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外面天翻地覆,身在牢狱的宁洛歌也全然不知。

    赫连子谦从始至终都没有来找过她,她只是一个人在地牢里,把所有的稻草都拖到铁窗口能照到的那一小块空地,然后安安静静地坐在上面。

    其实她的nǎo dài 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想过。只是坐在那儿发呆。回想起上次发呆,应该已经是十二年以前了。

    那一天宁洛歌记得清清楚楚,那是她第一次来到凤凰山的那天晚上,她本是个孤儿,被师傅领到凤凰山栽培,那一晚,她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月光,第一次有过迷惘。

    曾经宁洛歌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再有这种可能,她是强硬的,是残忍的,她不会给敌人zhè gè 机会,没想到,时移世易。她再次到了这样的境地。

    她忽然笑了,前几天还说她想要一个人清静清静,今儿皇上就给了她zhè gè 机会。世事变化,还真是说不清楚地。

    既然这样,那不如就lì yòngzhè gè 机会清静清静吧。宁洛歌淡淡地想。

    不知道现在师傅在干什么,二师兄在干什么。

    可能是花无璃的guān xì ,宁洛歌最近想起那些旧时光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咔哒…”

    过道上传来了轻微地响动,宁洛歌转过头,她想,有人来了。

    “天黑了。”来人忽然莫名其妙地叹。

    “嗯,天黑了。”宁洛歌顺着来人的视线,看向小铁窗外的夜空。

    “小师妹在这儿玩得可好?”来人一袭绯红色的衣袍,容颜妖艳。

    正是花无璃。

    “偷得浮生半日闲,还不错。”宁洛歌回答得很诚实。

    然而这话说完,花无璃却笑了。

    “你是清闲了,殊不知赫连子谦如今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啊。啧啧,瞧瞧你,就选了那么一个男人。出了事情,就想要把别人给推出去。”花无璃嗤笑一声,;地摇了摇头。

    宁洛歌右眼皮跳了下,结合那日卓钰意味深长的话,她仰头看向花无璃,语气平缓,“你是说姜华去云国拿解药了?”

    花无璃幸灾乐祸地点点头。

    宁洛歌眉头慢慢地皱起,似乎是陷入了思考,小脸显得严肃而不可靠近。

    忽然,她从草堆上站起来,花无璃看出她的意图,抢先说道,“已经晚了,估计zhè gè 时候,姜华已经到了苑县了吧。其实你大可放心,随行的还有赫连子谦派出的暗卫。好像叫什么断玉的,并且有云国二王爷在,我相信不会有事的。”花无璃漫不经心地提起,表情十分无辜。

    然宁洛歌的手却渐渐的凉了下去,姜华回国,若是秘密地没人知道他的身世那还好办,可重要的是现在司徒墨然是知道真相的,他迟迟不动姜华,jiù shì 因为姜华无意回国,而宁洛歌又有意保护。

    可如今若是姜华zhǔ dòng 回国,那情势就变了!

    “不行,我要出去!”宁洛歌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花无璃,脸色难看,“大师兄,我一直敬重你。如今你害我身陷牢狱,我无话可说,就当时还你当年的jiù mìng 之恩。可如今朋友有难,我必须去帮忙。这监牢困不住我,而你最好也不要拦着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我保证,会让你后悔。”

    宁洛歌声音压得很低,她冰冷地盯着花无璃,真挚地开口,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小师妹,你的能耐我是知道些的,可如今你武功尽失,相当于废人一个。你还能够做出什么让我后悔的事?其实我很想知道。”花无璃没有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退让,这一次,他没有让。

    “为什么?”察觉到了花无璃心理的转变,宁洛歌闷闷地开口。

    “只是不想让你去趟这趟浑水。你为他做的够多了。”说出这一句话,花无璃忧伤地看着望着月光,眼神柔得能滴出水来。

    “不,你说的不对。我为他做的,和他为我做的,是不能计算得失的。”宁洛歌摇了摇头,语气固执。她抬眼,看着花无璃,无比认真地问,“你真的不让开么?”

    花无璃笑得十分bsp;làn ,他调皮地冲着宁洛歌眨了眨眼,吐出的话却让人气绝,“不让,歌儿,只要有我在,以后你都不要想去参与这些事了。”

    “那洛歌只能对不住师兄了。”话落宁洛歌qián jìn 一步,素手在白衣水袖中翻飞,铺天盖地的白色花影,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长长的影,似真似幻,让人目眩神迷。

    “小师妹,虽然你的手舞是一绝,但又能够有什么用处呢?即使是这空中飘满了毒药,你应当知道我也是不会中的,你我出自凤凰门,百毒不侵的。”花无璃镇定地站在手舞之中,微微合着眼睛,此刻他不敢睁开眼,小师妹的手舞若是厉害的时候,可以让眼睛崩裂,他自问没那么自大,还是闭着眼的好。

    “师妹很快就要冒犯师兄,现在不过是提前表演一段。师兄可以观看的,无妨。”宁洛歌迅速地移形换位,几乎包围了花无璃。

    她不用任何武功,也没有任何内里在膨胀,是以这在花无璃看来,根本没有杀伤性。

    然而……

    “jié shù 了。”宁洛歌两臂上宽大的衣袖缓缓地飘落,她的脸缓缓地现出来,素白而精致。眼睛盯着花无璃,从头到尾。

    “我在猜,你对我做了什么?小师妹武功不在,能对我做得只有下毒。让我来猜猜看,你下了什么毒?蛊毒?蒙汗药?麻沸散?”

    宁洛歌摇了摇头,她语气很淡很淡,声调中带着一丝丝的疲惫,“不是,是我前些日子研制出的一种毒药,专门为你而做的。我叫它,花颜逝。顾名思义,你的脸会被毁容。”

    花无璃倏地瞪大了眼睛,双手不住地抚摸脸颊,“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宁洛歌不答,走向牢门,“那天从你那儿回来,我就在想没有武功的我,怎么才能制衡你。你武功一流,百毒不侵,又足够机智,软硬不吃。但是我又想你的性格,骄傲自负,自以为是。你不会把我太当回事儿的。而你最大的弱点,不是别的,是你的容貌。你以容貌为傲,爱惜容貌胜过生命。”

    宁洛歌不再讲话了,手指握着簪子灵活地解着牢门上的宽大的锁。

    “咔哒!”锁开了。

    宁洛歌站在门口望向脸色难看的花无璃,“想好了么?”

    苑县。

    清晨,乌云密布,黑云压城,连夜骑马赶到苑县的宁洛歌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先吃早点吧。”紧随其后的花无璃勒住马缰绳。

    “走吧。”宁洛歌点点头。

    昨天夜里在牢中,宁洛歌最后问的他那一遍,他相信了。只是花无璃提出了两个条件,她必须要跟随他一起,而且不能让赫连子谦知道。

    要知道花无璃每次出行排场都十分地大,丫鬟婢女一个都不能缺,但现在宁洛歌有求于人,她只能妥协。

    是以现在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只见花无璃白皙透亮的左脸上隐隐地显出紫色的斑点,在看到那些斑点的时候,花无璃差点掐死宁洛歌。但心里也确信了,这毒是真的被下了,而他这次相信对了。

    苑县最精致的一座酒楼,仙客来。雅间,花无璃挑了个视线最好的房间,和宁洛歌走了进去。

    yī zhèn 阵烤红薯的香气从窗口飘进来,让花无璃的馋虫打开。

    花无璃随意地把手搭在宁洛歌的肩膀上,亲昵地拍了拍,“小歌儿,去给大师兄我买个红薯呗?”

    “嗯。”坐在花无璃旁边的宁洛歌点点头,利落地起身下楼。

    此时的宁洛歌觉得若是和赫连子谦联系,这是个好机会,可是,隐隐约约觉得这是花无璃gù yì 放自己走的,买红薯很多人都可以的,即使是丫鬟不知道,他的暗卫也是知道的。

    宁洛歌面无表情,心里在不停地思考,花无璃的每一个举动都是有原因的,她不相信花无璃是随意地提的要求。

    若是有意的,那么其用意在哪里呢?

    一边思索,宁洛歌看了看两旁的街道,选了一条岔路多的走去。

    而此时的酒楼里,一袭红衣的俊美男子,容颜绝美,只是脸颊处有一块隐隐的紫斑,但飘逸非凡,气质华贵,他随意地拿起了邻座的茶碗,那是宁洛歌刚喝了一口的茶,盯着茶碗里零星的茶叶沫,仿佛梦呓,“你们说,她走了吧?”

    过了一会,有一个黑衣人闪现在了房间内。

    单膝跪地,向红衣男子禀报,“尊主,宁姑娘出了仙客来直接去了红薯摊,没有见到任何人。宁姑娘没有发现属下,属下听从尊主的叮嘱,只是在每个地方安插了暗卫,没有跟踪。”暗卫恭恭敬敬地回禀。

    “嗯,好,下去吧。”花无璃挥了挥手,屏退了zuǒ yòu ,只留下丫鬟琴酒。

    琴酒轻柔地声音响起,“尊主,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会吩咐暗卫若是胡娘有异样便杀无赦?若是姑娘真的,走了,那岂不是……”

    “无碍的。她回来了,不是吗?”花无璃嘴角露出难言的笑,淡淡地。

    看见那笑容,不知怎的,琴酒打了个寒战,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背叛尊主。

    片刻之后,宁洛歌的身影出现在了一楼到二楼雅间的楼梯上,怀里正抱着两个热乎乎的红薯,一个白的,一个粉的,因为花无璃的口味挑剔,今儿爱吃zhè gè ,明儿爱吃那个,谁知道今天爱吃哪个。

    所以宁洛歌特意找了两个大小hé shì 又香又软的,看着红薯和花无璃,宁洛歌感觉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小时候。

    推开了房间的门,丫鬟们的脸上都有一丝讶异闪过,而花无璃则罕见地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后来更是好脾气的把两个红薯都吃了。

    宁洛歌有些奇怪,但是却很珍惜为数不多的安宁。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