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走到一处无人看守的地方,洛长生不由得奇怪,“慎行,你真是厉害啊,怎么你走的路都是要么没守卫要么就那么几个守卫的地方?而且你好像很熟悉这里,你怎么知道走刚才那条路能到这的?”

    “偶然而已。”慎行躲避着洛长生的眼神,关注周围的动向。

    “前面有人。”慎行提醒道。只见一大队人向着他们的方向疾步走过来,待人走近,洛长生见一位蓝衣宫装美人走在最前面,她jiǎo bù 极快,看得出武功应当不错。且神色清冷,眼神淡漠,洛长生bsp;bsp;此人应当jiù shì 后宫妃嫔中唯一一位会武功的兰妃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躲。”洛长生一闪身躲进一侧的房后。慎行紧随其后。

    二人屏息凝视,兰贵妃走过去的时候似乎是有所察觉,特意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看得洛长生的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走。”待人走远,洛长生道。

    然慎行踌躇了一下,他道,“小姐先走,我去找阿明。他最近的消息传得有些不及时,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马上就过去。”

    “嗯,好。注意安全。”洛长生点了点头,便向着安宁宫的方向而去。

    至于慎行,他没有向阿明所在的长春宫走去,而是提气飞向了兰芷宫。

    芷兰宫。

    兰贵妃设神色疲惫地进了正殿,她今天在御书房里伺候了一下午,现在有些疲惫。

    刚坐到榻上,她的耳朵忽然动了动,随即她吩咐婢女,“你先出去吧,本宫想歇一会。”

    “是。”婢女乖顺地应承。

    “出去把门关上。”兰芝吩咐。

    当门完完全全地合上后,大殿里忽然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兰芝对着房梁道,“何方高人?下来吧。”

    下一瞬,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从天而降。

    双手背后脊背挺直地站在大殿中央,神色淡漠,一如他曾经的主人宁洛歌。

    “慎行?”兰芝惊诧地看着zhè gè 已经四年未见的男人,对于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兰芷,现在该称呼你为娘娘了。”慎行远远地看着兰芷,她戴着价值连城的金钗手饰,华贵冷艳,眼神疏离lěng mò ,唯一还能找到一点让他熟悉的地方jiù shì 声音,还像以前一样。

    “你怎么会来这?你不是说,再也不踏进西凉了么?”兰芷眼中闪过一抹尴尬,但随即掩饰起来。关切地问道。

    “自然是有事才会来。不过不是为你。你还不值得我这么做。”这几年在红袖楼里担任副楼主,让慎行身上比之前多了一份上位者的决断和果敢。他不屑地看了眼兰芷说道。

    然兰芷忽然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皇上想要册封我,我就答应了。因为我确实一直都喜欢他,不!那不是喜欢,那是爱。我一直爱他。只是他只爱姑娘。可后来姑娘她死了。hā hā,她死了!”

    慎行皱着眉头望着zhè gè 一脸疯狂的陌生女人,不敢相信这是和他情同兄妹的兰芝。

    “对了,你今天来到底是干什么?”笑完了,兰芝huī fù 了常色,问道。

    “半盏茶之后,你去安宁宫。随便和她聊什么。只有一个目的,托住她。”慎行启唇。

    “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

    “我凭什么听你的?”兰芝的眼中划过一抹上位者才有的骄矜。她微微抬起下巴,语气不善地问。

    “当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可还记得你我十几年的同门之情?”慎行忽然冷笑了一声,他的笑声中带着一抹苍凉,“也罢,你只要答应我两件事,事成之后你会拿到你梦寐以求的凤印。成交么?”

    “两件事?”兰芝没有lì kè 回答,她警惕地看着他。

    “第一件事我刚才说了。第二件事是要你记得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站在洛长生这一方。”

    “洛长生?她不是刚刚被安贵妃抓到?”兰芷警觉地盯着慎行的双眼,“你和她是什么guān xì ?”

    “给你三秒钟,答应,还是不答应。”慎行已经没有耐心再和zhè gè 人耗下去,皇宫中的四年生活,已经将她改造地面目全非了。

    终于,兰芷闭上了嘴,zuǒ yòu 权衡,她最终开口,“我答应你。”

    慎行点点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他忽然停住jiǎo bù ,微微偏头向着台阶上的女人道,“你好自为之。”

    说罢,飞身离开。

    洛长生赶到安宁宫的时候,安贵妃还没有开始用刑。只是审问水烟,然而水烟一问三不知,气得她拍案而起。

    “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你究竟是谁?”

    然跪在殿中间的水烟只是垂着头一动不动,对安贵妃的问题更是充耳不闻。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忽然小跑了进来。

    躲在房上的洛长生在那个太监开口说话的时候,辨认出了他的身份,阿明。

    “娘娘,您叫小的来有何事吩咐?”

    “我把洛长生带来了,你不是说你认识她,想bàn fǎ 把她的嘴给我撬开!”安贵妃冷着脸端坐在椅子上。

    阿明小心地走下去,围着水烟绕了几圈,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启禀娘娘,这人不是洛长生!洛长生为人淡漠,冷傲,这一点或许有人模仿,但洛长生的那一双看破红尘众生的眼睛,却是无论如何也模仿不来的。这人应当是红袖楼的水烟护法。奴才也正是和她联系的,所以奴才才认识她。”

    “什么?!这是个假冒的?秀秀,去检查下她的脸!看有没有易容过!”安子嫆忽然站了起来,他们忙活了一天一夜,甚至出动了军队,竟然带回来的是个冒牌货?!

    “撕拉!”一层薄薄的面皮被秀秀撕下来,水烟的一张精致的脸突然暴露在kōng qì 中。

    “果然是个假的啊!”安子嫆冷笑了一声,念叨着,“水烟?还真是有趣啊,上次本宫捉你,来的却是洛长生。这次本宫要的是她,来的却是你!你们是gù yì 要和本宫对着干么?!”

    “秀秀,拿针来,给我扎!”安子嫆的笑倏地就收huí qù 了,“你们不是要要和本宫作对么?那好!我们就来看看,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秀秀也是一脸的阴鸷,她两只手各举着一把针,毫不犹豫地刺进水烟的脊背。

    “啊!”针扎进皮肤,水烟忍不住叫出声,但她知道她越是喊得大声安贵妃会越开心,是以紧接着她便不再喊了。

    而这一幕不但刺激着安贵妃,同样也刺激着房顶的洛长生。

    她咬着牙看着几次想要出手相救,但慎行未归,她不敢轻举妄动。

    忽然,身边掀起yī zhèn 轻风,慎行回来了!

    “快,下去!水烟在受苦!”

    “再等等。”慎行目光探向水烟,嘴里却说道。

    就在秀秀把第三把针全部扎完,已经在拿第四把针的时候,一个小宫女跑进来,“娘娘,兰妃娘娘来了。”

    安子嫆一脸的反感,“大晚上的,她来干什么?”

    “说是今天白天伺候皇上的时候有些心得,想要和娘娘分享分享。”宫女小心翼翼地说道。

    “呵,zhè gè 小贱人仗着皇上缺不得她,如今越发地放肆了!竟然来挑衅本宫?走,去会会她。派人守着她,别再像上次一样让人逃走!”说罢安子嫆快步离开了。

    待人都走尽,只剩下几个侍卫之后,慎行手腕一翻,同时将几个侍卫击倒,手法稳准狠。

    洛长生眼中有一抹赞许。随后二人无声地落地。

    “水烟,你还好吧?”洛长生轻声叫道,伸手从怀中掏出瓷瓶,将药粉洒在水烟的伤口上。慎行则转过身去,背对着二人,非礼勿视。

    “没事。还撑得住。”水烟微微一笑,脸色有些惨白。

    “我已经命令风起加快进度了,等明晚就会有结果了。明天你再忍一天,后天我将你就出来。”洛长生道。

    “我没事。可以撑得住。”

    “我把这瓶药给你。如果一会安贵妃再回来,你就再忍忍吧。”洛长生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甚至想要砍了自己。她觉得自己从未这么无能过,要靠牺牲属下保全自己。

    “不会了。”慎行背着身道,“安贵妃今晚应该不会再过来了。”

    “好,水烟你保重。我们必须要出宫了。”

    说罢,将药留下,洛长生和慎行原路返回。

    在返回红袖楼的路上,二人在大街上走着,洛长生脸色鲜少见地严肃,“你刚才去哪儿了?我刚才看见了阿明,他背叛了红袖楼。”

    “见故人?”慎行没说话,洛长生bsp;bsp;道,“自从你进了帝都开始整个人都不大对,你曾经说过你是西凉的人,这皇宫你是不是以前就来过?这皇宫里是不是有你认识的人?”

    洛长生敏锐地问,每个问题都步步紧逼。让慎行不得不回答。

    “是,兰妃娘娘曾经是我的……妹妹。”不知道如何说他和兰芷的guān xì ,慎行隐瞒了一点。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