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竟然一模一样啊!”风起忍不住先迈进去,环顾了一周,惊诧地道。

    洛长生缓缓地走进去,看着与她在红袖楼的房间如出一辙的房间摆设,她也明显被震住了。

    书案被摆放在角落里,因为她坐在角落里的时候会觉得安全。一张美人榻摆在窗边,因为只有这样她平日在榻上看书的时候光线才足够充足。

    她缓步走到书案前,摆在书案左边的是一部《大兵法》,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部兵书,里面涵盖的哲理无论什么时候看她都会受益良多。

    只是与她在红袖楼房间不同的是,这里的《大兵法》上面,还有一幅字。署名却是一个谦字。盖得印信也是赫连子谦当王爷时候的印章。

    字迹崭新,看来洛帝到了如今仍旧会经常来谦王府里。

    “如果不是墙上的画不一样,我真的差点以为我回到红袖楼了。”风起越看越是震惊,好像是见了鬼的表情。

    “只是这里应当不是无双公子的房间吧。你看那还有个梳妆台。”风起走到洛长生跟前,指着墙角精致的梳妆台道。

    “可这是婢女领我们来的。”洛长生放下那幅字画道。

    “婢女听错了吧。或者她根本jiù shì 胡诌的。”

    “又或者,婢女没有错,我们没有错,这里jiù shì 宁无双的房间呢?”洛长生忽然稳稳地开口,说到最后,嘴角拧起一抹笑偏头望着风起。

    风起一向机智聪明,nǎo dài 一转,他明白了洛长生话中的意思,却越发地不敢置信,他惊恐地道,“您是说无双公子其实是个女子?”

    “不错,如果我们这样想的话,那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么?zhè gè 房间的摆设,坊间的传闻,以及婢女的biǎo xiàn ,甚至是兰妃的话。她既然指引我来到谦王府,就一定不会只是随口说说。只怕她要我们知道的,jiù shì 这一点!”

    洛长生眼中现出惊喜,将这一点想明白,一股拨开云雾见青天的畅谈让她心头舒服了许多。

    就当二人正dǎ suàn 离开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尖喝!

    “谁那么大胆?没有夫人和皇上的允许,竟然敢擅闯禁地?出来!”

    听到声音,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两个字:坏了!

    洛长生率先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一个打扮朴素的绝美女子站在院子中,另外一个粉裙丫鬟站在门口,正叉着腰凶神恶煞地对着门口。

    “林夫人,草民洛长生,给夫人请安。”洛长生看都没看拦在眼前的婢女,直接绕过去,向林思妍请安。至于风起,也是跟随洛长生请了安。

    “你jiù shì 洛长生?四王爷日前和本宫说过了,本宫是知道你要来的。”林思妍的面容比那夜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只是神色淡淡,一副生人勿近的mó yàng 。

    打量完了林思妍,洛长生yī zhèn 唏嘘,要说这洛帝似乎是喜欢这种美艳冷傲型的,一个不够又来一个,不论是宫里的兰妃,还是zhè gè 林夫人,都是一个比一个清冷。

    “但是,你到谦王府来,是客!你不在大厅里老老实实地坐着,为什么跑到了后院?而且竟然擅闯了禁地?!这里岂是你能来的地方!”林思妍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凌厉了起来。

    “夫人jiāo xùn 的是。只不过草民来之前曾经和王爷皇上打过招呼,说过了草民是心中仰慕无双公子,想要到他曾经住过的地方来看看。

    “刚才见没人引导我们,以为是放任我们自己随意看看的。这才问了丫鬟,来了无双公子的住处。草民不知这里是禁地,更无意冲撞娘娘,实在是万分抱歉。”

    洛长生望着树丛的花叶,不卑不亢地解释。

    “呵!照你这么说倒还是本宫的不是了!还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那好,你既然已经得到了皇上的批准,那本宫也不好说你什么,但是你身后这位,擅闯后院!本宫这后院可都是女子,他一个男子就这样大喇喇地闯进来,姑娘们的名节还要么?洛姑娘觉得hé shì 么?”

    林思妍后退一步,正襟危坐在婢女搬来的紫檀木椅上,言辞凿凿,竟然让一向能言善辩的洛长生哑口无言。

    洛长生抬起头,这回她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林思妍,看来zhè gè 女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她心道,有胸有脑,这样的女子才真是难缠啊。

    “夫人不能信口雌黄,我从进来就一直跟着主子,谈何有伤名节?夫人给在下扣得这顶帽子未必太大了吧?”风起虽然年纪轻,但行走江湖十几年,从来就没吃过亏。今天被林思妍这么说,心里也是不舒服的。

    “放肆!这轮得到你说话么!”林思妍眼睛一立,顿时射向风起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戾气。

    “夫人息怒,我家这小厮自小读书不多,没什么规矩,还望夫人息怒。听闻夫人才艺双绝,心胸宽广,定然是不会和我等市井小民计较的。”

    “洛姑娘这话抬举了,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本宫也就不能罚你了,若是罚了你,你说我心胸狭窄,小肚鸡肠这可该如何是好啊?”林思妍收敛了怒气,举起帕子捂着唇轻轻一笑,随即道,“可我管理这偌大的谦王府,若是今日就放任洛姑娘lí qù ,那今后若再出现类似的事情,本宫也难以服众啊。”

    林思妍缓缓地道,“不如这样吧,既然洛姑娘刚刚说你家这小厮没读过几天书,那今日就让他多读读,毕竟人嘛,多读书还是好的。本宫那有一本《周礼》,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现。那就罚你这小厮抄一百遍吧。抄完了,二位便可以离开了。若是没有,那洛姑娘,不好意思,人是你带来的,自然要你带走。你就在这陪着他吧。”

    轻飘飘地将最后一句话说完,林思妍脸上的笑意已经全然收起来了,lěng mò 的眉眼连瞥都不愿意瞥这地上跪着的两人一眼,起身离开了。

    只留下十几个侍卫看守二人,两个婢女监督二人。

    林思妍走的迅速,话说得也周到,将洛长生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反倒是风起和炸了毛似得,“一百遍?!我长这么大也没写超过一百个字,一百遍!你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

    只是他要站起来,就被四个侍卫给重新摁回了地上……

    而此时王府的后花园中,一身黑袍的男子正站在亭中看着花园里的一草一木。

    “皇上!”身后,美人袅袅娜娜地走过来,微微福了一礼,声音甜腻。

    “办妥了?”

    “臣妾罚了洛姑娘的小厮抄一百遍《周礼》,但臣妾bsp;bsp;洛姑娘也是会帮忙写的。臣妾刚才gù yì 没说不可以帮忙写,想必聪明如洛姑娘,定然会抓住漏洞的。”林思妍笑得和善,说出的话更是好像发自肺腑。

    “做得好。走吧,陪朕去看看你新种的花。”洛帝赞许地看着林思妍道。

    “那洛姑娘他们…”

    “先不管他们,让他们抄吧。”揽过林思妍的肩,洛帝向着西厢走去。

    月上中梢,洛长生将抄好的第三十二遍周礼小心地叠在一起。

    二人已经从院子里挪到了无双公子的书房里,听说是夫人亲自下的令,让他们在书房里jì xù 抄,而且可以用书房里的每一样东西。

    “啊!楼主,我要疯了!我们为什么要抄这玩意啊!这是什么破玩意啊!迂腐!”风起双手抓头,哭丧着脸似乎下一秒就会崩溃了。

    他抄了二十遍手就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要是真抄够一百遍,那不是废了?!

    “这是谦王府,不是红袖楼,容不得我们放肆。别忘了这林夫人背后的人可是皇上,你我今日确实是礼数不周,就当是对我们思虑不清的惩罚了!

    “况且若是真的打出去,不jiù shì 不给洛帝面子?惹怒了洛帝,你今后的日子还想好好过么?别忘了这里是西凉,不是云国。我们在西凉只认识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兰妃。你què dìng 这样真的好么?”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真的要把一百遍都抄完么?”

    “那倒不必,船到桥头自然直。”洛长生笑了笑,“jì xù 写。”

    书房的灯着了一夜,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洛长生拍醒了旁边已经睡着的风起。

    风起一个激灵,“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警惕。

    “走吧,我们趁着现在走,把抄好的放在这。”

    风起抹了一把脸,“楼主我们写了多少遍了?”

    “七十遍了。行了,够给她面子了。可以走了。”

    说罢,洛长生和风起走了出去。夜里正是守卫们松懈的时候,二人联手,不消片刻,便已经轻松出了谦王府。

    几乎用尽了全力回到红袖楼,顾不得和慎行他们说今日的情况,二人都是各自回到房间倒头大睡,直到日上三竿。

    洛长生醒过来的时候风起已经被他们给弄醒了,他讲了他们两人在谦王府发生的事情,众人听得气愤连连。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