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有没有可能是四皇子?”卓钰想起皇上一直以来对四皇子的重视,觉得zhè gè 也不一定不可能。

    “父皇的想法现在还不好说,其实若是真的让老四当太子也没什么不好,只是瑶妃却会成为一个隐患。”

    宁洛歌坐在一旁滋溜滋溜吃葡萄,一直没吱声的她听到这儿点了点头。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还不是kǎo lǜ 太子的事情。而是另外一件,我们拔了老虎身上的毛,难道还想要安然无事吗?现在要做的是时刻提防老虎反咬我们一口。”戴宗刚刚就一直没说话,这回才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不错,我们对玄素真人一点也不了解,根本不知道他会怎么做。现在我们似乎什么都不能够做了。”卓钰有些丧气地说,的确,现在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实在是让人心慌。

    “做不了就不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等着接招好了。最近把各自的下属和手里的事务都做好,要一百二十个精心,务必不能让敌人找到破绽。”赫连子谦叮嘱。

    “是。”

    看着三人纷纷告退,宁洛歌的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赫连子谦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发顶,“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我在想,瑶妃真是不知足,子逸那么孝顺,她还这么折腾,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她也是和赫连子煜一伙的,只怕子逸也是知道的,真是苦了他了。”宁洛歌颇有些苦恼,nǎo dài 里也同时冒出很多整人的点子盼望着什么时候能用在瑶妃的身上。

    “好啊,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想别的男人,胆子越来越大了啊。看我怎么惩罚你!”说着便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宁洛歌惊呼了一声,但随即却又释然地笑笑,他们两个是很久没有在一起那个了。

    望着他眼中浓浓的情意,她颇为zhǔ dòng 地献上了唇……

    一年转瞬即逝,宁洛歌站在窗边望着院子里的梨树,恍然发觉她重生已经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里有收获,有失去,收获了爱人,失去了妹妹。老天爷永远是公平的,他会衡量你的所失所得,最后让一切都变得相等。

    阳光很强,忽然照射进来,惹得宁洛歌一震眩晕。

    她最近头晕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从夭儿生产那日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发作几次,时间越来越长。

    医者不能自医,她始终记得这句话。

    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流逝,只是她无能为力。

    她现在只希望,上苍给她的时间多一点,再多一点,让她可以看着赫连子煜死,看着赫连子谦顺利地登上皇位。

    其实她一直都在骗他,她和他说,等他登基的那一日,jiù shì 她嫁给他的那一天,可从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她就知道,永远都不会有那一日。

    她不会嫁给皇帝,再也不会。即使那个皇帝是他。

    皇帝身上担负的责任太多,而皇帝做自己的时间太少,她相信赫连子谦会一辈子都爱他,这一点从他的父皇就可以看出来,只是,爱她的是赫连子谦,不是一国之君。当她和国家放在他面前让他选的时候,她没有信心,她也不敢让他去选。

    为了她去当昏君么?她不要。

    所以,她有时候会想,让时间慢一点吧,让赫连子煜晚死几天吧,这样她就可以和赫连子谦在一起久一点了。

    只是当她的头晕一次比一次时间长的时候,她又希望时间快一点,她期盼上苍不要这么残忍,一定要让她亲眼看着瑾儿大仇得报。否则,她会死不瞑目。

    她默默地祈祷,老天爷,我改过了,我做好人了,能不能因为这样多给我几天的时间。

    腰身忽然被一双手搂住,她缓缓地睁开眼,正好看见赫连子谦在对着她微笑。

    她想,这一幕她永生都不可能忘记。

    “忙完了吗?”

    “没有,jiù shì 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嗯,对了,赫连子灏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日子也是太忙了,忙得都没时间提起他,也是她有意让他们三口之家多过几天合家欢乐的日子。

    “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哥哥,我不可能真的下手杀他。”把下巴但在她的肩膀上,随着他说话她感觉到肩膀一震一震的。

    “所以说那具太子的尸体是你派人放到我家门口的?”宁洛歌挑了挑眉,眼中迸射出危险的光芒。

    “呃……其实……”词穷。

    “那现在预备怎么办?”懒得再去想他那么做的深意,反正她相信他是不会伤害她的就好了。

    “本来是想让皇兄来揭发老三的罪行的,没人比他更有说服力。只不过暂时看来,用不上了。除了我没人知道皇兄还活着,当然现在多了你和老四,让他们一家三口先好好地待一段时间吧。”

    听了他的话,宁洛歌嗤嗤地笑了,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嗯?”轻咬她的耳朵,他问。

    “我只是在想,常香要是知道了zhè gè 消息估计要抓狂了,昨儿她还趁着买东西的当儿偷跑回来哭着求我让她回来呢,说是想我了。”

    “不回来正好。”那就没人和我抢你了。后半句话赫连子谦没敢说出来,只是偷偷地在心里说。

    “唉,能享受难得的闲适,幸福啊。这样的好日子,估计不会很多了。”宁洛歌优哉游哉地道。

    果然,不知道是宁洛歌乌鸦嘴,还是老天太配合她,下午,陲城那边就传来一个震惊天下的消息——苏拓苏将军造反了!

    第一时间得知zhè gè 消息,赫连子谦正在书房批阅奏折,他猛地拍案而起,“不可能!苏拓的为人我一清二楚,即使是瑾儿死了,他也不会毫无理智地要发兵造反,竟然还打着我的旗号,更加不可能。”

    七皇子焦急地道,“可是bǎi xìng 看到的jiù shì 这样的啊,太子被废,皇上欲封四皇子为太子,谦王一怒之下起兵造反啊。”

    正在这时,卓钰连门都没敲就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不好了,不知道是谁放出了风声,说苏将军之所以会起兵犯上,是因为唯一的女儿死在了前太子的手里。”

    “坏了,这样不论是满朝文武还是平民bǎi xìng ,都会相信谦王率领苏将军造反一事属实了!”

    屋子里陷入了寂静,而书房的门却豁地被人踹开,只见戴宗身穿官府,手里还拿着两张圣旨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连礼都顾不得行,“誉王打着保护圣驾的旗号,强行在兵部里要了兵,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兵符,这回已经带兵包围了紫禁城,恐怕要逼宫了。”

    众人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唯独赫连子谦如老僧入定般坐在椅子上。

    “二哥,现在怎么办?”卓钰焦急地问道。

    “是啊,玄素真人这一招实在是高啊,既能够名正言顺地灭了二哥,又能够为誉王正名,若是这一仗他们胜了,那皇位jiù shì 他的囊中之物了。”七皇子心有戚戚地说道。

    “你们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lì kè 联系苏将军,不管他为什么突然带兵回来,也不管他走到哪儿了,让他lì kè 停下,安营扎寨,没有我的命令切不可再向前一步,违者按军法处置。兰芷,你lì kè 去通知苏将军,zhè gè 时候我们千万不能自乱阵脚,若是苏将军真的带兵回京,就真的坐实了造反的罪名。兰芷,lì kè 通知苏将军,用最快的bàn fǎ !”

    兰芷只是在门外应了一声便了无踪迹了。

    赫连子谦jì xù 有条不紊地吩咐,“既然玄素真人敢说苏将军造反,那我们就要提防他极有可能假借苏将军的名讳真的造反,那我们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另外,戴宗你lì kè 带兵进宫,尽量赶在老三的人前面找到父皇,保护好他。其余的人和我去截住老三的大批兵马,既不能让这批兵马留在京城,也不能让他们和苏将军的人碰上。”

    “王爷,若是你亲自去保护皇上不是会更有说服力么?”戴宗皱眉不解。

    “你错了,二哥若是现在进皇宫,只会被誉王的人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更加坐实了他的罪名,而更让誉王抓住把柄,而且既然赫连子煜已经带兵进宫了,那就说明花无璃和玄素真人都不在宫中,那么他们会在哪儿呢?王爷一定是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卓钰的fǎn yīng 最快,最先明白了赫连子谦的意思。

    “是,只不过,在zhè gè 时候石灵素不会亲自出山,那么能够带兵出去的就只有花无璃。”赫连子谦说完,人已经起身。

    “好了,我们现在分头行动。帝都的事情若是有拿不准主意的,去找洛洛。”

    “是。”

    宁洛歌知道zhè gè 消息的时候,是赫连子谦来向她辞行,见赫连子谦整装待发,英姿勃发的俊逸mó yàng ,她心里纵使有千般的不舍,也知道不能阻止。

    “洛洛,你在王府安心待着,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不要出府。”赫连子谦仔细地叮嘱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