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洛长生理解错了,她坏笑着挤了挤眉毛,眼神带着笑意,“我说呢,原来是情妹妹,怪不得你从进了京城就怪怪的。”从身后拍了拍慎行的肩膀,她jì xù 说道,“好了,快huí qù 吧。”

    慎行点了点头,二人快步疾行回红袖楼。

    红袖楼对外是一座艺馆。前厅是姑娘们平日里待客的地方,后院则是姑娘们睡觉的地方。而真正的核心则全都在后院的后院。

    这座红袖楼是一座楼中楼。

    现在zhè gè 时间正好是热闹的时候,洛长生和慎行避开客人从后门走了进去。

    接下来的一天洛长生都在等待风起的消息,至于兰贵妃更是揭穿了水烟的身份,搜查的官兵重新寻找起了洛长生,搞得她不得不躲到红袖楼在京郊的一处宅子里。

    而风起知道了水烟被带走的消息之后明显加快了调查进度,到了傍晚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

    “关于安贵妃,查清楚了么?”洛长生问道。

    “安家这棵树太大,要想全部查清楚只怕还需要个三五个月。”风起皱着眉头回禀。

    大厅里的kōng qì 一下子就凝固了。

    忽然他紧皱的眉眼散开,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洛长生看他一笑才知道上当了,她;地笑骂风起,“都zhè gè 关头了,还有心思开玩笑!你还真是皮痒了!”

    “唉唉唉,楼主,师傅,冤枉啊,我可没有开玩笑。是真的安家这棵大树不好查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嘛!”风起话锋一转,“查不到全部,但不代表查不到部分嘛。安贵妃的事情都在这里,她私设刑房的那部分我重点标出来了。喏!”

    风起得意地将手中的一打密密麻麻的信纸交上来,眉飞色舞地指了指其中画了个大红圈的一页,笑得花枝烂颤。

    洛长生对他这种脑残biǎo xiàn 已经习以为常。说实话她有的时候会很好奇,慎行那么一个冰块木头人怎么能够教出来这么一个傻缺骚包的徒弟。

    “做得好!”详细浏览了那一张纸,洛长生大为惊诧,她不由得夸赞风起,竟然能把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调查到,不愧为红袖楼最年轻却最有实力的护法。

    “明天,官府要公审水烟,正好我们借此机会把她光明正大地救出来!”洛长生捏紧了手中的宣纸,坚定地道。

    “是!”重下属异口同声。

    清晨。天空万里无云,晴朗温暖。阳光无私地普照着大地。

    洛长生也沐浴着阳光走在街道上,jiǎo bù 停下,她站在了大理寺门前。

    不需要说话,只是站在那,大理寺门口的两个守卫看到了现在正满城通缉的洛长生,二话没说就跑进去报告,那速度好像是生怕洛长生飞了似的。

    将洛长生带进公堂,正巧水烟正在接受审讯。

    洛长生扫了一眼,坐在上首的正是卓钰,而除了卓钰之外,到场的还有负责大理寺的四王爷赫连子澈,加上今天的原告人安大将军,也jiù shì 安贵妃的父亲。

    “来者何人!”惊堂木“啪”地一敲,卓钰明知故问。

    “在下洛长生。正是众位大人要找的人。”洛长生一身白衣,妆容淡淡,却如莲般圣洁冷傲,高洁而无法靠近。

    “洛长生!jiù shì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子贤达成那个样子,你可知罪!”一旁的安将军听说这是洛长生,顿时面色jiù shì 一立,他抢先开口,咬牙切齿,那表情好像恨不得也同样把洛长生揍一顿给儿子报仇。

    “的确,洛长生,你私闯皇宫不说,况且还打伤了无双公子,如今又自投罗网,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卓钰冷哼了一声,颇有兴味地望着洛长生。

    “素问卓大人秉公执法,无私无畏,小女子今日特地来见识见识。小女子确实是有苦衷的,还请大人听小女子说明缘由。”

    “哦?你说说看!”

    “妖女!莫要狡辩!你把子贤打成那样,你还敢说你有苦衷?!你要是被冤枉的,那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的不是你而是我儿子?!”安大将军忽然拍案而起,怒气将脸涨得通红。

    “将军!我敬你是一条好汉,莫要让儿子毁了你一世英名!”洛长生丝毫不为所吓,反而冷冷地瞥了一眼安将军,眼含警告。

    眼看着二者之间火药弥漫,一触即发,卓钰忽然出来打圆场。

    “将军莫恼,且先听听看这女子有何说辞,到时候再做定夺也不迟!”

    安将军冷哼一声,最后还是坐了下来。

    而洛长生已经开始诉说,“这件事情确实是有误会。水烟姑娘是谁相信卓大人不陌生吧?”话落水烟看了卓钰一眼,而卓钰却仿若不见,只是干笑了两声,没说话。

    “水烟被强行带回卓大人府上,我本想去把人给救出来。哪知碰上了安公子和几个朋友,一身夜行衣,脸上蒙着黑布后我们一步也来了卓府。”

    忽然安将军重重地呵斥,“胡说八道!”

    “将军,是不是胡说八道您可以问令公子,还有令公子的三个朋友,看看是我胡说,还是你儿子胡闹!”不满被dǎ duàn ,洛长生冷冷地瞪了安将军一眼。

    “后来我让水烟先走,结果我就被安公子带来的人打昏了。等我再醒过来已经在皇宫了。实在不是我闯进去的。随后我就见到了贵妃娘娘。后来因为我学过一点武功,侥幸逃脱。但当时我见到安贵妃竟然私设刑房,心中怀疑,所以再次前来查探。

    “没想到竟然让我看见了一个被打得半死的孩子正在安贵妃的宫中。我要把她带走,安公子却死活不让。而当时那孩子已经命在旦夕。小女子不得已才只能动手的。本来是一番好意,没想到如今竟然闹到了zhè gè 地步。

    洛长生;地叹了一口气,无辜地眼神任谁看了都不忍心再zé guài 。

    “放肆!你竟然敢这般诋毁贵妃娘娘,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安将军也不是善茬,他一听这番话对女儿不利,他便gù yì 引导众判官以为此事是诬陷。

    “安将军息怒,小女子这里正好有一个人证可以证明安贵妃在执掌后宫的这几年里确实在后宫私设刑堂,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被发现,是因为进过刑房的人如今都已经在地下了。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有人终于活着出来的!

    “大人请看,这是我那日救出的小姑娘写下的过往详细的种种。然而她由于伤势太重,最终救治不及时,还是撒手人寰。但这封信是小姑娘生前留下的遗言,还请大人过目!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封叠的工工整整的信件,望着那封信的眼神中流露着不舍。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洛长生脊背挺直地站在大殿里看着众人的表情,从最初的不屑,到中间的震惊,到最后的bsp;mò 。整个的表情变化都尽收洛长生的眼底。

    同样在观察着的还有安将军,当他看到这一幕,心道不好,不等众人说话,他依仗着身份道,“口空无凭!你以为只是一封信就能够让众位大人相信你么?这封信你完全可以自己伪造,如今死无对证了,当然是你怎么说怎么是了!”

    洛长生微微颔首,她其实想到了这一点,也曾经想过让阿九亲自出来对证。但阿九身份敏感,如果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免会再次被安贵妃注意到。更糟糕的还有可能会让皇上也注意到此事。那将会给阿九带来无尽的麻烦。

    为了让阿九接下去的生活后顾无忧,今天她宁愿选择对自己不利的这种做法。

    然,她既然选择了,就已经早有zhǔn bèi 应对了!

    她微微一笑,全然没有被安将军的话问倒,“将军此话差矣,先不说死者亡灵在天上看着,洛某人不敢伪造死人的书信,做这天理不容的事,单说这书信的内容,在座都是满腹经纶饱读诗书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信中所说重重若非亲眼所见,断然不会说得这般详细。”洛长生言辞滔滔,句句有理。

    “安将军说得有道理,但洛姑娘所言也有一定道理,不过这份证据确实是还有些站不住脚,不知道洛姑娘还有何其他证据么?”卓钰仍旧是两面打太极。

    “小女子这有一份记录,写明了曾经进过安贵妃的那间刑房而之后却消失了的人的姓名。这其中,有宫女,有太监,甚至还有几名位分不高的美人。大人不妨看一看,再去查一查,内务府总管那里应该有记录的。这其中有几个人忽然消失,当时在宫中还掀起了yī zhèn 波澜,比方这位李美人,据说长得酷似皇后宁氏,可后来却消失了。

    “后来人们在荷花池里发现了她的尸体。但其实,她却并非是淹死的。还有zhè gè 宫女,曾经是安贵妃身旁的近身侍奉,叫娉婷,后来也消失了。她现在可能还在冷宫的某一口枯井里,你们不妨去找一找。”

    洛长生照着那份风起带回来的名单念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