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该得到应有的报应。”宁洛歌没有回避。

    “留她一命,可以么?”赫连子逸淡淡地开口,却是在求她。

    “放心,刘凌心里有数的。”宁洛歌道,然而心里想的却是她或者才能够更痛苦。

    赫连子逸点点头,“你把我们都安排好了,那么你呢?你要做什么?别说我听不出你的意思,你连几个月以后的时候都已经安排好了,那么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是在哪儿?你想干什么?”

    她只是苦笑了一下,“被你发现了啊。”

    “我想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了。只是他们都不忍心说出来。”

    “那不就得了,几个月之后,我也许是在上面了。”宁洛歌一脸地释然,她伸出手指指了指天空,巧笑倩兮。

    只是那笑却看得赫连子逸比剜心还要痛。

    “宁洛歌,不管你要怎么做,都不准死。就算死,也要等我回来才可以,知道么?”赫连子逸转过头,紧紧地握住她的双臂。

    “嗯,我答应你。我会在王府里,等着你们平安归来。我答应过赫连子谦,哪儿都不去,平安地等他回来。”

    “一言为定。”

    “说谎的是小狗。”宁洛歌嘻嘻地笑。

    “我走了。”

    “一路保重。”

    望着赫连子逸清瘦的背影,她面带微笑,无声地说,“再见。”

    傍晚,当所有的人都已经按着宁洛歌的吩咐各奔东西的时候,常香发现,宁洛歌和慎行不见了。

    留下的仅有书案上那几封不同收信人的信笺。

    常香大哭出声,几乎用尽了全身的lì qì ,也几乎是在同时,她fǎn yīng 过来,一边哭着一边给赫连子谦写信,给各地的暗庄写信,吩咐他们找寻宁洛歌的下落。

    而此时的宁洛歌,其实并没有走远,她只是在郊外的一处农家院子里。

    慎行站在院子门前,静静地立着。留给她时间,记住她和王爷的一切。

    摩挲着木门,宁洛歌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甜甜的笑意,还记得,他过生日子那一次,她却毫不知情,最后他气得喝的酩酊大醉,还是她牺牲色相把他给哄好的。

    赫连子谦啊,zhè gè 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是他亲手建立起了他们的家园,她恋恋不舍地摸着这房间里的一张桌子,一把梳子,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亲手完成的。

    带着他对她的爱,一点点地完成的,哪怕不完美,哪怕很可笑,但却全是他对她满满的爱。

    他zhè gè 人啊,永远都冷着一张脸,不善言辞,什么情啊爱啊的,都是先做了才说。

    还好,他和她没有错过,他们有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够了。

    “有这些回忆,我宁洛歌这一辈子没有白活。真的够了,赫连子谦,你要幸福。我曾说过,我会看你君临天下,我会陪你东山再起,对不起,我要失信了。原谅我,对不起,但是,我爱你。”

    对着空荡荡地屋子,宁洛歌缓缓地吐出这些憋在她心里的话,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用一方砚台压住。

    做完了这些动作,一滴泪落下,正好打在信封上,氤氲了“洛”字。

    忽然,她眼前蓦地一黑,扶着桌子缓缓地坐下,直到一炷香之后,她才渐渐地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她头晕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看不清东西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这样的她,怎么能够留在谦王府里呢?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到了她该走的时候了。

    努力地起身,站稳,她走了出去。

    重新走出屋子,她留恋地回头,她要记住zhè gè 院子的mó yàng ,即使她看不见了,她还有回忆。

    “走吧,慎行。”宁洛歌走出来,牵过马说道,“先不骑了,我们走走。”

    “公子,真的就这么走了?不告诉王爷么?”

    “不了,这样才好,他心里记得我的都是我好的样子,依我现在的状况,不出一个月,我就会失明。到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是个什么样子,怎么能够让他看到。”

    “公子,我们去哪儿?”

    “我人生中还有最后一个心愿未了,若是我不能亲手完成zhè gè 心愿,我会死不瞑目。所以,我们去陲城。”

    “是。”

    点点头,宁洛歌道,“算算时间,常香应该已经发现我们失踪了,我们走吧。天亮之前可以赶到苑县了。”

    黑夜里,二人利落地翻身上马,挥纵马鞭,顺小路向苑县奔驰而去……

    二人快马加鞭一路不停,四更时分,她和慎行已经赶到了苑县。

    还未进城,远远地便看到了前方篝火摇曳,仔细的望去便会看见大批的帐篷和士兵。

    “子谦应该就在那里吧?”看着那边,她问一旁的慎行。

    “应该是的。王爷和花公子的军队都驻扎在这里。”慎行极目远望,继而说道。

    似乎是怕影响城里bǎi xìng 的休息,二人把军队都驻扎在了城外,望着士兵生火做饭,zhè gè 时间,大批士兵都已经醒了,又是一天开始,一切充满了生机。

    宁洛歌不说话,只是躲在树后远远地望着,忽然,一匹马在路上飞奔向大营,看背影依稀还能辨别出这人是子谦暗卫中的一人。

    常香这么快已经发现他们失踪了么?

    赫连子谦,他现在也知道了吧?

    果不其然,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大营里忽然传出yī zhèn 骚动,紧随其后一匹黑骏马在大营中奔出,身后还跟着刚才报信的暗卫。

    赫连子谦脸色极为难看,他策马先行,似乎是心中怒极,连马都感应到了他的不安,也比平日里跑得更快。

    似乎是太生气了,在他jīng guò 她身边的时候,竟然没有感知到这旁边还有两个行人。

    仿佛还能闻到他身上的wèi dào ,宁洛歌望着策马而去的背影,轻轻地说,“保重。”

    慎行一直在一旁安静地站着,让宁洛歌一个人平复心情。

    “走,我们过去。”

    “过去?”慎行显然惊了下,随后fǎn yīng 过来道,“哦,好。”

    策马进营,二人当即被士兵拦下。

    “告诉花无璃,小师妹来了。”冷冷地望着士兵,她说道。

    士兵见他二人气势知道不是一般人,lì kè 前去禀报。

    不一会士兵跌跌撞撞地跑出来,点头哈腰地请宁洛歌进去。

    帅帐内,花无璃正襟危坐在将椅上,望着门口。

    宁洛歌掀帘进帐就看到花无璃肃杀的眼神正盯着自己,她摸了摸鼻子,悻悻地走进去。

    “大师兄。”

    “你不是失踪了么?刚才看见赫连子谦慌慌张张地跑huí qù 了吧?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花无璃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她劈头盖脸jiù shì 一通质问。

    “大师兄,我来辞别。”然而她只是盈盈地笑着,温温淡淡地说出口这几个字。顿时就把花无璃堵得无话可说。

    “什么意思?”花无璃在大帐里烦躁地踱步。

    “字面意思。”

    “去哪儿?”

    “不知道,大漠,江南,或者……地狱。”宁洛歌顿了顿,如是说。

    “我陪你一起去。”一边脱身上的盔甲,花无璃一边坚定地说。

    “噗,大师兄,开什么玩笑?大漠天气不好哦,对皮肤不好哦,江南很多的虫子哦,专咬细皮嫩肉的人哦,而地狱,”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她的眼神黯了黯,“而地狱里,都是不爱我们的人啊。”

    “那我也去,你去哪儿我去哪儿。”花无璃已经脱掉了盔甲,抓住了她的手,坚定地说。

    宁洛歌的心被震了下,“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小师妹啊,从小到大,不都是我保护你的么?所以现在我也得保护你啊。”

    “可我有慎行。”

    “他武功有我好么?”花无璃撇撇嘴,傲娇地问道。

    “比你好。”她很认真地点点头。

    “那他会医术么?会下毒么?是你大师兄么?”

    宁洛歌:“不是。—。—!”

    “这不就得了。好了,我们一起走吧。”说着便拉着宁洛歌要出去。

    “站住!”宁洛歌忽然冷声一喝,脸色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柔和。

    而花无璃也完全拉下了脸,没有半分嬉闹的意思。

    “大师兄,瑾儿死了,你知道么?”

    果然,宁洛歌的话落,花无璃地手像是被烫到一样迅速地收了huí qù ,他身形一震,脸色有些不自然。

    “所以,我得去为她报仇。我日子不多了。”说出这句话,她觉得用尽了她的lì qì ,手指颤抖着,软弱无力。却还是坚持着看着花无璃。

    “我想要亲自杀了害死瑾儿的凶手。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似乎是不愿意看花无璃渐渐变得沉痛心虚的mó yàng ,她垂下了头,兀自说道,“而这件事情,一定要我一个人,亲自去做。谁都代替不了。然后我要去瑾儿的墓前,走完最后一程。你què dìng ,你要跟我去么?你要以什么立场站在瑾儿墓前?帮凶?”

    “你果然还是知道了。”花无璃脸色惨白,越发衬得嘴唇殷红。

    宁洛歌点了点头。

    “今日一面再见可能jiù shì 下辈子了吧?大师兄,请你幸福。”宁洛歌绽放微笑,温柔地望着花无璃,眼神清澈干净,只有最真挚的祝福。

    说罢,转身lí qù 。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