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之内,竟然还有这等高手?!”赫连子谦转过身,不退反进,看着草丛的方向。

    躲在草丛中的洛长生暗自咋舌,怪自己太大意了。因为听到洛帝提起了皇后的名讳,她不自禁就听出了神。

    皇后宁氏自从册封之日起从未出现过在大众视野里。所有的人都在说宁氏已经撒手人寰又或者得了怪病,洛帝却从不回应。

    并且但凡有官员tí yì 废后,都会被他重罚。久而久之,众人摸清了皇帝的性格,这件事也就没人再提起了。

    今日听洛帝自己提起,她不免就联想起之前她收集到的情报,一时间失了神忘了屏住呼吸,没想到反倒是坏了事。

    听闻洛帝武功深不可测,偏偏不巧今天被她撞见。深更半夜的为什么在这里本来就说不清楚,好巧不巧地还听到了皇上的心事。

    这下糟了!

    “皇上在此,究竟是谁在那儿,还不快出来?!德公公,还不快去叫侍卫!”卓钰也发现了那片晃动的草丛,面色一紧连忙向远处地德公公吼道。

    虽然时间已jīng guò 去四年,但玄素真人却至今下落不明。卓钰他们心里都始终提着一根弦,而这也是为什么赫连子谦始终不肯面对宁洛歌死了的原因。

    “等等。”赫连子谦一摆手,示意侍卫们不要过来。

    洛长生镇定地看着涌过来的侍卫,呈包围之势缓缓地将她给围在了中间,越是危险时候,她反而越是淡定。

    “在下是安贵妃请来的贵客,因为不知道贵妃要把在下给烤了蒸了还是煮了,就趁机逃了出来。并无意冒犯圣驾,只是想寻求一条生路。但不知不觉到了这里。”洛长生站在草丛里,并未走出来。

    她如今是真容示人,若非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的面貌。是以连声音她都是模仿慎行的。

    “子嫆?”听完她的话,赫连子谦略显诧异,子嫆一向乖巧懂事,操持后宫也一贯有方,虽然人很凌厉,但心肠还算善良。为什么要把人掳进宫中?

    “是了,jiù shì 她了。还请陛下看在在下无辜的份上,让在下走吧。”洛长生游说。

    只是这次赫连子谦没说话,他笑了,笑得很冷。

    卓钰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要怎么做了,他走上前去,表情是一贯的漫不经心,“我说兄台,你是真的以为你可以走得掉么?陛下之所以现在还没把你揪出来是他今天心情好。还是你以为你夜闯皇宫,陷害贵妃,隐藏相貌,却还可以被皇上八抬大轿送出皇宫?我说兄台啊,都是走江湖的,这么天真难得你还能活到这把岁数啊。”

    洛长生:“……”她翻了个白眼,“卓大人过奖了。”

    “呦呵,都知道我是谁,这回说你是江湖跑腿的都没人信了。我看你今天还是留下吧。这皇宫侍卫众多,早就织就了天罗地网,我看你是逃不出去的。”卓钰慢悠悠地走向草丛。

    “是么?那我们就试试吧。皇上,那就恕在下冒犯了。”洛长生一声冷笑。

    忽然自草丛中直飞而起。速度极快地冲出,白色面纱遮住半张脸,只是她女子的身份却暴露了。

    “原来是个女子啊。”卓钰不但不惊讶,反而吹了声口哨。

    “刺客!快!弓箭手何在?!!”一旁的德公公已经吓得哆嗦了,这要是皇上有个万一,他这条老命也就到头了。

    话落众侍卫齐刷刷地搭弓射箭,手下利索,毫不迟疑地向洛长生射去。

    虽然是深夜,但衬着月光,洛长生的身影在这些一目千里的弓箭手眼里还是很好瞄准的。

    只见无数支箭矢擦着洛长生的白裙飞过,只要她稍不注意,就会lì kè 被射成筛子。

    洛长生提起轻功,猛地向上一顶,整个人以更快地速度非离箭阵,将无数箭矢踩在脚下,她双脚夹住团团箭矢,一个漂亮的飞身旋转,忽然将箭矢向着它们来时的方向逆射而去!

    “啊!”顿时,被箭矢射中的侍卫倒在地上,惨叫出声。

    洛长生满意地点点头,看了眼从始至终都未发出任何指令的洛帝,忽然发现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眼神竟然有些走神!

    来不及多想,她再提一口气,向着一个方向飞去,没bàn fǎ ,不知道皇宫出口在哪儿,只能赌一把了。

    好在她的轻功还算拿得出手,出入皇宫还不成问题,否则那真是只能去地狱了。

    “快追!”卓钰一挥手,就要向那个方向冲出去。然而手臂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住。

    耳畔响起了赫连子谦低沉的声音,“让她走吧。”

    “皇上?”卓钰惊讶地看向一旁的男人,他的眼神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你不觉得她很像一个人么?”赫连子谦表情不见,只是微微侧过头,直直地看向卓钰,“给我找到她!”

    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赫连子谦抬腿走了。只是他没有去林思妍去的方向,也没有去洛长生跑得方向,他去了安贵妃的安宁宫……

    洛长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皇宫的,出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天亮,她更是满头大汗,疲惫不堪。

    说到这一点,其实她也觉得很奇怪,按道理内力练到zhè gè 程度,即使是夜行百里,也应该面不红气不喘,就像慎行那样。

    可她却不行,如果内力用的多了,就会格外地疲惫。

    红袖楼里已经乱成一团,因为洛长生失踪了,最dān xīn 的要数慎行。他动用了红袖楼里所有的能用的人,去追查洛长生的下落。

    然而,查到消息的时候却被告知,洛长生又失踪了。皇宫里的探子回信说她确实是出现在了皇宫里,但之后逃走了。

    就在慎行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dǎ suàn 动用另外一些势力去找洛长生的时候,这厮大喇喇地走回来了。

    除了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之外,一切安好。

    “小姐,下次一定要带着我。”慎行一把抓住洛长生的手臂,神色紧张认真地道。

    洛长生重重地点点头,她很少见到慎行这么担忧的表情,看来今天他真的吓坏了。

    “无论去哪。”慎行的手微微收紧,再次认真地确认。

    洛长生的神色也认真了,她收敛了笑容,郑重地点头。

    忽然,“咕噜~咕噜~”

    奇怪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凝重的气氛,大厅里安静地能听见针掉地的声音。洛长生的脸也刷得红了个彻底。

    “楼主折腾一夜,一定还没吃早餐,来吧,我们zhǔn bèi 用早饭吧。”水烟适时地走出来,打破了僵局。

    洛长生尴尬一笑,连忙去吃饭了,慎行紧随其后,众人见楼主都回来了,都安心地用早饭了,一时间,气氛异常地温馨。

    吃完饭,看着丰盛的早饭,不知道怎么她就想起了那个柴房里的小姑娘,她一定很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吧。

    “水烟,风起回来了么?”擦了擦嘴,洛长生问道。

    水烟和风起一起去执行任务,然而到现在洛长生还没看到他人。

    “早就回来了,应该是去天香阁了,听说那最近有新头牌。”水烟有些尴尬地道。

    “lì kè 将他叫回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他做。”

    水烟,风起,雷霆,焱火是红袖楼的四大护法。是仅次于楼主洛长生和副楼主慎行的长老级人物。然而他们都非常年轻且能力非凡。四年来,一直是洛长生的得力属下。

    只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风起的最大“优点”jiù shì ——风流。

    对此洛长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她并未斥责,只是转而说另一件事,“水烟,lì kè 派人去查查看,半年前有没有一户姓凤的人家被杀。这户人家应当是西凉颇有名望的人。今天傍晚之前给我回复。”

    “是。”水烟应道,脑子里似乎想起什么,她开口道,“楼主您说的是不是凤烈一家?他们家半年前被满门抄斩,罪名是谋反。好像是洛帝亲自判的,但其实据说真实原因是凤烈对当今皇后不敬,是以才被处死的。”

    一旁的慎行不经意地皱了皱眉,洛长生却面无表情,她点了点头,“我要看详细的信息。”

    说罢,便转身回后院了。她一夜没睡,得补补眠……

    安宁宫,偏殿。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bsp;làn ,但却照不进zhè gè 阴暗潮湿的偏殿里。

    大殿中,一身华服的美人坐在正座上,望着大殿中央那个满身是血的人。

    或者那早已不能称之为一个人。

    满身是血,血肉翻飞,原本身量就不大,瘦的更是只剩下一身骨头,伤口处都露出嶙嶙的白骨,此时她趴伏在地上,小小的声音,没有一丝声音,若是不仔细看,只会觉得那是一团血肉。

    “娘娘,她昏过去了!”丫鬟秀秀嫌弃地踢了地上那一团一脚,将她踢翻了过来,脸朝上。

    “泼醒。”安贵妃昂首挺胸端坐在椅子上,出众的容貌此时看上起极为冷酷。她lěng mò 地看着地上的小人,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你很难把zhè gè 女人和早上那个在赫连子谦怀里巧笑倩兮,连看到一只小飞虫也吓得花容失色直接扑进赫连子谦怀里的柔弱女人联想在一起。

    可她们又的的确确是同一个人。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