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是我们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使他野心再大,再罪大恶极,可他是救过我们的,不论他有什么心思,他对别人怎么样,可他对我们是有恩的。难道你让我不帮他,转而恩将仇报去帮敌人么?”

    宁浩然神情jī dòng ,以至于每说一句拽着她手臂的力道就加大一分,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他心里的纠结难过。

    而宁浩然越是这样,反而让宁洛歌越冷静,她镇定地望着宁浩然,眼中是深切的感激,“所以,二师兄,做你该做的。别再试图帮我了!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考量,我们既成敌人,就不可能再回到当初了。”

    “为什么不可能?可以的!等师父赢了,我们就一起会凤凰山,还有大师兄,如果你想要和赫连子谦在一起也没guān xì ,我们可以经常下山,或者你们将来到凤凰山定居,一定可以的!”

    看见宁浩然眼中的希望,宁洛歌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样,她也好想再回到以前,亦或者能够有将来。

    但,不可能了。

    “二师兄,今天战场再见,我希望你做你该做的。别再为了我答应师傅任何事,因为师傅,他已经不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师傅了。”言罢,宁洛歌转身离开。

    “你去哪儿?”宁浩然向前迈一步,挡住了出口。

    “瑾儿是我的亲妹妹,她为我而死,我不能让她死不瞑目。”

    “可棺木由师傅亲自把守,你怎么可能救得出她!”

    “试试看吧,或许老天会可怜可怜我。”宁洛歌叹了一口气,眼中是无助是悲伤。

    那一瞬间,宁浩然的脑海里忽然回想起酒馆里那天,宁洛歌哭着和他说“她快死了”。

    心中一动,他忽然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里打定了主意。

    “算了,我帮你吧。师傅的这一举动,确实是太残忍了。”宁浩然低下了头,似乎是一直坚持的东西被忽然放下了,他有些无所适从。

    “谢谢你,二师兄。”望着宁浩然,宁洛歌心里默默地道歉,对不起,二师兄,明知我是gù yì 要lì yòng你,却还是同意了。

    “应该的。”宁浩然笑得很包容,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像每一次她求他帮忙的时候一样。

    辰时一过,按着每天宁浩然的作息,zhè gè 时间他应该已经打坐完毕,要去给师傅请安了。

    “你真的要用自己换那姑娘么?”宁浩然有些担忧地看着宁洛歌。

    “一会你进去请安,和师傅一起出去,我会想bàn fǎ 溜进去,钻进棺材里。还被要麻烦你想bàn fǎ 把瑾儿的尸骨挪到你这先呆yī zhèn 子了。”宁洛歌重复了一遍计划。

    知道她决定的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宁浩然不再多言。

    “我去给师傅请安。”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他重重地一压,这其中包含着太多想说未说的话。

    宁洛歌仍旧一脸淡然,像每一次被派出去出任务一样,点了点头,“二师兄,你多保重。”

    宁浩然重重地点头,“你也一样。”

    话落,他转身出了帐篷,背影透着孤寂决绝。

    让最最忠心的二师兄背叛师傅,宁洛歌觉得自己真的是很过分,他们都知道师傅若是发现会怎样惩罚背叛者,可宁洛歌还是这样做了,而宁浩然还是答应了,这或许jiù shì 传说中的命中注定吧。

    宁洛歌缩在帐篷里,直到二人约定好的时辰,她才小心翼翼地溜出大帐。

    守卫被宁浩然支走了,所以她很方便就溜了出来。

    按着宁浩然的指示,宁洛歌顺利地找到了她师傅石灵素的大帐,棺木果然如宁浩然所说,在帐中,然而……

    当宁洛歌看到空棺木的时候,整颗心如坠冰窖,她意识到她犯了多大的错误!

    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放下棺盖,缓缓地站直了身子,薄唇轻启,“出来吧。”

    “啪!啪!啪!”

    响亮的拍手声在大帐中响起,一身灰袍的白发老人从柜子后闪身出来。

    “二师兄呢?”望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她开口问道。

    “孽徒!竟敢背叛我,就该知道背叛我的代价!他已经去了他该去的地方。”石灵素淡淡地微笑着,尽管说着这样冷酷的话,也可以笑得很慈祥。

    宁洛歌想,她一辈子也修炼不到师傅这样的境界吧。

    “瑾儿呢?她被你弄去哪儿了?”宁洛歌警惕地看着越走越近的师傅,她一步步地后退。

    “一具尸体而已,也值得洛歌你如此重视。啧啧,你还真是让为师失望啊。”石灵素捋着他灰白的胡子摇晃着nǎo dài ,“想当初,为师看好你,命你下山辅佐一位西凉皇子成为皇上,旁敲侧击地暗示你要辅佐三皇子,而你呢?一下山便开始和三皇子对着干!若非你这么不听话,又怎么会需要为师亲自前来呢?”

    “原来你叫我下山jiù shì 有目的的。我以为……”宁洛歌脑海中闪过前世的一幕幕,她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她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你以为是你自己做的么?hā hā哈,我说好徒儿啊,你太天真了!”

    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宁洛歌身子一晃,手撑住了棺木,她脸色煞白,看着眼前的老人,心中越是越来越冷。

    原来前世的自己能够那么顺利地bāng zhù 赫连子煜铲除异己,继承大统,并不是因为她能力卓越,才华无双,乃是当世第一人。而是因为她的身后,有师傅那么大的后盾。

    只是可笑的是,她竟然直到今天才明白过来。更可笑的是,前世的赫连子煜一直以为是她,忌惮她的才华智谋所以那么对她,原来,一切竟然还有这许多他们都不曾了解的真相。

    “因为我没有按你说的做,所以你亲自来了是么?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我去执行zhè gè 命令,论武功,我不及大师兄,论智谋,我不及二师兄,况且我还是个女子,为什么,会是我?!”问出这么多年一直积在心里的心结,她顿时觉得舒坦了很多。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jiù shì 至关重要的那一步棋!许是我太相信你,我竟然觉得我会赌赢。”石灵素冷冷一笑,似乎是在笑他自己的天真。

    听到这话宁洛歌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今天师傅是不会放我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中紧张,宁洛歌额头的汗一滴一滴地流下来,脸色更是白得像一张纸。

    “还不错,好徒儿你还没有太傻,既然我会引你来,就自然不会放你离开。今天这场仗,我注定是赢,定,了!”石灵素一字一句的把话说完,忽然朝着门外大喝一声,“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先带下去关着吧。”

    两名虎背熊腰的侍卫紧随其后掀帘进帐,宁洛歌毫无武功,且在石灵素面前,她自知逃脱不了,索性就乖乖地让侍卫绑了。

    然而在迈出大帐时,她忽然扭头对着案前的师傅说了句话,“徒儿谢师傅养育之恩。只是师傅不要忘了,善恶到头终有报。”

    话落,宁洛歌看到石灵素的脸迅速地沉了下来,连眼神中都汇聚着阴鸷与怒气,他强自压抑着,狠狠地挥了下手,侍卫压着宁洛歌的力度忽然加大了一倍。

    强自被扔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帐篷里,她听到押送她的人吩咐门口的守卫,隔半柱香就必须进来查看一次,随后门口没了声音。

    打量着整个帐篷,发现距离她不远处的地上还有零零星星的血迹,心里知道这里一定是关着重要犯人的地方,曲起腿,宁洛歌把头埋进腿间,她叹了口气。

    瓮中之鳖么?从来没觉得自己竟然会这么没用,可如今,她是真的聪明反被聪明误,把事情搞砸了。

    “真人命你们过去一趟!”帐外忽然传来宁洛歌熟悉的声音。

    “你是谁?呃……”守卫话未说完,便被一记手刀劈晕了。

    当大帐帘子掀开,宁洛歌看见慎行拖着两个侍卫进帐篷的时候,神色中有欣喜有kuì jiù 也有惊讶。

    “慎行,你怎么来了?”

    “属下幸不辱命,已经亲口告诉二王爷兵符的wèi zhì ,花公子今天忽然赶到,有他保护苏将军,用不着我了。所以,我就过来了。”

    “呃……”似乎真是挺有道理的,可她怎么觉得怪怪的呢。

    顾不得详细地问了,宁洛歌站起来,连忙和慎行说道,“瑾儿不在师傅帐篷的那口棺材里,我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你跟我走,快点去把瑾儿救出去。只要瑾儿被救出去,那我们就赢了。”

    “走吧。这里的守卫很快就会发现你不见了。”慎行把宁洛歌身上的绳子解开,忽然从将一直背在身上的包袱递给她,里面是一套侍卫的衣服。

    宁洛歌这才注意到,慎行也穿着一身侍卫的衣服,利落地套上衣服,他们两个大摇大摆地从帐篷里走出来。

    宁洛歌是靠着很久没有用过的异能通过棺材知道瑾儿下落的,凭着记忆和tuī duàn 她带领着慎行去了关着瑾儿尸体的地方。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