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长生带着凤阿九回到红袖楼,lì kè 给她诊治。只是不仔细看还没发现,昨夜的光线暗淡,以至于洛长生根本没看见阿九破烂衣服下新旧交替的狰狞伤口。

    “安子嫆还真是够狠啊,这孩子这么小,她怎么下得去手!”水烟站在一旁帮衬洛长生给阿九处理伤口,沾了血迹的棉袄已经有些干了,此刻贴在伤口上,轻轻扯一下都会引得阿九yī zhèn 痉挛。

    “接不掉的拿剪刀剪。”洛长生用余光看了伤口一眼道,手中的针稳稳地下在穴道处,“这孩子真是命大,被安子嫆那个神经病这么折磨都还活着,若是这次她能活下来,将来必有大成。”

    给阿九包扎完,时间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擦了额头上的汗水,洛长生走了出去。

    慎行正站在门口,见洛长生出来道,“小姐,怎么样?”

    “她身上的伤势太重,原本长期积累下的伤就并未全好,今日这一顿毒打更是让她一条小命都没了。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来,我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要看她的求生意志了。如果能挺过今夜,就算又捡回了一条命。”

    洛长生洗了洗手,一边擦手一边道。她神色凝重,其实她心中完全没料到阿九的伤势竟然会这么重,昨日看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小姐这次打了安子贤,安家恐怕不会放过我们,安家对zhè gè 儿子极为重视,安贵妃也同样把zhè gè 弟弟视为安家唯一香火,如今安子贤伤得那么重,只怕安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慎行跟在洛长生身后道。

    “去打听打听,看看皇宫中现在是什么情况。或许这不是件坏事,别忘了我们这次来帝都的任务。我们可以借机接近洛帝,也许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洛长生道。

    慎行眼中闪过一抹犹豫,张开嘴想要说什么,薄唇动了动,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风起回来了么?”洛长生背对着他,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将手巾搭在架子上,她道。

    “水烟将他召回来了,正在他房间睡觉呢。”慎行道。说道风起这小子,他眼角眉梢是抑制不住地骄傲,因为风起是他的徒弟。

    “叫他过来,我有事吩咐他去做。”

    过了一会,风起睁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过来。

    风起是个非常英俊的男子,飞扬的眉眼间带着张扬邪魅。而十八岁的年纪,正是爱玩的时候,好在他在对待正事的时候,一向都足够慎重。

    “lì kè 去查安家的底细。我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把他们家的祖坟里埋得是什么都给我查清楚,明白我的意思了么?”洛长生直视风起的眼睛,这让他十分的不适,楼主的眼神太锐利了。

    “明白。”风起见楼主和师傅都神色严肃,知道事情重要,也不敢儿戏。

    “这次任务完成得好,我给你七日的假期当做奖励,如何?”言外之意jiù shì 你去玩吧,我给你机会,但如果完成的不好,你就任劳任怨干活吧。

    “真的啊?!太好了!属下定当不辱使命。”风起一听有假期lì kè 神采飞扬,他郑重地拱手应承。

    洛长生挥了挥手,他和慎行行了一礼随后退下了。

    洛长生也起身道,“走,我们也出去,有一味药材,若是找到能帮阿九度过这次难关。这味药说是药其实是一种花,据说是盛开京郊的前岩山上,趁着天黑之前,我们去找找看。或许能帮到阿九。”

    然,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走后不久,水烟便收到了来自皇宫的情报——安家正在京城全力通缉追捕洛长生。而最糟糕的是,这次是皇上亲自下的令!

    皇宫,御书房里。

    赫连子谦刚刚送走哭天抢地的安贵妃和义愤填膺的安将军,聒噪的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他揉着眉心,心里感叹是年纪大了啊,这些日子以来,他经常会有些莫名地头痛,但他身体状况却好得很,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将这症状归咎于年纪大了,赫连子谦便觉得更加烦躁。但却又有一丝欣喜。人生如此漫长,他希望能过得快一点,这样他就能早一点去见他的洛洛了。

    “皇上,您刚刚下令全面搜捕洛长生?”觐见洛帝的卓钰站在大殿中,面色不解地问道。

    一旁还有刚才同样见识了安家哭号过程的戴宗和七王爷。

    “太医诊断过了,安子贤这次伤得不轻,恐怕得在床上躺几个月了。况且这一次安家没有明显的错处,朕必须要替他们出面。”赫连子谦淡淡地回道。

    “但这件事中尚有蹊跷啊,上次那个洛长生离开的时候说是安贵妃把她给抓过来的,那么为什么她这次又回来了?而且听闻安子贤被打的地方是安宁宫中的一处偏殿,为何安子贤闲来无事会去那处偏殿?再者说,洛长生皇上不是说过不追究的么?”

    卓钰拧着眉头,这一次皇上的决定他是真的不明白。

    “你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么?”赫连子谦扫了眼其余的两人,语气淡淡地听不出喜怒。

    三人皆默默地低下了头。有些惭愧。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卓钰最先明白赫连子谦的意思,“那洛长生怎么办?”

    “其实朕也想再见见她。”赫连子谦忽然露出一抹微笑,侧过头道。

    “行了,还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今儿是初一,朕要出宫。”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月末赫连子谦都固定地会去京郊的那处农庄打理院子。这三年来,从来没有遗漏过一次。

    三人都知道这对赫连子谦意味着什么,把该禀报的说完之后都离开了。而赫连子谦也换了一身月牙色白袍,静悄悄地出了宫……

    前岩山颇为陡峭,洛长生和慎言来到的时候,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要这样爬上去,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走吧,尽全力找到鸣鸾花。”洛长生拍了拍慎行的肩膀,好在二人轻功都不赖,就算不幸掉了下来,也不会受伤。

    慎行点了点头,二人利落地飞身上山,兵分两路寻找鸣鸾花,势要在天黑之前找到。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二人还是没有任何成果,洛长生叹了口气,叫慎行离开。

    二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没有找到鸣鸾花,阿九就多了一分危险。

    “走吧,先huí qù 再说吧,天无绝人之路,或许还有别的方法。”洛长生大力地拍了拍手,想要鼓舞下士气,然而慎行只是木然地看着她,回应她的是随之而来的空荡荡的回音。

    “好像有人过来。”走了两步,慎行忽然拦住了洛长生,慎行指着不远处的前方的一大队官兵。

    洛长生也看见了,当看到官兵手上的大幅画像的时候,她愣住了。

    “糟糕!安家的人竟然查到这来了!这是把军队都拍出来了么?”洛长生脸色一变,看着那足足有二十几人的官兵队伍,周身迅速地警惕起来。

    眼看着那一队官兵越走越近,慎行先道,“我引开他们,小姐你先走。他们不认识我,我是安全的。”

    洛长生迅速看了眼那一队人,估测那一队的战斗力,因为她只是轻功了得,内力和真正的武功招式都只能勉强算一流,留在这里搞不好是连累慎行,思虑片刻她lì kè 做了决定。

    “好,那就这么办。我往那边跑,最后我们在城门口汇合。”

    慎行点了点头。便直直地向着那一大队人走了过去……

    洛长生跑得非常的专业,她一直信奉地jiù shì 打不过就跑,丢人就丢人,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所以能跑她绝对不打。

    提着气跑了大半个村庄,而且破天荒地还飞过了一片油菜花田。

    那一刻,她的心突突地快速跳了几下,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涩感涌上来,她忽然就湿了眼眶。

    她都不明白这种莫名的感情是来源与什么,但jiù shì 很难过,很难过。

    飞过花田,落在地上,抬头向前方看去,她忽然爆了句粗口。

    只见一大堆官兵个个手执刀剑,正挨家挨户地敲门探查认不认识画上的人的。

    眼见着就朝着洛长生走了过来,她暗暗咂舌倒霉,环顾四周,花田现在还没开花,根本躲不了人。那就只有…….

    洛长生的视线落在了右侧的那户人家。

    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她心里暗暗道,赌一把吧。

    几乎是滚进了园子里,顾不得是不是压倒了人家的花圃,她一个翻转,人已经到了农舍的门口。见门没锁,她推门而入。

    张望四周,见没人在屋子里,心里放松了一口气。

    寻了个箱子,看大小应该能把自己装进去,洛长生向着箱子走过去……

    忽然,一道低沉的男声自身后传来,“你这是要干什么?”

    洛长生抬到半空的腿,一下子就定住了!

    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屋子里竟然还有人?!这间屋子她刚才已经打量过了,没有里间和连通的屋子,更令她惊讶地是,她竟然全然没有发现zhè gè 人!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