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当头,苏将军派人送信到客栈,信中说道他已经收到了战帖,时间是约在了未时,云国与西凉的边境,陲城外百里的地方。

    八方军因得到云国国君的支持,军队驻扎在云国境内,如今两方交战,其中更有极多的云国军队,zhè gè 云苍大陆第二强大的国家,军队却是响当当的骁勇善战。比起西凉军队毫不逊色。

    看到信后,宁洛歌眼中迸射出凌厉的光芒。将苏拓的信递给慎行,宁洛歌手指握拳,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桌面。

    “未时?竟然是在未时!可未时小姐你的眼睛根本不能视物。”慎行震惊。

    “我还有一双眼睛。”敲击桌面的手停下,宁洛歌望着慎行,开口,“jiù shì 你。”

    未时,云国与西凉边境处。

    两方的大军皆是准时赶到,西凉军队,以苏拓为首,赫连子灏为辅,其后更是有易容过的宁洛歌和慎行混在军中。

    八方军方面,因昨日被苏将军一箭射死首领,今日已经换了另外一人。

    此人一身紫蟒袍,头戴银面具,但仍旧能够看到这男子脸上蜿蜒到耳际的刀疤。

    而在面具后露出的那一双眼睛,阴邪而狠毒。

    听慎行描述那人,宁洛歌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浓浓的熟悉感,那人的眼神,让她想到了赫连子煜。

    而那男子耳际正新的刀疤,更让她心中的yí huò 越发的强烈。难道真的是赫连子煜么?

    一闪神的功夫,苏拓将军和那紫袍人已经提起兵器,苏将军大喊一声,“将士们,冲啊…”

    八方军也有紫袍人发出号令,向着苏拓大军冲了过来。

    两方交战,宁洛歌和慎行也混在了士兵当中,慎行一面防止有士兵伤到宁洛歌,一边报告战况。

    由于苏拓将军兵法娴熟,将士们由于昨天那一战又都是士气大涨;而八方军那一方,云国士兵身强力壮,再加上作战战略明确且高超,一时间竟然打得不可开交。

    而苏拓和紫袍人也胶着在一起,然而就在双方不相上下之时,苏拓的刀和紫袍人的剑抵在一起都不能动的时候,紫袍人忽然右手一翻,远处的慎行一直留意着战况,见状大惊,“有暗器!”

    然而话落紫袍人夹在右手间的银针便拍在了苏拓执刀的手臂上。

    “卑鄙!”苏拓只感觉到手臂yī zhèn 刺痛,右手就失去了知觉,连手中的刀都握不住,紫袍人见状嘴角翘起,眼中迸射出邪狞的光芒。

    说时迟那时快,宁洛歌也听见了慎行那一声喊,大喝一声,“去摘掉他的面具!”

    话未落,慎行早已经腾空而起,向着紫袍人极速飞去。

    拔出身上的长剑,在最后一秒抵在了紫袍人看向苏拓手臂的利剑。两剑相撞,发出“砰”地一声兵器碰撞声,剑刃处激射出阵阵火星。

    “带将军离开!”慎行朗声向身后的士兵吩咐后,便和紫袍人打了起来。

    听宁洛歌的嘱咐,慎行几乎招招都是向着紫袍人的脸上招呼,偏偏紫袍人的轻功极高,左闪右躲,次次都是有惊无险。

    然而,慎行不急不忙,招招稳健迅速,每一招都毫无破绽,且轻功同样极其高超,这让满天飘的紫袍人应接不暇。

    一旁的宁洛歌随便地抓了个士兵在身边给她报告目前的战况,得知紫袍人十分狡猾,竟然一直在消耗慎行体力的时候,她吩咐身旁的士兵,“你带我到他们的对战圈里。”

    “太危险了。”惊讶于一个盲人竟然会上场作战,见前方不时迸射出剑光的地方,他有些同情地劝阻道,“还是不要去了,你去边上躲着吧,这里太危险了。”

    “不必,你若是不想大军覆没,就lì kè 带我过去!”听得见那边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怕很快就会见出分晓,宁洛歌极其严肃地说道。

    士兵被他所说吓到,心下不敢怠慢,lì kè 将宁洛歌带到了战圈附近,只是士兵也怕被无辜波及,是以到了附近之后就死活不肯再向前去了。

    宁洛歌只好自己摸索着向声源的方向走过去,她直直地走过去,耳畔的打斗声越来越激烈,她却全都恍若未闻,直到走到hé shì 的范围。

    她忽然出手如电,手指弹射,她大喝一声,“暗器来了!”

    交战中的两人纷纷躲开,尤其是紫袍人,速度极快地避开,然而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扭头看向宁洛歌,见是个陌生男子,他毫不犹豫地作势向着宁洛歌劈过来,表情阴鸷至极。

    “暗器!”宁洛歌手风如电,右手又是一挥。随着她的手势紫袍人又是一躲。

    然仍旧是空空如也!

    “耍我!找死!”紫袍人忽然开口说话了,然而他的声音喑哑粗噶,似乎是从腹部发出,听着极其可怖。

    “暗器!”宁洛歌再度大喝!紫袍人已经不再理会,迅速向宁洛歌划过来,剑尖直指她的心脏。

    “暗器!暗器!小心暗器!”只是无论她如何大喊,如何挥手,对方都不再躲闪,然紫袍人飞至途中,忽然感觉到膝盖一麻。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

    不可置信地看着膝盖上的三枚细如牛毛的金针,紫袍人怨毒地看着宁洛歌,神情极其jī dòng ,就连露出的刀疤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紫袍人停滞的瞬间,宁洛歌忽然后退数步,口中喊道,“慎行!”

    下一秒,紫袍人脸上的面具已经被慎行一剑劈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见到了紫袍人的真容,宁洛歌和慎行都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张魔鬼般的脸,半边青紫,半边黑灰,黑灰的半张脸已经渐渐萎缩,整张脸好像是枯树的树皮,透着阵阵的死气。至于另半边脸,则已经腐烂,青紫的脸上翻出血红色的白肉,几乎可以看见骨头。

    然,宁洛歌还是认出了此人,她惊呼出声,眼中是浓浓的失望,“赫连子煜,你竟然没死!”

    “竟然是你?没有看见你死,我怎么能先死!”赫连子煜脸色一变,显然认出了宁洛歌。拉锯般的声音从赫连子煜的腹部发出,他的嘴根本就没有动过。

    突然,周围的士兵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鬼啊。xiōng dì 们快跑啊,将军变成鬼了。”

    一时间,云国士兵丢盔卸甲,就连西凉的士兵都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后退。

    场上突然空剩下他们三人。

    赫连子煜的声音忽然再度响起,“短短几日不见,没想到你已经变成了瞎子,果然是报应啊!hā hā哈……”赫连子煜忽然仰天大笑,笑声遏制不住。

    “笑吧,一会你就该哭了。你也瞎了么?没看见你的士兵都已经被你吓跑了么?”宁洛歌丝毫没有被影响,反而幸灾乐祸地笑了。

    赫连子煜止住了笑声,想要挪动,然而膝盖好像被人钉在了原地,让他动弹不得。

    “慎行,带他走!”宁洛歌开口,似乎不想再和他浪费口舌。

    “且慢!”远处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一个带着木头面具的白衣男子御风而来,须臾之间,便到了他们跟前。

    “小师妹,师傅要我带走他。”宁浩然望着失明的宁洛歌,眼神中是震惊是痛心,最后他还是抱歉地道。

    “如果我说,想要带走他,必须从我身上碾过去呢?”宁洛歌忽然如是说道。

    “我不会这么做。但人我一定要带走,我不想伤到你的人,所以,别做无谓的抵抗。”宁浩然劝阻。

    然宁洛歌没有任何fǎn yīng 。

    “即使是打不过你,我也要试一试。”慎行忽然横在了二人中间,剑半出鞘,他的眉宇间是沉稳和自信。

    “算了,让他走。将军等着我们huí qù 诊治。”宁洛歌道。

    宁浩然向宁洛歌道了声谢,转身拎起赫连子煜提起飞走了。

    慎行搀扶着宁洛歌返回,刚转身,便有侍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将军中毒了,请公子速速huí qù 。”

    宁洛歌心中一紧,赫连子煜下手狠毒,只希望他没有在那银针中下毒。

    lì kè 上马离开,她和慎行匆匆赶回了将军府。

    宁洛歌赶到将军府的时候,将军府的气氛很沉郁,然而她看不见东西,心中焦急却毫无bàn fǎ 。这是第一次,她恨自己竟然会看不见东西。

    “小姐,至少还有两个时辰你才能huī fù 。要怎么办?”慎行忧虑地道。

    宁洛歌没有言语,她坐到榻前,无声地诊脉,眉头微微拧起,过了一会,她开口道,“给我说说你看到的情景。”

    宁洛歌绷着脸,表情极其严肃。

    “将军的左臂现在已经变成了青色,青色还在蔓延。”

    “不行,将军只怕等不到两个时辰之后了,慎行,你帮我。”宁洛歌握住慎行的手腕,紧紧地抓住。

    “将军现在的情况十分不乐观,赫连子煜用了蔓延速度最快的沙水毒,如果将军的左臂不lì kè 砍掉毒素将会lì kè 蔓延全身。”

    宁洛歌极其缓慢地吐出这句话,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在场的一众将领都是跟随苏拓将军数十年的战友,情谊深厚,对苏拓将军更是又敬又畏,而如今竟然听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说苏将军要断掉一只手臂,还是一只握刀的手臂,断了这只手臂,那就等于是断了苏拓将军今后再上战场的机会。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