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的尸体,血流成河,那一张张面孔,不是陌生人,是她的亲人,最亲的人!

    她恨不得当时死得是自己,她恨,恨为什么老天爷唯独留下了自己。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向前颤颤巍巍地迈步,走一步,摔倒,爬起来,再走,有人上前扶她,被他挥开了,她的伤,不需要别人看到,更不需要别人惋惜。

    “滚!”凤啊九第一次这样对一个人冷冷地说话,而且那个人还是她的jiù mìng 恩人。

    “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是切莫记得保护好你自己,若是没有报仇的能力,只是枉死!”那个人不恼,却如是说道。

    “滚!”凤九还是那个字,仍旧怔怔地看着前方,那里,是她娘亲身死的地方。

    “保重你自己。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今天这一幕!为自己,为小十,为你的亲人,报仇!”那个男人和凤阿九说完了这些话,扔下了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起身离开了。

    zhè gè 时候凤阿九才发现,她的手章上满是鲜血,而手掌因为握着草丛中的灌木太过用力,全是血渍。

    如今,凤阿九再回忆起那个时候,还是会抑制不住地颤抖,只是她已经能够控制住情绪。

    “阿九,没事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bāng zhù 的,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

    “可你不是被关在这么?”阿九眨了眨眼睛,眼里的泪水没有流出来,只是蓄在眼眶里,看起来更加地惹人怜惜。

    洛长生忽然无言以对。她眨了眨眼,没说话。

    忽然她听到有jiǎo bù 声由远而近地过来,想来是那个安贵妃回来了,她可得趁现在赶紧跑。

    她摸了下凤阿九的小nǎo dài ,道,“小丫头,记住我的话,等我回来救你。”说罢跳窗而出,身形如行云流水。

    洛长生赶在人来之前逃出了那个地方,然而出了那个地方她才发现,这里竟然真的是皇宫!而她因为从未来过皇宫,所以,迷路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处偌大的花园里。

    老远地,便看见了一座亭子。洛长生bsp;bsp;这里应该jiù shì 御花园。

    走近了御花园中心的亭子,洛长生极好的目力让她即使还在很远也能看见亭中那一道挺拔的背影,身材修长,一身纯黑色华服,却绣着金边,隐隐可辨衣袖上的金龙,一头顺滑的黑发散在肩上,一只金冠束在发,脚蹬一双明黄龙纹靴。

    周身隐隐流露出内敛的霸气。

    洛长生忽然想哭。似乎没什么原因,只是看到那一道孤独的背影,觉得,太悲伤了。

    只是男子的怀中此时正依偎着一位一身白衣素服的女子,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引得没人娇羞无限,言笑晏晏。

    一旁则还站着略有些尴尬神色的德公公。

    洛长生站在zhè gè wèi zhì ,月光下她可以看清楚男子的侧脸,高挺的鼻梁立体感十足,仿若刀削般的面容,虽然只得见半面,便已觉惊为天人。

    恰巧这时,一身紫袍的卓钰行色匆匆地向凉亭赶去,神色有些古怪。

    走到亭子里,扫了一眼男子怀中的女人,卓钰面无表情微微躬身,拱手,“给皇上请安!”

    “起吧。”年轻低沉的声音幽幽传来,洛长生听着觉得还不错。

    “卓大人真是忠心,这么晚了,还陪着皇上,但往日可听皇上说,卓大人可是最难请的!”皇上怀中的女子说话了,声音柔和温婉,一听便知道此人在这位皇上的心里地位不低。

    能够用这样熟稔的口气和臣子说话,想来是和熟悉的。

    一身白衣的女子一边说着话从男子的怀中站起来,也让洛长生看清了她的面貌。

    一身白衣,一根碧玉簪斜插在发髻。容貌绝美,声音清冷中带着温柔,俨然一幅大家闺秀的mó yàng 。

    洛长生叹了口气,看来像她这样披着闺秀外衣却干着流氓勾当的人还真不多。

    “林姑娘说笑了,微臣听说御花园的荷花zhè gè 时节正是好时候,便来瞧上一瞧。虽然是夜里,但可能景色更好。”

    卓钰一说这话,洛长生就知道了,作为情报头子,她手上掌握的都是最新最秘密的消息。

    这女子若是她没猜错,应当是洛帝的红颜知己,林思妍。

    而那个黑衣男子,应该是洛帝无疑了。

    素问洛帝十分宠爱林思妍,却并未把她纳入宫中为妃,而是将她安置在之前的谦王府里。只是林思妍的排场却俨然与贵妃可以比肩。但这位林姑娘生性淡泊lěng mò 。

    很少在宴席上露面。

    洛长生心道,真是个美人,身上还有一股子清冷的气质。只是她没想到,性格莫测的洛帝喜欢的竟然是这种类型。

    洛长生悄悄打量赫连子谦,果不其然,不愧是西凉第一美男子,白皙的皮肤真的让洛长生也自叹不如。

    那一双凤眸炯炯有神,深邃黑亮,仿佛能看透人心。冷清的薄唇,虽然洛长生不喜欢他,但是必须承认长得真的是好。

    洛长生自认阅人无数,以前她觉得大师兄长的是最好看的,现在看看,还是觉得赫连子谦更好看一点,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是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会让你忍不住颤栗的气势,真的很强大。

    “这小厮眼生,沐大丞相今儿怎么没有让明岩跟着呢?”悦耳动听的声音打破bsp;mò 的局面,也引起了洛长生的注意。

    这林思妍娇媚柔弱,弱质纤纤,瓜子小脸,大眼盈盈如水,秀气的鼻梁,头上两只朱钗,不多不少,淡妆如夏荷,一看便是温柔如水的可人儿,连声音也妩媚动听,家世也不错,又有眼力见,怪不得如此得宠。

    “哦,小人是古二,新分配来伺候爷的。”洛长生连忙敛眉回禀,恭敬有礼。

    倒是让卓钰一赞,fǎn yīng 不慢,回答稳妥,倒不像未经世事的闺阁小姐。

    “孤儿?噗,这什么名儿?”林贵妃笑道。

    “贵妃娘娘见笑了,是古祠近月蟾桂寒的古,奴才在家排行老二,故,叫古二。”洛长生不卑不亢地低声说道。声线掩饰成男生,略低。

    “hē hē ,倒是本宫理解错了,古祠近月蟾桂寒?嗯,好诗。”林思妍不再玩笑。

    “既是看荷,便走一走吧。”卓钰tí yì 道。只是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好啊好啊,皇上,走一走吧,再不活动,臣妾都要胖了。”林思妍娇笑连连。

    赫连子谦微微点头,便携着林思妍走了。而卓钰却gù yì 落后一些,看着洛长生,低声说,“怎么样,你的夫君怎么样?”有些八卦,这让洛长生对卓钰有了一丝亲近和好感。

    “不知道。”洛长生说完,便也走了。

    卓钰赶上去,不是有意无意,便说,“古二,爷知道你文采不错,看这荷花开得如此皎洁,你便作诗一首,给皇上贵妃助助兴吧!”

    “小的才疏学浅,私下里玩玩还行,在皇上贵妃面前,不敢班门弄斧。”洛长生心中腹诽,明知道自己的文采并不出色,还gù yì 让自己出丑。

    “作来听听。”赫连子谦突然出声了,低沉的声音,魅惑动听。皇上金口玉言,说的便是圣旨。

    洛长生硬着头皮,“作诗小的实在不在行,便借花献佛,有一首诗小的觉得送给贵妃娘娘极好。”

    “哦?说来听听!”林思妍明亮的大眼透着好奇。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东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洛长生轻轻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看起来,林思妍确实是个美人,配得起这首诗。

    “好!”卓钰赞叹道。

    “真的好诗,只怕臣妾担不起呢,皇上觉得呢?”林思妍笑开了花,毕竟如此赞誉,还是很受用的。

    “确是好诗。”赫连子谦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洛长生,只是眼中划过一丝异样。

    “思妍,朕有些事情和清辉谈。”赫连子谦幽幽地说道。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林思妍知趣地告退,转身向卓钰福了福身,便带着侍婢离开了。

    叶清尘跟在二人身后,听着二人聊了一堆国事,星云山庄,二公子水流云的悦然居大堂。

    数个彪形大汉站在大堂外围里,堂内主座男子斜躺在座椅上,阴柔俊美,身旁则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婢女,容貌姣好,神色淡漠。

    这男子正是沈岩的二公子,武艺超群却残忍毒辣的沈洵。而女子则是沈洵身边的红人,贴身婢女,九凤。

    “九儿,这事你怎么看?”沈洵指着桌子的锦盒,幽幽地问道。

    百魂丹是昔日凤鸣山庄至宝,本该在那一场大火中被焚毁,然昨夜竟然突然出现在沈洵的书案之上。

    “回二爷,这百魂丹虽说应当是被烧个精光,但此事只是众人tuī duàn ,无可查证。而当日一把大火凤鸣山庄全部烧尽,是否有漏网之鱼恐怕不得而知。”九凤徐徐道。

    见沈洵如此态度,九凤的嘴角不经意地勾起,事情发展得,很好。

    不错,这九凤便是凤鸣山庄九公子,凤九天天!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