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酒楼出来,宁洛歌和花无璃bsp;mò 地走在大街上,她一心想要拦住姜华,但花无璃却似乎不忙着赶路。基于对花无璃的了解,宁洛歌dǎ suàn 按兵不动。

    苑县以为距离帝都不远,所以一直是个交通经济较开放的小县城,如今在街上,叫卖声不绝于耳,宁洛歌和花无璃走在街上,引起了路人的纷纷注目。

    “洛哥哥。”突然前方传来的清脆动听的女声让宁洛歌蓦地转头,定住。

    宁洛歌看向来人,面无表情,心中却依然掀起波澜。

    “苏瑾?她来做什么?”花无璃huī fù 了往日的lěng mò ,只是宁洛歌还是敏感地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氛在看到苏瑾的那一刹那变得冷了。

    “洛哥哥,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苏瑾奔向宁洛歌,脸上是奔波疲惫过后的惊喜与久别重逢的jī dòng ,她提裙跑向宁洛歌,紧紧地抱住了她。

    “你也是过来找姜华的么?洛哥哥你是怎么出来的?你还好么?”苏瑾握着宁洛歌的双臂,因为有些紧张,所以连手劲儿都有些过大。

    宁洛歌听到她称她“洛哥哥”,知道她是想在外人面前为她的身份保密,便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是我大师兄,是他带我过来的。我安然无恙,你放心。”

    苏瑾一听花无璃是自己人,lì kè 便对他报以友善的目光,随即点了点头,又转到了宁洛歌的身上。

    “洛姐姐你是去找姜华么?你知道他在哪儿么?王爷也来了,你见到他了么?”

    宁洛歌正要回话,便听到花无璃的声音响起,“我们还要赶路,苏姑娘舟车劳顿,先去酒楼歇息吧。”花无璃幽幽地说道,宁洛歌看见他眼中不耐烦的神色。

    “我正好也要找他们,你和我们一起,怎么样?”宁洛歌快速地瞥了花无璃一眼,兀自说道。

    “好!”苏瑾点点头。

    接下来,因为要送苏瑾去酒楼,宁洛歌一路上便和她了解情况。

    “你怎么会来?”

    “姜华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我是晚上看到的,连夜赶了过来。”

    “你追过来想要做什么呢?你阻止不了他。”

    “我想要陪着他。”苏瑾的脸上显出了不符合年龄的坚毅。

    宁洛歌呢喃重复,“陪着他。”

    “是,陪着他。即使刀山火海,我也陪着他。”苏瑾定定地点了点头。“那洛姐姐你是来做什么的呢?你明知道阻止不了他的不是么?”

    宁洛歌身子一震,她突然意识到了zhè gè 事实,是的,她也阻止不了。

    “阻止不了也要阻止,姜华为我而去,子谦也是为我而去,我不能袖手旁观。若有可能,我会尽力阻止。”宁洛歌目视前方,许下了最真挚的承诺。

    只是,若是zhè gè 时候,她知道她将会因此失去那么多,不知道她还会不会那么坚定?

    (今晚暂发一千字,哈二这几天参加集训被累脱一层皮,实在有心无力写剩下的字了,明天后天还要折腾两天,哈二明天会把剩余两千字数补回来。跪求主子们谅解,等集训jié shù 哈二会在十月jié shù 之前把之前所有的没有更到每日六千的都补回来,承诺九千的也都一并补回来。)黑云阵阵在如墨的夜空中翻滚,一道闪电刹那间划破长空,“轰隆隆”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轰然响起。暴雨紧随其后,哗啦啦倾盆而下……

    女人的长睫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可以轻易看透人心的眼睛,当她直直地看过来的时候,仿佛你的一切心思都袒露无遗,看见她,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屈服。

    宁洛歌挣扎着坐起来,看了看自己原本修长白皙微有薄茧的双手如今却变成了一双小巧细嫩的短手,她这才què dìng ,正如那蓝发男子所言,她真得获得重生了。

    宁洛歌环视一周,这里应该是西凉皇宫皇后的未央宫了。

    前世一幕幕闪过脑海,宁洛歌永远忘不了那些黑暗如地狱的日子。

    她永远忘不了,在赫连之煜登基前夜,俊逸非凡的男子拥着容颜绝色的女子,声音温柔地能融化千年寒冰,他说,“洛歌,我们再生个小洛歌吧?你体质偏寒,身子太弱,太医说要好好将养。来,这汤药是专为你熬的,乖乖喝了。”

    原本多疑成性的宁洛歌二话没说,一口喝尽,连一丝一毫地怀疑犹豫都不曾有过,只因为那个端药给她的人,是与她相识八年,成婚五年的结发丈夫。

    赫连之煜见状露出了惯常的邪魅笑容,那般轻松释然又鬼魅的笑,宁洛歌一辈子不会忘记。

    他摸着她的青丝,温柔地仿若说着情话,“洛歌,míng rì 我便可以登基为帝了,坐髹金雕龙木椅,看百官朝奉跪伏,览天下万里江山,登临人间最高大位。这些年谢谢你的bāng zhù ,没有你我这辈子也不会坐得上那个龙椅。你帮了我这么多,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赫连子煜如自言自语,“你如九天上的凤凰般骄傲高贵不是么?那我便让你堕落到最低贱的尘埃里,永生永世不得翻身,可好?”

    宁洛歌终于察觉有异,微微运气,然下一秒便头脑昏沉。

    赫连子煜起身,毫不留恋地离开,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倒地的宁洛歌,只留下一句冷硬绝然的吩咐给突然出现的暗卫:“断了她双腿,毁了她双目,哑了她喉咙,划了她脸蛋,明早我要看见一个让谁都认不出的活的……乞丐。”

    宁洛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浑身的疼痛让她几度昏厥,那种放入烈火灼烧的切肤之痛,好像是把人放在案板上一刀一刀的割,两条腿毫无知觉,一身炉火纯青的功力化为烟尘,被生生挖下去的眼珠火辣辣地痛。

    而她的身边,还有一同被扔出来的不过四岁的儿子。

    那两年,她宁洛歌这辈子都没bàn fǎ 忘记,不是不想,是不能。每日只有儿子去垃圾堆里捡回来的馊饭,母子俩饥一顿饱一顿,三天没有饭吃是家常便饭。

    宁洛歌不止一次想要自尽,但只有弱者才会向命运低头,她还有儿子,她不能倒!儿子在街上卖艺作揖,她用仅剩下的双手编东西,因目不视物,干活是双手扎了竹签,签子便在手里流脓了,招来一群苍蝇。

    宁洛歌双腿被废,只能爬行,母子俩经常与畜生同穴而居,而水从来都只有生水。

    即使这样,赫连之煜都不曾放过她!

    两年之后,他恍若天神出现在宁洛歌面前,环着婀娜聘婷的李贵妃,缓缓开口,那如宁洛歌记忆中一般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洛歌,过得可好?”

    宁洛歌只能听不能说,她只是钻进了手掌,让本就扎进手心的竹签刺得更深。

    “哦,我忘了,你不能说。真可惜啊,你不能看看你为朕打下的大好河山,你胸怀天下,心系bǎi xìng ,可如今却要被这些贱民踩在脚下,洛歌,你过得,可还好?”

    似乎嫌侮辱地不够,他的贵妃也朝她身上吐了一口浓痰,“呸!真恶心。”

    的确,和那高贵优雅美丽的李贵妃相比,彼时的宁洛歌连狗都不愿意碰她一下。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赫连子煜走后,洛歌居住的地方当天晚上就起了一场滔天大火,烧毁了那畜生棚的干草枯木,烧尽了所有生灵,而她仅仅六岁的儿子,因喝了生水高热昏迷没得逃生,最终只剩下一撮灰烬。

    宁洛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她面前停止了呼吸,被烧成了枯骨,焦炭,灰烬。她大声吼叫,发出来的只有“啊啊呜呜”的声音,她从没有一刻比那时更憎恶赫连之煜,她已是那般卑微,为何还不放过她!为什么!!!

    忍受着烈火焚心的痛,她死命地抱着儿子的尸骸,她大恨,她向老天起誓,若是再有一次机会,她一定不要相信任何人!她一定不要爱上这样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恶狼!

    终于!天可怜见,让她重生!让她讨回那一笔笔血债,讨回那应得的荣华,讨回她应得的……天下。

    回想过去,宁洛歌目光冷寂,迸射出凌厉的寒光,这辈子,若是不让赫连子煜尝尝那泔水牛粪,她宁洛歌便算是头蠢猪了!

    冷静下来的宁洛歌重新思索当日情景,发现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赫连之煜突然来访,紧随其后那场突然而起的大火,和大火中弥漫的珈蓝香气,如今想来竟然全是阴谋的wèi dào 。

    她紧紧地攥起拳头,仰望着外面的天空。

    “轰隆!”雷声阵阵,大雨不停,狂风呼号,宁洛歌开着窗,大雨打在她的身上脸上带着刺骨的寒冷,她恍若未觉,仰头看向天际,心中大喊,“既然苍天都让我卷土重来,那么你们就不要怪我宁洛歌心狠手辣,这一次我要让你们尸骨无存!我的仇人们,等着我,等着我去找你们!等我睥睨天下之日,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