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悲伤过度,没什么大碍。”花无璃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可姑娘已经睡了三天了。”慎言少见地很jī dòng 。他不懂医,如今又是寄人篱下,处在被动的地位。

    亲眼见证了苏瑾的离开,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片灰暗。

    门忽然从里面“咯吱”一声开了,二人抬起头就看见宁洛歌穿着一身白色中衣站在门口,眼神平静无波,看着他们二人,声音略微有些哑,“慎言,我没事了。”

    “姑娘,你真的没事了么?”虽然催促花无璃的时候他焦急得很,但是在对待宁洛歌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又害怕她没修养好就硬撑着和他们说没事以安他们的心。

    宁洛歌眼神有些呆滞地望着天空,很快收回了视线,没有回答慎言的问题,只是看向花无璃,很莫名的开口,“谢谢。”

    花无璃知道她是在感谢他给她去向柳亭的权利。

    宁洛歌知道自己从本质上还是花无璃手中的人质,对于一个人质,花无璃能给予如此gāo dù 的自由,是该感谢的。

    “我想去探望下苏将军,可以么?”宁洛歌望着花无璃问。

    “嗯,可以。让慎言陪着你。”花无璃极其宽容,但话锋一转,“有个条件,你必须先吃东西,再沐浴更衣一下。臭死了。”

    夸张地捏着鼻子,花无璃扇着kōng qì ,嫌弃地别过头不看宁洛歌。

    没有尴尬,只是kōng qì 中淡淡地飘出一声宁洛歌的声音,“谢了。”

    她转回房间,背影萧瑟寥落。

    在宁洛歌进了房间之后,慎言有些担忧地道,“我总感觉姑娘不大对劲儿。她太冷静了。”

    花无璃只是悠悠地抛下一句话,便离开了,他说,“心空了,人也就冷了。”

    宁洛歌和慎言去将军府的路上,听慎言把近来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曦月和真碧落二人带着大队赶向向柳坡的途中被人埋伏,全军覆没,到现在为止仍旧没有消息。

    这也导致了众人没有收到碧落是奸细的zhè gè 消息,而间接地使苏瑾丢掉了性命。

    苏瑾的尸体被放在将军府上,就等着四日之后发丧。姜华则一直守着苏瑾的尸体。苏将军也大病了一场,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姑娘,属下已经尽量把您还在花无璃手里的消息秘密地传回帝都了,不出yì ;,五日之后主子就知道了。”

    宁洛歌胡乱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知道,想从花无璃眼皮子底下传走消息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她不想给慎言泼冷水,人有希望,jiù shì 幸福的。

    慎言见宁洛歌从始至终都没说话,一直都是他在不停地汇报,想起那日在长亭里宁洛歌疯狂的一面,心里不禁戚戚然。那样的宁洛歌是所有人都没见过的。

    而如今,慎言偷偷地看身侧面容素淡干净的宁洛歌,无悲无怒,无喜无怨,之前的一切都好像不过是他臆想出来的画面一样。

    “到了。”宁洛歌轻轻启唇,淡淡地道,好像是在提醒走神的慎言,可她分明就连余光都没扫过慎言的。

    慎言先下了马,随后把她扶下来,她现在已经连下马的lì qì 都不够了啊。

    气喘吁吁地下了马,站在将军府的府门口,将军府的灯笼全换成了白色招魂灯,往里走,将军府上下一片缟素,由管家领着往苏将军房间去的时候,记忆恍惚回到了几年前初见苏瑾的那一次。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只是如今,一切都已经不能回头了。

    她始终是没有兑现承诺,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负了瑾儿。

    “公子请进。”管家比了个请的姿势。

    “你在门口等我,我一会就出来。”她向旁边的慎言吩咐了一句,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生着火炉,比外面要暖和几倍,乍一进去,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

    “你来了?”床榻上传来老将军虚弱的声音,不时地夹杂着几声咳嗽声。

    “将军。”忽然之间,原本已经平复好的心绪在听到苏将军的声音时瞬间便起了波澜。

    原来她还是没bàn fǎ 越过zhè gè 坎。

    她哽咽了。

    “快坐。”苏拓指了指近处的梨花木椅,请她坐下。

    走得近了,她才看清楚榻上的老人,那一瞬间,她泪流满面。

    曾经精神矍铄的大将军如今变成了虚弱颓唐的老者,曾经飞扬的青丝如今变成了干枯的灰发,一夜白头,原来真的存在。

    而曾经豪气云天的悍将如今只是个老年丧女的可怜父亲,这翻天覆地的转变,让宁洛歌一时之间不知道去适应。

    所以她哭了。

    “好孩子,别哭。叔叔不怪你。是叔叔没有保护好瑾儿。”苏拓也老泪纵横,bǎo bèi 女儿死了,可他连女儿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是个多么失败的父亲。

    宁洛歌“噗通”一声跪在苏拓的面前,失声痛哭,“将军!是我错,我没有保护好瑾儿,辜负了您的托付。如果不是我把她和姜华撮合在一起,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啊。”

    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忽然一股脑地在苏拓面前发泄了出来,知道苏拓肯定比她还要难过,她应该冷静地ān wèi 苏拓,可当老将军说出“叔叔不怪你”的时候,她那一份心情,她今生都不想再体会一次。

    “好了,别哭了。叔叔这几天就在想,瑾儿在天上看着我们,她一定不希望我们难过。所以,别哭。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害死瑾儿的凶手找出来。”苏拓声音仍旧虚弱,但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掷地有声。

    她点了点头,擦干眼泪,努力地平复着心情。只是她仍旧跪在地上,死活都不起来。

    “将军说得有理,我听慎言说,曦月公主和真正的碧落暗卫本来是赶过去给姜华报信的,可是半路上却被人给劫走了。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在想,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云国皇室的人?”刚说完,苏拓便又咳了起来,一旁跪着的她极其有眼力见地起身倒了杯热茶递给苏拓,伺候着苏拓喝完她又跪了huí qù 。

    苏拓将军看见她这么执着地跪着,也没说什么,眼神却有些哀伤。

    “不会。这伙人能够准确地掌握曦月的行踪,就说明是了解曦月的人,曦月一路从京城而来,行踪一直都没有逃脱他们的掌心。所以,此人一定是西凉人,而且一定要有足够多的势力,并且调动他们不会惊动子谦不惊动司徒墨然。那么……”

    她这么抽丝剥茧地分析着,原本还不甚清楚的真相就这样浮出水面了。

    她猛地睁大眼睛,望向苏拓。

    “是太子。”苏拓接了她的话茬,脸色阴沉。

    “赫、连、子、煜!”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用尽了她全身的lì qì 。

    “看来他已经和云国皇室hé zuò 了。”

    “将军放心,我心中已经有数了。这一次,请您看我为瑾儿报仇。”宁洛歌缓缓地攥紧了拳头,眼中是万年的寒冰,深沉,冷寂。

    从苏拓的房间出来,外面的寒冷让她打了个哆嗦。

    她不禁苦笑了下,现如今身子骨是越来越差了,看人家慎言不过穿着一身单衣,还面如红润如常,而她披着狐裘,里面也穿了三层,竟然还是冷得打哆嗦。

    “姑娘,接下来去哪儿?”慎言见她出来,从恭敬地跟了上来,问道。

    “姜华在哪儿你知道么?”宁洛歌偏头问。

    “在大堂。”慎言把手中的灯笼靠近了些,他注意到即使是在炉火旺盛的屋子里暖和了半个时辰,宁洛歌的脸色还是惨白,而刚刚更是打了个冷颤,想来她是冷的。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宁洛歌瞥了眼灯笼,抬腿率先走向大堂。

    刚走到大堂外,就听见里面传来婢女的声音。

    “公子,您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这样您的身体就垮了。您吃点吧。”

    回应婢女的只有bsp;mò 。

    “哎呀,公子您要不吃,我没bàn fǎ 和管家jiāo dài 啊,您吃点吧,就当是我求求您了。”

    仍旧是让人齿寒的bsp;mò 。

    不再停顿,她向着大堂里面走去,见到一脸为难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婢女,她道,“让我来,你先退下吧。”

    婢女看了眼宁洛歌,看她穿着气度和身后侍卫的穿着容貌想她应当不是普通人,便迟疑地点了点头,看了眼饭菜,便走了。

    只是刚走出两步,又有些怯生生地返了回来,“那个,饭菜凉得快,还请趁热吃。”婢女鼓足了勇气快速说完这句话,不敢看她的脸,又快速行了一礼匆匆地跑了出去。

    婢女出去之后,慎言也识趣地出去了,他细心地关上厅门,守在门口。

    屋子里有两个人,但却好像只有宁洛歌活着。她冷冷地睨着倒在棺柩旁的姜华,声音如寒冰,“醒了么?”

    姜华在最初听到宁洛歌的声音时身形晃了晃,若非那一下,宁洛歌都以为姜华根本jiù shì 具尸体。

    此时听到宁洛歌在和他说话,他只是木然地抬头看她……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