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马上就出来了!”产婆已经看见了希望,整张脸上都乐开了花。

    “用力!”宁洛歌握着夭儿的手用力地收紧,随着她用力的瞬间,同样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生了!”

    “哇……”清脆的婴儿啼哭声响彻房间。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公子。”产婆喜滋滋地抱着孩子,熟练麻利地照顾孩子。

    “糟糕!夫人没气息了。”另外一个刚才接生孩子的产婆脸色剧变,惊叫出声。

    宁洛歌眼神一紧,顾不得看孩子,连忙把之前的银针全部小心地拔出来,lì kè 换了针法,重新施针。

    正巧在这时,房门外传来常香的声音,“公子,来了,来了。”

    似乎是见到了希望,宁洛歌惊喜地扭头冲着门口喊,“快进来!”

    门lì kè 被推开,yī zhèn 风似的,一个男子跑了进来。

    “你身上凉,你先站在那和她说话。”宁洛歌看都没看他,吩咐道。

    早已经经历过世态炎凉的赫连子灏丝毫不介意宁洛歌的口吻,lì kè 点点头。

    开口叫着夭儿。

    “小夭,小夭,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赫连子灏和夭儿说着话,宁洛歌在这边bsp;mò 地施针走穴,从怀中掏出固本培元的丹药,命令赫连子灏伺候着他服下。

    在两个人通力hé zuò 之下,夭儿渐渐有了微弱的脉搏,身体也慢慢地热了起来。

    见情形终于是稳住了,宁洛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没有lì kè 收针,而是等情况彻底稳定,命令两个产婆和婢女们把屋子收拾好,她看了眼还在和昏迷的夭儿说着什么的赫连子灏,便出去了。

    现在不是追究他为什么还活着,夭儿的命是关键。

    从产房走出去,烈日正当头,照射在她的头顶,引得她yī zhèn 眩晕,身子晃了晃,lì kè 伸手扶住了一旁的门框才使得自己没有倒下。

    使劲儿地甩了甩头,她才看清了眼前的情况,缓缓地走出来,恍若隔世。

    孩子已经被抱到隔壁去了,赫连子逸却还维持着她进去时候的姿势站在院子里,只是此时的表情有些诡异。

    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毫无顾忌地开口,“你是想问,为什么赫连子灏会出现在这是么?”

    赫连子逸转而望着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倒是她自顾自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是在想,你为什么这么厉害!你是神仙么?刚刚产婆说,那种情况下,他们母子根本不可能活得下来!”

    赫连子逸望着她的眼神很深邃,很欣赏,还带着一抹匪夷所思。

    她愣了一下,随即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还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只不过是巧合,正好夭儿在怀胎的时候我曾经给她服过一些固本培元的药,想来现在是发挥作用了。再有jiù shì ,你把他们娘俩照顾的很好,你zhè gè 小叔叔,真的很好!”

    宁洛歌笑了笑,脸色却有些苍白。

    赫连子逸没说话,宁洛歌也没再说话,他们二人并肩立在院子里,看着婢女们进进出出的在两个房间里忙来忙去,听着左边房间里偶尔传来的小孩子咿咿呀呀的清脆声音,和右边房间里赫连子灏偶尔传来的不甚清晰的话语声,忽然觉得这世界很美好。

    “让他们暂时住在这儿吧。”宁洛歌偏过头,望向赫连子逸。

    “正有此意。”赫连子逸也转过头,望着她,淡淡地微笑……

    宁洛歌又在四皇子府呆了一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回谦王府。

    一进自己的屋子她便愣住了。

    一室的狼藉,满地都是碎瓷片,桌椅被推得东倒西歪,而她一向最钟爱的美人榻竟然被人劈成了两半!

    “慎行,去问问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宁洛歌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其中一副自己心爱的画被撕得粉碎,她嘴角沉得更甚。

    常香被暂时留在四皇子府照顾夭儿了,赫连子灏的事情必须保密,想来想去最hé shì 的还是自己的人。

    宁洛歌扶起了一个凳子,在地当间坐了下来。

    慎行没过一会就回来了,他脸色有些尴尬为难。

    “怎么了?”宁洛歌冷冷地问。

    “属下问清楚了,据说是凌姑娘下午来过了。”

    “你的意思是,这是她干的了?”宁洛歌的视线冷冷地射过来。

    慎行点了点头。

    “子谦呢?他在哪儿?”“腾地”站起来,转念她又坐下来问道。

    “王爷进宫了,一直都没回来。”慎行这回回答得很坦然。

    “凌楚儿呢?她现在在哪儿?”

    “砸完了之后就进宫了。”

    “呵,她倒是会躲,以为进宫了就平安了?反了她了!走,进宫。”宁洛歌道。

    路上,宁洛歌侧身问道,“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么?”

    “凌姑娘不知道在哪儿听到的消息,说谦王爷要立您为正妃,还要把凌姑娘送走。”

    “我怎么从来没听过zhè gè 消息?这是谁在造谣?”宁洛歌眉毛一立,压迫人的气势立时散发开来。

    “不知道。”慎行无辜地摇了摇头。

    进了宫里,仿佛是老天在帮她,宁洛歌打听到凌楚儿在东宫,与她一同的还有瑶妃,沈韵诗,林九瑶等人。

    据说是太子妃请过去的。

    虽说太子已经被废,但好歹还是誉王,圣上命赫连子煜暂时在东宫里关禁闭,但太子妃李安茹却仍旧是一品的郡主,如今也是誉王妃,况且她仗着李家,虽然皇后倒了,但她却还活跃得很。

    宁洛歌猜,李安茹这一次一定是想要给赫连子煜求情。

    至于凌楚儿为什么会在,宁洛歌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毕竟猪的思维,人是理解不了的。

    “找到了。”宁洛歌忽然道。

    一旁的慎行听得一头雾水,“找到什么了?”

    “找到危言耸听的了,一定是李安茹和凌楚儿说了什么,她才会忽然回来乱砸一通,砸完了又怕我怪罪,躲到了这里。”宁洛歌冷冷一笑,“就她们俩也想和我斗,今天正好,两个都在,咱们就一起都收拾了。hē hē ……”

    慎行被宁洛歌的冷笑笑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打了个冷颤,心里默默地为那两个傻娘们儿默哀。

    李安茹的宴席办的很简单也很安静,jiù shì 几个女子坐下来聊聊天,谈谈花啊草啊胭脂水粉,只是间或李安茹提上两句殿下是如何的勤政爱民,无双公子是如何的血口喷人。

    正当李安茹说得吐沫横飞的时候,她口中阴险狡诈道德败坏狗仗人势的宁无双就出现了。

    宁洛歌一袭白衣,一脸的坦然,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是女人,只是彼此之间却都不知道对方知道。

    李安茹一看到宁洛歌,就像一只护食的老母鸡冲了过来,“你怎么来了?本王妃不记得邀请过你。”

    “我来找人。”宁洛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语气礼貌。

    “这没你要找的人,快滚!”说罢就去推搡宁洛歌,企图把她拥出去。

    然而手指刚碰到宁洛歌的手腕,就仿佛被刺了一下,她猛地收回手。

    看着流血的手指,脸上迸射出怨毒的光。

    然而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扭过了头,露出泫然欲泣的委屈表情,向着瑶妃扑过去,“母妃,你看,她趁我不注意用针扎我。”说完可怜兮兮地把手指伸到瑶妃面前。

    瑶妃看到还在不断的冒血的手指肚,顿时冷了脸。

    “宁洛歌,你过来!”她忽然开口,声音阴冷。

    而一旁的宁洛歌则刚从刚才的事故中回过神儿,她望着这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她什么时候用针扎她了?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瑶妃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宁洛歌!

    这,意味着什么?

    宁洛歌冷冷地看着瑶妃,并没有上前,她懒得理这两个女人,转而看向凌楚儿,“凌楚儿,你过来。”

    凌楚儿自从刚才看她进来,就一直缩在角落里,此时听到她叫她,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mó yàng ,装得连宁洛歌自己都觉得她很可怜。

    然而……

    “砸了我的房间,以为躲到这儿就没事了么?”

    “那不是你的房间,那是谦哥哥的,你不要脸!道德败坏!一个女人,没名没分地住在男人宅子里,无耻!淫,荡!你还敢说那是你自己的家!”凌楚儿突然站出来,情绪jī dòng 地道。

    宁洛歌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她缓缓地走过去,站定在凌楚儿身前,举起右手……

    “啪啪啪啪……”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手会打在凌楚儿的脸上,但最后却只是打在了她的左手上,她鼓起了掌。

    “说得好!说得非常有道理!”她忽然说。

    “你说什么?”沈韵诗皱着眉头忍不住站了出来。

    “宁洛歌你疯了!”林九瑶生气地跺脚,从上次宁洛歌救她开始她就已经不讨厌宁洛歌了,刚才突然看到宁洛歌还很开心,现在见到她被欺负,不由得出声大呼。

    “凌楚儿你说的没错,只是你刚刚说完了我,下面也该换我说说你了。”宁洛歌冷冷一哼,看着她的眼神犀利可怖。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