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办?”断玉也是脸色难看,昨晚宁洛歌拼着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才得以把赫连子煜抓回来,如今就这样让他逃脱了,功亏一篑,她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子逸醒过来了么?”宁洛歌抬头问道。

    “在书房里,和刘凌一起看各地传回来的信息,想着从中筛选出些对大家伙有用的。”

    “走吧,我们也去书房。”宁洛歌掀被下床,只觉得yī zhèn 头晕,眼前又是一片漆黑,她佯装穿鞋,没有表露出来。

    书房里赫连子逸头上戴着绷带,表情淡然,旁边的刘凌也没有任何异样,二人正在一起商议什么事情。

    见宁洛歌走进来,二人缓缓抬头,看向她,眼神都很担忧。

    还是赫连子逸率先说,“你脸色不太好。比我昨天看起来,更加不好。”

    宁洛歌苦笑了一声,“医者不能自医,你早就说过我的。不用dān xīn 我,我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她话落,许是想到了她时间不多的寿命,众人的表情都很落寞。倒是她,毫不在意,走上前去,拍了拍赫连子逸的肩膀,“你们有什么发现?”

    说到了公务,刘凌马上就精神了起来,“公子您看,这几个信息说的都是陲城以及其余附近的几个城镇最近人口骤然变多或者变少的。我和四殿下觉得,似乎不大正常。”

    “你们的bsp;bsp;是什么?”

    “边境虽然是人口交换频繁的地方,但是一个平时只有五万流动人口的城镇在今年豁然变成了十五万,不论怎么说这都是不正常的。更何况zhè gè 人口变动出现在了边境,而苏将军现在又不在,所以我们怀疑这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宁洛歌点了点头,顺着这条思路想下去,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若此事和师傅有关,只怕不论是苏将军还是我们,都危险了。”宁洛歌幽幽地抛出一句话。

    “哦?”

    “花无璃和子谦仍旧在苑县对峙,只是按着子谦传回的消息称花无璃是在拖延时间,我其实一直在想他是在拖延什么时间。若是联想起zhè gè 消息一切就都能说通了。”

    “公子是说,玄素真人企图内外夹攻,要和我们兵戎相见?”刘凌不可置信地道。

    “不,师傅从来不会做这样事半功倍的事情,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只是现在凭着这一条消息,尚且不能断定,只是我有个想法,我怀疑师傅的目标不单单是西凉,他极有可能要趁机起兵,duì fù 南燕。”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正在这时,书房门被人敲响,常香去开门,门口站的正是昨天受了重伤宁洛歌让他在家休养的戴宗,只见戴宗整个nǎo dài 包的像个粽子,顶着厚厚的纱布走了进来。

    “姑娘有礼,给四皇子请安。”戴宗依依给在场的人请过安之后,才道,“正巧我在路上碰见了兰芷姑娘,我们两个人一起过来的。”

    话落兰芷也进来了,利落地给众人行礼,随后呈上了一封信。

    “主人有信给姑娘,说这是十万火急的信,命令兰芷亲自送回来,特别嘱咐兰芷务必送到姑娘的手里。”

    宁洛歌立即打开,看到信上的内容,忽然笑了,果然,赫连子谦和她想的一样。

    把信给众人打开,信上赫然写着八个字:灵素集兵,意欲南燕。

    放下了信,宁洛歌一字一句地道,“我们只怕是要打仗了。”

    得知消息的宁洛歌已经派人传信给苏将军,命令苏将军的人秘密返回陲城,这期间不得惊动任何人。

    又修书一封回复赫连子谦,告知他她知道了,会开始部署,要他小心。

    最后宁洛歌命令慎行把赫连子灏一家人都接到谦王府,如果真的起了战争,如今的赫连子灏会是一员大将,而她要做的jiù shì 为将军们把后院保护好。

    当晚,宁洛歌在书房里为众人最后分配了一次任务。

    坐在椅子上,望着满屋子的精英人才,她心里说不骄傲是假的,这些人都是她的朋友,都是值得她一生相交的挚友,她这一辈子,无论怎样都没有白活。

    目光率先瞥向刘凌,刘凌城府极深,然而若是让他忠心臣服,他会是得力助手,这一点如今已经应验了。

    “刘凌,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必须要在皇宫里。皇上身上的毒如今已经被我压制住,上朝听证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你的任务jiù shì 辅佐皇上,他如今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批阅奏折,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本来,这一切应该让四皇子来做,”宁洛歌望了赫连子逸一眼,jì xù 道,“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只能拜托你了。会很辛苦,但是,我相信你可以胜任。

    “臣定当不负重托。”刘凌深深地对着她鞠了一躬,对于她的器重内心甚为感激,心里也在默默地发誓要珍惜这机会和这段缘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他遇到了,该珍惜。

    “戴宗,我要你在三天之内想bàn fǎ 拿到兵部的实权。然后随时配合子谦和将军。这块牌子你可能会用得到。”宁洛歌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金色的牌子,扔给了戴宗,“这是我昨晚向皇上求的,见此金牌如见皇上,皇上允你便宜行事之权,你且放手去做吧。”

    “微臣遵旨。”戴宗小心地把金牌握在手里,道。

    “子逸。”宁洛歌再看向赫连子逸,“这封信是写给云国二王爷司徒墨然的,西凉吞并南燕,zhè gè 结果他应该不想看到,你去说服他,然后暗中找到姜华,姜华在你手下做过事,他会配合你的。务必让云国的皇室不要插手此事,如果方便,若是能借来些兵力倒是如虎添翼。”宁洛歌嘴角微微露出了笑意。

    “这件事情交给我吧。”赫连子逸握着那封信,坚定地道。

    赫连子灏已经站在一旁等的不耐烦了,见宁洛歌看向自己,立马眼里放光。

    宁洛歌笑了笑,“大皇子,请你lì kè 赶去苏将军那里,你带过一次兵,应当有些经验,这次只怕要你上战场了,实在是对不住。”

    “姑娘客气了,能够揭穿歹人的真面目,上战场痛tòng kuài 快地和他们打上一架,我求之不得。”

    “好,详情我会给苏将军修书一封,到时候你跟着他就好。”

    “没问题。”

    她放心地点点头,nǎo dài 转向了一直安静立在一旁的黑衣女子。

    “断玉,我要你回到长生馆,lì yòng长生馆的药材资源,联系更多的药材还有粮草,若是有战事发生,药材和粮草会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必须事前zhǔn bèi 好,这就要全靠你了。当然如果你能够截断对方的粮草,那就更好不过了。你可以自行决定。”宁洛歌望着断玉道。

    “属下遵命!”这是断玉第一次如此肯定地认可宁洛歌是她的主人,这是下级会上级的认可,并非朋友间的。

    “常香,你负责接替断玉的工作,收集情报挑选出有用的情报,你会的吧?”

    “当然!”常香自信地道。

    “那就交给你了。辛苦。”宁洛歌深深地望着她,眼底的最深处有眷恋。

    “放心啦。”常香自信地笑了笑,圆圆的眼睛变成了弯月牙。

    “慎行还是跟着我。”宁洛歌最后道。

    慎行点头,眼中竟有一抹放松,她捕捉到了,心里不由得在猜想,他是怕自己把他调走么?

    待众人都退出去,宁洛歌把刘凌喊住了。

    常香关上门,宁洛歌站起来,看向他缓缓地开口,“这次你的任务十分艰巨繁重,我给你派了两名暗卫,他们会时刻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你大可放心。而且,你此次去,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刚才四皇子在,我没有说。”

    “公子请讲。”刘凌了然地点点头道。

    “皇上本就中了毒,被有心人又下了一层毒,是毒上加毒,若非救治及时,此时只把已经命归西天,我左思右想,觉得下毒的人应当是瑶妃。而子逸的眼睛你也看见了,瑶妃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当真是蛇蝎心肠。再加上瑶妃已经是师傅那方的人了,她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为了防止她不会再妨碍我们的计划,以及扰乱子逸的心绪,你进宫之后务必率先找到她,无论你是关是藏是杀,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她尝尝她应该尝到的痛苦。”

    宁洛歌眼神冷冽,冒着幽光,但仔细地看却能看到眼底深切的痛。

    “臣知道了。”

    “好,你去吧,一切小心。”

    把刘凌送出去,正巧看见赫连子逸站在院子里。

    她笑了笑,走上前去,“什么时候启程?”

    “半个时辰之后。”

    “路上小心。一切以你自己的安全为重。”

    “你刚才是在和刘凌说母妃的事情吧?”赫连子逸眼睛上的伤口已经在慢慢地结痂,现在不需要包那么多层,只是贴上一层纱布便可以了。

    他侧过头,看向宁洛歌,却总是让她恍惚响起他失去眼睛那一晚,在月光下看见他那本应该璀璨的眼睛却成了一个血窟窿的场景。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