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娘娘您可别提宁无双,他现在是死是活都没人知道,我可不想和他似的。我现在就挺好,我是无双公子,我爹是当朝大将军,我姐是后宫的贵妃,我有什么可怕的?”

    安贵妃颓然跌坐在椅子上,神情;疲惫,“安家迟早要被你拖死!自你被封为无双公子这两年,本宫给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以后我不管你了。安子贤,你好自为之吧。”

    安子贤没把姐姐的这番话当回事,毕竟每次姐姐都会说,但最后还是帮了他,他不dān xīn 。

    “听说你把那姑娘带回府里了?”安贵妃忽然又抬头说道。

    “我的人当然带回我府里,难不成真让那个卓钰带走不成?!”安子贤嗤了一声,神色傲然。

    “你这次做的太过分了,作为对你的惩罚,那姑娘我会派人送到卓府赔罪。卓钰不能得罪,不论是安家还是本宫。”说完最后的话安贵妃神色疲惫地挥了挥手,她现在看一眼zhè gè 弟弟都觉得心里堵得慌。

    “那是我的女人,我不同意!”安子贤似乎没想到姐姐会这么处置,原本轻松的神色倏地一变,好像炸了毛的大公鸡。

    “不同意?好,那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你用安家一分钱,而且必须lì kè 搬出安家。任何属于安家的东西和人都不许带。可以么?”安贵妃眼神冷然,拿出了平时在宫中的威严。虽然是在询问,但其实却是威胁。

    安子贤一听要断了他的钱,lì kè 就蔫吧了。还想再说什么,见姐姐皱着眉头毫无耐心的mó yàng ,便识趣地告退了。

    心里却惦记着那个水灵灵的姑娘,他琢磨着什么时候将人给重新带回来。

    御书房里,皇上刚刚下朝,身后跟着卓钰,戴宗,刘凌,七皇子。这四人自从洛帝登基的时候就追随zuǒ yòu ,四年时间过去,洛帝的心腹仍旧是他们四人。

    “启禀皇上,今日边境传来消息,东离国最近不是很安分。”戴宗紧皱眉头,禀报道。

    “无妨,不安分就不安分吧。朕倒是很想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戴宗点点头,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去做。

    兵部不好管,更何况他还是个丝毫不懂武功的人。想要让一帮大老粗对他心服口服,当初可是废了他好一番lì qì 。幸亏,时间能够解决一切,如今,兵部在他的管辖下早已经彻底透明,风气正派,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公务。

    这一点,事实上让赫连子谦甚为满意。

    “云国最近如何?自从司徒墨然掌握了云国大部分兵权之后,司徒莫离几乎已经被架空。听闻云国最近出了一位大将军,用兵如神,可有此事?”赫连子谦食指敲击着扶手说道。

    “确有此事。而且这位大将军还是我们的故人。”

    “谁?”卓钰迫不及待地问。

    “姜华。”戴宗说完lì kè 看了眼赫连子谦,毕竟姜华严格来说是宁洛歌的人。他们平日里已经尽量避免提到和宁姑娘有关的任何事情和人,虽然宁洛歌已经死去四年,但今日他们提起仍旧心惊胆战。

    “lì kè 派人去云国监视他,朕要他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在我们的掌握中。”

    “遵旨。”戴宗应道。

    见赫连子谦神色如常,七皇子站了出来,他如今已经被封为七王爷,手握重权。

    “听闻昨日安子贤又闹事了,这位无双公子似乎也太不安分了点。”七王爷比四年前成熟稳重了很多,但一心为赫连子谦的心思却从无变化。

    “嗯,这件事朕昨晚也听说了,听说这件事可是和咱们卓大人有关啊?”赫连子谦依靠着扶手,难得地嘴角若有若无地弯起,露出了似笑非笑地的神色。

    卓钰尴尬地咳了一声,有些羞赧地低下头,“这件事是误会,误会。没事没事。”

    “是么?本王可是听说卓大人被打了?本来是跟人抢姑娘的,结果姑娘没抢到手,自己还让人给揍了,可有这回事?若是真的有,这殴打朝廷命官,可是不小的罪过啊。就算对方是贵妃的亲弟弟,本王也得为卓大人讨个公道啊。”

    七王爷一脸的义正言辞,不知道地还以为他们xiōng dì 感情有多么深厚。

    然而卓钰一脸我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的表情,忙不迭地道,“不用,没有的事,这怎么可能呢,是吧?!”

    其实此时卓钰心说你们想证明我丢人现眼我绝对不能让你们如愿,虽然我却是丢人现眼了。

    赫连子谦见卓钰一脸地警戒,七王爷一脸的揶揄,他也干咳了一声,正色道,“好了,没事就都退下吧。”

    是以四人纷纷告退,直到他们走出老远,赫连子谦仿佛还能听到他们四人的聊天声。

    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心底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漏掉了,却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那种无助感让他顿时yī zhèn 烦躁。

    换下龙袍,穿上便装,他独自一人向皇宫外走去……

    红袖楼。

    “水烟被安子贤带走了?那情报呢?”一身白衣的女子听到下属禀报zhè gè 消息,惊呼出声。

    “昨天水烟刚刚回来就被拉到台上充数,没想到就被这公子相中了,结果情报还在她身上。”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一群废物!算了,我亲自去取!如果这份情报落在别人的手里,你们就都不用活了。”白衣女子冷然站起来,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势。

    “去,打听打听,水烟具体在哪。”一脚揣在下属的屁股上,将他撅出了房间。

    随后,白衣女子淡然地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人景,忽然皱了皱眉,偏头对一直站在一旁像影子一样的人道,“慎行,我是不是曾经来过帝都?为什么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一旁的黑衣男子忽然飘到白衣女子身旁,同样的面色冷然,他说,“没有,小姐你记错了,你从来没有来过帝都。”

    “哦。”

    二人呆了片刻,那个下属就又回来了。

    这次他的脸色更差了,他哆嗦着唇,“水烟姑娘,水烟姑娘在刑部尚书卓钰卓大人府上。刚送过去不久,听说是安贵妃送去给卓钰大人赔罪的。”

    “那就更棘手了,听闻卓钰这人狡猾如狐,若是情报落在她的手里,我们天道的生意也不用做了。”

    听到“卓钰”的名字,慎行眼神一动,“小姐,让我去吧。”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白衣女子都笑了,“我的武功是不如你,可轻功比你强,打不过我会跑的。你放心。不过你今天这么积极不像你啊,往常不都是你让我自己去的么?”

    慎行的眼色闪了闪,“帝都不比那些小的镇县,还是要小心为妙。”

    “hē hē ,司徒墨然要是知道你把云国帝都比作小镇县,估计得气得昏过去。”

    “……”

    “好啦,那就这么定了,晚上我们去卓府,起码要将情报拿出来。”

    同一时间,安府。

    刚回府就被父亲骂了一顿的安子贤此刻心里特别不tòng kuài 。

    本来自己抢回来的女人被姐姐送走够让自己没命面子的,现在居然还挨了骂。

    安子贤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思来想去,要不是因为对方是卓钰,那他也不可能被骂得这么惨。这么想着,安子贤心中暗暗决定,必须给卓钰一个jiāo xùn 。

    让他知道谁才是这帝都的无双公子!让他以后看见自己都得害怕地绕着走!

    打定了注意,安子贤lì kè 遣小厮去给自己几个武功甚好的朋友送信儿,今晚,他要把新娘子偷出来!

    挫挫卓钰的锐气!

    卓府。

    此时的卓钰正吃得大快朵颐,今天的晚饭做得着实不错。

    他摸着身旁水烟细嫩的小手,笑得花枝烂颤,“水烟姑娘辛苦了!难为你竟然有这么好的手艺啊。今天这些菜做得甚好,甚好!”

    “大人满意就好。”水烟微微一笑,颇有大家风范。

    “恩恩,非常满意,非常满意。水烟啊,你看我这府上就缺你这么个心灵手巧的女人了,这府里没有个女人什么的操持家务,实在是一件让人很头疼的事情啊。有的时候啊,我就在上朝的时候都会想,府里连个等着我回家的人都没有,这家回不回都没什么大guān xì 了。然后这么想着想着我就走神了,皇上问我什么问题我就没听清楚了。幸亏皇上都没生气,不然你说因为我府上没有女人这一件事,让我平白无故地掉了nǎo dài ,这不亏大发了么?你说呢?”

    卓钰忽闪着桃花眼,绕来绕去地说了这么一通之后,无辜地望着水烟。

    “嗯,大人您这么一说,水烟也觉得您真的该娶亲了。”水烟同样点了点头,无辜地大眼睛眨了眨,眼神诚恳。

    “对嘛对嘛,水烟还真是个聪明的姑娘。相信你这么心灵手巧,府上的事情也都应付的过来的,我回头和皇上请旨赐婚,把咱们俩的事情就办了吧。”卓钰破天荒的热情,一改这几年对女子的淡漠疏离。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