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行一直守在洛长生门外,等洛长生醒过来,他才走进去。

    “昨夜之所以在那抄书,并非是向我讲得那样,那个说辞只是糊弄小孩子地罢了。”洛长生披着衣服起身倒了杯茶仰头喝下。

    “其实真正地原因是我需要时间。借着在书房抄书的机会,我把书房检查了一遍,让我发现了一个暗门,更是发现了几样我解释不出来的东西。但我想,或许你会知道原因。”洛长生神情严肃,望着慎行的眼神第一次出现了迷茫。

    慎行站在圆桌的对面,面无表情地回望着洛长生。

    “我们bsp;bsp;宁无双是女子假扮的。而皇后宁氏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外界说她神秘至极,联想起来,我bsp;bsp;,宁无双jiù shì 宁洛歌。宁无双消失之后宁洛歌也从来没有露过面,不是么?倘若我的zhè gè bsp;bsp;是对的话,那么问题jiù shì ,宁洛歌在哪儿?在皇宫么?不可能,我们的人也探过很多次,皇宫里不论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宁洛歌的下落。”

    “那么,她在哪儿?只有找到她,我们才能拿到玉佩。”洛长生平静的语调忽然变得急切,“可她在四年前消失了。不仅如此……”似乎是要说什么,却哽咽在喉。

    “小姐说得有理,宁无双或许jiù shì 宁洛歌。而宁洛歌,失踪了。”

    “接下里的,才是我要和你说的。我昨日去了宁洛歌的书房,她的书房摆设和这一间,一模一样。”

    慎行岿然不动,眼睛直视盯着桌面。

    “如果说这只是巧合,那么,我在书案上发现的宁洛歌写过的练字帖和我的字几乎没差又怎么解释?这也是巧合么?慎行,你一直跟着我,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洛长生喉咙动了动,这一番话像是抽干了她的所有lì qì ,她颓然地坐在床榻上,像个孩子。

    慎行的眼睛动了动,他偏头看向洛长生,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不忍,却很快被木然掩饰,“小姐,只是巧合。”

    “你出去吧。我要静一静。”洛长生的声音仿似一下子老了十岁,她望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个时辰,洛长生一直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未动。

    忽然,她的手指动了动,倏地将头抬起来,她的眼中再次燃烧起了希望。

    换衣服,洗漱,起身出门。

    “小姐,你去哪?”慎行跟出了大门,忍不住问道。

    “去一个地方找dá àn 。慎行,不要拦着我也不要跟着我,不然我会恨你。”洛长生冷冷地看向慎行,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慎行。

    只一眼,慎行将已经抬起拦她的手臂落寞地收了huí qù 。

    看着洛长生渐行渐远,慎行终究是抬起了腿,向着她消失的方向追去……

    洛长生一路策马狂奔,直到看到了那片油菜花田,她的脸色才轻松了一点。

    农舍安静地出奇,洛长生将马栓在了门口,越过高墙,过了大门,一个规规整整的农家小院出现在她的眼前。

    锄头还是她上次来时放的wèi zhì ,凳子已经被修好放回了屋子里。

    屋子的门上落了锁,洛长生拔下头上的金簪,鼓捣了几下,锁“咔哒”一声便开了。

    洛长生缓缓地走进去,这一次她的心情和上次来时截然不同。

    她仔仔细细地看这里的每一样物什,每一件摆设。

    就连屋子里的气息都仿佛似曾相识。

    上一次,尽管她刻意忽略了那种感受,但如今想来,竟然是越发地强烈。

    书案上,一幅画像被摊在桌子上。

    洛长生绕过桌子看过去,神色一窒。

    那是一幅美人图。画上的美人容颜绝色,但眉眼清冷,眼神更是淡漠。

    只是眼睛出奇地亮,那其中迸射出的光芒,竟然洛长生不敢直视。

    而画的右下角赫然写着“妻洛,夫谦作。”

    洛长生想这画中女子定然是宁洛歌了,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绝色的美人,这么一看,不论是兰芷,还是林思妍,在相貌上似乎都有那么几分像她了。

    只是,zhè gè 人的相貌和她自己的决然不同,连眼神都是不同的。难道他们真的是没有guān xì 的么?一切都只是巧合么?

    将画像放下,一封信自画像下露出了一角。

    洛长生好奇地拿起,见上面的字迹与自己的相仿,她知道这封定然是宁洛歌的亲笔信。

    想要揭开真相心驱使她将信封打开。那是一封已经微微泛黄的信,边角磨损地很严重。

    看得出,这封信经常被人拆开来看。

    她缓缓地展开信,逐字地读下去……

    只是越往下读,她的脸色越难看,越往下读,她的手抖的越厉害。当读到最后一行的时候,她脸上不禁有泪滑落。

    这是那封宁洛歌写给赫连子谦的绝笔信。

    她和他说,她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和他说,让他幸福的生活下去,忘了她。

    当洛长生望着心中“慎行”这两个字的时候,泪水越发汹涌。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长生才止住了眼泪,平复下了心情。

    而这时,院子里响起了jiǎo bù 声。

    “小姐。”慎行站在院外,双膝跪地,叫了她一声。

    “我,jiù shì 宁洛歌。”洛长生微微启唇,开口。她用的是陈述句。话刚落,干涩的眼中掉下一滴泪。

    慎行的眼眶也红了。他双唇紧抿,最后还是吐出了一个字,“是。”

    “你一直都知道事实,是不是?”洛长生的眼眶再度红起来,泪珠一颗接着一颗地往下落。

    这一次慎行回得很快,只是脸色却越发惨白,“是。”

    “如果不是我自己发现,你dǎ suàn 这一辈子都不告诉我么?”最后一句,洛长生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慎行的身形一震,不论是以前的宁洛歌,还是如今的洛长生,他都没见过她情绪这么失控的一面,心下巨震。他的唇在颤抖。

    “回答我,是不是?”洛长生起身走到门口,望着跪在地上的自己的心腹手下,她将他当成是兄长,是朋友,他却对她撒了那么大个弥天大谎。

    “为什么?连你都骗我,我还能相信谁?!”洛长生泪如雨下,她吼出这一句,便再不知道说什么,她飞速跑了出去,她现在,不想呆在这间房子里,不想看见慎行。

    她只是拼命地往前跑,连轻功都不记得用。

    她跑啊跑,一直跑到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才停下。

    而这么跑了一通,情绪也稳定下来了。

    她靠着一棵树坐下,脑子空空的。

    天色渐渐地黑了,她仍旧坐在树下,将头靠在树干上,仰头看着天空的繁星明月,烦闷的心情顿时舒爽了很多。

    “小妹妹这是怎么了啊?一个人坐在这多寂寞,让哥哥我陪陪你吧。”一声轻飘飘的男声忽然在树林里响起来。

    洛长生耳朵一动,忽然飞身而起,顺着树干直飞而上,几乎是瞬间便站到了一棵大树树枝上。

    看着眼前一身妖娆红袍的男子那花枝烂颤的骚包笑容,洛长生直觉地皱眉。她最烦这样不男不女的人。

    “不想死就离远点。”洛长生现在心情很不好,她可能会控制不住脾气。

    “啧啧,我只是关心关心你,别不领情啊。姑娘,你叫什么啊?”红衣男子姿态销魂地侧卧在树枝上,皮肤白皙地在月光下仿若透明。那张脸更是绝世妖娆。

    洛长生刚刚还没看清,如今看清楚了,顿时忘却了心里的烦恼。

    只是,洛长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来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头顶上躺了一个人,就算zhè gè 人是趁着她发呆的时候来的,那也绝没有可能到现在都发现不了他。

    那只有一种可能,zhè gè 人武功绝顶!

    “你是谁?什么时候过来的?”她向前走了一步,冷冷地问。

    “我叫花无璃,我来了好一会了。只是你实在是太无聊了,就这么坐在那发呆,我要是不提醒你一声,只怕你走了都不知道这还有个人呢。”花无璃伸出手仰起头秀气地打了个哈欠。

    洛长生也看到了他的那双手,那是一双如玉一般的手。

    “唉,小姑娘,你别再往前走了啊,这树枝可要被压断了。到时候我被摔下去,那可怎么办啊。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

    “我叫……”洛长生启唇,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洛长生么?可她是宁洛歌啊。

    “小姑娘不会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吧?”花无璃挑了挑眉,戏谑的眼神泛着桃花。

    “我叫洛长……”

    “咔!”树枝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倏地断了!

    之间洛长生和花无璃衣袂飘飘地下落,洛长生只觉眼前红衣一挥,再看向花无璃,他已经安然地靠着树,斜眼看着她。

    “小姑娘轻功不错。”花无璃道,“你还没说,你叫什么?”

    “洛长生。”

    “好难听。”

    “……”

    “其实我刚知道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宁洛歌。”

    “……!!!”花无璃像是吃了屎一样,“叫什么?我没听清楚。”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