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忘了么?”冷冷地看着他,她抛出了第二句话。

    姜华的木头脸有了一丝龟裂。

    “她说了,她不后悔。她还说了,”宁洛歌的声音有了一丝颤音,哽咽了一声,她停顿下来,平复心情,大厅里出现了短暂的bsp;mò ,随后她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想让我们都幸福,你也忘了么?”

    姜华的眼眶红了。

    “没时间悲伤了,你该做的事情很多。我本来派了曦月去给你通风报信,可是她现在失踪了,你不去查查究竟是怎么回事么?若是有人想要阻挡你回云国,那你现在的样子不是正如他所愿了么?你难道不想去看看,究竟是为什么,明明应当是你最亲的家人,却拼了命的要杀了你,阻止你回你自己的国家么?”

    姜华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落下来。

    宁洛歌却强迫自己忽略掉,强迫自己对他再残忍些。

    “如果这些你都不在乎,那好,你去陪瑾儿吧,如果你觉得她会gāo xìng看见你,那你就去吧。她赔了自己的性命就为了让你我活得幸福,你我却在这里痛哭流涕郁郁寡欢,我想她会开心地,你说是么?”宁洛歌坚硬的语气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啊~~~”大厅里忽然爆发出的吼声让她都震了一惊。

    再转头看跪伏在地上的男子双充满了哀伤绝望的眼睛,她觉得心里的五脏六腑好像都在被人拧捏一样。

    姜华伏地大哭,宁洛歌从里没有听过一个男人哭得这样撕心裂肺,好像要把心里所有的悲痛都哭出来一样。只是她却还要再加一剂重药。

    “瑾儿生前说,她的愿望是让世间充满了鲜花和笑声。希望今后,你能够努力实现她的愿望。记住!你,不单单是为了你而活着。还有瑾儿。你要为她活出鲜花和笑声。否则,你对不起她。”

    宁洛歌转身离开了。

    姜华的哭声仍旧低低的,不曾停止,只是宁洛歌知道,他应当把话都听进去了。

    走到门口,想起那个善良的婢女,她的声音转而温和了很多,抛下一句,“记得把饭吃了。”

    返回花无璃的府邸,一路上她一言不发。慎言也从来不是个多话的人,他默默地跟在宁洛歌身后,与她的马始终保持着半匹马身的距离。

    留给她一个人空间去思考,默哀。

    夜很寒冷,大街上早就已经空荡荡的,马蹄踏在街道上还有隐隐的回声,一股彻头彻尾的孤独包裹了她,仿佛是世界上只有自己,荒凉可怖。

    不记得上一次感觉孤独是什么时候,只是幸好,不论是那次还是这回,她身边始终还有一个人。

    “慎言,你和慎行很熟么?”宁洛歌望着星空,却在问身侧的人。

    慎言没想到宁洛歌会关心他的事情,先是怔愣了一下,慢了半拍才回答,“他是我哥哥。”

    “是哥哥啊。”宁洛歌忽然笑了,虽然这笑淡的让人看不出来,但慎言jiù shì 知道,宁洛歌笑了。

    “你和你哥哥还真是很像呢。”一样的默默地在我身边,支持着我。

    “是么?”慎言挠了挠头,好像对zhè gè 话题还有些羞涩,“他是很好的哥哥,不过认识我和他的人都说我们长得不像。小时候父亲母亲还说我是捡的。”

    “为什么是你是捡的?不是你哥哥呢?”宁洛歌忽然很感兴趣地问道。

    “我哥哥yōu xiù 啊,所有人都喜欢我哥哥。可我太顽皮了,每天都是在家里搞破坏,所以我母亲就说我这么皮,不是她生的。”

    似乎是想到了好玩的事情,他忽然笑了笑。

    那笑,虽然很快就收huí qù 了,但她还是看到了,那是,能够温暖人心的笑。

    好像重新活过来,意识在zhè gè 世上苏醒,她努力地挣了睁眼,声音比来时轻快了些,“好了,快走吧。”甩出这句话,她一夹马腹,骏马在黑夜里奔驰起来。

    宁洛歌回到府里不顾婢女告诉她花无璃已经就寝了,硬生生地把花无璃从暖呼呼的被窝里给赶了出来。

    “我说,你要干什么?”花无璃半闭着眼睛,香肩半露,意态慵懒。

    “明天我们回京城。”宁洛歌眼中一片肃然。

    花无璃的眼睛豁然睁开,“你没病吧?我没记错苏瑾还要四天,哦不对,现在已经天亮了,她还有三天就要下葬了,你搞什么鬼?你不等她下葬么?”

    然而宁洛歌只是摇了摇头,毫无解释的意思,只是重复一句话,“明天我们回京城。”

    这回花无璃是完全清醒了,他有些担忧地看着宁洛歌,缓缓的伸出手附在她的额头上,又转而摸摸自己的额头,半低着头喃喃自语,“不烫啊,怎么傻了呢。”

    “啪”地一声,宁洛歌打掉了他垂在半空中刚才摸过宁洛歌的那只手,一本正经地再次道,“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们lì kè 回京城,我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瑾儿不能白死,我必须要给她报仇。”

    花无璃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盯着宁洛歌半晌,脸色则变化莫测,最后她道,“按照你说的办,走吧。”

    宁洛歌伸出手抓住了花无璃的手腕,感激地说,“谢谢,大师兄。”

    花无璃淡淡地笑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从陲城到帝都要小半个月,然而宁洛歌硬是要把行程缩短了一半,这便使得花无璃不能坐马车,不能休息,不能和没人玩闹,只得夜夜赶路。

    连续七日,真真的是让花无璃叫苦不迭,倒是宁洛歌好像根本没什么影响。

    但其实不论是花无璃还是宁洛歌都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别说是三五年的寿命,只怕一年现如今都是奢望。

    只是二人都心照不宣不提这一茬,花无璃还是日日路上哼哼呀呀,其实她知道他是想让她休息休息,每当她露出一点点疲惫的神色时,他都会大喊,要累死了累死了,要休息要休息。

    但时间紧迫,越早回到帝都越能打得赫连子煜措手不及,这次宁洛歌回来只带了慎行和花无璃,其余人甚至都不知道宁洛歌已经返回了帝都。是以zhè gè 时候宁洛歌的胜算是最大的。

    所以,花无璃的好意她心领了,却着实地受不起。

    “明天我们应该就到帝都了,累死老子了,硬生生地不眠不休五天。我说小师妹啊,普天之下也就你敢这么折腾我。”花无璃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极为疲惫幽怨地瞪了宁洛歌一眼。

    “今儿就在这休息吧。好好地休息一晚上,行不?”花无璃可怜兮兮地问她。

    抬眼仔细地望着城门上面的两个大字:惠阳,她的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每次到zhè gè 地方好像都没什么好事发生。她应不应该在这儿停留呢?

    这惠阳城里,赫连子煜的眼线很多呢。

    可最后到底是耐不住花无璃的软磨硬泡,她不得已妥协,烦躁地挥了挥手,眼神示意花无璃闭嘴,她冷声道,“好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休息吧。大家都累了。”

    说完就率先驱马进城,而花无璃则是一脸的赢了的表情,尾随她欢欢喜喜地进了惠阳。

    而一路上一直都像个影子一样的慎言,则是面无表情的遵从宁洛歌的指令。

    找了一家上好的客栈,宁洛歌三人要了三间上房,吃了饭上了楼,一沾到床,连衣服都顾不得脱,她就感觉累得睁不开眼,一股困意袭来,她歪在枕头上睡着了。

    她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长的好像睡了很多年,可奈何她却根本就醒不过来。挣扎着清醒,眼睛看着被子就又能睡着,一整夜反反复复。

    最后,她是被yī zhèn 敲门声弄醒的,睁开眼望着床顶,耳边是不断传来的敲门声,她愣了三秒钟,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开了门,却罕见地看到外面站着的是慎言。

    “慎言?你怎么来了?现在才不到四更,你没睡觉么?”宁洛歌诧异地看着慎言,他仍旧是面无表情,眼神清明地不像是睡过觉一般,站在门前,似乎是守了一整夜。

    见慎言脸色很谨慎,她想了想把慎言请进了屋子,关上门,她听到慎言道,“姑娘,花公子出去了。”

    “大师兄?他不是嚷嚷着要一直睡到自然醒?这会儿怎么会出去?”宁洛歌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左手摸着右手的手腕,她问道。

    “他看到我站在门口的时候,吃了一惊,我问他去哪儿,他眼神闪烁,说是去赏月。而且,傍晚那碗茶我没喝。”慎言道。

    “你是说大师兄给我们倒的茶里下了药?”宁洛歌开始回忆起来,半晌她摇了摇头,“不会的,大师兄为人骄傲,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姑娘看这茶杯,慎言不懂医术,这茶杯当初是以防万一偷留下的。您看看,这里是否有药吧。”说罢慎言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茶杯,小心地放在桌上。

    宁洛歌拿起来伸出食指在茶杯壁上摸了一圈,一层淡淡的无色粉末便挂在了她的指尖。

    望着这层粉末,她脸色微变,“可大师兄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