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灵素没说话。

    他却执着地又问了一遍,“阻挡帝星,下场究竟是什么?”

    “死!”这一会,石灵素斩钉截铁地吐出一个字。

    “若我就此收手呢?”赫连子谦的肩膀垮了下去,他坐在地上,低垂着头,后心正好对着站着的花无璃,他却浑然不觉。

    “晚了。”只听石灵素叹了口气,颇为惋惜地吐出这两个字。

    “你是个人物,可惜,命运已经注定了。”

    赫连子谦不说话了,现在已经没必要说了,他想要父皇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石灵素也不说话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不对头。

    屋外的气息消失了。那也jiù shì 说外面的病人走了。

    刚刚其实他想要出去,并不只是因为杯子发出的声音,还因为屋外面两人气息都随着他们的tán huà 而起伏,尤其是那个稍微强一点的。

    他的小徒弟身子已经被她自己给拖垮了,气息一直都若有似无,而旁边那个病人的气息,明显地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弱了下去,那是在听他们说话的biǎo xiàn 。而当他们说到一些地方,那到气息会陡然增强或者减弱。

    而如今,他们刚刚谈完话,就消失了。

    他忽然笑了,眼中是欣赏的笑意,“好小子,竟然能够联合起我徒弟来骗我,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花无璃和赫连子谦的面色都是一变,但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每个人都很平静。

    “只不过,如我刚才所言,你的命已经注定,任你再这么折腾也是徒劳的了。”说完石灵素深深地看了眼花无璃,那一眼中全无笑意。

    他没有怪罪任何人,直接离开了。

    待石灵素前脚走了,花无璃后脚也离开了,要出门的时候,赫连子谦拦下了他,“谢谢。”

    “不客气,这其实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花无璃的脸上没有吊儿郎当的笑意,反而异常严肃。帮着外人欺骗师傅,等于背叛。

    师傅不会轻饶他。

    花无璃走了好一会,宁洛歌才回来,她把皇上安然送回了皇宫,回来之后便看到赫连子谦坐在大堂发呆。

    “怎么?你不会是真的信了师傅说的什么命不命运的吧?”宁洛歌推了推他的肩膀,嘴角微微咧开,淡淡地笑。

    “没有提前告诉你花无璃会来,是因为这是临时决定的。你不会怪我吧?”赫连子谦解释道。

    听到他特意的解释,即使开始心里还有些不舒服,现在也没事了。她摇了摇头,“不怪你,我知道你是好意就好了。而且幸亏有师兄,不然师傅真的没那么容易放下戒心。”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脸垮了下来,“只是这次师兄肯定惨了,你别看师傅那么和蔼可亲,可要是发起脾气来比谁都可怕。这次师兄帮衬你,huí qù 指定得被师傅拨下一层皮。”

    “不至于吧?”想象着那个画面,赫连子谦皱眉道。

    “怎么不至于?你不知道,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把二师兄裤子扒了扔到师傅房间给他当手巾用,后来被师傅发现了,然后我被关在柴房里整整一个月啊,而且每天只准吃一顿饭,还必须比其他师xiōng dì 多加一项体能训练。要不是半夜有大师兄二师兄去给我送些吃的,只怕你现在都见不着我咯。”

    宁洛歌笑盈盈地捏了下赫连子谦高挺的鼻梁,随后起身去帮断玉收拾柜台和药物,zhǔn bèi 着关门打烊。

    赫连子谦坏笑了两声,“你还干过这种事情?”

    宁洛歌嗤了一声。极其明显地转移话题,“我说赫连子谦,我师傅对你还真的挺不错的。刚才那种情况要是换了别热,我师傅肯定一巴掌就拍过去了。可师傅连碰都没碰你下,说明他还挺欣赏你的。”

    “被他欣赏,是好事么?”赫连子谦仍旧坐在榻上,他也嗤了一声,反问道。

    然而宁洛歌耸了耸肩,吐了吐舌头,“不是什么好事。你要倒大霉了。”

    赫连子谦瞪了她一眼,不搭理她了……

    晚上二人huí qù 之后七皇子他们仍旧已经到了,只是宁洛歌连日来太过疲惫,自从从陲城回来还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个安稳觉,赫连子谦心疼她,便勒令她huí qù 休息。

    宁洛歌想了想,她觉得自己应该信任他,把一切都交给她,她就养着身体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然后寿命能够长到能看着赫连子煜死翘翘的那一天就好了。

    于是宁洛歌就率先huí qù 睡大觉了,回到了最让她安心的环境里,她很快就睡着了。

    睡得很安稳,连赫连子谦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一夜无梦,等她第二天早上起来又被常香告知,王爷已经去上早朝了。

    宁洛歌伸了个懒腰起床,望着窗外,朝阳燃烧着晨雾,一片金光。花园里里,经霜耐寒的松树、柏树,还有冬青树湿润的秃枝和暗绿色的叶子闪耀出春天一样焕发的生命。给阳光一烘晒,晨雾降落下来,渗透到泥土里,到处冒起阵阵湿气。

    微风轻拂而过,泥土和朝露的气息扑鼻而来。

    宁洛歌大口的呼吸,感觉到通体舒泰。

    洗漱过后,吃着早膳,一个惊天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赫连子煜被废了!

    常香传来zhè gè 消息的时候,宁洛歌还在吃包子,她听到zhè gè 消息,包子从筷子中间掉下去,骨碌骨碌就滚到了门口,而门口,好巧不巧地正好在zhè gè 时候出现了一个人的黑靴子。

    顺着靴子抬头,宁洛歌看见了一袭绯衣,而绯衣上的那颗nǎo dài 则让宁洛歌差点连筷子都惊掉地上。

    “大师兄!你被揍成猪头了!”宁洛歌道。

    花无璃原本就红肿的脸lì kè 就沉了下来,得亏宁洛歌视力比较好,还能辨别出大师兄脸上细微的表情。

    “是师傅揍得吧?”宁洛歌坏笑着,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表情。

    花无璃郁闷地走进来,一屁股坐下来就开始吃饭,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慢慢的一桌子早点就被他吃光了。

    “你是知道了赫连子煜被废的消息特意来的?”宁洛歌试探着问。

    花无璃仍旧是自顾自地吃……

    待整个桌子上的点心都吃完了,他才说道,“不是,我jiù shì 来这躲一会。师傅很快就会知道zhè gè 消息,你知道师傅的脾气,所以我来躲一会。等他气消了我再huí qù 。”花无璃喝了口茶,姿势仍旧是优雅高贵,只是配上他那张猪头脸就不够看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走呢?你不必选择任何一方的,以你的武功和能力,你逃个十年八载不被抓到还是很有可能的。等到师傅他驾鹤西去了,到时候你就彻底解脱了。出去寻个自由,不是比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中更快活么?”宁洛歌收起了戏谑,认真地道。

    花无璃看着她,似乎是在便被她这番话是不是出自真心,半晌,他才轻笑了一声,“小师妹,别开玩笑了,这么天真可不像你。师傅于我来说,不只是师傅,还是父亲,是一个家。像你我这样的人,从小到大最渴望的,不过jiù shì 一个家而已。我不可能亲手毁了我的家。你也不可能,所以我们两个才会到了如今这样的局面。”

    花无璃犀利地指出如今的局面,一时间让宁洛歌无话可说。

    最后,宁洛歌笑了,那是一种苍凉到极致的笑,“没想到花无璃也能够有被羁绊住的时候。”

    “是啊,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褪去傲慢的面具,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宁洛歌换换地转头,望向花无璃,“师兄,努力幸福吧。”

    那一刻,花无璃的心慢了半拍,他不敢想象,若是此时让宁洛歌得知害死苏瑾也有他一份,她会怎么对待他……

    还会不会这样伤感真挚地对他说,“师兄,努力幸福吧。”

    不!不会了!她一定会恨不得杀了他!

    “你好像并不惊讶赫连子煜会被废掉?你难道不急么?如果他玩完了,那你们也白玩了。”宁洛歌带着半分试探问道。

    “那个白痴,要是能一直在太子位上坐着我才觉得有鬼。”花无璃翻了个白眼,说话毫不留情。

    “你难道不相信师傅的帝星之说么?”

    “我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花无璃喝了最后一口茶,腾地站了起来,“走了。不用送了。”

    望着他匆匆lí qù 的背影,她只觉得心里很温暖,出声把他叫住,“唉,大师兄!”

    花无璃不耐烦地回头,但却还是停住了jiǎo bù ,“又干什么?烦人精?”

    听到久违的绰号,她真心地笑了,“大师兄,谢谢。”

    看到宁洛歌明媚的笑容,花无璃只觉得心中yī zhèn 烦闷,他挥了挥手,大声嚷着“女人jiù shì 这么磨叽”离开了……

    而宁洛歌则看着这一桌子残渣剩饭泪流满面,她还没吃呢好么?这是小常香特意给她做的好么?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