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强的化尸散!”赫连子煜啧啧称奇!然而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毁伤!

    见宁洛歌一直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他诡异地笑了,话锋一转道,“不过,对我没有用。”

    话落,他脸上的皮肤忽然爆裂开来,纷纷脱落,然而皮肤后面,仍旧是他的脸。

    “知道你惯用毒,事先我便带了一层易容面皮以防万一,果然还用上了。hē hē ……”赫连子煜开怀大笑,嘴角上扬,连眼角都出现了皱纹。

    然而,他笑得有多开心,宁洛歌恨得就有多shēn kè ,她冷冷地盯着他,冰冷的眼神仿佛要把他刺穿。

    “还有么?还有什么把戏就通通地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赫连子煜挑衅地睨着宁洛歌,恍若在看一只抬脚就可以踩死的蚂蚁。

    “知道么?现在你在我的眼里,就像一根草,一个蚂蚱,我可以很轻松地……弄死你!”赫连子煜头靠近宁洛歌,几乎贴在她的脸上。

    而手却微微地收紧,收紧……

    宁洛歌的喉咙动了动,她薄唇微启,偏向赫连子煜的耳朵,忽然,她薄唇微启,一枚袖珍的银针从她的嘴里激射而出,瞬间,便打入了赫连子煜的耳朵里。

    “啊!”同一时间,赫连子煜一声惨叫,他嗷嗷大叫,原本掐着宁洛歌脖子的手也松开,而是想要去触摸滴血的耳朵。

    然而细针极小,也极其尖利,只是须臾,他就已经满头大汗,最后,他伸出左手毫不犹豫地拍在耳下,一股气劲鼓进左耳,一枚细小的飞针“嗖”地飞出来,刺进一旁的树干里,不见踪迹。

    赫连子煜捂着滴血的耳朵痛得嗷嗷大叫,最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躺在地不停地翻滚,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喊着,“有毒,这针上……有毒。”

    宁洛歌缓慢地走到他的跟前,张开嘴,一口浓浓的血水吐到了他的脸上,冷冷的启唇,“赫连子煜,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夜晚微风拂面,树枝在颤,她的声音也在颤。

    赫连子煜艰难地看向宁洛歌,抬手擦了脸上的口水,缓缓地开口,“你,我一直都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赫连子煜,你相信前世么?”宁洛歌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赫连子煜的嘴唇煞白,捂着耳朵,他艰难的说,“前世?我只相信我自己。”他的眼底是嘲讽的笑意。

    宁洛歌忽然笑出了声,果然,还是那个人,不论什么时候都自私多疑残忍的那个赫连子煜。

    “那我告诉你,我jiù shì 前世来的,前世你欠了我几十条人命,今生我来向你讨回来!”

    “呵,怪不得,怪不得你从开始就那么恨我,对,jiù shì 就zhè gè 眼神,从第一次见到我,你jiù shì zhè gè 眼神。”赫连子煜望着宁洛歌眼中迸射出的森冷刻骨的恨意,连连道。

    “你中了毒,我知道师傅一定给了你百毒不侵的秘诀,但是,我的银针射的是你的大脑,就算你浑身的血液都已经百毒不侵,但是你的nǎo dài 你的经脉还是原来的,我的针扎在骨头上,毒入骨头,jiù shì 我师傅亲自在这也救不了你。但是,我可以,如果你求我,我或许还可以救你一命。”宁洛歌笑得很诡异,笑得…很神秘。

    “求你救我一命吧。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赫连子煜不假思索地起身跪在了地上,半边耳朵已经发黑,连带着他的半边脸也渐渐地变成灰色。

    “你放心,我不会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不会要你做猪做狗,我要的东西,你都有。”宁洛歌幽幽地道,声音很慢,声调很长。

    “那你要什么?”赫连子煜警惕地望着她,转跪为坐,坐在地上,虚弱地道。

    “我要你的一双眼珠,一条舌头,一张面皮,两只手,再加上,两条腿!”宁洛歌幽幽地吐出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很慢很慢。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中闪烁着妖艳的光芒,连嘴唇都变成了紫红色。

    赫连子煜脸色煞白,他倒抽一口冷气,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不可以。”

    “不可以么?可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我要你活着,而且我要你好好地活着,活一辈子,我要留给你两只耳朵,听着zhè gè 世界的声音,直到世界落幕。”

    “不!那我宁愿一死!”话落,赫连子煜便要去拔刀。

    “慎行,拦住他!”宁洛歌忽然大声喊道,下一秒,一个黑影已经从侧方扑出来,抓住了赫连子煜。

    将他整个人按在了地上。

    “带huí qù 。我还要好好地招待他。”说完,宁洛歌率先走出了院子。

    只是,刚刚走出去,她便向着一边倒去,还好断玉眼疾手快,一下子扶住了她。

    “公子,你怎么了?”

    宁洛歌抬头,断玉这才发现公子的脸色苍白,而嘴唇已经变成了黑色。

    “射赫连子煜的针上有毒,我怕他发现,含在了嘴里,针刺破了嘴,我中毒了。”

    “那怎么办?属下lì kè huí qù 通知王爷。”断玉大惊失色,脸色更是吓得苍白。

    “没事,没事,我开个药方就好了,忘了,这是我下的毒,我自然有解药。只是这毒有些疼,我当初下毒的时候jiù shì 为了让中毒者受罪,呵,没想到如今自作自受了。真是活该啊。”由断玉扶着,宁洛歌换换地向前挪动着。

    明明嘴已经没了知觉,眼前也是yī zhèn yī zhèn 地冒着金星,她却还是不停地说着,“但我不后悔,我一点也不后悔,我只后悔没有把这毒制地更厉害一点。他害死了瑾儿,我杀他一百次都不够。”

    听到了宁洛歌的呢喃,断玉也哭了。她也是才知道了瑾儿去世的消息,想起这几天公子的异常,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只是,为什么会是zhè gè 原因。

    那个女子,就像是太阳花,永远向着阳光,那么bsp;làn ,那么明媚,她该幸福的。

    “公子,你做得对。真的,你做得对。”断玉附和道。

    “我做得对么?可为什么我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啊?就算杀那个败类一千次一万次,瑾儿她也回不来了啊。”

    宁洛歌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说不清眼前的感觉,她只是觉得好难受好难受。

    nǎo dài 里好像有个小锤子,在不断地敲打着她,一下,又一下。

    而嘴里有似乎又无数的蚂蚁在爬,过一会又好像有无数的虫子在咬她,偏偏该死的,她的意识无比的清晰,她清楚地记得一切,知道一切。

    “公子,去了的人回不来,您这么做,是避免了更多的无辜人像瑾儿一样,不是么?”

    宁洛歌抬起头,望向断玉,zhè gè 女子坚定而温暖的目光令她震惊,她笑了,对着她点了点头。

    女子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耳畔是女子越来越远的惊呼声。

    宁洛歌没有睡着,她只是太累了,她累得不想睁开眼,她清楚地听见断玉的惊呼声,随后便是慎行慌忙地把她背会内院的榻上。

    而她太累了,累得不想睁眼,不想动弹。

    她闭着眼睛把前世今生的事情全部都回忆了一遍,记忆一直到昨晚赫连子煜那半张黑了的脸,她忽然就醒了。

    睁开了眼睛,天已经亮了。

    常香和断玉正守在她的身边,她做了个写东西的动作示意常香拿纸笔过来。

    颤颤巍巍地握住了笔,宁洛歌写下了解药药房,命常香去煎药给自己服下。

    折腾了两个小时,她嘴唇上的黑紫之气才渐渐地散去,变成了紫色的。

    “这药我喝几顿就没事了,不用dān xīn 我。”宁洛歌开口说话,声音粗噶沙哑,“皇上怎么样了?子谦和将军那边呢?”

    她说话还很费力,直听得常香掉眼泪。

    “皇上已经醒过来了,精神很好。王爷那边今日仍旧是对峙,花公子似乎是在拖时间。将军那边今天一切正常,仍旧在原地不动。”

    “赫连子煜呢?”

    “已经关在王府的地牢里了。”慎行道。

    “走吧,回王府,我不放心皇上,还有子逸,安神香是十二个时辰的,他也快醒了。”

    “是。”

    宁洛歌给皇上开了新的药房,诊断完,趁着赫连子逸还没有清醒过来,便想着去地牢里看看赫连子煜。

    然而,当她看着地牢里空荡荡的牢房和被扯成两截的铁链,她眼前一黑,晕倒在了牢房里。

    再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众人关切的眼神,她暗骂自己没用,颤悠悠地坐了起来。

    “慎行,究竟是怎么回事?王府的地牢一向是连只老鼠都跑不掉,为什么,那么一个大活人竟然不见了!”宁洛歌揉着阵阵发痛的nǎo dài ,问道。

    “属下què dìng 属下清晨进去检查的时候赫连子煜还在牢里,而地牢的警报一个都没有响起过。唯一有些诡异的是,地牢里隐约地弥漫着桃花香。”

    宁洛歌脸色惨白,握着被子的手青筋暴起,“看来这一次师傅是亲自出山了。桃花是我师父最喜欢的一种花,他身上也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桃花香,他来过了,一定是的。”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