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来人正是慎行!

    宁洛歌闭着眼都能感觉到那股被慎行挡住的杀气。然而,她仍旧不动,因为,时机未到。

    慎行是个强大的对手,强大到即使是被玄素真人施了秘术的赫连子煜也必须甩下宁洛歌才能专心duì fù 他。

    以至于给了宁洛歌zhǔn bèi 的时间。

    她伏在那,仍旧扮演着死人的角色,然而却在不被人察觉的角度观看着慎行和赫连子煜的对战。

    慎行凭着他严谨踏实的招式让赫连子煜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赫连子煜的招式明显更加的飘忽不定,但他依靠着诡异的招式以及鬼魅的轻功让慎行十分的吃力。

    “哈!小子功夫不错!怪不得被二哥器重。”当赫连子煜一剑刺穿了慎行的左臂时,他哂笑着说道。

    慎行一声闷哼,丝毫没有被他影响,使足了lì qì 将手臂从他的剑中拔出来,如注的鲜血从伤口汨汨的流出来。

    “有意思!”赫连子煜邪邪一笑,忽然变换招式,向着慎行的下身攻去!

    慎行双目圆睁,连连后退,剑尖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忽然,一枚黑色圆球从赫连子煜的手中滚出来,赫连子煜腾空而起,狠狠踢向慎行的胸口,而他则借力向着反方向弹射出去。

    慎行狐疑地看着黑球,在最后几秒他终于明白了他的用途,忽然发狂地向后撤,并不停地向着身旁的士兵大喊,“快跑!有火药!快跑!”

    话音未落,轰隆的一声巨响炸裂开来,伴随着的还有熊熊的火焰。

    炸药的威力比宁洛歌想象中要强数倍,五十米内竟然都会被波及到。

    滚滚的浓烟遮挡了宁洛歌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慎行的状况,然而她猩红的双眼和紧闭的嘴唇又暴露了她的情绪。

    她比慎行早看出那是火药,可她终究是没有开口。

    理智告诉她,不要开口。

    赫连子煜望着被炸药炸飞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和断肢残臂,竟然jī dòng 地笑出声来。

    宁洛歌望着他,恨不得将他剁成肉酱,可现在,不是时候。

    火舌渐渐熄灭,烧焦的尸体遍布在这一部分战场上。

    耳边是其余的战士在拼杀嘶喊的声音,而眼前却寂静地仿若地狱。

    “hā hāhā hā,没有人是我的对手!没有人!”赫连子煜疯狂地仰天大笑,腐烂的脸狰狞扭曲,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来!再来!”一道沉重的声音自飞灰中响起。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缓缓地站了起来。

    慎行!他还没死。

    只见他面目焦黑,嘴角流出一抹鲜血,眼神平静无波。

    “还真是不怕死的东西啊。”赫连子煜声音尖细地唏嘘着,眼角眉梢是傲慢与不屑,然手下的剑却快若闪电,稳准狠地向着慎行刺去!

    受伤的慎行显然不是赫连子煜的对手,他的血也随着他被炸得血肉模糊的背慢慢地流出来。

    看着慎行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消逝,宁洛歌坚定如铁的意志有一瞬间的动摇。

    她想去帮忙。

    不!不可以!

    一时间,好像是深陷泥沼,宁洛歌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死!”赫连子煜忽然一声大喝,剑尖直直地刺进了慎行的胸膛。

    “噗!”剑尖lì kè 被拔出,随着激烈的剑势有鲜血从慎行的体内喷薄而出!

    然赫连子煜毫不理会,还温热的剑尖再度刺进已经毫无防御的慎行体内。

    连续五剑,将原本就身受重伤的慎行伤的体无完肤。

    慎行早就已经站立不住了,因为赫连子煜刺穿了他的一条腿。

    他单腿跪地,右手拄着剑,完全靠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不倒下。他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他要保护公子。

    一定要。

    鲜血从他的嘴角从身上涌出来,一股无力感向他袭来。

    “还战么?”提着不断往下滴血的长剑,赫连子煜盛气凌人地站在慎行面前,从远处看,好像慎行在给赫连子煜行礼。

    慎行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没有lì qì 了!

    “不过是萤烛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死,这jiù shì 你的下场!”说罢,赫连子煜抬腿踢向慎行的下巴,毫不留情。

    慎行被踢出去足足有十几米远,他喷出的血洒落在kōng qì 中,形成了漫天的血雨。

    赫连子煜沐浴在这红雨之中,放肆大笑。直到慎行像死鱼一样重新摔在地上,笑声也没有停止。

    他的笑声夹杂了内力在其中,响彻整个战场。

    毫无内力的士兵被他的笑声震得头皮发麻,耳鸣头痛。一时间战场上的士兵纷纷放下武器,抱着头蹲在原地,定力差的来回打滚,有血从耳朵里流出来。

    定力好一些的捂紧了耳朵,尽量远离赫连子煜。

    而始作俑者赫连子煜却毫无所觉,他放肆地打笑,不辨敌友,不分敌我,像是疯子一样。

    “够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忽然耳边传来宁浩然愤怒地吼声,看着横尸遍野的战场,他的双手在颤抖!

    笑声被dǎ duàn ,赫连子煜颇为不满,他紧皱着眉头望向宁浩然,眼神肃杀凶狠,“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你师父都不会和朕说话!”

    赫连子煜改变了自己的称呼,所有人都心中一惊。

    “朕?赫连子煜,没有这些士兵,没有城里的那些bǎi xìng ,你什么都不是!就算师傅今天让你当上了皇帝,但你残忍嗜杀,视人命如儿戏,早晚会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到时候等你把自己的bǎi xìng 都杀光了,我看你还统治谁?!”

    宁浩然很少动怒,宁洛歌和他如此亲密,也从未见过一次,然而现在宁浩然脸色通红,胸膛起伏地厉害,看着遍地的尸体和重伤的士兵眼睛通红!

    他就像是一头狂怒的雄狮,稍有不慎,下一刻他就会扑上来撕咬你的喉咙。

    “朕统治谁,是朕的事,你,管得太多了!”赫连子煜举起手中的血剑指着宁浩然的眉心,语气森然霸道。周身更是爆发出浓重的威压。

    “好,这是你说的!从现在开始,我不管你了。不是我不遵守师傅的命令,而是师傅这次做错了!现在,我不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敌人!来吧!像你这种恶魔根本不配活在世界上!我要为这些无辜死去的战士报仇!”

    “加我一个!”将战士调配安排好的赫连子灏恰好在zhè gè 时候赶来,他举起手中的长刀,脸上还带着干涸的深红色血迹,站到了宁浩然的身旁。

    “好!那你们就一起上吧,省得浪费我时间!”赫连子煜眼神犀利阴邪,将剑横在了身前,做了一个起手式。

    宁浩然和赫连子灏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中的刀剑。

    坚定毅然的脸庞宣告着他们的决心,宣告着他们对zhè gè 世界的责任!

    在场功力最弱的赫连子灏率先发动进攻,然而赫连子煜却忽然腾起,飞向半空。

    在空中的他,就好像是展翅的大鹏,天生就该在蓝天上驰骋翱翔。

    轻功的飘逸高绝即使是当年以轻功为傲的宁洛歌也是赶不上的。

    看着三人战作一团,宁洛歌心中焦灼,她几度都在怀疑她的安排是否正确,而他又会不会入套。

    她在赌,在赌她足够了解他。

    她趴伏在地上,只有转动的眼睛能暴露她是个活人,只不过在zhè gè 角度没人能够看到她的眼珠。

    赫连子煜的疯狂大笑再度响起,宁洛歌眼睁睁地看着赫连子灏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坠落在地,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随后挣扎着再度站起来。

    宁浩然的武功算得上超强,然而在赫连子煜面前竟然也隐隐有不敌之势,幸亏有赫连子灏在,才能让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终于,赫连子煜拿着剑的手晃了晃,赫连子灏的刀就抓住了zhè gè 瞬间劈在了他的手腕上。

    顿时长剑掉在了地上。

    然而赫连子煜不怒反笑,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这一把剑,他赤手空拳挡着赫连子灏和宁浩然的轮番进攻,凭借着高超的轻功,又加上他身无长剑,竟然让他得到了近身攻击的机会。

    一掌拍在赫连子灏的心口处,赫连子灏甚至能看清他当时狞笑的表情。然还来不及反扑,心口剧烈的疼痛以及巨大的冲力将他推向后方,毫无反击之力。

    与此同时,宁浩然也被赫连子煜从身后袭击,吐出一口鲜血。

    然而他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忽然转身,快如闪电般一剑刺穿了赫连子煜的心口!

    没错,他是gù yì 的。拼着身受重伤为的jiù shì 能够给赫连子煜致命一击。

    显然,他成功了!

    赫连子煜半蹲在了地上,头颅无力地垂着。

    他后退一步,将剑拔出,远远地看着赫连子煜。

    赫连子煜显然没想到宁浩然竟然使诈,重伤让他蓦地停在原地瞪大了眼睛,只是他的嘴角却漫上了诡异的微笑。

    “你杀不了我!我是天命所归!”话落,赫连子煜缓缓地抬起头,嘴角的血迹竟然呈现出诡异的冰蓝色。

    就连洞穿心口的血都是冰蓝色的。

    “你?!你没有死?!”宁浩然后退一步,脸上表情骤变,即使是饱读诗书博学多才的他,也从未听说过洞穿心口也可以不死的事情。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