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在宴宾楼里昏迷之后,意识就一直忽有忽无,模模糊糊的yìn xiàng 中,她知道赫连子谦曾经命悬一线,花无璃救了他。知道自己被放到了马车上,一路向西凉和云国的边界走。

    知道姜华在途中好像好多次危在旦夕,幸亏有慎言和司徒墨然在旁边保护他。

    她甚至知道每一晚都会有人抱着她,起初她会反抗,因为那不是赫连子谦。可后来,她只觉得根本就没有lì qì ,甚至不知道是真的有人抱着她,还是那只是她的幻觉。

    在幻觉里,有人会和她说话,很温柔很温柔,仿佛她是世界上最bǎo bèi 的东西,有人抱着她,动作轻柔,生怕把她碰碎了似的。

    她睁开眼,眼前只是空荡荡的马车,马车里是一个不认识的婢女,战战兢兢地在照顾着她。

    张开嘴,她问,“这是在哪儿?”

    然而因为喉咙沙哑,她的话无声地淹没在kōng qì 中,婢女并没有听见。

    她使劲儿地咳,想要清一清嗓子,只是越是咳越是说不出话来,一时间竟然觉得呼吸都困难。

    无力的双臂试图撑着身体坐起来,然而刚到一般的距离她就又倒了下去。

    只是几个动作,她便累得气喘吁吁。

    婢女在zhè gè 时候发现了她,“姑娘您醒了?”

    婢女轻灵的声音仿佛沙漠中的一缕清泉,滋润了宁洛歌的心肺,让她又有了些lì qì 。

    她点了点头,张了张嘴,仍旧发不出声音。

    婢女极有眼色的倒了一杯茶水,摸了摸茶杯,才把茶水给宁洛歌端过来。

    没有忽略她的小动作,看出她是在试水温,宁洛歌对zhè gè 姑娘不禁多看了一眼。

    长相清秀,圆脸杏眼,眼神清亮,用钟灵毓秀形容也不为过。

    知道这婢女一定是花无璃信得过的女子,她也不禁放松了一点,喝了水,湿润了嗓子,她沙哑的声音才终于在马车上响起,“到哪儿了?”

    “马上就到陲城了。”婢女低头回礼,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宁洛歌的眼睛。

    宁洛歌吃了一惊,“陲城?我睡了多久?”

    明明昏睡前还是在苑县,怎么如今已经到了西凉边境了?而且,陲城,是苏大将军的地盘。姜华呢?脑海里回忆起之前的一幕幕,赫连子谦,假宁洛歌,度蛊虫,宁洛歌原本就惨白的脸色越发的白得透明。

    直觉上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环顾四周才想起没有看到花无璃。

    宁洛歌凌厉的目光扫向婢女,嘴角微微下沉,“花无璃去哪儿了?”

    “尊主已经传信回来,明天我们抵达陲城,他会在陲城等我们。”婢女回答得滴水不漏,让宁洛歌从中摘不出任何的有用信息。

    知道再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宁洛歌重新躺回榻上,合上双眼,手臂搭在眼睛上,脑海因为睡了太久而有些迟钝。

    脑子里想着赫连子谦,姜华,苏瑾,想着想着便又睡着了。

    待再醒过来的时候,花无璃那张妖孽脸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醒了?饿么?”花无璃修长的手指正握着一个茶杯,见宁洛歌醒来把杯子挪到了她的唇边。

    宁洛歌低下头垂着眼帘就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水。

    像是初生的小牛犊饮水一样,一小口一小口的,小小的一杯水,竟然喝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而喂水的人脸上不但没有焦躁不耐,反而还好像极其享受。

    那表情好像恨不得宁洛歌就这么喝一辈子。

    “好了。”喝完水,仰起头,宁洛歌说。

    花无璃还有些恋恋不舍地把杯子移走,站起身亲自把杯子放到桌上,而宁洛歌已经在婢女的bāng zhù 下靠坐在了床榻上。

    重新坐回了床榻,花无璃端详着宁洛歌,他冲着婢女挥了挥手,婢女恭恭敬敬地冲着二人行礼退下,仔细地关上门,直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宁洛歌看着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空洞,花无璃则盯着宁洛歌,目光灼灼。

    房间的气氛一度飙升,宁洛歌只觉得周围的kōng qì 都变得稀薄了。

    终于,花无璃开口说话了,“宁洛歌,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宁愿自断筋脉?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师妹么?”

    宁洛歌也被拽回了意识,似乎是被花无璃的问题震到了,她极快地眨了眨眼睛,脸色青白,停顿了很久,她咽了口唾沫,才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一丝罕见地柔软,看得花无璃心神一颤,他听到她说,“我早就不是当初的宁洛歌了。当初的宁洛歌是没有赫连子谦的,如今的zhè gè ,才是有血有肉的,才是真的活着的。”

    花无璃的眼神中有一掠而过得痛苦,却被他近下来的轻笑很好的遮掩。他嘲讽地看着她,“是么?可是他已经死了。被我的蛊虫折磨死了。你现在是不是要追着他一起去死呢?”

    宁洛歌的面色倏地变得惊惧,她死死地瞪着花无璃,很久,久的好像是僵住的冰雕。倏地,她笑了,眼神中再不见温暖,看过去只是深深的寒冬冰雪,冷得让人打心底里打颤。

    “不,你不会的。就算你此行来的目的是duì fù 他,你也不会杀了他的。况且,”宁洛歌的脸上缓缓地带上了笃定的笑容,“你也杀不了他。”

    “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他?”那一刻,花无璃的脸上笑容荡然无存,藏在绯红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攥成拳,青筋暴起,满身的杀气。

    偏偏宁洛歌不怕,她的脖颈挺直,全然没有处在下风的心虚,她说,“不怕。你杀了他,我杀了你。若是我杀不了你。我轮回转世,也要杀了你。生生世世,无休无止。”

    “hā hā哈,说得好,hā hā哈……”花无璃突然仰面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道是不是宁洛歌产生的错觉,她看见他的眼角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逝,“赫连子谦得你一红颜,没有白来这世上走一遭。该当无悔。hā hā哈……”

    “大师兄,你怎么了?”察觉到花无璃似乎不大正常,宁洛歌担忧地看着花无璃。

    谁知花无璃却并未回答她,只是挥了挥手,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期间撞到了一个花架,稀里哗啦的花盆破碎声顿时在房间里响起来,他却恍若未觉,失魂落魄地出去了。

    望着他lí qù 的背影,她的面上浮现出浓浓的忧虑。

    赫连子谦,你应该没事吧?

    jīng guò 一天的修养,宁洛歌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花无璃下午的时候又来了一次,这一次与往常无二,好像早上离开的失态的人不是他一样。二人对于早上的事情绝口不提。

    宁洛歌问了苏瑾的下落,花无璃说苏瑾在途中失踪了,已经打探到了她后来的行踪,现在她和姜华在一起,安全无恙。只是姜华身受重伤,但性命尚保得住。

    又安眠了一夜,宁洛歌已经行动自如了,除了耳朵还有些痛,视力略有些模糊之外,无甚大碍了。

    大清早起床,宁洛歌命令婢女拿了笔墨纸砚过来,便开始在书案上写写画画。

    花无璃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宁洛歌左手负在身后,眉头微微皱起,这是她在思考时候的小动作,右手执笔写着什么。

    “你的眼睛还要不要了?为了救一个赫连子谦,你强行冲破穴道,本就所剩无几的武功如今一点都不剩了。难道现在连眼睛你也不想要了,你真想做个废物?”花无璃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冷声讽刺。

    “很重要的东西。你能不能帮我送到苏瑾那儿?我思来想去,还是要让苏瑾回到苏将军身边我才放心,虽然zhè gè 当口分开她和姜华有些残忍,但是不得不如此才能保证他们两个人的安全。”宁洛歌恍若未闻花无璃的话,自顾自地说。

    “宁洛歌!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花无璃被气得脸色通红。

    “有,只是不能不用。正如你所说,我本jiù shì 个废物了,能用的不过是一颗nǎo dài ,若是连这颗nǎo dài 也不发挥作用了,我才真的是个废物。”

    倏地,花无璃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他无力地摆了摆手,“随你便吧。”

    “那这封信……”

    “一会叫人帮你去送。”

    “谢谢大师兄。”宁洛歌这句话淡漠却真挚。

    “míng rì 我要出去一整天,你自己在屋子里好好呆着。”花无璃忽然说。

    宁洛歌右眼皮跳了下,“明天,姜华就要见到云国使者了是么?”

    云国小王爷回国,云国皇帝拍了使臣特意到边境迎接,为了表达对王爷的尊重与热情。

    花无璃抬眼看了宁洛歌一眼,复而点了点头。

    宁洛歌长出了一口气,“希望一切能够平安jié shù 。”

    “但愿如此。”花无璃眼神深邃晦暗。

    晚上,花无璃果然不负重托,把宁洛歌的信送到了苏瑾的手里,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苏瑾没有回苏将军那里,而是跟着送信的使者来到了宁洛歌住的地方。

    “你怎么来了?”乍一见到苏瑾,宁洛歌惊得差点把糕点吃到鼻子里。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