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要我去么?其实我可以代你出征,你守在京城里,更好一点。”宁洛歌说,她心里盘算过,这样做的确是最好的安排。

    “不必,你在这里好好地呆着,只有你安全,我才能够放心的出去拼杀,你明白么?”赫连子谦把她的头紧紧地按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没有你,我纵使有全世界又有什么意思呢?宁洛歌,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定要乖乖地等我回来,答应我,好不好?”赫连子谦第一次用乞求的语气叮嘱她什么事情。

    宁洛歌眼里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一言为定。我走了。”言罢,赫连子谦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

    只是,若是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走得那么绝然。

    断玉被紧急召了回来,石灵素今天没有来医馆,显然是已经料到了会有事情发生。

    “我需要你帮我整理挑选最新的信息。兰芷和子谦走了,你来帮我。”宁洛歌换上了一身绣金边的黑衣坐在赫连子谦的书房里,沉稳霸气。

    她把自己想象成他,按着他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去发号施令。

    “是。”断玉也听到了消息,知道事情紧急,lì kè 开始。

    “慎行,你lì kè 派人去四皇子府,多派些人手暗中保护赫连子灏一家,另外你把常香带回来,我需要她帮忙。”宁洛歌转而对站在身侧的慎行道。

    慎行如今的武功比之接宁洛歌回来的时候又有了进步,他的修为长进几乎可以说是一日千里,是以这些跑腿的活交给慎行,宁洛歌一百个放心。

    因为事情突然,宁洛歌身边又没有人手,正被赫连子谦放假在家陪妻子女儿的刘凌被紧急召了过来。

    “刘凌,你帮断玉,我要了解到最新的战况。”

    “是。”

    一切吩咐妥当,宁洛歌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强烈,她一遍遍的思考即将有可能发生的yì ;情况,一遍遍的琢磨着自己能做什么。

    师傅这一招实在是高,走得是出其不意,气势非凡,他竟然会打军队的主意,这是宁洛歌不愿意看到的,想必包括赫连子谦在内,最不想见的就双方兵戎相见,若是那样且不说受苦的是bǎi xìng ,单说成功的几率,便是微乎其微。

    师傅有多少的军队尚且不知,且师傅一向用兵如神,他当军师,即使是她和赫连子谦联手,都未必是其对手。

    宁洛歌越想越是心焦,忽然,眼前一黑,她立即扶住了一旁的书案,紧紧地靠着,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渐渐有光亮照进来,光明重现,她扶着书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使劲儿甩了甩头。

    慎行的脚程实在是快,就在她站起来几分钟之后,慎行便带着常香赶了回来。

    一看见宁洛歌,常香扑了过来,委委屈屈地抱着她说道,“公子啊,呜呜呜,呜呜呜,你以后再也不要把我派给别人了,虽然棉儿很可爱,也很乖,可奴婢还是点击这主子您啊。呜呜呜,呜呜呜……”

    “好好好,这次的事情完事,就依你。”宁洛歌忙不迭地拍打着常香的背说道。

    “公子,事情已经办妥。四皇子稍后就到。只不过,大皇子知道了zhè gè 消息,说想要出些力,现在已经赶往皇宫。”

    “什么?赫连子灏去了皇宫,去见赫连子煜?”宁洛歌问完,转而又挥了挥手,“没事,由赫连子灏亲自去duì fù 赫连子煜,很不错。lì kè 传信给戴宗,让他全力辅助赫连子灏。”

    “公子这么信任他?”常香在一旁探出nǎo dài 道。

    “子谦饶了他一命,但赫连子煜却算是他的仇人了,夺走了他的一切,以前他可能还看不清,但这次他能够回来,想必子谦已经让他都想明白了。让他尽情去做吧。而且,由他duì fù 赫连子煜,岂不是更好?也可以让百官通过子灏的嘴,知道赫连子煜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属下lì kè 就去。”慎行说完lì kè 离开了。

    然而宁洛歌实在放心不下赫连子谦那边,心里一直静不下来。

    一炷香之后,断玉那边有消息了,“公子,苏将军那边有信儿了,是有人假冒王爷和公子的名义发信给苏将军,让他进京。所以苏将军才中了敌人的奸计。苏将军现在已经知道铸成大错,在距离京城二百里外安营扎寨了。”

    “另外,皇宫那边传来消息,大皇子正在和誉王对峙,戴宗已经找到了皇上,只是皇上昏迷不醒。”

    “皇上的毒距离毒发还应该有一个月的时间,姜华昨日也已经带来了消息,说他找到了碧落解药,不日便会送回来,一定要让皇上撑着。”

    其实内心里她几次三番都想亲自前去,但既然答应了赫连子谦不会去,那她就要说到做到。

    就这样,宁洛歌坐镇书房里,不时有苏将军,赫连子谦和皇宫那边传来的消息,赫连子逸不知道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没有来谦王府。

    只是她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他,且随他便吧。

    断玉那边不时地有消息传来。

    “赫连子煜的人也去找皇上,戴宗被他们的人打伤……”

    “王爷已经追上了花无璃的人,两方正在对峙……”

    “苏将军的军队遇上了偷袭,目前尚不知道偷袭的人是什么身份……”

    宁洛歌一直在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所有的紧急突发事件。

    直到皇宫那边终于传来消息,“皇上病危,赫连子煜战败,失踪了。”

    本来赫连子煜还是十分的有底气,然而在亲眼看见赫连子灏的时候,脸便瞬间煞白,当赫连子灏在百官面前亲口质证赫连子煜之后,更是让他恼羞成怒,与赫连子灏大打出手。

    然而不知道赫连子灏是怎么回事,武功竟然比之之前有惊人的进步,竟然能够和赫连子煜打成平手,最后赫连子灏凭着一股子不怕死的劲儿打伤了赫连子煜,使得赫连子煜逃走。

    只不过,皇上却不知道为何,病危了。

    宁洛歌连忙派出一队人去寻找赫连子煜的下落,更是lì kè 通知了苏将军和赫连子谦,赫连子煜失踪的消息。

    然而皇上病危,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袖手旁观了,若是皇上真的死了,那么即使是这场仗他们赢了,也会有人说皇上死得蹊跷。

    “慎行,随我进宫给皇上诊治。”

    “公子,您答应过王爷不出去的。”

    “是啊,说不上誉王就在皇宫里躲着,公子你去了外一有什么闪失怎么办啊。”常香也在一旁劝阻道。

    “那不如这样,我和慎行去把皇上接到这里来。如今皇宫不如谦王府安全,让皇上在这休养,我们也好安心。”一旁的刘凌正在zhè gè 时候走了过来tí yì 道。

    “对啊对啊。zhè gè 方法好。”常香道。

    “我看行。”慎行想了想,点点头。

    宁洛歌见众人都不同意自己的决定,想想之前答应过赫连子谦的,是以也同意了。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慎行也不负重托把皇上给接到了谦王府。

    看着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的皇帝,宁洛歌眉心紧蹙。

    由常香给她打下手,她在一旁诊治,查探皇帝的脉络,这还是皇上自从中毒之后第一次让她来诊治,摸到脉的时候,她的脸色微变。

    明明是很稳定的脉象,而且之前都是赫连子谦亲自医治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病入膏肓了。看着皇上青黑的眼底,宁洛歌面色肃然。

    皇上又中了一层毒,幸好,这层毒宁洛歌能够解,只不过,要她牺牲一些血。

    暂且顾不得管皇上为什么会中毒,宁洛歌命令常香照看好皇上,到一边开药方,她只和他们说没什么大碍,是毒火攻心,绝口不提要用自己的血解毒一事。

    她知道zhè gè 毒慎行的血也可以解,但慎行是如今的主力,有太多的事情要吩咐给他去做,他不能倒下。

    既然如此,那就用自己的吧。

    偷偷地放血,偷偷地喂皇上喝下,zhè gè 过程她是秘密地进行的。

    这一切都做完,她也瘫坐在了椅子上。就在刚才喂药的时候,她又感觉到了阵阵的头晕,眼前一片漆黑,半柱香之后才渐渐地huī fù 视觉。

    “公子,四皇子来了。”常香在门外道。

    “好,我马上就来。”刚刚缓过来的宁洛歌轻声应答。

    赫连子逸一身雪白的长袍,孑然站在院子里,身形挺拔。只是消瘦的身形让人看了觉得心疼。

    “怎么zhè gè 时候才过来?”宁洛歌边走边问道,“没什么事情发生吧?”

    赫连子逸听见声音,缓缓地转过身,望向同样一身白衣的宁洛歌。

    只是这一望,却让宁洛歌尖叫出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宁洛歌的眼里迅速聚起了泪花,不敢置信地望着赫连子逸,却用手紧紧地捂住嘴。

    “怎么了?没事的。没了一只眼睛,我还有另外一只眼睛,同样能看得见人的。”赫连子逸淡淡地笑着,仿佛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