是给父皇拿到解药。你们先huí qù 休息休息,有事情我会让兰芷去通知诸位。都huí qù 吧。”

    众人纷纷应和,刘凌也在人群之中。这是刘凌自从被宁洛歌拉拢过来之后第一次参加赫连子谦的内部会议。

    他抬眼看着主位上的男人,明明只是淡淡地说话,语气也不乏和气,声音因为一夜没睡一直在说话而有些喑哑,但即使是这样,却也掩盖不明了他身上的王者霸气,以及深沉和稳重。

    刘凌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人城府有多深,要说以前他一直看低了赫连子谦,如今他算是开始真正地认识了zhè gè 人。

    zhè gè 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他不得不承认,这是赫连子煜所没有的。

    那种正义和坚持,凛冽和刚毅,是像狐狸一样狡猾卑鄙的赫连子谦所不具有的……高尚。

    就在他快要退下去的时候,赫连子谦突然发话了,“刘凌,姜华,你们两个等一下。”

    二人对视一眼,均是意味不明。

    众人都退下了,兰芷也把书房的门从外面关紧。

    赫连子谦招呼着紧张得二人,指了指下首的座位,“没外人,坐。”

    待二人坐下,赫连子谦也不fèi huà ,说实话,他现在没心情fèi huà 。

    “你们都是洛洛信任的人,如今她被人陷害,我知道你们都心焦,我替她和你们说声感谢。”赫连子谦语气真挚,而他更是把人称换成了“我”。这让姜华和刘凌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所以,我也替她说,你们万不可做出什么替她出头的事情。既然你们是她的朋友,那么你们jiù shì 我的朋友。我不会眼看着你们做出什么不能弥补的事情,明白么?”赫连子谦看着姜华的眼睛,眼神有些幽深,嘴角却噙着笑。

    二人心中都了然,纷纷回答,“一切听凭王爷调遣。”

    “嗯。”赫连子谦满意地点点头,他看向刘凌,“水星云的事情交给你,你不要有压力,你是个人才,只要做事的时候,心中时刻记得为了bǎi xìng 好便可以了。”

    这次刘凌站了起来,无声地行了一个君臣之礼。

    赫连子谦淡漠不语。

    “朝廷的事情,卓钰和戴宗在明处,但你在暗处,如今你多费心,兰芷那里收集到的朝廷上的消息我会告诉她之后都转给你。相信你一定可以处理妥当。”赫连子谦忽然说道。

    刘凌被赫连子谦一波又一波的甜枣给甜晕了,他此时已经震惊地哆嗦着唇说不出话了。要知道掌管筛选信息是多么重大的部分,赫连子谦竟然就这样把这部分交给了他,这让他无法不因为赫连子谦的信任而感动。

    “属下一定不辜负王爷厚待。”

    “嗯,好好做。没你事了,你先回吧。”

    “是。”

    待刘凌走了,赫连子谦脸上的微笑也缓缓地消了。

    他看着姜华,确切地说是端详着姜华,想到刚才兰芷给他看的消息,一时间心里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洛洛竟然在身边留了这么一个烫手山芋,而他竟然一直都没有留意到。

    “你怎么想?”赫连子谦突然问,直接跳过了向他询问他身份的过程,姜华心惊,却也随之更加平静,他知道,赫连子谦看来是已经què dìng 了他的身份。

    “要救公子。”姜华看着地面,笃定地说。

    他和刘凌不一样,刘凌是宁洛歌举荐给赫连子谦的,但他却实实在在是宁洛歌的人。她是他的恩人,朋友,师傅,很多的身份。从没有一个人能够让姜华有这么强的归属感。最重要的是,她还把最美好的苏瑾给了他。

    “洛洛不会想让你去救她。”赫连子谦陈述事实。他太了解宁洛歌了。

    “必须要救。不计代价。龙舌既然在云国皇室,那就没有比我去救更好的方式了。”姜华淡漠地说,语调平平没有起伏,好像这件事与他无关似的。

    “那好,就这么办吧。”

    姜华略有些惊讶地看了赫连子谦一眼,似乎是没想到他会答应地这么利索,但紧接着便又低下头。不论为什么,他都没时间管了。

    本来也是要解决这件事情的,不如就让他去取解药吧。

    “下午出发,你huí qù 收拾收拾。”赫连子谦吩咐,显然,他已经在刚刚就想好了,刚才那一问,不过是试探。

    想明白赫连子谦的心思。姜华看了眼赫连子谦,便告辞了。

    书房里只剩下了赫连子谦,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他喃喃自语,“洛洛,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你别生气吧。”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