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通往宫外的林荫道上,洛长生和风起刚走到半路,便被前方忽然出现的人拦下了。

    “洛姑娘,可否单独和你聊几句?”眼前清冷如兰的清秀美人微微笑着问道。

    “风起,去把风。”洛长生侧身吩咐身后的风起。

    风起点了点头,警惕地看了眼兰妃,走开了。

    而兰妃身边的宫女们则也识相地走到了远处。

    洛长生淡漠地望着眼前的女人,月光下,她的身影茕茕孑立,脊背笔直傲然,一如既往。

    “姑娘和本宫认识的一位故人有些相似,所以本宫一时有些恍惚。”兰芝笑得很淡,声音也同样清灵。

    “娘娘认错人了,我从未见过娘娘。今日,是第一次jiàn miàn 。”洛长生点点头,笑笑道。

    “嗯,是啊,是本宫认错了,你比她,性格要好很多。”兰芝几近痴迷地望着洛长生,呢喃。

    “娘娘说的那个她,是谁?”洛长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只是隐隐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暴露出来,仿佛巨龙用利爪撕破云雾,露出了湛蓝天空的一角。

    “是无双公子,宁无双。”

    “他么?娘娘可知道他的下落?”仿佛见到了jiù mìng 稻草,洛长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忽然兰芷意识到刚才自己说得太多了,她握着帕子掩住了嘴,作势要离开,洛长生的声音却再度在耳边响起,“如果知道他的下落,请娘娘告知在下。毕竟,我不是你的敌人。”

    洛长生的话在耳边回响,兰芷的jiǎo bù 一下子就停住了。

    她背对着洛长生,“或许你可以去谦王府找找看,那里或许有你想要的东西。”话落,她再不回头,极快地离开。

    而洛长生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却越发的yí huò 。

    此时的御书房里,忽然响起一声大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卓钰,冷静点!”戴宗皱皱眉,看了眼不懂礼貌的卓钰,一脸嫌弃。

    “这怎么冷静!皇上,当年宁姑娘的死是你我亲眼所见的,我们都知道宁姑娘的病症是如何的积重难返,更何况后来不是连她的尸骸都发现了么?你现在说她没死,你在开玩笑么?”卓钰一边说以便在屋子里踱步,几句话的功夫,已经转了四五圈。

    “别晃了!晃得我头晕!”七王爷也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冷静。

    “不是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卓钰看着这一个两个三个全都是装死状。

    最后说话的赫连子澈,在宁洛歌的事情上,他和赫连子谦的心情是一样的。

    他问道,“皇兄何出此言?”

    “不知道。只是感觉罢了。今天看到洛长生的背影,那一瞬间朕几乎以为洛洛回来了。可她转过身,却是洛长生的脸。朕不知道为什么洛洛的声音和相貌都不同了。她也不记得朕了,但朕jiù shì 觉得那是她。”赫连子谦交握着双手,迷茫的眼神中却依稀有一抹坚定。

    然,他的话却引得卓钰嗤笑了一声,“声音不同,相貌不同,更没有记忆,身体还健康,唯一的解释jiù shì 那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说卓三,你今天怎么这么急躁呢?往常说道zhè gè 话题也没见你这么jī dòng 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洛长生了吧?”七王爷兴味颇高地指着胳膊问。

    忽然,像是被噎住了,卓钰竟然语塞了!

    “hā hā,难不成被我说中了!”七王爷忽然惊诧地嚷道,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然他刚扭过头想要众人都和他jī dòng 一下,却发现众人都奇怪地看着他,尤其是赫连子谦,那眼神好像能把他冻住。

    顿时,他就蔫了,瑟缩了一下,小声地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老四,你怎么说?”赫连子谦再度开口问道。

    “我说不上来,我只见过她两次,第一次jiù shì 在大堂上,不得不说那个时候我都有些怀疑她和洛洛是不是有什么guān xì ,可今日见她,感觉却不大对了。洛洛不会对谁都笑,可zhè gè 洛长生,却会。而且她看人的眼神更温和。所以,我也说不上。”

    “那jiù shì 有可能了?”赫连子谦的嘴角弥漫上笑意,接下来的tán huà 他一言未发。只是点头或者bsp;mò 。

    偶尔还会神思飘远,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参加完宫宴的洛长生累得huí qù 倒头就睡。等到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她认清了一件事情。

    那jiù shì 应付那些虚与委蛇的政客远远不如去杀个把人来得轻松。

    她这脑子都差点不够用了。尤其是昨天下午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她的头更是隐隐作痛。虽然她的头疼是老毛病了,但是像这次这么折磨人还真是头一遭,她到现在也弄不清究竟是为什么。

    吃了早饭,和慎行提起今天要想bàn fǎ 进谦王府看看,慎行拿着碗筷的手一顿,“为什么要去那儿?是昨晚兰妃说了什么?”

    “啧啧,风起这嘴巴最不严实,早知道就带水烟去了。”

    “没bàn fǎ ,师命不可违。”对面的风起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地摊了摊手。

    “谦王府已经弃置四年,况且如今里面还祝着那位神秘的林夫人。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谦王府的周围一定布满了暗卫,如果我们硬闯,一定会被发现。若是我们堂而皇之的进去,又没什么拿得出的理由。不妥。”慎行破天荒地说了这么多话。

    “嗯,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要进去看看,我们先去打探下情况,挑个好时间再进去,我见过那个林夫人一面,或许还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洛长生道。

    慎行叹了一口气,对于小姐决定的事情,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更改的,这一点他虽然早就知道,但还忍不住去劝阻。

    “好吧,那让我们先侦查清楚,事先zhǔn bèi 好再去吧。”

    洛长生点点头,这正是她的用意。

    红袖楼的调查效率一向都是极高的,洛长生吩咐的事情到了中午的时候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谦王府的暗卫不少,要想安全进去,至少要派二十个一流高手去才有把握。

    “可帝都的高手有一部分去执行任务还未归,还有一部分不会武功。能够满足要求的属下,现在一共十五人。”水烟拿着一本花名册一边翻看着一边道。

    “那看来我们只能用第二种方法了,大摇大摆地进去。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风起支着胳膊来回踱步,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下巴,分析道。

    “我想到一个人。”洛长生忽然眼睛一亮。

    “谁?”风起和水烟不约而同地问道。

    “四王爷赫连子澈!听闻他和无双公子guān xì 不错,如果我说我是无双公子的崇拜者,我想要去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你们说他会不会答应我?”

    “楼主,那我建议你换个理由,这理由靠不住。”风起将食指竖在洛长生面前,摇了摇。

    “那就随便胡诌一个吧。就说,就说我暗恋他,如果不见他一面我就要死了。zhè gè 理由怎么样?”洛长生兴冲冲地问道。

    “嗯,zhè gè 可以。”风起意有所指地“嗯”了一声,尾音拖得老长。

    “那就这么定了!”洛长生拍板,没看见一旁慎行微微抽了抽的嘴角。

    洛长生一直是个行动派,说了就要去做。下午她便去了四王爷府。如她所预想的那样,四王爷是个热情好客且乐于助人的好人,听了她的请求之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还说明天上午她就可以直接去谦王府,他会和皇上以及谦王府的人打好招呼。

    作为答谢,洛长生给他带了些她自制的药膳糕点,wèi dào 不错,仅此一家。

    是以到了第二天,洛长生便拿着赫连子澈给的凭证去了谦王府,同行的还是风起。

    慎行美其名曰,有一大堆红袖楼的事物要处理。就把好徒弟风起给推出来了。

    最后,还是洛长生带着风起一起去的谦王府。

    有赫连子澈之前的铺垫,洛长生很顺利地就进去了。

    当偌大的谦王府就在眼前的时候,饶是见过世面的洛长生也忍不住唏嘘了一把。

    “这宅子还真是大得离谱啊!可见谦王当年还真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啊,这么大的宅子,只怕比皇宫也小不了多少了!”风起环顾着四周,赞叹出声。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么大的地方,我们应该去哪儿找无双公子的消息?”洛长生皱眉看着大的无边的谦王府十分;地叹了一口气。

    “这简单,抓个人问问不就得了。”风起话音未落,已经出手如电,一个小婢女就被扯了过来。

    打听到想要的,风起还附送了一个飞吻给小婢女,吓得人家几乎是花容失色,流窜而逃。

    “jiù shì 这里了,如果婢女说的没错,无双公子以前jiù shì 住在这里的。我们进去吧。”

    洛长生和风起说道。

    风起点了点头,率先走上前,使劲一推,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洛长生,看到门打开的那一幕,愣住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