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却恍若未觉,只顾着去拿从瓶子里掉落出来的金色药丸,“吃zhè gè ,zhè gè 很好。”

    两粒药丸全部捡了起来,宁洛歌举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捧到苏瑾面前,好像她捧着的jiù shì 苏瑾的性命。

    见到宁洛歌把他前几日给她的huī fù 元气的丹药都拿了出来,花无璃心里大为震惊,看不出,这小姑娘在小师妹的心里竟然如此重要。

    要知道宁洛歌手里捧着的两颗金色药丸,一颗jiù shì 宁洛歌十年的寿命。

    花无璃忍不住开口提醒,“刺客一剑刺穿心脏,洛洛,没用的。”

    “你闭嘴。”宁洛歌忽然惊恐地扭过头,面目狰狞地瞪了花无璃一眼,转而把两粒药丸都给苏瑾吃了下去。

    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苏瑾缓缓地睁开了眼,脸上的气色也红润了很多,可越是这样,宁洛歌心里越难过,她的手一直摸着苏瑾的脉,她知道这两颗药丸让苏瑾有了些lì qì ,可她的脉象却……若是这起死回生的药丸都不管用,普天之下又有什么能够救瑾儿的呢。

    宁洛歌好像大吼一声,好像问问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前一秒还给了她希望,后一秒却要全部夺走。

    她好像问问老天,苏瑾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这么薄命,为什么!

    “洛姐姐,你别哭。”耳畔忽然传来苏瑾清脆的声音,只是这一回,声音很微弱。

    “我没哭。”宁洛歌慌忙地擦掉脸上的泪,连忙说。

    “我不后悔,我很开心。我这一生啊,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没有做过,没想到临死能够救了我最心爱的人,我很满足。只是,告诉爹爹,女儿不能再尽孝了。但我想爹爹不会生气的,他那么爱我。”苏瑾的脸上逐渐地绽放出bsp;làn 的笑容,很美,很美。

    “瑾儿。”姜华哽咽地抚摸着苏瑾的脸,紧紧地拥抱着她。

    苏瑾艰难地把头转过来,望着姜华,笑得很温柔,“别哭。也别说话。我知道你嘴笨,你从来不知道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每次都要我气得跳脚你才能明白我到底想要什么。每次抱着我都会把我勒的喘不上气,亲我也总是能出丑。可我jiù shì 喜欢这样的你,虽然像个木头,但却有一颗火一样的心。你答应我,以后一定要找个比我漂亮比我温柔的女孩子成亲,行么?”

    姜华的眼泪掉下来,落在苏瑾的脸上,他却浑然不觉。

    苏瑾脸上的红渐渐地退下去,连身子都越来越冷,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她的姐姐,她的爱人,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分别抓住两个人的手,她近乎听不见的声音,她说,“你们两个人,都是我最爱的人,我在天上会保佑你们,请你们一定要幸福。”

    宁洛歌的手落下,握着她手的那个人闭上了眼睛。

    她走了。

    “瑾儿!”宁洛歌大声地呼喊,而那个叫“瑾儿”的女子,再也不会脆生生地应承一句,“洛姐姐,我在这儿。”

    她低垂着头,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苏瑾的声音。

    “瑾儿……瑾儿拜见师傅。”

    “幸亏你是女子,不然我还要烦恼到底是嫁给这么yōu xiù 的洛哥哥还是……”

    “洛姐姐,你要幸福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怎么回事,之前遇到那么多危险都没哭,结果、结果一见到你就忍不住了。”

    “洛姐姐你最好了!瑾儿能认识洛姐姐,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我希望有一天在zhè gè 世界上只有鲜花和阳光,到处都充满了笑声。

    她曾经许下的承诺好像还言犹在耳,“瑾儿,洛姐姐会好好地保护你和姜华的,洛姐姐保证,一定让你们幸福。”

    瑾儿说什么,她说,“我相信姐姐,姐姐是个守信的人。”

    “啊!”宁洛歌疯了一样的怒吼,回音在长亭里久久回荡。

    忽然起身,她毫不犹豫地拔出慎言手里的剑,挥向碧落。

    碧落的剑还插在苏瑾的胸口,只得赤手空拳地挡着宁洛歌疯狂的攻势。

    宁洛歌是真的疯了,她丝毫不记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内力,如今动武也绝对是在自杀,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

    几乎是毫无章法的攻击,什么能够杀人宁洛歌就用什么,她发狂地大叫,锋利的剑乱砍乱劈,刀刀致命。

    若非碧落有轻功可以躲,恐怕早就被宁洛歌砍成了肉段。

    见碧落在躲,宁洛歌空闲的左手lì kè 从怀里掏出数根银针,同时洒向碧落的四肢百穴,毫无停顿。

    “啊!”碧落一声惨叫,扑倒在地,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之间他的两条腿的膝关节和脚筋上都钉着一根银针。

    然而宁洛歌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忽然改成双手握剑,高高举起长剑,大喝一声冲着碧落狠狠地劈下来。

    倏地,流畅的攻势停滞在了半空中,剑下站着瞬间移动过来的花无璃。

    “洛洛,冷静下来。”

    “滚开!”宁洛歌木着脸,眼睛盯着碧落,冷冷地扯了扯嘴唇。

    “你应该把他交给姜华。”忍受着宁洛歌身上散发出的阎罗地狱一般的森冷气息,花无璃如是说道。

    宁洛歌的手指动了动。

    “咣啷!”长剑被扔在了地上。

    宁洛歌转过身走到苏瑾的跟前,她缓缓地蹲下,此时的她已经冷静下来了,冷静地心都已经寂灭了。

    她冷冷地说,“放开她!”

    “不。”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姜华对宁洛歌说了“不”。

    “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有什么资格抱着她?

    几乎是用抢的,宁洛歌把苏瑾从姜华地怀里夺了过来。

    瞬间,姜华的怀里空了,那一瞬间,他的心也被抽空了。

    他跌坐在地上,六神无主。

    忽然,身后传来yī zhèn 骚动。

    当听到慎言行礼,喊着“苏将军”的时候,宁洛歌身形晃了晃。

    “瑾儿呢?”苏将军历来沉稳宏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他目光所及jiù shì 一片血红,直觉上似乎不大对劲儿。

    而背对着他跪坐在地上的白衣公子,看上去与宁无双的身形相仿。

    “是宁公子么?”苏大将军停住了步子,站在亭外三尺,直觉告诉他前面有他并不想要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宁洛歌放下了苏瑾,当苏瑾的头露出来得那一瞬间,苏拓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宁洛歌是跪走到苏拓身前的,她目视前方,看着苏拓的衣袍,木木地开口,“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瑾儿。”

    说完,猛地弯下腰躬下身子,“砰”地一声,是头刻在沙石地上的声音。

    “对不起!”

    “砰!”宁洛歌再次躬身弯腰,磕头。

    “对不起!”

    磕一个头jiù shì 一句“对不起”。

    苏拓早已经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在了当场,他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宁洛歌不断地磕头,嘴里呢喃,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仿佛置身在虚空之中,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感觉不到。

    只是呆呆地看着女儿的尸体。

    “够了!”一旁的花无璃实在看不下去宁洛歌这样自残,抓住了她的肩膀,制止她再磕下去,她的额头已经被磕出了血,殷红粘腻的血顺着太阳穴流下来,诡异可怖。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这样做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花无璃脸色很冷,是极其少见的冷肃,大多数的他脸上都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而不是现在的严肃正气。

    “huí qù 睡一觉,醒来就都过去了。”

    “真的么?”宁洛歌的眼睛动了动,看向花无璃,执着于他那一句“醒来就都过去了”,眼神真挚。

    花无璃心下动容,却只能点头,“真的。”

    随即出手如电,点了宁洛歌的睡穴。

    宁洛歌只感觉到颈上一痛,就再没有了知觉。

    ————————————“瑾儿,洛姐姐会好好地保护你和姜华的,洛姐姐保证,一定让你们幸福。”

    “我相信姐姐,姐姐是个守信的人。”

    “不,不要相信我。不要。”床榻上昏迷的宁洛歌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她闭着眼睛,睫毛不断地颤抖,冷汗从她的额头上冒出来,头发几乎湿透,一缕一缕地贴着头皮,粘腻难受。汗水浸透了她的中衣,整身衣服都贴在了她的身上。

    瑾儿,洛姐姐会好好地保护你和姜华的,洛姐姐保证,一定让你们幸福。”

    瑾儿说什么,她说,“我相信姐姐,姐姐是个守信的人。”

    恍惚当中,瑾儿被五花大绑扔在了砧板上,一个粗犷凶狠的汉子举起来手中还带着血迹的砍刀,生生地剁了下去!

    “不要啊!”宁洛歌拼命地呼喊,身子却好像是被水草缠住,无论她怎么动弹都挣脱不得,她大声地呼喊着瑾儿的名字,瑾儿却只是远远地望着她,不语,微笑。

    手起,刀落,温热的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

    倏地,她睁开了眼。

    万籁俱寂。

    沙漏静静地流淌,时光悄悄地逝去,宁洛歌睁着眼睛,看着天亮,天又黑。

    晚上,屋外传来轻微的响动。

    随即便有微弱的声音传来。

    “姑娘睡了这么久,为何还不醒?”屋外,慎言焦急地在门口来回踱步,他已经顾不得想为什么这里会又出现一个宁洛歌,此时他只盼望宁姑娘身体不要有什么事情。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