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在自言自语,她想不通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许,是想要阻止姑娘回京城。”慎言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药只是为了让我们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岂不是还要进京?那这药还用什么作用?”宁洛歌直觉还是有什么不对劲儿。

    “属下不知,或许这和花公子深夜出去有guān xì 。”

    “好了,我想想,你先出去,如果大师兄回来了,你lì kè 告诉我。”宁洛歌揉捏着太阳穴,闭着眼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慎言敲了敲门。

    宁洛歌知道,花无璃回来了。

    “好了,你在门口守着,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宁洛歌吩咐慎言。

    “是。”

    宁洛歌敲了敲门,花无璃的声音从屋子里响起,他打开门,一副还没睡醒就被吵醒的困乏表情,把宁洛歌给“请”了进去。

    慎言警惕地守在门外,不发一言,不过一会,他便听到屋子里的争吵声,到最后是瓷器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屋子里二人的争吵异常激烈,引得客栈里的其他人都纷纷注意到这间房间,齐刷刷地看向门神慎言,他却如老僧入定般仿佛根本就没听见没看见。

    又过了片刻,宁洛歌气喘吁吁地走了出来,头发衣着还有些líng luàn ,而花无璃则是露着一半的玉背,头发如鸟窝,衣服如干草,整个人像个女鬼。

    慎言被眼前的情景着实地惊艳了一把。

    有些忍俊不禁。

    宁洛歌回房间收拾过后,洗了一把脸,走了出来。

    三人再度上路,气氛空前的尴尬。

    花无璃和宁洛歌互相不理睬,慎言仍旧是维持着他不说不动木头人的形象,三人快马加鞭地赶向帝都。

    一上午很快过去,中午的时候宁洛歌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去了路边小树林里解手。

    而花无璃和慎言则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宁洛歌才从小树林里走出来,当她刚提好裤子走出树林的时候,刚刚看见花无璃他们二人想要说什么,yī zhèn 银光晃花了她的眼睛。

    紧接着便是刀光剑雨铺天盖地地向着她而来。

    她吃了一惊,但很快fǎn yīng 过来,出手防御,花无璃也快速地移了过来,挡下了那一剑,接下来的每一招攻向宁洛歌的攻势都被花无璃给挡了下来。

    突然而至的杀手大多数都在攻击着花无璃这一方,看得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花无璃身后的宁洛歌,是以招招都是向着宁洛歌,即使是拼着被花无璃一脚踹飞,也要给宁洛歌一剑。

    就因为这些不要命的暗卫,即使是有花无璃的保护,宁洛歌还是受了两剑,她却一直隐忍不出声。

    另一边的慎言则对手较少,他还勉强能够应付。

    且打且退,然而花无璃的打法却让杀手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武功绝顶,却招招都不致命,对杀手们的攻击也全都是给对方一些轻微的皮外伤。

    对手砍他一刀,他踹对方一脚。对方砍宁洛歌一刀,他踹对方两脚。但无论见多少血,他都不出杀招。

    与他对比起来,一旁的慎言就要显得血腥多了,几乎是每一剑都要见血。

    最后空出手的慎言看向还在和对手磨蹭的花无璃,不禁皱起了眉头。

    花无璃不是个蠢蛋,相反他还是绝顶聪明。

    作为凤凰门的首席大弟子,这名头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可他如今且行且退的战略,让慎言不得不怀疑他的初衷。

    仔细地观察着他的打法,慎言觉得,他好像是在……拖时间。

    半晌,慎言的眼中划过一丝光亮,忽然他的脸色大变,眼神探向花无璃身后的宁洛歌,他盯着宁洛歌的眼睛半晌,果然,这一回,他身形一震。

    突然大喝一声,“别打了,宁洛歌跑了,快去追!”

    杀手的动作一窒,忽然都纷纷停了下来,连连后退。

    骤然空闲下来的花无璃看向慎言,忽然冷冷一笑,“果然是你!当初赫连子煜对我说,叫我配合一个人,我还以为那人是假碧落,原来竟然是你!”

    “你为什么不按计划走?私自放走宁洛歌,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么?”慎言的脸色森寒,眼神是前所未见的冷酷阴鸷。

    “hā hā哈……”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xiào huà ,花无璃放声大笑,“按着计划?xiào huà !我花无璃什么时候说会听他赫连子煜的了?他配么?”

    “你私自做主放走宁洛歌,坏了大事,到时候你也脱不了干系,若是让宁洛歌知道,曦月公主的行踪自始至终都是你泄露的,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事么?”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今日既然我留下来帮她,那我就得帮个彻底。你们,一个都别想走!”话落花无璃终于攻向了众人,而他身后的宁洛歌则早就不知道跑去了哪儿。

    赤手空拳,花无璃挡下了所有的攻击,衣袍被划烂了两块,就连下巴上都多了一条血痕,然而看着眼前成堆的尸体,唯一美中不足的jiù shì 慎言让他给逃脱了。

    不过他还是满意地拍了拍手,“行了,小洛儿,为兄给你拖延了时间,剩下的就要看你的了。加油。”花无璃的眸子里迸射出极其少见的亮光。

    而此时的宁洛歌正在官道上策马奔驰,她已经在刚刚踏上官道就给赫连子谦发了信号,只要赫连子谦的人一看到,那她就算是有救了。

    虽然知道官道上会十分不安全,赫连子煜的人一定大部分都在官道上,可她还是要走这条,这条是最快能够到达京城的,也是赫连子谦的人最容易找到他的一条路。

    宁洛歌夹紧马腹,不停地挥动马鞭,让马的速度达到最快,随着马蹄踏在大道上,yī zhèn 阵的风沙扬起,吹散了她的青丝,不羁的青丝在风中随沙飞扬,直扯得宁洛歌也向后微微仰头。

    忽然天空中绽开了一束紫色的烟花,紧随其后的是“轰隆”地烟花响声,一瞬间,她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第一个bsp;làn 的笑容,因为赫连子谦的人终于来了。

    “驾!”她扬起马鞭,狠狠地抽在马身上,似乎比之前的每一鞭都更加有力。

    “前方何人?”忽然一队人马对着她飞奔而来,为首的人颐指气使地问道。

    “只是过客。”宁洛歌眼神一黯,这人她认识,是赫连子煜的人。

    “见你行色匆匆,包袱里拿的什么?是不是要意图图谋不轨。”为首的人已经走到了她的眼前。

    她心里知道,对方恐怕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正因为知道,才会拦下她,找些莫须有的理由想bàn fǎ 名正言顺地把她拿下。

    她心里暗暗地盘算,子谦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她只要再撑一会,一切就都过去了。再撑一会,就可以了。

    忽然,她委下了身子,浑身颤抖着拱起双手,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战战兢兢地道,“官爷,小的是无辜的,官爷你饶了小的吧,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儿子。都等着小的一个人养家糊口呢。这包袱里,jiù shì 些盘缠和账簿,官爷随便的看啊,小的是良民啊。”

    宁洛歌跌跌撞撞地下了马,跪在地上,哭得涕泗横流,手里的包袱更是被她打开,把所有的东西都抖落在了地上,然后就躲在一边瑟瑟发抖。

    官爷见到这一幕忽然有些迷茫,这人真的是殿下要他们拦下的无双公子么?无双公子气度非凡,再看看眼前zhè gè 胆小如鼠卑贱低微的小bǎi xìng ,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宁洛歌还在哭,哭声震天,一边哭一边嗷嗷地喊大人明察,草民冤枉。

    喊得周围的行人都忍不住停下来驻足观望,然而被官爷这一大队人阵势所吓,都灰溜溜地跑了。

    那官员旁边的副手眉眼阴鸷阴柔,见官爷动摇,他立即提醒道,“无双公子诡计多端,大人小心,这是他的诡计!”

    官爷似乎是被提醒了,原本的疑虑瞬间消散,他不再动摇,冲着身后的侍卫们大喊,“此人意图谋反,拿下!”

    宁洛歌见对方翻脸比翻书还快,也不再扮弱,从包袱里拿出一个檀木盒子,眼看着已经有两个侍卫率先冲着她刺了过来,她立即打开盒子。

    一层的飞针“唰唰”地冲着来人飞射过去,直直地穿透了两个侍卫的双眼,顿时引得二人哇哇大叫,很快二人的眼睛便由白穿黑,发出了“刺啦刺啦”地仿若烧焦般的声音。

    痛的两个人满地打滚。

    而在这身后的一众侍卫本想要冲过来,却被这两个人的下场还有宁洛歌的狠辣给吓唬住了,这针上有毒,中毒者生不如死,而且无双公子下毒毫不手软。

    于是侍卫们比划着刀剑,却纷纷踌躇不前,一时之间,又为宁洛歌赢得了一些时间。

    本来两针就可以解决那两个侍卫,但她却消耗了四针,为的jiù shì 震慑后面的人。

    待众人都踌躇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下手,打开檀木盒,一连发射八针,八针jiù shì 八个人,瞬间,银针准确无误地穿过八人的死穴,八人齐齐倒地。死不瞑目。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