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昆明印象

    虽然是晚清状元出身,袁嘉谷却是难得较为开明的贤德。经济特科状元的身份,也使得他不同于普通的八股学子,思想要宽广得多。

    而为官京城之时,编纂史学不说,还一力促成敦煌文物保护,追回部分被外国人意图以废纸价买走的经卷。

    而之后任职东南,在浙江提学使,也是颇有清廉善学之名。迫于形势回到云南后,这位晚清遗臣淡然归乡,著书为乐,卖字为生。

    原本人在中年,满腔抱负的袁嘉谷,遇到张蜀生后自然是一拍即合。二人促膝而谈,说的尽是些关于筹备学校的事情,资金拨给以及教师招揽与设备购进等,整整聊到半夜,张蜀生才回到客栈,出门的时候,袁嘉谷甚至亲自送到大门外。

    对于袁嘉谷的为人,张蜀生是很佩服的,倒不是受他的什么后世声名误导,史料不可尽信,不少高大全的人,历史上的真正面目估计连男盗女娼都不如。

    凭的是他一心编纂史学,清廉自好,有一颗朴质却不迂腐的爱国为公之心。

    凭的是他以晚清旧臣,状元出身,却甘愿在昆明租房为生,著书卖字,淡然度日。这种人,缺的不是一颗有抱负的心,而是怀才不遇。也许让他跟着自己做什么大事,举什么大旗,那是空谈,但让他当即将筹建的大学校长,那是再合适不过。

    一大早,张蜀生遣了一名警卫去帮袁嘉谷办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方便几日后动身回会泽。又派出了另外一名警卫去四处打听一些关于特殊人才的小道消息。

    吃了些简单的早点,甩手出了门,很久没有一个人逛街的张蜀生,觉得连阳光都有些不同。

    想想后世大街上,看似那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实则大多是寒霜冷脸,冷僻自傲的路人,再对比一番眼前这些虽然衣着简朴,面有菜『色』的人们,却给人一种真实善良的感觉。

    “叮叮当当……”载客的黄包车疾驰而过,上面的小铁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冰糖葫芦诶~好吃的冰糖葫芦诶!”头裹白巾的老大爷,穿着一间洗的发白的灰衫,身后拖着一群嘴馋的小孩,过街走巷。

    “滴…滴滴…”刺耳的老式汽车,按响带着噪音的喇叭,一路驶过,偶尔能看到车里坐着一两个衣着华贵,穿金戴银的『妇』人,只是不知是名门贵媛还是交际场上一朵花。

    “让一让,让一让,水来了,水来了……”赤脚的儿童,缩着身子,提着长嘴铁壶,小心地提着茶水路过。

    ……

    张蜀生驻足街头,感慨地望着这一切,时代赋予的责任,前所未有的重。

    沉思间,一个前挂着布兜的少年跑过来,脸上有个清晰可见的淤青印子,拦住行人,以哀求的口吻,一个个拉着问:

    “先生,买张报纸吧!”

    “不看。”

    “太太,来一张报纸吧,求求你了,我妈妈都快饿死了……”

    “走开走开。”

    “这位老板,买一张报纸吧,上面有昆明军『政府』剿匪的新闻……”

    “滚开,老子都快穷死了,土匪算什么。老子还想当土匪呢。”

    ……

    张蜀生停在街头一个贴着老式电影宣传海报的木牌下面,看着那少年由远到近,而报纸却一张也没卖出去。

    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尝试,甚至偶尔被推倒,报童都坚毅地爬起来,拍打干净身上的泥土,小心地擦干净手掌,再开始卖报。

    是啊,这里不是上海滩那些大都市,报纸在这个年份,如果没有大新闻,是很难卖的。张蜀生掏出小青山卷烟厂试生产的纸烟,夹出来一只,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终于见那孩子走到了自己身边。

    “先生,求求你,买张报纸吧。买一份时报,送一份加印晚报的。”小孩的脸并不突出,或许只是一张代表了这个年代的大众脸,但张蜀生却有些心疼他脸上那处明显是被人打的淤青。

    “我娘就要饿死了,求求你行行好,买一张吧,要不加送你两张都行。”孩子见张蜀生穿着不凡,而张蜀生起初的沉默让他看到了些希望。

    能说什么呢,也许真的是时代的悲剧吧。**岁的年龄,本来应该在学校里上学,有爹娘抚养,可他却在大街上挨个求人,张蜀生蹲下腰,吐出一个烟圈,心想,也许自己也有改变别人命运的力量。

    甚至许多人都有改变那些最弱势者的命运的力量,只是他们推诿不做。

    “小家伙,告诉我,你兜里有多少张报纸!”

    “先,先生,我,我不知道…我只会数十以内的数……”

    “不用叫我先生,叫我叔叔吧。”张蜀生默然,孩子脸上带着纯真与胆怯、甚至有羞愧,复杂的神情。拍拍他洗的干干净净的脸,替他整理了一下缝缝补补好多次的小麻布衣,给予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叔叔今天刚好有空,我来帮你一起卖报纸怎么样?叔叔声音大,喊一嗓子,整条街都能听到,这样你的报纸很快就能卖掉,你也能早点回去照顾你妈妈了……”

    “谢谢叔叔。”孩子脸上终于『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或许,他这个年纪还不懂得堤防人。

    “卖报卖报,某军阀头子和三个女人不得不说的故事!绝对刺激,绝对火爆啊!”

    “天下奇闻,天下奇闻,某著名画家画画不要脸。快来买,快来看啊,画家画画不要脸,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大新闻,特大新闻,孙大元帅广东开,势要保证共和到底!”

    ……

    一份简单的报纸,原本只是几个简单的新闻,被稍稍修饰,就成了另类的大卖点,一大兜报纸几乎是一会儿功夫就卖掉了。连带两人又跑了几趟,辛苦了一大早上,将平时小孩半个月也卖不出去的份额,一个早上就卖掉了。

    昆明街头一角,总会有路人发现,一个身着黑『色』修身装的气质公子和一个脏兮兮的小屁孩一起在街头呐喊卖报,引得路人或是驻足买报,或是指指点点。

    只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认识他。

    张蜀生将收获颇丰的报童送到他家所住的老巷子门口,并没有跟进去,蹲下身,张蜀生拉着他那双伤痕累累的小手,笑了下:“知道为什么报纸能卖得那么快吗?”

    “不知道!”小孩手里拿着两个包子,兜里放着卖报纸的一点小钱,开心地笑了,回头望了一眼巷子深处,隐约能见到贫民窟,“叔叔,我妈妈真的病了……我没骗你,要不你跟我进去看看。”

    “嗯,叔叔相信你。想要买好报纸,以后有机会就要试着读点书。这里有个信封和一颗『药』,『药』是我给你妈妈的,相信叔叔,它能让你妈妈好起来!这个信封是叔叔留给你的,你一定要交给你妈妈保管。记住,十年后的今天,让你妈妈替你拆开这份信。”拍拍他的肩膀,张蜀生站起来,指了指巷子方向,“回去吧,记得叔叔说的话。今天卖报纸的钱,够你们生活小半月了,照顾好你妈妈,代叔叔问好。”

    “嗯,我一定记得叔叔的话。”小孩高兴地朝着巷子中跑去,几步一回头,似乎要把这个清早遇到的好人记在心里最深处,想着以后大街上遇到了还能认得出来他。

    张蜀生目送着孩子消失在巷子尽头,还有拐角处他最后那一抹纯真的笑,真是一个最勤劳的孩子,苦难无尽却不自暴自弃,那种为了生活垂死挣扎而依旧充满希望的表情,几乎能让他记住一辈子。

    他淡淡笑着自语:“十年,如果你依然心怀希望,叔叔将不会让你失望。”

    /5852099.+?

    第三十八章 昆明印象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超级科技强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捕鱼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捕鱼者并收藏超级科技强国最新章节