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璃向着赫连子谦走近,视线向着屏风的方向若有似无地探了一眼,随即笑得更加bsp;làn 。

    “我帮她解了毒,那我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蛊虫不就得死了么?除非,你能再给它找个比洛歌更好的寄主。比如说,”花无璃抬手伸出白皙修长的食指,指向赫连子谦,“你。”

    赫连子谦蓦地抬头,他怀里的“宁洛歌”在听到花无璃的要求时,则是拼命地摇头大喊“不可以!”

    意识到这件事情最终的决定权其实是在赫连子谦手里,她紧紧地拽着赫连子谦的手,转头看向他,不住地摇头。

    “赫连子谦,绝对不可以。不要答应他。”

    “嘘,洛洛,你累了,休息吧。睡一觉起来我们就回家了。”赫连子谦握着“宁洛歌”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他温柔地抚摸她的发,她的脸,她的脖颈,当手指滑到她的后心时,出手如电,宁洛歌昏睡了过去。

    屏风后的宁洛歌看着赫连子谦小心翼翼地把假的她抱到椅子上,拍掉了她袍子底部的灰尘,温柔地把宁洛歌额前的一缕头发替她掖到耳后,这才起身看向花无璃。

    赫连子谦傲然而立,即使是身处下风,也丝毫不见卑微。

    “好,我同意。”赫连子谦的声音在雅间里响起。

    “这是葵丸,你服下之后会功力尽失,但两个时辰之后会自动huī fù 。你大可放心,我既然答应你帮洛洛解毒就一定会做到,我向凤凰门的历代祖师起誓,我会说到做到。”花无璃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戏谑玩笑,言语无比真挚。

    赫连子谦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光芒,随即二话不说,吞了那颗葵丸。

    “我正就把蛊虫从洛洛的身上引到你身上。”

    说完,从怀中掏出了一套针,赫连子谦坐在一侧,假宁洛歌坐在另一侧,淬炼的锋利尖锐的银针被小心熟练地捻起,缓缓地扎向赫连子谦的手臂……

    宁洛歌在屏风后急的满头大汗,她拼命地动无力的双手双腿,然而软弱的四肢好像根本就不是她的,根本就不听她的指挥。

    她拼命的踢蹬,然而绑着她的绳子却越来越紧,好像身体都被截成了无数段,那种令人窒息地痛一波一波袭来,她紧抿着唇,汗水从她的鬓边流下,沿着她的眉毛滑到了她的睫毛上,远远地看,好像是一滴晶莹的泪珠即将坠落。

    上一世,她挑断过别人的手筋脚筋,冷眼旁观对方绝望地几欲死去,心生嘲笑。

    可如今轮到她,当她真切地体会到了那种无助,而且她的手脚等解了穴道还能用的,但那些人却是再也不能了。

    她心底生出了淡淡地kuì jiù 感,往事无法重现,只希望他日能有机会,让她再不犯错。

    不知是不是她的悔过之心感动了上天,当她拼命挣脱的时候,她的腿竟然随着她的挣脱动了动。

    宁洛歌大喜过望,随着她内心的jī dòng 竟然有泪水从给她的眼里流了下来。

    什么都顾不得,她只知道,那根针马上就要刺在赫连子谦的身上了,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拼尽了全力伸直了脚尖,勉力够到屏风,宁洛歌屈膝伸腿奋力一蹬,“砰”!

    屏风震了震,但因宁洛歌本就无力,她所能是使出的最大的lì qì 在正常人眼里不过jiù shì 蜻蜓点水,于是这一脚只是抖落了屏风上浅浅的灰尘。

    “什么声音?”千钧一发之际,赫连子谦抽回了手臂,转过头看向屏风,狐疑地道。

    花无璃脸色微变,却强自镇定地笑了笑,“yī zhèn 风而已。”

    赫连子谦又看了眼屏风,见屏风再无异样,也收回了视线。

    屏风后的宁洛歌从最初的狂喜到最后的失落到极点,看着赫连子谦真的jì xù ,她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的心里怒极了!偏偏lì qì 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越来越弱,就连kōng qì 都变得稀薄。

    感应到身体的变化,宁洛歌突然阖上了眼睛,运气至丹田,聚集体内四处游散的真气,然而全身真气都被穴道锁住,能聚集到一起的只是一丝丝一缕缕。

    果然,只有冲破穴道这一条路了么?

    眼看着第一根针已经扎进了赫连子谦的手臂,第二根紧随其后,宁洛歌便知道若是不想让赫连子谦受人限制,她必须冲破穴道。

    再次运气,聚集真气,聚集…再聚集…

    “崩”的一声,好像是琴弦断了的声音,宁洛歌的nǎo dài 嗡地一声,几股热流同时从眼耳口鼻流出来……

    “赫连…赫连子谦。”宁洛歌冲开了哑穴,她的声音喑哑虚弱,断断续续,却真真切切地发出了声音。

    “谁?”赫连子谦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座位上弹起来,花无璃同样弹射而起,阻挡赫连子谦的去路,而他好像心有zhǔn bèi 。一推一挡间化解了花无璃的进攻招式,但也因此被花无璃的一掌震伤了内腑。

    “赫连……”听到了赫连子谦那句回应,宁洛歌硬撑着又念了一句。

    风驰电掣般,赫连子谦已经抓向了屏风,然下一瞬却骤然停止。

    他看着花无璃,声音骤冷,“放开她。”

    花无璃紧紧地扣着假宁洛歌的喉咙,更加狠绝,“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洛洛。”

    假宁洛歌因为被赫连子谦点了睡穴而昏迷不醒,此时被花无璃在暗中解开了穴道,竟然悠悠转醒。

    迷蒙中听到了花无璃有意无意地暗示。

    “屏风后的人是我的人,这是家事,与你无关。王爷今日若是硬要掺和,那就别怪我不顾念情谊,小师妹我就留不得了。”

    假宁洛歌已然明白眼前的状况,她适时地看向赫连子谦,眼神的深处是最深厚的爱恋,而乍一看去只是lěng mò 淡然。

    她冷静地看向赫连子谦,连声音都冷冷的,“做你想做的事,别管我。”

    而屏风后的宁洛歌却已经神志不清,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只是这些对话却是一句叠着一句进入她的耳朵里。

    她好像让他们闭嘴,不要再吵了,只是原本的怒吼出口却什么都只是一声声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呢喃。

    她睁开眼,眼前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屏风,然屏风也好像是蒙上了一层血红的幕布,看过去,无论看什么,都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

    屋子里陷入了bsp;mò ,赫连子谦陷入了bsp;mò 。

    然而当他就的身子慢慢转向屏风的时候,花无璃手中的宁洛歌忽然呕出一口鲜血。

    望着满嘴是血脸色惨白的假宁洛歌,赫连子谦当即收回了手,转向“宁洛歌”。

    “好了,我们jì xù 吧。”花无璃盯着赫连子谦的眼睛,“再拖下去,就算转移到你身上,蛊虫也已经侵蚀够了洛洛的五脏六腑了。”

    仿佛是打了一场仗,赫连子谦脸色苍白,额头隐隐有汗珠,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觉得心绪不宁,好像屏风后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要去守护。

    看向怀里的宁洛歌,赫连子谦又试图说服自己事情什么都没有,明明最重要的人已经在怀里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花无璃心无旁骛地转移蛊虫,赫连子谦则抱着宁洛歌,给她输些内力以维持她的身体状态。

    “好了。”拔下最后一根针,花无璃拍了拍手,揉着略有些酸痛的肩膀,朗声说道,“洛洛什么事都没有了。倒是你,现在命可是被我捏在手里了。”

    “告辞。”赫连子谦抱起宁洛歌,随意地瞥了眼花无璃,转身向外走。

    他听见花无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真的不后悔么?”

    jiǎo bù 未停,赫连子谦沉声道,“赫连子谦,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在他转身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好像听见花无璃在身后冷笑呢喃,“从不么?那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赫连子谦抱着宁洛歌进了隔壁的包间,慎言和姜华对于赫连子谦离开这么长时间,心里已经有了担忧。

    慎言已经排出了一波暗卫去找赫连子谦的下落,在见到赫连子谦抱着宁洛歌出现的那一瞬间,沉稳如慎言姜华,也差点欢呼出声。

    “公子怎么了?”姜华担忧地问。

    “没事,只是余毒未清,huí qù 吃几天药就没事了。”

    见赫连子谦眉眼间慢慢的疲惫,他们二人bsp;bsp;刚才把公子带回来想必花费王爷不少的lì qì ,是以都识趣地点点头,不再问东问西,让他得以静坐下来调养生息。

    “客官们,榴莲酥来啦。”小二洪亮的声音老远就响起,声音由远及近,显然已经走近。

    赫连子谦看向桌子上纹丝未动的榴莲酥,忽然眉头一皱。

    听着小二的jiǎo bù 声越走越近,眼看着左手掀开了帘子,右手端着榴莲酥,赫连子谦立即转向慎言,“不好,有埋伏。”

    还未等慎言把剑拔出来,小二手里的榴莲酥已经向着三人飞了过来,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直地飞向赫连子谦三人,速度快到肉眼几不可见,只是一道道金黄色的光闪过,在空中织成金色的天罗地网,势要把三人全部网进去绞杀。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