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长生看了眼慎行,见慎行神色如常,转而望向水烟和风起,她缓缓开口,“是要我们红袖楼帮忙找出无双公子身上的那一枚凤凰玉佩。”

    “无双公子?”水烟瞪大了眼睛,nǎo dài 里闪出安子贤那张脸。

    “不是现在的那个无双公子,是当年的那一位,宁无双。据说她出自凤凰门,那枚凤凰玉佩也是她独有的。那jiù shì 我们这次的任务,知道这一枚玉佩的下落。”

    洛长生说完慎行的眼睛忽闪了一下。

    至于其余人则陷入了沉思。

    风起用手肘支着下巴,“据我所知宁无双自从四年前洛帝登基为帝就失去下落了。据说他和洛帝的guān xì 非比寻常,坊间还曾经传闻说洛帝喜好龙阳,和无双公子是一对呢。”风起说完自顾自地笑起来,夸张的语气引得慎行看了他一眼。

    “我倒是听说这皇后宁氏和无双公子可能有些guān xì ,甚至曾经因为当年的太子妃在被打进宗人府的时候提过一嘴宁无双是女子的事情,只是后来她被抓起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起来或许我们可以查一查。”

    “不错,如今知道宁无双下落的人都在皇宫里,或许我们查到皇后宁洛歌就会有发现。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要你们尽全力查找无双工资玉佩的下落!”洛长生严肃地吩咐。

    “遵命!”水烟和风起同时答道。

    “对了,风起你的假期就再托yī zhèn 子吧,等zhè gè 任务jié shù ,我给你放假。”洛长生十分抱歉地望着风起,眼中带着得逞的笑。

    风起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他蔫头耷拉nǎo dài 地应了一声。

    “除此之外,你们要jì xù 挖安家的消息。jīng guò 今天这一次,安家会将我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所以,都要小心行事。”洛长生不放心地嘱咐道。

    红袖楼中,虽然她比这几位护法的年龄大不了几岁,但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竟然总是把他们当成长不大的孩子。

    将众人遣退不久,水烟又折返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封金色的帖子,咬着唇看着洛长生。

    “是什么东西?让你如此犹豫不决?拿来我瞧瞧。”洛长生动了动手指头,表情轻松,像个大姐姐。

    “是皇宫刚才送来的,是卓大人亲自送来的帖子。说是洛帝后日请楼主去皇宫饮宴。后日是兰妃娘娘的寿辰。”

    “嗯,这是个好机会。后天我一定会到场。只是,他为什么要邀请我呢?”洛长生接过了帖子,摩挲着上面的烫金大字,有些狐疑。

    后日一早,水烟就帮洛长生打扮了一通,甚至将洛长生平时穿的白裙给强行换下,换成了一身紫裙。

    洛长生人长得美,却只喜好素色。白色,黑色,灰色这类的。其他的衣服一件都没有。

    水烟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件,给洛长生穿上,又给她打扮了一下,不一会,一个清冷绝美的女人就出现在了铜镜前面。

    “哇!楼主你真的好美啊。”平日里洛长生不施粉黛就已经让一众下属折腰了,如今画了淡妆,越发地显得韵致非凡。

    “你这样子,要是去了皇宫,只怕没人能够挪得开眼睛了吧?!”水烟不由得咋舌,连她一个女人都觉得好美,更何况男人呢。

    “好了,别胡说了,我要赶紧进宫了。别误了时辰。”洛长生对水烟的赞美不为所动,她只是不在意地笑笑,随即便出去了。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今天慎行竟然谎称不舒服,无论洛长生怎么逗引也不跟来。

    她想来他是觉得今天见到兰妃难为情,便也不强求他了。

    由风起跟着她,进了皇宫。

    皇宫里今日热闹非凡,原本兰妃的生辰只想要安安静静地低调过了就好,然前几天兰妃接掌了后宫大权,洛帝便下旨今日的寿辰要大操大办。

    皇宫守卫看见他们的帖子便放他们进去了。只是皇宫太大,二人没有指引,很快就走错了路。

    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却不知道接下去该如何走了。

    他们迷路了。

    洛长生领着风起向左拐去,只是一转弯便与人迎头相撞。

    洛长生被撞了一个趔趄,被风起眼疾手快地扶住了。

    而另一个就没那么好运了。

    “哎呦!”被撞的女人娇喝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旁的婢女都惊恐地望着这一幕,随后一拥而上,扶起地上的人。

    “安嫔娘娘,您没事吧?”

    安子嫆捂着屁股恨恨的抬头,然而再看到洛长生的那一刹那,眸子里好像喷出了火来。

    “是你?洛,长,生!”安子嫆望着对面风华绝代的女人,以前的怨恨加之女人的嫉妒让她精心打扮过的面容微微扭曲。

    “抱歉哦,不小心撞到了你。你没事吧?”洛长生真诚地道歉。

    “洛长生,怎么什么时候都可以碰到你?!你zhè gè ……”

    “子嫆?”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安子嫆原本扭曲的连瞬间便充满了和煦友善的笑容。

    变脸的速度快到洛长生有些不敢置信。

    “皇上吉祥!”安子嫆极快速地小跑几步,走到洛帝面前,盈盈一拜,娇羞无限。也委屈连连。

    而洛长生则缓缓地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的人。

    期初洛帝只是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眼,像是看个路人一样,然当她认出她是洛长生的时候,眼中闪过极其复杂的神色。

    至于洛长生,则必须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mó yàng ,“你jiù shì 皇上?你竟然是皇上!天呢。”

    “朕是皇上,洛长生,名字不错。”洛帝单手背后,另外一只手拦着安嫔,点了点头。

    “你和安嫔刚才聊什么?”洛帝漫不经心地问。

    洛长生刚开口,便被安嫔抢先回答,“没什么,只是臣妾自知过去做了很多的错事,幸亏洛姑娘点醒我。臣妾现在已经悔悟了,所以和洛姑娘来道歉了。是不是,长生?”安嫔可怜兮兮地看着洛长生,眼中已经有悔恨的泪珠滑落。

    “哇唔,安嫔娘娘说得没错。”卡了半天,洛长生才找到这么一句话。

    说实话,她实在是不知道对于这样虚伪恶毒的女人,除了一拳打掉她的牙之外还应该做什么其他的事情。

    洛长生就这样尾随着安嫔和洛帝往前走。

    一路上,安嫔握着她的手,友好地态度让洛帝频频点头,却也让洛长生恶心地想吐。

    而安嫔则不停地没话找话,是不是地嘟个嘴,撒个娇,让洛长生觉得她站在这实在是有些多余。

    忽然灵机一动,她停了下来。向前方的洛帝说道,“皇上,草民第一次来皇宫,现在时间尚早,能不能请安嫔娘娘给小女子做个向导,领草民在皇宫里参观参观?”

    “也好,朕也是路过这里,还有些公务要处理。那就过会你们两人一起吧,爱妃你说呢?”洛帝偏头问道。

    “嗯,臣妾很也愿意呢。”洛长生觉得她这句话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于是皇上率先走了,只剩下安嫔和洛长生。

    洛长生抖了抖袖子,道,“走吧,娘娘,草民要参观皇宫。”

    说罢便率先走了。身后,安嫔愤愤地跟着。

    一个时辰之后……

    洛长生仍旧在神清气爽地“参观”皇宫,至于她身后的向导……

    只见安嫔满头大汗,原本画好的精致妆容因为汗水的guān xì 糊了一脸,鬓边也有几缕掉下来的头发,走路更是一瘸一拐,zuǒ yòu 两边各有一个侍女搀扶着。

    “娘娘,你保证了要带我参观,你可不能中途离开啊。皇上说的话那jiù shì 圣旨,娘娘现在已经是安嫔了,如果再抗旨不尊,那只怕安家都没了哦。”洛长生转过头轻飘飘地说完,加快了jiǎo bù 。

    而身后的安嫔已经连反驳她的lì qì 都没有,像是一条缺了水的死鱼,只是无声地瞪着她。

    洛长生在前面无声地笑着,他们两个人足足地走了一个时辰了,现在又正是晌午,日头正大,她是习武之人,这点路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养尊处优的安嫔娘娘来讲,估计比她一年走的路都多。

    洛长生停下了jiǎo bù ,扭过头看向安嫔,道,“这就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下次没事别再和别人攀guān xì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宴席也要开始了。我们huí qù 吧。”

    说罢,洛长生带着风起潇洒地离开。

    这一圈皇宫走下来,她不但已经知道了宴席举办的地点,也知道了她要的东西应该去哪儿找。

    洛长生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扩大,迈向芷兰宫的jiǎo bù 更是快了些……

    洛长生赶到兰芷宫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找了个不起眼的wèi zhì 坐下,寿宴开始。

    众人献礼,洛长生也应名上前将水烟日前zhǔn bèi 好的礼物奉上,随后悄悄地退回到位子上。

    只是她发现,兰妃的眼神总是若有似无地落在她的身上,有时候二人视线相撞,兰妃还会惊慌地躲避,倒是洛长生,总是大方一笑。

    宴席到了一半,洛帝已经lí qù 。只剩下大臣们正在互相敬酒聊天,洛长生和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认识,唯独赫连子澈和卓钰,刚才还敬了她一杯酒,只是此时二人都跟洛帝一起离开了。一时间,她觉得无比无聊。

    索性起身,悄无声息地离开,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起身之后不久,今日的东道主兰妃也悄悄地起身,离开。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