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凤凰山,从小在他们心中那里就应该是住着神仙的地方,他们不能容忍心目中的神仙却原来只是一个披着神仙外衣的恶魔。

    “今晚碰巧遇到他,我提出和他过招是想要探探他的底。”

    “结果如何?”一直bsp;mò 的戴宗开口。

    赫连子谦摇了摇头,吐出四个字,“深不可测。”

    “能把二哥你给打成这样,那想必是绝顶高手中的绝顶高手了,搞不好已经成仙了。”卓钰在一旁危言耸听。

    赫连子谦没理他,自顾自地道,“那倒不至于,我也伤了他,想必他今晚上应该也不好过。只不过,我自恃武功绝顶,今日和他对阵却还是落于下风。”赫连子谦不再说了,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宁洛歌只是看到他的表情越发的严肃。

    “既然玄素真人已经来到了帝都,那就说明,我们上午的推测是正确的。”戴宗分析。

    “何止啊,师傅已经在长生馆里当了快一个月的大夫了,在这期间子谦还见过他一次。”宁洛歌叹了口气,颇为颓废地道。

    “噗!还有这事?!”卓钰刚喝进嘴的茶一口喷了出来,瞠目结舌。

    “嗯。”宁洛歌哀怨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对方对我们了如指掌,不过如今局面已经好了很多,之前是敌在明,我们在暗,如今却是已经都在明处了。太子废与不废,就看是我们赢还是他们胜了。”戴宗道。

    “不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才能够让父皇相信我们的实力,只有这样,父皇才能够站到我们这一边。”

    “父皇如今病入膏肓,思虑事情确实是不够周全,他怎么不想想,即使是让赫连子煜登基了,他也不会放过二哥的。二哥这么强悍的威胁,放着谁登基都是不会留的。”

    “或许是玄素真人给了他什么保证?”戴宗道。

    “若是这样,那我们不如让玄素真人的名誉扫地,这样皇上就不会这么忌惮对方了。”卓钰顺着zhè gè 思路道。

    “只要证明师傅没有那么讲信誉就可以了。又或者证明师傅没有表面那么仁慈就可以了。”宁洛歌忽然眼前一亮,“我有bàn fǎ !”

    “什么bàn fǎ ?”卓钰和七皇子不约而同地问道。

    “师傅如今在长生馆里治病救人,我若猜得不错,明天他也是会去的,若是这样,想bàn fǎ 让皇上也去长生馆,我们来个引蛇出洞怎么样?”

    “怎么引?”戴宗显然也感兴趣zhè gè 计策。

    “我来引。”宁洛歌道。

    “不行!”赫连子谦呵斥。

    “为什么不行?只有我去才最能够套出话来不是么?师傅见到我戒心肯定会是最低的了。”

    “我去。”赫连子谦强硬地道。

    “你去师傅会说么?”宁洛歌明显是鄙视。

    “要么我去,要么zhè gè 计策作废。”赫连子谦极其霸道专制。

    看着两个人争吵,旁边仨人都当自己是kōng qì 。

    最后,两个人终于商量好,听赫连子谦的,他去套话,宁洛歌负责帮皇上隐蔽气息。

    要知道在高手面前,方圆百米之内的声音几乎都可以察觉到,除非是有特比大的噪音或者极好的龟息功,否则任你藏到哪个犄角旮旯,都还是能够被找出来。

    当决定好决策,众人开始设计具体的方案。

    夜里,谦王府的书房外,数十个绝顶高手潜伏在周围保护书房的安全,慎行更是一直守在书房门口寸步不离。

    书房里,赫连子谦五个人则是设计整个计策,把所有可能的漏洞都加以完善,一直讨论到天空破晓。

    “好了,都huí qù 休息吧。计划晚上才会施行,现在jiù shì 养足了精神,这样晚上才可以不出问题。”终于大功告成,赫连子谦大手一挥,众人就都顶着熊猫眼各回各家了。

    宁洛歌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赫连子谦看着她的睡颜,只觉得心都快要融化了。

    夜很快便到了,宁洛歌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极快,按着计划,她下午的时候就去了长生馆,什么都没说,一切都好像平淡无奇,她坐在玄素真人旁给他打下手,替他诊治了小半的病人,二人除了病症上的沟通之外,什么交流都没有。

    一直到最后一个病人的时候,宁洛歌正在替最后一个病人看病,玄素真人这边已经jié shù 了,不早不晚,赫连子谦走了进来。

    “石大夫。”赫连子谦谦恭有礼地问候。

    “小子功夫不错,昨天被我真气一震,今日竟然就已经huī fù 了。不错不错,是个可造之材。”今日的石灵素带着易容面具,装扮成了普通老者的形象,因为见有另一个病人在场,一直装着驼背。

    石灵素说话底气十足,一点也不像七八十的老者,而这样的底气让赫连子谦听见,jiù shì 另外一层含义了,因为这说明,石灵素已经康复了,昨天他的那一击虽然给石灵素的内腑造成了一些震荡,却并不像他这么严重。起码他如今已经康复了,而自己的内腑却还是有些疼的。

    “前辈过誉了,不知道前辈现在忙不忙,子谦有些话想要当面问问前辈。”

    “嗯,不忙不忙,我们里间说吧。”

    “好,请。”

    宁洛歌因为还有一个病人需要诊治,便没有跟进去。

    石灵素和赫连子谦走进里间,便听到赫连子谦道,“真人是聪明人,晚辈就不拐弯抹角了,在真刀真枪的相见之前,子谦有一件事情还请真人解惑。”

    “哦?什么事?”石灵素挑眉,他盘腿而坐,倒了两杯茶,拿起自己的那一杯慢慢地饮着。

    “为什么是老三,而不是我?”赫连子谦这话说的很隐晦,但像石灵素这样的人,自然是瞬间变明白了。

    “什么不是你?”但他却是在装糊涂。

    “私炮房爆炸一事,幕后的真相晚辈相信真人十分清楚,老三能够为了销毁证据而连眼睛都不眨地下令让整整一个巷子的普通bǎi xìng 跟着陪葬,您为什么要选择bāng zhù 这样一个皇子?”

    “怎么?想套我的话?小子,你不够火候。”石灵素不愧是老江湖,已经成了精似得,完全不上套。

    二人在屋内毫无进展的tán huà ,却让宁洛歌在屋外听得心焦。

    她看了眼那个所谓的“病人”,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错,zhè gè 病人jiù shì 当今圣上,九五之尊。

    因为石灵素武功太高,若是想要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一个武功不高的人隐藏在屋子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以卓钰就想到了zhè gè bàn fǎ ,不藏,让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样,更能够让他放下戒心。

    “zhè gè 问题困扰晚辈很久了,晚辈……”赫连子谦还要再说什么。

    忽然大堂里传来“咔嚓”地一声。

    “什么人?”

    石灵素的警惕性极高,一听见声音他便站了起来,就连赫连子谦都没看清他是如何从座位上挪到门口的。

    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石灵素出去,若是出去,事情就露馅了。

    这么想着,赫连子谦也瞬间移动到了门前,挡住了石灵素的去路。

    “小子,让开,你不是我的对手。”石灵素微眯了眯眼,浑身散发出阴鸷的气息。

    “不过是老鼠碰到了蜡烛,真人不必当一回事。”赫连子谦胡扯八道。

    “我再说一遍,让开!”

    “恕晚辈不能从命!”赫连子谦同样坚决。

    就在二人剑拔弩张周身都散发出凌厉的气势的时候,门忽然开了。

    率先露出来的是一抹绯红衣角。

    待门全部敞开,二人看见花无璃大喇喇地站在门外。

    他不好意思地摊了摊手,略带抱歉地向着赫连子谦拱了拱手,“对不起啊,没让你知道dá àn 。”

    说完讨好地走到石灵素身边,作了个揖道,“师傅,对不住,刚才是小师妹不让徒弟进来,所以才弄出了点声响,其实徒弟也想知道师傅为何执意选那个废物。虽然眼前zhè gè 废物比其那个也好不了多少,但起码也好一点啊。”

    花无璃鄙夷地等了眼赫连子谦,转而问石灵素。

    习惯了花无璃的油嘴滑舌,石灵素淡淡地笑了,散去了周身迫人的杀气,仿佛又变成了手无寸铁的普通老人。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无璃又替你说话,告诉你也无妨,太子是天命所归,而你不是。你当知道我凤凰门五行术数的本领天下第一,本座在二十年前便占卜过。太子是帝星,而你是阻挡了帝星的那颗冥星。”

    “所以二十年前你才将我劫走?”赫连子谦的脸上嫌少的有了情绪波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人生竟然是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卦象而改变的。他觉得讽刺!

    “是。”石灵素很干脆地回答。

    “那么,容晚辈问一句,阻挡帝星,下场是什么?”赫连子谦的脸上显出痛苦之色,显然没想到这一切jiù shì 命中注定的。

    是啊,好像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你怀着万般的希望,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书写自己的人生,却被另外一个声音告知,没用的,你再努力你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没用的,这jiù shì 你的命运,你再努力你还是不如他,因为这是命。

    赫连子谦的双拳紧握,就连脖颈上的青筋都明显得凸起,十分渗人。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