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中间的时候,曦月忍不住质问,“为什么不要接应我云国的使臣?他们是来接应哥哥的。”

    “不要天真了公主,你以为假碧落是谁派来的?除了云国皇帝,谁还会知道你秘密训练了一批暗卫,你真的以为他们是来接应你哥哥的?恐怕,他们只是来接应你哥哥的尸体的。”宁洛歌最后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天真的公主,而是拍了拍婢女的肩膀,“lì kè 传令下去,这一切就看你们的了。”

    婢女像是受到了鼓舞,眼神中带着力量,她重重的应承,“遵命。”

    “曦月公主,如果不想让你哥哥称为刀下亡魂,现在lì kè ,马上离开。若你哥哥因为你的一分迟疑而死,你万死难辞其咎!”宁洛歌撂了狠话。

    曦月浑身一震,仿佛醍醐灌顶,整个人打了个寒颤,她望着宁洛歌的眼神充满的坚毅,她点头,“我走了。”

    “保重。”二人一同lí qù ,宁洛歌在她们身后轻声说。

    还未等人走远,门后的房门“嘎吱”一声开了。

    苏瑾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睡眼惺忪地望着宁洛歌,“洛姐姐,刚刚是谁在外面?”

    宁洛歌一惊,心里暗暗揣测苏瑾到底有没有听到曦月她们二人的话,她试探着回答,眼神则盯着苏瑾,不放过她脸上任何意思细微的变化,“是小黎,我刚吩咐她去做早点。”

    小黎jiù shì 最近一直在宁洛歌身边服侍她的婢女。

    “哦,那姐姐我去洗漱一下,我们就吃早点。”苏瑾不疑有他,打开门走过来。

    一开门冷风扑面而来,引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今天天冷,huí qù 多穿点,那我就先过去,一会你跟过来。”宁洛歌见苏瑾并无异样,正好她心里又惦记着姜华,便去了大厅。

    一刻钟很快就过去,宁洛歌已经等了苏瑾一炷香,起初她还dān xīn 苏瑾如果来得早了那么她事情吩咐不完,又或者被她撞见,可后来她事情都说完了,坐在那干等了一小会儿,都不见苏瑾的影子。

    “派人去叫苏姑娘来吃早点。”宁洛歌吩咐身旁的黄衣婢女。

    黄衣婢女快步小跑出去,不大一会就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神色焦急,看见宁洛歌更是慌张得不得了,“姑娘,姑娘不好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苏姑娘不见了!”

    宁洛歌猛地抬起头盯着黄衣婢女,见她脸上焦躁表情不像假的,她扔下筷子,立即站了起来,“派人在府里再搜一遍。”

    说完她便向着二人睡觉的东厢房走去。

    宁洛歌说不上来此刻的心情,好像是手中紧紧地攥着一把流沙,然而她攥得越紧,流失的就越快,她多想让流沙留在自己的掌心里,可她忘记了,那是流沙,不是石头。

    她低估了苏瑾,也高估了苏瑾。

    低估了她对姜华的感情,她总以为这是小姑娘情窦初开,爱恋之于她是青涩的懵懂的,那样深浓的厚重的爱不该属于年纪尚轻的她。

    可她也高估了苏瑾,高估了她的理智,对事情的判断。

    宁洛歌如今的心里百般不情愿相信自己心中的bsp;bsp;,只希望去搜寻的下人们搜完之后能告诉她一个好消息。

    然而,花无璃的手下们动作都不是一般的迅速,宁洛歌刚刚检查完卧房,一众人便回来了,领头的首领向前走了一步,恭敬地禀报,“报告姑娘,苏姑娘应当是从后门溜走了,后墙上还有一个新的鞋印,根据鞋子的尺寸,应当是苏姑娘。”

    宁洛歌脸色泛青,她已经顾不得再去想后果,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找到苏瑾,保护好她。

    “lì kè 备马!”宁洛歌负手而立决然地站在台阶上,眼神萧瑟死寂,众人见她如此决绝,都不知道如何办才好,他们总觉得若是真备了马姑娘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想威胁你们,也不想让你们难做,我且说下,不论花无璃有什么样的命令,现在我都必须走。你们也看到了,苏姑娘失踪了,她是我的妹妹,我不可能看着她只身犯险却无所作为,若是那样我会鄙视我自己。”

    “好,姑娘骑属下的马去吧,属下的马就在府门口。”首领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一咬牙,抬起头说道。

    宁洛歌本以为还会有什么波折,然而首领快速地妥协也是让他惊讶了一下。

    但随后她点了点头。

    她转身走回房中,过了一会走了出来,“走吧,请前面带路。”

    “姑娘请走这边。”

    宁洛歌不再磨叽,大步穿过大厅,向着府门口走去……

    宁洛歌上一世在陲城呆过两年,对陲城的地界十分熟悉,是以在得知了他们此次约见的地点在向柳坡之后,她便想要快马加鞭地抄近道赶过去,她心里始终抱着一丝希望,苏瑾是走出去的,靠着一双腿说不定此时也还没到,她骑马,只要她快一点,再快一点,可能就能够赶上她了。

    “驾!”她扬起手,狠狠地抽向马身,顿时马的速度便又快了几分。

    宁洛歌整个人几乎伏在马背上,紧紧地勒着马缰,不停地挥动着马鞭子。

    “快点!请再快点!”她低声默念,眼中是一掠而过的无助。

    “驾!驾!”

    蓦地,马转了个弯,眼前出现的场景让宁洛歌一窒,充斥着叫卖声和吆喝声的街道,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晨起的希望和笑容,然而马匹若从中间踏过,就一定会把这一切都毁于一旦。

    “吁!”在马前蹄即将踢翻老婆婆的馒头锅的时候,宁洛歌及时地勒住了马。

    老婆婆吓得已经瘫软在地上,她在马上直起了身子,扔下一锭银子给老婆婆旁边的中年妇人,随后深深地看了眼这条小巷,无声地调转马头,离开了。

    她没有从那条小巷走,尽管那条小巷会让她更早到达向柳坡。

    走了也相对较近的一条,马匹在空旷的大道上飞奔,宁洛歌伏在马背上不知道刚才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她只是在马蹄要践踏那一切的时候,看到了老婆婆眼中的惊慌和绝望,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昨夜瑾儿的那句话,“那我希望有一天在zhè gè 世界上只有鲜花和阳光,那样该有多好。”

    “瑾儿,瑾儿你一定不要有事!姐姐答应过你,会好好地保护你,不要让姐姐食言。”宁洛歌握着缰绳的手已经被勒出了深深的紫痕,她却浑然不觉,只是拼了命的握着,催促马快一点,再快一点。

    当宁洛歌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向柳坡坡顶的亭子的时候,她几乎是喜极而泣。

    明明很短暂的距离,她却好像已经走了一辈子。

    “驾!驾!马儿快点,很快就要到了坡上的亭子了。”宁洛歌带着哭音,半哄半祈求。

    马儿像是听懂了宁洛歌的话,加快了速度向着坡上冲去。

    “瑾儿!”

    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熟悉女子的背影,宁洛歌惊喜地呢喃出声。

    què dìng 了确实是瑾儿,而且瑾儿还完好地活着的时候,宁洛歌几乎想要跪下来感谢老天爷,她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激,秋日阳光正好,光芒万丈地阳光铺洒在亭子上,bsp;làn 美好。

    宁洛歌看着这一切忍不住笑了,她真的感谢老天。

    然而,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亭子里的假碧落忽然调转了方向,银光闪闪的剑尖直直地刺向姜华的胸口。

    就在剑尖刺入胸膛的一瞬间,姜华忽然被人大力地推开,“嗤”地一声,长剑刺穿了来人的身体。

    “瑾儿!”

    “苏瑾!”

    宁洛歌和姜华惊惧地看着这一幕,不过是须臾之间,宁洛歌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消散,便覆上了一层浓重的悲凉。

    而众人都被突然而来的巨变震惊了。

    姜华抱住了跌落的苏瑾,汨汨的血从苏瑾的伤口中流出来,浸湿了衣襟,远远望去,好像在她的前胸开了一朵血红色的牡丹花,bsp;làn 夺目,妖冶诡异。

    “瑾儿!”宁洛歌翻身下马,跌跌撞撞地向着亭子跑过去,此时她的理智已经抽离,nǎo dài 里一片空白,唯有刚才那一幕,剑刺进苏瑾的胸口,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

    “宁洛歌!”

    “洛洛?”

    众人这才看见宁洛歌,只见她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上坡顶,几次三番地被石头绊倒,却浑不在意。

    终于爬上了亭子,宁洛歌跪坐在苏瑾的身旁,看着血色一点点的在苏瑾的脸上褪下去。

    好像感同身受,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我是不是要死了?”躺在姜华的怀里,苏瑾惨白的嘴唇轻轻地翕动。

    “不会,不会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宁洛歌不断地摇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双手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蓝色瓷瓶,她伸出手拔瓶塞,然而接连几次都握不住瓶塞。

    最后实在是拿不出来,她大叫一声,狠狠地把瓷瓶掷在了柱子上,瓷瓶碎成数片,由于她太用力,瓶子飞溅的碎瓷片弹射回来,有一片滑过她的脸颊,在她的右脸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