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间极其普通的帐篷,门口只有一个侍卫把守,从外面看起来似乎里面住的只是不太重要的人物,但若是仔细地去看门口的那个侍卫的武功,就会发现他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普通侍卫那么简单。

    宁洛歌使了个眼色,慎行了然。他大喇喇地走过去,和那个侍卫聊了两句,忽然身手极快地点了那个侍卫的睡穴。宁洛歌则趁着zhè gè 机会钻进了帐篷里。

    大帐中,一口薄薄的棺材中,一具面目完好的尸体。由于暴露在kōng qì 中,她的身体已经有了腐烂的迹象,kōng qì 中更是隐隐地飘着一股恶臭。

    宁洛歌眼眶一红,深知此刻不是悲伤的时候,她将瑾儿小心翼翼地从棺材里抱起来,对慎行说道,“一会我会把我身上的衣服给瑾儿换上,你带着她偷偷去二师兄的帐篷里,藏在里面不要出来,等到两军交战的时辰到了,你再离开,务必要把她完好无损地送回将军府。”

    “那公子你呢?”慎行眉头紧皱,眼神中是浓浓的忧虑。

    “我会代替瑾儿,瑾儿不能消失,这样会打草惊蛇。赫连子煜还没死,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放心!”宁洛歌笃定地说,手下动作迅速,三下五除二就给瑾儿换上了侍卫装。

    “公子,一定要小心!”

    “慎行,记住你的任务,务必要把瑾儿安全地送huí qù 。其他的,都不要管!知道么?”宁洛歌将瑾儿交给慎行,再一次嘱咐道。

    慎行点了点头,“公子小心!”

    宁洛歌目送慎行离开,她戴上了一早zhǔn bèi 好的易容面具,将自己假扮成苏瑾,随即,宁洛歌毫不犹豫地躺进了棺材里。

    好像一切都没有被动过,待她一切zhǔn bèi 妥当,指间夹起一块刚捡起来的小石头,向着侍卫的脖颈弹射过去。

    一声呻吟自侍卫口中响起。

    棺材里的宁洛歌lì kè 闭目敛眉。

    侍卫似乎是想起了刚才发生过什么,lì kè 过来检查棺材中的人,然而见人好好地躺在棺材里,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连腐烂的wèi zhì 都què dìng 了之后,才安心地lí qù 。然而警惕性却比刚才高了太多。

    侍卫刚刚出去,号角声骤然响起!

    宁洛歌的心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也重重地一跳。

    时辰到了!

    大军开拔了,两军对峙的时间,到了!

    她感觉到几个侍卫进了帐篷里,将棺材抬了出去。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只是颠的宁洛歌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棺材停下来了。

    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宁洛歌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嘈杂的人声,嗒嗒的马蹄声,以及接连不断的鼓声,她知道她在战场上了。

    手上刚刚用药造成的腐烂伤口在阵阵的刺痛,她的心里则对带着苏瑾的慎行阵阵担忧,不知道他有没有把她安全送回将军府……

    巳时已到,八方军和西凉军队都如约赶到了战场上,八方军因为只剩下了三万多人,气势上明显不如对面的十万西凉军队。

    然而他们的主将赫连子煜却一脸悠闲。

    赫连子灏微微眯眼,注意到了赫连子煜身旁带着木雕面具的白衣人,以及他们身后的一顶封着帘子的豪华轿子。

    众人看不清轿中是何人,但都知道轿子里的人一定武功非凡。

    “大哥,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没死。”赫连子煜望着对面的赫连子灏,语气带着惋惜。

    “三弟都还好好活着,为兄怎么好意思死呢?!”赫连子灏冷笑一声,眼神凌厉,绝非昔日那个心软念旧情的太子殿下了。

    “怎么样,你们kǎo lǜ 好了么?是要苏大小姐死不瞑目,还是要为我们打开城门?”赫连子煜笑得bsp;làn ,只是这笑容出现在他狰狞恐怖的脸上却带着别样的阴森。

    “我们怎么知道你手里的是不是真的苏小姐?若是你们找人充数,那我们岂不是要吃大亏?”赫连子灏扬声大喊,一旁的白发副将刚要提醒他无双公子是怎么说的,就被他一抬手给制止住了。

    “大哥果然是让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好,来人!将苏大小姐的棺材抬上来给他们看看。”

    不一会,就有四个侍卫小心翼翼地抬着棺材走了过来。

    “给他们打开!”赫连子煜吩咐着,脸上则带着一贯的阴笑。

    “轰!”地一声,棺材盖被翻开,带着微微腐烂wèi dào 的苏瑾呈现在众人面前。

    西凉军前的几员熟悉苏瑾的大将看见棺中的尸体都面色一白,握着兵器的手则越抓越紧。

    “怎么样,是真的吧?”赫连子煜望着对方,眼睛里毫无笑意。

    “是么?我怎么看不是呢?将士们!大小姐现在就在将军府里,他们不过是用假的小姐来骗我们屈服!我们不能上当!来啊!举起你们手中的刀枪,杀过去!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赫连子灏举起长刀,大声呼喝,再加上有名望的一众将领的配合,一时间,声势浩大,声浪震天!

    “赫连子灏!你看清楚了,这可是如假包换的苏瑾!你què dìng ,真的不要了么?宁洛歌呢?让她出来!这是不是苏瑾,她最清楚!”赫连子煜见情势有变,右手一伸,掌心似乎是有吸力,苏瑾的尸体便直直地冲到了他的手心里。

    他紧紧地握着苏瑾的脖子,指给对方看。

    “公子说了,你的人是假的!将士们!不要听他心口胡说,杀过去!通通杀过去!”赫连子灏望着那已经有腐烂的尸体,一咬牙,挥出长刀,第一个冲了上去。

    赫连子煜见威胁没用,而对方的士兵已经冲了上来,骂了一声,一剑便将一个士兵nǎo dài 砍飞,手段毒辣。

    而他阴狠的手段更是引得西凉士兵对其十分不满,不但没有退缩,反而一个接一个的士兵来的更加的猛烈!

    战场上一时间喊杀声一片,宁洛歌躲在棺材里时时刻刻地关注着外面的状况,当得知赫连子灏没有辱命,却是将宁洛歌交给他的任务非常漂亮的完成时,她的心中是满满的感动和自豪。

    忽然,棺材的门被一股大力炸开,顿时狼烟四起,宁洛歌忍着不让自己咳嗽出声,另一边她感觉到一直大手紧紧地扼住了她的脖子。

    “赫连子灏,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再一意孤行,那就别怪我将苏瑾在这里鞭尸!让她死也不得安息!”

    “你只管……”赫连子灏话音未落,身后忽然传来极快的马蹄声,紧接着慎行便出现在了视线中。

    顾不得解释,慎行扯过赫连子灏的胳膊,声音极低却异常严肃地道,“那不是苏瑾,是公子。”

    一瞬间,赫连子灏的脸色大变,他未说完的话话锋一转,“等等!”

    “哦?这回相信了?”

    “你先放下她,凡是好商量。”赫连子灏咽了口唾沫,他忽然觉得连呼吸都异常艰难。

    该怎么样才能够把公子从他们手中救出来,赫连子灏觉得这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大的难题!

    要是子谦在这就好了!他心里隐隐地一叹,却也知道他的好弟弟全然没有这么快赶到。

    现在只能靠他自己解决问题了!

    然而不知道怎么,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宁洛歌之前对他说的话,“记住!míng rì 巳时,开战的时辰一到,便立即动手。不论对方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你们只管狠狠地去打!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赫连子灏忽然一个激灵,他明白了!

    瞬间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将士们,狠狠地打!将他们踩在我们的脚下,将他们狠狠地碾压!冲啊!”

    慎行脸色微微一变,“公子还在他们手里。”

    “我只知道,宁姑娘之前和我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退缩!”赫连子灏重重地看了慎行一眼,眼含抱歉,随后他决绝地转过头,高举利剑,勇往直前地向战场冲去。

    当茫茫大军都高举刀剑再一次冲向战场的时候,只有慎行一个人坐在马上没有动弹。眉目坚定,淡定如常。

    他望向赫连子煜手里提着的人,握剑的手更是紧了紧。心中暗暗地下了决定。

    远处,赫连子煜见赫连子灏带领的军队疯狂地进攻着八方军,鲜血四溅,更有一抹温热的猩红洒在了他的脸上。

    他站在高处,眼中非但没有对战争残酷场面残忍的痛惜,反而迸发出嗜血的狂热。

    他看着战场上厮杀的士兵们,心中大快,提着苏瑾的手更加的用力,他侧过头,指着战场向死尸苏瑾道,“呵!苏姑娘,这下你看到了,不是我赫连子煜不放过你,实在是你的朋友们不把你放在心上,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罢,他手中握紧手中的长剑毫不犹豫地向着苏瑾斜劈而来,眼看着就要将苏瑾劈成两半,而在这时,“苏瑾”的手指也动了动!

    “铛!”

    顿时一把锋利的剑倏地横在了赫连子煜的剑下,挡住了赫连子煜的剑势。同时一道激烈的金属碰撞声夹杂着钢铁摩擦的火星噼啪地闪现。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