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毕竟只有十一岁,还是个小孩子。

    她不停地大喊,奈何嗓子早就已经沙哑地喊不出声音来,她哭号,她将身上的药全部都弄掉,她甚至想要咬舌自尽!

    只是洛长生为了预防她伤到自己,给她嘴里塞上了毛巾。她紧紧的咬着毛巾,汗水让全身湿哒哒的,连续一个时辰,她都生不如死!

    水烟在一旁看得心疼,阿九哭她也跟着哭,恨不得能自己帮zhè gè 可怜的孩子分担一点疼痛。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只有忍受非常人所能人的痛苦,将来才能成就非常人所能及的成就。”洛长生忽然对着kōng qì 道,她并没有gù yì ān wèi 谁,却让所有人心头一震。

    慎行连连看了她几眼,眼神寓意不明。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阿九已经没有lì qì 再喊下去了,只要疼她就会抽搐,其余时候,都只是睁着大眼睛,无论多么疼,这次她都没有再叫嚷。看来她是听到洛长生说的话了。

    洛长生心中对阿九的biǎo xiàn 暗暗赞叹,心里决定今后一定要好好地培养她。

    一个时辰过去了,有人觉得这一个时辰匆匆流逝,有人觉得这一个时辰度秒如年。但不管怎么说,都过去了。

    “楼主,阿九撑过来了!”水烟欣喜地摸着阿九虽然微弱但仍旧在跳动的脉搏,欣喜浮现在脸上。

    话落,顿时满屋人jī dòng 地欢呼。

    “做得好!”洛长生微笑着赞赏地看着阿九,“照顾好她。”吩咐完了水烟注意事项,洛长生便出去了。刚才属下来报,说皇宫中的探子传来消息。

    “阿明说安贵妃又加派了兵力,安将军出动了巡防营,现在满城都在追捕我。”洛长生苦笑着对慎行说道。

    “要不我们离开连夜离开这里?”慎行蹙着眉头道。

    “不必了。别忘了我们来这的目的。与其躲不如就这样。你我要相信风起的实力!”洛长生忽然话锋一转,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小姐,您是要……”慎行有点不敢相信。

    “嗯。”洛长生点了点头。

    和慎行详细地部署了一番,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洛长生躺在床上dǎ suàn 休息一会。

    只是明明已经很疲惫了,却无论怎么着也睡不着,她的脑海里回荡的都是赫连子谦的身影。

    他说的每一句话,他身上散发的松竹香味,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皱眉,洛长生发现她都清晰地记得,明明就只见过两面的人啊,为什么会一直想着他呢?

    不但如此,那个神秘的皇后娘娘究竟和自己有什么guān xì 呢?

    那个手串,其实白天她撒谎了,并不是凤凰山的人都会编,那个只是她会编。因为她是左撇子,所以那个结都是反着打的,可是,那个皇后娘娘也会打。

    这其中又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这么想着,洛长生竟然睁眼到了天亮。

    刚有些迷糊的睡意,“砰砰”地敲门声就将她震醒了。

    快速地走出去,慎行已经站在门外,他言简意赅,“安贵妃的人在门外。”

    洛长生狐疑道,“怎么这么快?”

    她皱了皱眉,官兵来的速度完全超出了她的预计,昨晚他和慎行定下的计策如今甚至连施行的功夫都没有。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先让人去开门。”

    她在门口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听着官兵大肆搜查,听见水烟站出来厉声呵斥,进门的官兵二话不说就开始搜查各个房间,眼看着就要搜到了阿九的房间,洛长瞪大了眼睛,若是被他们发现了阿九,只怕阿九性命不保。

    眼看着侍卫推开极力挡在门口的水烟,向阿九的房间迈去。

    “站住!你们是谁?”再顾不得其他,洛长生走了出去。

    果然,她一出去lì kè 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走到阿九房间门口的侍卫也收回了jiǎo bù 向她走过来。

    “洛长生?!终于抓到你了!xiōng dì 们,把她给我带走!”领头侍卫面色一喜,高声喊道。

    “等等!让我换件衣服。你们主子派你们来的时候应当说了我会武功,如果你们让我去换衣服。换完衣服我就跟你们走,绝对不反抗。但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第一个就拿你开刀!就算最后还是被擒,但你的命也没了。”

    洛长生神色淡然地看着领头侍卫,眼神却冷若寒冰。

    领头的侍卫被她看得毛骨悚然,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同意了。

    “半盏茶时间。”领头侍卫道。

    “水烟,进来伺候我换衣服。”说着洛长生领着水烟进了阿九的房间。

    半盏茶之后,洛长生从里面走出来,随后被带走,整个过程顺利得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一直到官兵走远,众人才意识到洛长生竟然被带走了。

    正要计划去救人,阿九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见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人,众人都呆住了!

    “他们带走的是水烟。”洛长生被十几双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干咳着解释道。

    最淡定的jiù shì 慎行,因为从水烟一出来他就知道这人不是洛长生。

    小姐身上的气质是zhè gè 世界上谁也没bàn fǎ 模仿取代的。

    “让水烟假扮我只是下策,万一安贵妃对水烟用死刑,那就麻烦了。所以要让阿明照看着点。”洛长生道。

    “是。”

    “他们来的突然,昨晚我们的计划如今必须提前了,传信给风起让他jìn kuài 专注查安贵妃zhè gè 人,我要知道她为什么要在安宁宫里私设刑房。”洛长生的语速极快,显然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

    “阿九醒了,去按着zhè gè 药方抓药给她服下。”将一张纸递给身边的属下,她转身回到阿九的房间。倒了一杯水,端给阿九让她喝。

    由于经历了一晚上生不如死的痛苦煎熬,今天的阿九似乎成熟了许多,眉眼间多了一抹平静。

    “好点了么?现在能说话么?”洛长生搬了把凳子坐在阿九身旁,温和地道。

    “可以。”阿九试着开口,第一个字还有些沙哑,第二个字已经能够听到声音了。

    洛长生将水杯拿过来倒满水,再递给阿九,jì xù 道,“我有事情要问你。出事那天,为什么只有你还活着?谁救了你?”

    “我不认识他。他带着面具,但声音很温和,他让我要活下去。”

    “是男是女?年轻么?身形是瘦小还是高大?和我说说他的信息。”

    “听声音应当是二十几岁,是个大哥哥,他很高很瘦,带着一张面具。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很温暖。但他的眼睛似乎有点问题。我记不清是哪一只了。”阿九急躁地摇头,似乎是在怪自己没用。

    “在安贵妃那个柴房里,是只有你一个人么?”

    “偶尔会有人被带来,但总是很快就走了。最后又剩下我一个人。”阿九低下头,眼里满是孤寂和萧索。

    洛长生将阿九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无声地ān wèi 她。“关于安贵妃,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只记得她很爱发脾气,每次她生气了都会来打我。有的时候是哪个贵妃惹他,有的时候是哪个奴才,但大多数时候我都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她打了你那么多回,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去打她,你愿不愿意?”洛长生专注地望着阿九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神色严肃。

    阿九的小手慢慢地攥成拳头,眼中燃烧起了火焰,她也严肃了起来,肃穆的脸完全不像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机会,我要将她碎尸万段!”

    阿九太虚弱了,回答洛长生的几个问题,耗尽了她所有的lì qì ,洛长生走出来的时候,阿九已经再次睡熟了。

    慎行一直站在门口,刚才二人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小姐,你真的dǎ suàn 将她收归门下么?对安贵妃她尚且要碎尸万段,那么对杀她全家的皇上她只怕还要更狠,您真的要将这样一个危险的人放在自己身旁么?”慎行想起阿九刚才狠绝的表情,心有余悸。

    “怎么?这不正对我们有好处么?她和洛帝作对,我们才更可以lì yòng她,不是么?”洛长生有些不解,她狐疑地看着慎行,“我发觉你在来了帝都之后好像不大对劲,你què dìng 你没有事情瞒着我么?”

    “……”

    “好了,此时就这么决定了。阿九是个不错的孩子,要是能有人教导她,将来必成大器。”

    慎行点了点头,眼中却还是含着隐隐地担忧。

    到了晚上,洛长生被抓捕归案的消息满城皆知。一时间bǎi xìng 们都在议论安家会如何处置zhè gè 胆大包天的人。

    而入夜的时候,洛长生更是得知,安贵妃将水烟暗中提走了。

    洛长生听闻此事,当即决定亲自进宫去查探情况。

    安贵妃的手段她和慎行都亲眼所见,那些刑具任何意见若是在水烟身上试过,只怕毫无武功的水烟都难逃死劫。

    这一次进宫,洛长生几乎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而慎行更是如入无人之境。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