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洛长生表情镇定,吐字清晰。

    “哎呦喂,你害得我从树枝上摔下去,我崴了脚。”花无璃晃了晃一直没落地的那只脚,“所以你得给我治好。不然你上哪儿我上哪儿。”

    “这位兄台,你我素不相识,兄台的请求……”洛长生压下心中的火气,刚要劝阻。

    “我不管,我跟定你了。”

    洛长生额头滑下三根黑线。

    “兄台,行走江湖不易,但一定要这么不要脸么?”

    “脸这种奢侈的东西不要也罢。”花无璃颇为豪气地摆了摆手。

    “那就走吧。”懒得再和他耗费精力,她今天已经够累了。

    赶回红袖楼的时候,慎行正站在门口,吃惊地zuǒ yòu 张望。

    然而当看见洛长生领着花无璃回来的时候,饶是处变不惊的脸上也有了堪称惊恐的表情。

    “花……”他刚开口说了一个字,花无璃便“一瘸一拐”地凑了上来。

    笑嘻嘻地道,“这位一定jiù shì 你的夫君了,其实洛姑娘啊,真没必要这么客气,还在门口接我。你不过jiù shì 害得我崴了脚,又不是抢了我媳妇,用不着这么客气啊。”

    洛长生懒得理他,也不看慎行,径直走了进去。

    而笑hē hē 地花无璃直到洛长生走得看不见影了,才收回了脸上的笑。

    他咬牙切齿地撸着慎行的脖子,手臂渐渐收紧,“好小子啊,洛洛还活着的消息竟然瞒着我们这么多人。你不要以为有小洛洛在我就不敢收拾你。”

    “公子……咳咳,息怒。”慎行被勒得青筋暴起。

    “说,她为什么不认识我了。”

    “小姐失忆了。”

    “算了,幸亏本公子智慧无双。不过我可告诉你,要是敢泄漏我的身份,我就咔嚓了你。”

    慎行艰难地点了点头,捂着脖子咳了几下,花无璃已经要进门,慎行看着他的背影问道,“那花公子dǎ suàn 什么时候告诉小姐您的身份?”

    “洛洛既然已经重新开始,那一切就从头再来吧。我愿意再认识她一次。”

    很少见花无璃的表情如此严肃凝重,慎行的心情也更加地沉重。

    红袖楼洛长生的房间里。

    “坐。”洛长生看着进门的慎行,指着圆桌对面的椅子道。

    慎行点了点头,坐了下来。洛长生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脸也已经清洗过,huī fù 了往常的平静。

    她整个人比平时更加地淡定。仿佛又变成了当年的宁洛歌。

    “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洛长生平视慎行的双眼,淡淡地吐字。

    “当年,小姐你身体受到重创,你心知自己活不了多久,在赫连子煜挟持你的时候,你就和他一起跳下了悬崖。我当时受了重伤,没有亲眼目睹你跳崖的那一幕,所以心中一直不相信。后来我伤重在床上躺了数天,终于可以下床的时候,我便去悬崖下面寻你。可怎么也没找到你。

    “没过几天,云国二王爷将你的尸体送到了陲城苏将军的府邸。因为你被摔得面目全非,身上该有的信物又都有,我们便也相信了。可能也是出于巧合吧,我接受不了小姐已死的消息,所以在棺木下葬前一晚再去探望小姐。却看到了行为可疑的云国二王爷,我尾随他一路走,他竟然走到了一处竹屋里,而我听见了小姐你的声音。”

    “所以我就闯了进去,我看到了还活着的小姐。可我身体尚未康复,小姐也不让我跟随,我只能回府修养。希望等自己伤好之后可以再度保护小姐。这一晃,就过了快一年。

    “皇宫里传来消息说云国二王爷访问西凉后,令洛帝性情大变,很快皇宫就传来消息说小姐确实已死。我心知情况有异,便谎称我是厌倦了西凉想要去浪迹江湖离开了将军府,再度去了竹屋。可是早已经人去屋空。

    “我不死心,在竹屋里足足呆了三个月,或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竟然等到了二王爷!他抱着昏迷的小姐,二话不说。但他们二人的神色都很疲惫。三天三夜之后,小姐醒过来了。我欣喜若狂,只是小姐睁开眼看我的眼神让我的狂喜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因为她不认识我了。她记不得以前的事情。谁都不认识。之后的事情小姐你都知道了。”

    慎行说到这,还是停了下来,他担忧地看向洛长生,只见她握着茶杯的手指已经因为过度用力变得紫红。

    “照你所说,我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还活着?而且我现在活得好好地,丝毫感觉不到身体有什么异样!”洛长生不信鬼神,可她听慎行这一说,竟然觉得有些荒谬。

    “我也曾问过二王爷,但他不肯说。他只是给了我一封信,说让我保管好,若是有一天小姐你知道了你自己的真正身份,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慎行边说边掏出一封信,放在了洛长生面前。

    那封保存地很好的信上俨然写着五个娟秀大气的字:洛长生亲启。

    可字迹明显又是自己的。

    看洛长生有些yí huò ,慎行的喉咙动了动道,“这封信是宁洛歌亲自写给你的,就连洛长生zhè gè 名字都是她还没失忆的时候亲自取的。只是这封信的内容我也不清楚,小姐您自己看吧。”

    说罢,慎行起身出了屋子。

    zhè gè 时候,或许最好的陪伴方式jiù shì 不要陪伴。

    洛长生闪了闪眼睛,伸手拆开了信,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下去:

    长生,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已经知道了自己到底是谁。给以后的自己写这封信我也是思虑很久才决定的,这或许是最好的bàn fǎ ,由我亲口告诉你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我病得很重,他和我说,要么活着失忆,要么就去死。选择一样。

    我说可以不可以给我一年的生命,然后我再决定是生是死。

    而一年之后,当我看见了子谦活得那么辛苦的时候,我就想我不能死,我就算活得再艰难也要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我才可以帮他分担痛苦。

    所以我选择了失忆但是活着。其实这样也很好,我让子谦忘记我,而我也正好忘记他,他去追求他的新生,而我只要远远地看着他追求新生就好。

    因为他是值得我这么做的那个人。

    他的人生注定辉煌,而宁洛歌的人生注定承受不了那些辉煌,宁洛歌期许的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生活。我们两个人,注定无法走到地老天荒。

    所以,失忆,永久的失忆,是我做的最好的选择。

    宁洛歌绝笔。

    信到这里,便jié shù 了。

    洛长生的泪水打湿了信纸,氤氲了纸上的墨迹。一时间竟不能自已。

    虽然她失忆了,但是当初的那种心情,直肖看完这封信,她便能够深切地体会到。

    最初对身份的质疑、不满、不理解顿时烟消云散。因为,如今的她,会和当初的宁洛歌做出同样的选择。

    相忘于江湖,才能让他有更广阔的天空。

    只是,明明是正确的决定,为什么还会割舍不下呢。

    洛长生将信紧紧地贴在胸前,紧紧地不肯放下……

    “好了,把大家召集来,是想和大家说两件事。”洛长生看着属下们,心中却是空落落的。

    “第一件事,那jiù shì 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找到了那块玉佩。”

    “在哪?怎么找到的?”风起率先跳出来。

    “其实玉佩一直在我身上。”洛长生将一直挂在腰间的玉佩取下来,平摊在桌子上,神色平静地启唇,“我jiù shì 宁无双。”

    “什么?!”水烟和风起异口同声地惊呼。

    “可宁洛歌不才是宁无双么?难道楼主你是……”

    “师傅?”

    风起的脑子转的飞速,他忽然瞪大了眼睛,不说了。因为洛长生的表情已经很好地证明了一切。而一直bsp;mò 的师傅更显然早就知道。

    看楼主和师傅之间的诡异地bsp;mò ,风起知趣地不再问下去。

    “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所以,不论二王爷出于什么目的将zhè gè 任务交给我们,我们如今都已经可以huí qù 了。所以,除了原本被分派在帝都驻扎的红袖楼的成员之外,后天一早,我们便启程离开这里。”

    洛长生一字一句地说出自己做的决定,只是每一个字却都好像是一把刀扎在她的心上。

    离开,真的不是像说得那么容易。

    “各位有异议么?”

    没人说话。众人似乎对刚才zhè gè 爆炸性的消息还没有完全消化。

    “那好,夜也深了,huí qù 休息吧。”

    众人都点点头,退出去了。

    洛长生今天一天实在是很累了,她的精神这一天绷得太紧,如今屋子里一安静下来,浓浓的倦怠感让她眼皮打架。

    她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她看见了赫连子谦,看见了司徒墨然,还有一言不发的慎行。

    赫连子谦和司徒墨然分别站在她的两端,赫连子谦张开怀抱,在向她招手。司徒墨然只是诡异地笑着。

    洛长生是向赫连子谦跑过去的,只是就在手马上要碰到他的那一刹那,像是被烫了一样缩了回来。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